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05章 :十七郎

第105章 :十七郎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竹漪又等了两天,她身上的伤早已好了,呆着只是因为担心苗麝十七杀上门来,但这么一直等着也不是个事儿,她离开时并没有隐匿自己信息,若苗麝十七要来找她自然可以跟着寻过来,而且她想了想,还特意往苗蛊寨的方向过去,这样的话苗蛊十七出来寻她,就不会跑那么远了。

    反正那边修士也不少,她见机出手没准能留下点儿侠名。

    就是修士其实比凡人要麻烦,短时间在修士里头很难留下多深的印象,不过她招惹了苗麝十七,还是先把这问题给解决了才好。

    临走前,苏竹漪给女童莲莲留了一幅画,她在画里留下了一缕神识,一旦苗麝十七靠近周围她都能感应得到,到时候尽量保证村民安全。

    若实在保不住,那她也就没办法了。本来也不是个真好人,能够考虑这么多,已经叫她自己都难以置信了。

    一路过去,她用秦江澜的样子又顺手帮了几个人,等到了修士聚集的城镇之后,苏竹漪也听到了一些关于秦江澜的消息,说有个剑修叫秦江澜的剑修斩杀了千年恶蛟,叫赶过来的四大派弟子无功而返。

    原来已经有名门正道的弟子赶过来了,却不知道来的是谁?

    这日,苏竹漪在集市上买了点儿东西做准备,随后就上了南疆一座有名的宝山。

    这宝山名为云隐山,每隔一段时间,整座青山都会隐于云雾之中,连山脚都看不见,金丹期以下的修士若是在云雾出现的时候进入山内,神识都没有半点儿作用,而金丹期以上的修士倒是还能使用,只不过也会受限制,看到的范围要比平时小得多。

    上辈子,苏竹漪就经常在云隐山里寻宝。别人是杀灵兽,挖灵石,挖草药,她就简单多了,直接杀人越货。而现在,她要做的跟上辈子截然相反,就是去揍那些杀人越货的,救那些被劫的人。

    云隐山周围曾立过几个小门派,最后里头的修士死的死散得散,没有一个门派存活了超过百年,多次过后这儿也就再没有修士想要独占,上山也没人收取灵石,直接沿着小道上去就是了。

    这里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修士进山,然而并不是每个都能活着出来,能有九成出来,就已经是极为不错的了。

    苏竹漪顺着小路上了山,她一路走走停停,好似在游山玩水一般,神识时不时微微扫过周围,嘴角噙着一抹淡笑。

    此时正是云雾笼罩之时,神识受了些限制,不过对她来说影响不大。她走了一会儿,走到了一处石壁前停下,随后用手里的断剑割了几根树藤,又伸手在石壁上敲击两下,就见那石壁裂开一条细缝,露出了一个隐蔽的山洞来。

    等她进了洞,还在角落里生了堆火,将之前在集市上买的吃食拿出来烤,等烤好过后,她才冲着洞口朗声道:“既然来了,何不现身,难道还要我请你不成?”

    苏竹漪的实力虽然是金丹后期,但她元神远比本身修为要强。

    这几日她感觉到了一股凶戾的气息若隐若现,好似在她附近,仔细感应却又离得很远。那气息她有点儿熟悉,上辈子毕竟也一起相处过一段时间,虽然后头她都差点儿忘记了这么个人,但如今那气息再现,她还是分辨得出来,因此苏竹漪就明白,苗麝十七已经来了,很好,他没有去找那些村民麻烦,直接奔着她过来了,这就省事多了。

    苗麝十七拿手的是下蛊,然她对蛊虫防范得十分周密,对方一时没办法下手,恐怕对她的身份也有些怀疑。

    而苗麝十七的气息虽然出现了,她却捕捉不到他的位置,她的元神是元婴期修为了,这样的修为都捕捉不到苗麝十七的确切位置,足以说明他的修为还真不是什么金丹期,远比金丹期要强一些,想来百年后那段时间,恰好是他因为体内寿蛊蜕壳所以实力变差,这才成了金丹初期。

    对方实力强,能操控妖蛟,还擅长控蛊,苏竹漪的一些蛊术都是他教的,她不愿跟苗麝十七硬碰了,既然不能硬碰,就利用上辈子她所知的讯息,跟他把关系搞好点儿,至少,得让他有所顾虑,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那只妖蛟头和身子分开逃窜,想来是没死的,既然没死,就还有和解的希望。

    真打起来,她的胜率也有五六成。但苏竹漪并不想杀他,毕竟,这是上辈子为她报仇的男人,最后还因她而死,她却毫不知情。苏竹漪再怎么没心没肺,这个时候,还是不舍得直接把这么一个人杀了的,留着给她帮帮忙多好。

    她话说完,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苏竹漪将手中烤得焦黄的灵兽肉转了个面,用木叉子举起来,道:“要不要尝尝?”

    她昨夜想了很久,忆起苗麝十七体内还有一只蛊。苗蛊寨的修士出生后就会契合一只蛊虫,跟修士的本命法宝一样,那蛊虫就是他们的本命蛊,苗麝十七体内那只蛊就叫肉蛊,本来是个很差的蛊虫,他在苗蛊寨地位不高,就是因为那只肉蛊很差,喜吃肉食,吃了之后吐出微薄灵气,几乎没多大作用。

    当年她发现苗麝十七喜欢吃肉,还曾给他烤过几次,毕竟她那时候想学蛊术,对苗麝十七还算殷勤。

    “你到底是谁?”苗麝十七说话了,他的声音很低沉,跟他平时里经常吹奏的乐器都有些相似。

    终于,洞口有声音了。黑暗之中,一个很削瘦的人走了进来,他头发披散,束了一个银箍,额头中央有一只金蝉蛊虫,那金色并不亮眼,只是蛊虫上那双红宝石的眼睛特别明显,好似能把人魂给吸进去一样。他本就肤色白得不正常,嘴唇又偏红,那银箍和红宝石和他披散的发就让他显得十分妖异,像是刚刚吸了人血一样。

    苗蛊寨控蛊的大都是通过竹笛一类,但苗麝十七用的是香,还有一只埙,且若是他手中没有那埙的时候,能直接双手合拢成为手埙吹奏控蛊,当年她一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这是多厉害的蛊术,反而是他回了苗蛊寨之后,苏竹漪自己去研究情蛊时才明白,他的蛊术有多厉害,然他那么厉害,却没教她多少,亏得她还牺牲色相天天勾引他,所以苏竹漪后来对他其实没什么好印象的。

    随着时间流逝,她也就渐渐忘了这么个人。毕竟,也不是秦江澜那种好看得叫人忘不掉的脸。不过从秦江澜那里知道他出山为自己报仇,苏竹漪对他就有了点儿好感,面前这削弱的身影,在火光映衬下都好似高大了几分!

    “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

    他视线落到苏竹漪身上,“你怎么避开门口的蛊阵?”

    眉头微微蹙起,他眼神里杀机毕现,“又怎么知道我喜食肉?”

    跟了她几天,本是想暗中下蛊让她生不如死,却发现她对蛊虫很有研究,他都找不到机会下手。苗蛊寨禁止村民随意外出,他这次是偷溜出来的,本以为短时间就可以将问题解决,哪晓得他已经耗了三日。

    哪怕都是苗蛊寨里的修士,下蛊的手法也各自不同,而她,好似对他格外了解,因此哪怕耽搁了时间,他也没有就此放弃返回村寨,而是一路跟了过来。等看到她入了云隐山,本以为就有机会了,哪晓得,她一路来了这里。

    这山洞,是他一点一点儿挖出来的。

    这山洞,跟苗蛊寨后山相连。

    这山洞,是他隐藏的秘密。

    苏竹漪将手里的肉递了过去,“我怎么知道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对你并无恶意。”她足尖微微点地,所踩的位置正是当年苗麝十七每次坐着的位置,她其实并不知道那位置代表什么,还是说只是他的个人习惯,但苏竹漪把不知道的东西也当做了自己的筹码,她微微仰头,将手里的木棍又扬了两下,“加了你最喜欢的佐料,反正你也不惧任何□□,难道不想尝尝?不吃,我就自己吃了。”

    说完,苏竹漪作势缩回手,就见苗蛊十七将那烤肉夺了过去,他深深地看了苏竹漪一眼,在火堆旁坐下了。

    在苗麝十七坐下吃肉的时候,苏竹漪也没说话,她用手里的树枝拨弄火堆,让火光更耀眼,不多时,她脸上就有了一层薄汗,而她倏尔一笑,“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上次打伤了妖蛟是我的不是,十七郎可否给我个补偿的机会?”

    话音落下,见他眸色更深,苏竹漪笑着道:“既然想与你交朋友,自然不能以假面目示人。”她手掌心正对自己的脸,轻轻从脸颊上拂过,将身上那层幻象悄然抹去,缓缓挪移间,那张芙蓉娇面,就那么一点儿一点儿,在跳跃的火光中呈现在了苗麝十七眼前。

    她其实并不知道为何那苗麝十七会喜欢上前世的她,不过苏竹漪觉得,男人么,喜欢她,无非是因为她那张脸,所以,她就把那张脸最美好的时刻展示在他眼前不就好了,半遮半掩之间,将她的真容,一点儿一点儿揭开,眉眼含笑,眼波风流,一颦一笑举手投足皆是风情。

    “呵呵。”苗麝十七轻笑了一声。

    苏竹漪顿觉不好,她依稀记得,苗麝十七每次呵呵轻笑的时候,就是他克制不住想要折磨人的时候,到底哪出了岔子?

    不过她脸色镇定,“这山洞可是跟苗蛊寨相连的,十七郎要对我动手,那可得掂量一下了?听说苗蛊寨违了规矩的村民,下场也是极为凄惨的。”

    “杀人灭口是没用的,我知道你的秘密,但我说不说,还看你愿不愿意放下这仇怨,与我真心交个朋友了。”她笑吟吟地说完,又递了一块肉过去,“八分熟,十七郎最喜欢的呢。”

    苗麝十七手指上有一点儿黄□□末,他擅长以香控蛊,刚刚的确是存了放蛊的心思,但现在他嘴唇一抿,道:“姑娘真是了解我。那这朋友,还非交不可了。”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