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08章 :哼

第108章 :哼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晴熏长得不错,又是个魔道妖女,刚刚杀了不少人,他们抓她来养美人蛊,估计就没什么心理负担了。

    然现在她算是自投罗网了?

    花宜宁眼睛里那一闪而逝的凶光,她刚刚可是全瞧见了。

    “剑阵是你破的?”走在最前面的是苗蛊寨的修士,他皮肤黝黑,脸上布满皱纹,褶子里好似堆积了黑泥,好似干了一整天农活晒得满头大汗没洗脸一样。

    他头发披散,头上带的不是苗麝十七那样的银箍,而是绑了一根藏青色抹额,抹额中间同样是一只金蚕蛊,只是他的金蝉蛊金灿灿的十分耀眼,蛊虫的眼睛也是绿色宝石,幽幽绿色像是夜色中潜伏的猛兽,就那么死死地盯着你,一旦你露出任何破绽,必被其咬断喉咙。

    他头上抹额的金蝉装饰,都能给人以神魂威压。

    这个人,是苗蛊寨主祭巫蛊王?

    记得上辈子苗麝十七说过,巫蛊王一辈子都不会离开苗蛊寨,这个人不是巫蛊王,他也应该是苗蛊寨的长老了,修为在元婴期,身上的蛊虫恐怕极为厉害,她现在该怎么办?

    “是。”苏竹漪点头,“在下古剑派苏竹漪,乃洛樱亲传弟子,不知前辈有何指教?”

    那苗蛊寨长老面色一沉,看了她一眼之后,道:“姑娘年纪轻轻修为不凡,竟能破得此阵,老夫实在佩服。”他抬手,指着那女尸左手边的玉瓶道,“此物乃是我苗蛊寨至宝,被那妖女所盗,我们追查许久,直到前不久才知道她葬身此处,只可惜她陨落之地有阵法守护,我们不得其入,这才请了云霄宗剑道高手,助我们一臂之力,却没想到,这阵法居然被小道友给破了。”

    “她竟盗走了苗蛊寨至宝?”苏竹漪脸上略显惊诧,“晚辈破阵后受伤,一直在调息,还不曾去看她身边物品。”她侧身让开,“若真是苗蛊寨遗失的至宝,理应由你们取回才是。”

    苗蛊寨的跟花宜宁只不过是利益结合,只要苗蛊寨的人不动手,她至少能多一分胜算。

    那玉瓶子里应该是蛊虫,苏竹漪大方让出,表明自己的立场。

    那苗蛊寨长老看了苏竹漪一眼,随后示意身后几个寨民靠近女尸,似不打算管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专心找回寨中秘宝了。

    也就在这时,花宜宁冷笑一声,“苏竹漪,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呢。”

    花宜宁站在她爹身后,她左侧是齐华,苏竹漪对这个女修有点儿印象,她是秦川比剑输给她时,跑出来质问秦川的那个女修,对秦川也有爱慕之心。

    花宜宁身后还有三名云霄宗弟子,皆是金丹后期修为。

    也就是说,对方有六人,其中一个元婴后期的长老,三个金丹后期,一个金丹初期和一个筑基期,外加一个失去行动力的苏晴熏。

    而现在苏竹漪修为是金丹后期,元神是元婴期,但她受了伤,现在还未完全复原。

    只是,他们当真敢杀她?

    这里不是剑冢,若是在这里杀她,以她的身份肯定是有魂灯的,岂不是就会暴露出杀人者的身份。

    “原来是云霄宗道友,丹长老,久仰久仰。”那丹长老没说话,对苏竹漪的套近乎根本不理睬。也就在这时,苏竹漪发现,自己头顶上空罩了个隐匿结界,这种结界,其目的也就是隔绝她与外界交流,使得她发不出任何声音。

    “哎呀,怎么头顶上会多出个结界呢?”她目光一凝,浅浅笑道:“我刚刚还好兴奋地已经告诉了师父和师兄,说我在苗疆遇到了正道同门呢。”

    “你……”

    丹长老视线终于落到了苏竹漪身上,“你金丹后期修为,竟然能感觉到结界?”

    “是啊,因为我是洛樱的徒弟,青河的师妹嘛。”苏竹漪依旧脸上带笑,“我师兄,看着是金丹期,却能一剑斩了东浮上宗掌门的仙宝,啧啧,我这个做师妹的,自然不能太弱,免得堕了师父和师兄的威风,丹长老你说是不是?”

    我有师父师兄做靠山,你敢杀我?

    我师兄能一剑斩了东浮上宗宗主仙宝,你敢杀我?同为正道名门剑修,你杀我,如何向古剑派,向全天下人交代?

    苏竹漪面上镇定,心头还有几分不确定,若是花宜宁被仇恨冲昏了头,当真要杀她,她要如何脱身?想到这里,苏竹漪掌心手紧,神识问断剑:“剑祖宗,若他们真的动手,我是死是活,就全看你了。”

    断剑轻哼了一声,听那语气,似乎有些自负?

    明明只是一个轻哼,却让苏竹漪安心不少。

    “苏竹漪,哪怕你师兄就在这里,今日,我也要杀你!”花宜宁解下了脸上的面纱,露出了一张极为可怖的脸。

    “你害我如此,我断不能让你存活于世!”

    “你都能杀东浮上宗最优秀的弟子,我为何不能杀你?”

    “难道你以为,我们云霄宗,会怕了你古剑派?”

    她手一抬,飞剑轻啸一声握于掌中,“今日,我必在你脸上划下千万剑!”

    苏竹漪上辈子毁过两个女人的脸,现在,倒有人想用同样的办法对付她。

    旁边的齐华突然出声,“花师妹,我们可以用她来养美人蛊啊。”

    “胡闹,若是日后师妹的脸跟她有些相似,那该作何解释?”身后一个金丹后期的修士道。

    “至多也就六成相似,而这张脸……”她被人冷冷盯了一眼,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这张脸,秦川应该会喜欢吧?花宜宁看着面前这张美艳的脸,从牙缝里挤出声音来,“苍长老,用她来养美人蛊,你看如何?”

    那女尸旁边也有阵法,还是蛊阵,他这会儿正在看手下解阵,转过头来看了花宜宁一眼,“光看皮相的话,蛊虫肯定是喜欢的。”但她是古剑派洛樱的弟子,这浑水他不打算淌。

    花宜宁则突然道:“此前说好的玉蝉蛊,再加那支御蛊笛,就用她来养蛊。”

    “宜宁!”花长老皱眉,神情不悦地低喝了一声。

    “我们苗寨那不争气的娃儿的遗物果然在你们身上,呵呵。”苍长老笑了起来,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他眼神凌厉,目光慑人,被他盯上,花宜宁觉得自己好似被条毒蛇盯上了一样。

    丹长老手一抬,轻轻拂手,好似将刚刚瞬间升起的紧张给拂开了,他笑容和善地看着苍长老,“我是丹药师,喜欢收罗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有人奉上求药,自然也收入囊中。此前未将两样一起拿出,也是不想苍长老误会。”

    苗蛊寨的修士很少出来,但以前也出过一个,最后陨落在了外头,身上一只很厉害的蛊虫和御蛊的仙宝消失得无影无踪,当时苗蛊寨出了好几个强者寻仇,同时想找回蛊虫和法宝,结果都无功而返,现在,却是从丹长老手里流了出来。

    丹长老虽然是在笑,身上威压却是不弱,那苗蛊寨苍长老与他对视片刻,道:“那这御灵笛我就收下了,至于用她炼蛊,我只炼蛊,其他的一概不知。”

    这是撇开关系,他不知道苏竹漪是什么身份,只知道这是他们送来的美人,他只是个养蛊的,这些与他没关系,古剑派跟云霄宗的事,苗蛊寨不参合其中。

    也就是说,她死了,他们会用她炼美人蛊,但他们不会帮着云霄宗杀人。

    明白这一点儿,苏竹漪反而稍微放心了一些。

    “上次在剑冢里,你就趁我渡劫对我下手,我本不愿追究,没想到,你堂堂正道宗门的剑修,竟然心思如此恶毒,你们残杀正道同门,就不怕剑道受损?”

    “不过是报仇雪恨,有何不可?”花宜宁冷笑一声,她出剑了。

    她手中飞剑出鞘,剑光似柳如竹,竟是一柄软剑,犹如灵蛇一般出现在了苏竹漪面前。

    苏竹漪刚刚经历过了竹林剑阵,这花宜宁的软剑简直跟小孩儿过家家一般了,她手持断剑,一剑劈出,就见丹长老手中飞剑斜斜刺出,他修为高出苏竹漪太多,此番力道太大,震得苏竹漪握剑的虎口一麻,身子也后退了三步。

    “爹!”花宜宁蹙眉,对丹长老的阻拦还有些不满。

    “你不是她对手。”刚刚那一剑对上,花宜宁的剑必将折断。

    “你年纪轻轻能有如此剑术,确实很难得。”花长老看向苏竹漪,“事已至此,我便送你上路,让你死得体面一些。”

    此事已经无法回转,就算放她走,仇怨也已经结下了,他不太相信她已经传音出去,因为他一过来,就已经用神识封锁了这片区域,他觉得苏竹漪是在唬他。

    他是丹药师,留着她一口气,在她身上放个蛊也能要她的命,或者直接扔灵兽肚子里,到时候,魂灯也不会显示出是他们杀的,最不济,现在旁边还有个现成的人可以动手。

    血罗门的女杀手呢,血罗门正好有不少死士。视线落在那血罗门的苏晴熏身上,丹长老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云霄宗也是个剑宗门派,他其实也是剑修,此时飞剑出,一声长吟,寒光直接落入苏竹漪眼中,直取眉心。

    他以为自己威压能够将其完全笼罩,却没想到,那金丹后期还受了伤的苏竹漪,竟然能对他举剑,还是一柄奇怪的断剑。她不是从剑冢里得了一柄仙剑名为松风剑么?

    她是个好苗子,在强大的威压下,也能奋起反抗,犹如剑道不屈。

    可惜,注定夭折!

    ……

    杀意好似锁住了她眉心,苏竹漪心口的松风剑气飞出,将丹长老的剑气劈裂,那丹长老微微错愕,随后道:“竟有高人相护,只可惜,只是剑气而已。”

    他再次出剑,也就在这时,花宜宁和齐华也同时出剑。

    “我倒看看,你身上那剑气,能替你挡多少剑!”

    苏竹漪手心出了汗。

    她冷笑一声,“我有一剑,可挡万剑!”

    老子的断剑可是万剑之祖!

    老祖宗你千万要撑住!

    苏竹漪举起手中断剑,在她抬手的那一刻,断剑脱手,飞入空中,划出了一道青芒。

    下一刻,断剑微微震动,发出了剑啸声。

    别人的剑剑啸都是龙吟凤鸣,声音洪亮犹如长啸。

    而断剑,它在空中哼了一声。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