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09章 :折剑

第109章 :折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断剑:“哼!”

    它那一声哼,都能哼得霸气十足,荡气回肠。

    花长老手中飞剑本来正在长吟,剑光刺向苏竹漪,却没料到那飞剑陡然震动不停,好似不受控制了一般。他的飞剑名为香附,香附其实是一味药,同样,也是他爱妻小名。此剑乃是他那位已经陨落四十七年的铸剑师道侣早期所铸,算是定情信物,飞剑并非仙剑,原本只是个普通法宝,被他慢慢温养,后期才成为灵宝。

    香附剑长年累月陪伴他左右,剑身上自带药香。

    “香附!”

    像这样飞剑不受控制的情况少之又少,几乎从来没遇到过。花长老脸色大变,随后他发现身边爱女飞剑早已脱手,朝着空中的断剑飞了过去,不仅是她,她身后的三个师兄飞剑也不受控制,而另外那个修为弱的齐华,飞剑则直接折断了!

    一个剑修,怎么能控制不住自己的剑?

    花宜宁脸色面纱已经放了下来,她的脸被毁容了一直没恢复,那疤痕不能治愈,只能等时间流逝慢慢好转,现在还没过去太长时间,伤疤依旧狰狞可怕,因为神情紧张而拉扯扭曲,那张脸就显得更加可怖了。

    飞剑嗡鸣震动,震得她虎口流血,灵气注入其中,心神沟通,也没法将飞剑安抚,下一刻,她实在抓不住,飞剑飞入高空,比那青色断剑矮了三尺,悬于空中时依旧抖动不停。

    不仅是她的,她三位师兄的剑也已经脱手,就连父亲的剑都有些失控。

    花宜宁目疵欲裂地盯着苏竹漪,她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眸子瞪得更大了,眼睛里满是血丝,“你到底做了什么?”

    万剑朝宗?这不可能!

    万剑朝宗是剑道的至高境界。

    当今世上无人能达到这个境界,她才多大啊,怎么可能做到这个!

    花宜宁在剑道上天赋极高。

    她相信自己天生就是用剑的人。

    她也喜欢练剑,沉迷其中,对其他的一切都不太在意。直到有一天,她在鹤园见到了秦川。鹤老教弟子练剑一点儿也不温柔,秦川只是个炼气期,却被他丢在鹤园的剑阵里头,他浑身都是伤,却好似不知疲惫不知痛苦一般,用手中的一柄木剑,跟那铺天盖地鹤羽幻成的飞剑对抗,仅仅是一天的时间,她就发现,秦川的剑术有了很明显的提高。

    而意识到这一点儿的时候,花宜宁才发现,她这个平时对外界都不太关心的人,竟然也坐在鹤园的围墙上看了他一天。

    看他练了一天的剑。

    她欣赏秦川。待看他收剑坐在树下自己包扎伤口的时候,花宜宁觉得自己好似懵懂地感觉到了一些其他的情绪,像喜欢剑一样,她对秦川也有了兴趣。

    秦川的资质很高。

    秦川是被鹤老捡回来的,好似失忆了。她娘早逝,她是被爹爹宠大的,在云霄宗是要风得风要雨有雨,心头会觉得秦川很可怜,偶尔看他伤得实在太重,她还会指点他几句,后来,花宜宁发现她若是压制修为,剑术居然已经比不过秦川了。

    这让她很不舒服。她自己是剑道天才,对于超过自己的人总是心存不悦的,于是她很久都没有经过鹤园,而等她有一天忍不住过去看的时候,她发现当初那个和和气气的秦川已经变了。

    他变得冷漠,更加难以接近。

    花宜宁偷偷打听了一下,她在云霄宗地位极高,要打听一下秦川的消息简直轻而易举,秦川想起了从前的事,然而他回到村里,才发现自己的村子被灭了。

    他从前失去了记忆,犹如叫花子一样倒在地上,濒临死亡,是鹤老发现了他,把他带回了云霄宗。

    好不容易想起了从前,想起了家人,却发现自己从小生长的村子早就被灭了,父母亲人,一起长大的同伴俱都死亡。他虽然看着孤冷不易接近了,但那时候的花宜宁忽然觉得,原本就很好看的少年,已经长得长衫玉立,他清隽俊逸,虽然看着很冷,但兴许是年少时她指点过他的缘故,他还是会同她说上几句话,他待她与别人不一样。

    在别人眼里,他是被寒冬冻结成冰的河。

    在花宜宁眼里,那是初春的河,冰雪虽然还未彻底化开,但那河水上已经泛着暖阳,干净清澈,让人一眼看了,就觉得眼睛都好似被水洗过了一样。

    花宜宁是个执着的人。

    就好像练剑一样,她一旦沉迷于某个人或事,就会特别执着,执着到近乎偏执。

    她爱上了秦川,并把这个事告诉了爹,也得到了爹的支持,并且跟掌门和鹤老都沟通过,大家都没有反对,鹤老只是表示,秦川现在还年轻,潜心修炼,暂时不能沉浸儿女情长,等双方三百岁过后,若是彼此情投意合,成一桩姻缘也是美事。

    她爹一直说,她以后若是找道侣,一定要找个资质跟她相当的人,否则,徒增伤感。

    她娘资质很普通,服用了很多灵丹妙药,寿元也没办法有爹那么长,到最后,为了留下个血脉后代,更是损了根基,在她还小的时候就陨落了,所以花宜宁一直觉得,她的道侣,资质一定要绝佳,当然,最重要的是她得喜欢。

    幸好,她遇到了。

    秦川的剑道修为越来越高,她也不甘落后,一心想跟他并肩,云霄宗说到剑道天赋高的年轻一辈,都会把他们俩的名字一并提出来,每次听到旁人口中说话他们的名字,花宜宁就觉得,他们好似已经在一起了一般,就像爹和娘一样青梅竹马,唯一的不同就是,他们的资质相当,以后寿元相近,能陪伴彼此到最后,直到天荒地老……

    然而有一天,有一个名字出现在她面前。

    苏竹漪。

    秦川看苏竹漪的眼神跟别人都不一样。

    她对秦川的执着已经比剑道更胜,她对秦川另眼相看的苏竹漪,自然没有一丝好感。

    剑道比试上,她就想教训苏竹漪,却没想到,自己的脸反而被毁了。

    剑冢里头,明明她超过了苏竹漪,结果不到片刻,就被她反超,在她脸上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在剑冢里,她看到苏竹漪渡劫,却也没能成功将其击杀。

    而她在宗门苦苦练剑的时候,秦川去了流沙河,跟苏竹漪一起。她还听说,苏竹漪斩杀了东浮上宗的东日晨,秦川和苏竹漪一起出入秘境,他为了苏竹漪连命都不要,冲过去抱住她挡住天雷轰击,掌门他们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他们两个人抱在一起,秦川把苏竹漪压在身下,一时都难以分开……

    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苏竹漪毁了她的脸,使得她一直躲着练剑不能见人,她周围都没有镜子,然而她手中有剑,每次都能从雪亮的剑身上看到自己可怖的脸,或者是,缚了黑纱的脸。

    苏竹漪剑道上也胜过了她,她一路攀上剑道巅峰,回首朝她嘲讽一笑的样子,像是刀子再剜她的心,她引以为豪的剑道资质,被一个小了她几十岁的年轻女修,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踩在了脚下。

    最致命的一击是,苏竹漪还抢了她的秦川。她对秦川不冷不热,秦川却不顾自己安危,拼死救她。

    在听到消息的那一刻,花宜宁直接呕出一口鲜血。

    从一开始,她就想杀苏竹漪,在剑冢里她也杀过一次,还请过血罗门的死士,可是都没有成功,此次在南疆遇见,乃是上天垂帘,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她。

    可她,她再次摧毁了自己的信心。

    万剑朝宗?万剑朝宗?

    她的飞剑飞到空中,臣服在苏竹漪的青色断剑之下,花宜宁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好似她直接跪倒在苏竹漪面前一样,她眸子里血丝更加明显,神情都显得有些癫狂了。

    “宜宁!”

    自己女儿因为这苏竹漪都快产生心魔了!花长老袖间拂过一阵清风,才让花宜宁眸色稍稍清明,而这时,就见苏竹漪足尖一点儿飞到空中,手握飞剑立于众人头顶。

    “啧啧,都快入魔了,还算什么正道剑修?”苏竹漪轻笑一声,灵气注入断剑之中,随后一剑挥出,像是斩断绿竹那样,没有任何剑招,就那么直接斩了出去。

    剑光划过,像是黑夜中深海里的飓风卷起海浪,朝着底下那三把飞剑扑打过去。

    “啪啪啪……”

    三柄飞剑直接折断,而花长老手中飞剑终于脱手,朝着海浪之中撞了过去。

    “宜宁、香附!”

    花宜宁脸色惨白,直接瘫倒在地。

    花宜宁本就有心魔,如今本命飞剑被直接折断,剑道大损,日后还能不能用剑,都已成问题。

    而香附,也被那青色剑气绞成了四段。

    花长老只觉喉头腥甜,口中似乎有鲜血溢出,他猛地站直,大袖鼓起,头发上的束发玉簪直接折断,整个人显得极具威势。

    断剑:“我只能镇压飞剑。”

    苏竹漪:“知道。”

    丹长老是元婴期,他也是剑修,此时飞剑受损他也受伤了,剑祖宗已经帮了她很大的忙,原本要对付的好几个人,如今,她的对手只剩下了丹长老,其他几个飞剑折断剑道受损,一时都缓不过来……

    要逃出去还是有机会的!手里紧紧握着一个替身草人,苏竹漪打算豁出半条命逃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