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07章 :剑阵

第107章 :剑阵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隐山有个秘境,秘境里头有剑阵。苏竹漪刚刚在苗麝十七那里听到这个消息,兴趣不是很大,但到时候若他联系她,她应该会去看看,只要她还在南疆的话。

    刚刚来的时候剑祖宗并没有反应,如今出去没走多久它就飞了,难道是因为感觉到了剑阵?

    苏竹漪运转灵气低空飞行,跟着断剑追了过去,随后她发现这云隐山的路变了,云隐山在云雾环绕时,偶尔会出现那种鬼打墙的情况,这种情况百年难遇,上辈子苏竹漪就没遇到过,她只是听说若是遇到了尽量不要胡乱走动,否则就困在山中,等迷雾散了,这山里就会多上几具白骨。明明只困了几天,却只剩下个骨头架子了。

    看到了山路变幻,苏竹漪知道厉害,不打算追,结果断剑直接飞回来,照她脑门就拍了一下,她没办法只能跟着断剑过去,绕了一会儿,居然看到了一片竹林。

    云隐山有竹林?

    就在苏竹漪疑惑间,身后一股巨力袭来,将她往前推了十来丈,直接打入了竹林之中,还没站稳,啪的一下,一根绿竹犹如软鞭一般抽了过来,将她的防御屏障瞬间击溃,在她背上抽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断剑悬浮于她头顶上空左右摇晃,完全是一幅看好戏的模样。

    莫非这里就是剑阵,断剑引她过来,是为了剑阵考验?她自上次在红叶林那边悟出了剑意之后,也一直是在用剑,在落雪峰养伤的时候,身子能动了就在练剑了,她其实对剑道还是很在意的,一是因为后来发现有剑意之后的剑法确实厉害了不少,二来也是报着剑祖宗日后能镇压龙泉剑的心态,但她身上压了很多事,没办法全心全意的闭关只练剑,所以断剑这是不满了,在发现这剑阵之后,直接把她赶了过来……

    她怕秦江澜消失,所以才会一路行狭义留狭名,若不是身上挑了那么多担子,她也能闭关修炼几十上百年啊!

    感觉到断剑不满,苏竹漪心中咆哮道。不过既然来都来了,剑阵都入了,她也不会太狂躁,索性跟这剑阵斗上一斗,没准能让剑道有所顿悟。苏竹漪抬手一抓,将断剑捏在手中,她冷声道:“别看热闹了,既然这是剑阵,我战斗,你也别歇着。”

    手上挽了个剑花,“我就破阵给你看。”豪言壮语刚刚说完,又几道绿竹啪啪啪地抽了下来,三根绿竹齐齐打下,苏竹漪天璇九剑施展,一剑劈开,却发现那绿竹分外柔软,她的断剑劈过去,那竹子瞬间卸去所有力道,使得她人和剑都往前冲了一段距离,而那竹子弯曲成弓,竹叶青绿犹如剑芒,亮得刺眼。

    剑势!

    苏竹漪心道不好,立刻施展无影无踪后退,然为时已晚,嫩竹反弹回来,大量竹叶飞射,起码数百道剑意将她彻底笼罩,她的天璇九剑根本挡不住那么多剑意,而其他法术居然都施展不出来,噗噗噗几声响,三道剑光刺入她身体,在她身上直接刺了三个血窟窿,她连忙服下丹药,还没喘口气,旁边又一根绿竹抽了过来。

    柔能克刚,刚如何破柔?

    她挥剑去挡,断剑的确挡住了嫩竹,但那竹子柔软,虽是挡住了竹剑,竹尖儿受了阻挡反而继续垂下,啪的一下抽在了她脸上,让她的脸颊火辣辣的疼,伸手一摸,竟是流了血。

    他妈的竟然敢打她的脸!

    紧接着,又有竹叶飞出,贴着她身子飞过,将她的皮肉都削下一片,这剑法虽柔,威力却是不小,且不给人个痛快,一片一片的削肉似的,设下这剑阵考验之人,怕非正道剑修。

    魔道也有剑修,剑法都比较邪门,一剑封喉一剑穿心,以杀止杀的多,她上辈子也遇到过几个。想起云隐山山路变幻后就会多出几具白骨,莫非就是那些人误入剑阵,被这剑阵给活生生削成了骨架子?

    苏竹漪没时间多想,因为下一道竹子已经落了下来,她不再阻挡,而是一剑劈出,然又遇到了老问题,竹子被压弯,又反抽了回来。

    她力道不够。断剑剑意不足,剑势不够强。

    柔能克钢,只能说明,那钢还不够强,只要她的剑气能直接斩断这些竹子,不给他们机会卸去力道反弹,那她就能破开这剑阵了。意识到这一点儿之后,苏竹漪把心一横,运转灵气注入断剑,继续斩!

    她不躲了,也不退了。

    有绿竹抽来,她挥剑便斩。

    有竹叶剑意袭来,她挥剑便斩。

    渐渐的,她好似遗忘了所有,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斩!

    若重活一次,你会如何?

    谁敢阻我,我就杀谁,不管他是正道魔道,这就是我的道!

    斩!

    天璇九剑的剑招她都忘了,每一次都是直接地斩出去,她身上的剑伤越来越多,皮肉都被削掉了大片,但她不怕疼,也忘了疼,她紧紧握住手里的剑,将那些不断出现在眼前的绿竹一一斩了过去。

    从前她以一剑破万敌,用断剑横在身前挡剑,挡攻击,都能当成盾牌来用了……

    而现在,她依旧一剑破万剑,手中断剑上的铁锈好似被融化了一般,一点儿一点儿的顺着剑身滴落,锈水顺着剑身流淌蜿蜒,融入她掌心,与她身上的血水合在了一起,她不知疲惫,不知疼痛,面对那些不断飞过来的柳条,她都挥剑去斩,斩!斩!斩!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竹漪终于听到了咔嚓一声响。

    柔能克刚,刚也能克柔,只要,她足够强!手中断剑都好似比以往长了一些,苏竹漪一剑劈出,那青墨色剑光将绿竹斩断,待到一根竹子当中折断,第二根,第三根,第四根竹子悉数断裂,而等到她斩断了全部的绿竹,苏竹漪才松懈下来,一旦松懈下来,她全身都疼,低头一看,自己都愣住了。

    此时的她衣服破破烂烂,身上到处是剑伤,深的伤口可见骨,现在她这个样子,跟小骷髅站一处,当真是姐弟俩,去坟地吓人保管一吓一个准。

    待再看到手中断剑,苏竹漪眼睛一亮。

    断剑原本锈迹斑斑,如今上面的铁锈已经完全消失了,剑身是墨绿色,看着很深沉的沧桑的颜色,但越往上越浅淡透亮,好似老树里长出了新芽,此时这断剑依旧没有剑尖儿,却是比从前要长了两寸,剑意养剑,所以说,因为她剑道修为有所精进,断剑也得益不少了吧?手中握着那断剑,苏竹漪觉得那柄剑都好似不再像从前那般冷,剑柄都有了温度。

    “其实用剑也不错。”

    断剑:“哼。”

    真希望到时候断剑能派上用场,能够镇压住龙泉邪剑。

    竹林剑阵破了吗?

    苏竹漪看那满地断竹和凌碎的竹叶,厚厚的一层把地面都铺满,鼻尖还能闻到竹叶的清香,她眉头深锁,没敢掉以轻心。神识看得不远,她不敢轻举妄动。

    而这时,断剑轻鸣一声,青色剑芒往地上一指,苏竹漪服了颗丹药,便循着那剑光过去,不多时,她进入了一个狭窄的山道,而山道尽头,坐着一具女尸。

    那女尸并没有腐烂,看着栩栩如生。她容貌极其美艳,哪怕盘膝坐着,也显得身姿婀娜,且她左边放着一个玉瓶,右边放着一件衣服,那衣服叠得工工整整地放在她右侧,一丝儿灰也没沾。

    看到那衣服,苏竹漪眼眸泛光,没想到,她会看到上辈子秦江澜一直爱穿的那件鲛鳞所织的青袍。

    原来,上辈子,这剑阵,是秦江澜破的啊,可惜他都已经忘了,否则的话,还能问问,这里头还有些什么陷阱。

    这女修应该是个邪修,哪怕此时看着没有什么危险,苏竹漪也不打算立刻靠近。她虽服了丹药,但刚刚破剑阵伤得挺重,灵气也消耗干净,现在通过丹药只恢复了少许,不宜再闯。

    苏竹漪取出一方阵盘布下,设了个防御结界,随后坐下打坐调息,然没过多久,外界忽有人声。

    “剑阵被人破了?”

    “若是里头的东西被人取走,这美人蛊的交易也就取消了。”

    “前方有阵法,破阵之人还未离开,速去!”顷刻间,便有一道剑光出现,苏竹漪的防御阵法乃是阵盘所化,根本阻不住这样的攻击,阵法结界被击破,几个身影御剑而来,在她身前不远处停下。

    “是你!”

    人群中,一个戴黑色面纱的女子走了出来,她看着苏竹漪,眼睛里闪过一抹凶光。

    果然是云霄宗花宜宁他们呢。在人群中,苏竹漪还见到了一个熟人。

    苏晴熏。

    苏晴熏居然落到了花宜宁手中。

    难道说,花宜宁本来是打算用苏晴熏来养美人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