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04章 :报仇

第104章 :报仇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竹漪没急着离开。

    做好事跟做坏事不同,杀了人拍拍屁股就能走了,救了人,她却不能就这么离开了。若是那苗麝十七真的过来寻仇,她挺担心他会迁怒这些村民,既然她都已经救人了,自然没有做事做一半的道理,那样的所谓好人,是她心里头极其不屑的。

    若苗麝十七真的来了,她得设法把他引开。只要正主在,才能避免他把怒火发泄到其他人身上,上辈子她跟苗麝十七认识已经是百年多以后了,那时候的苗麝十七也不过就金丹期,她没道理要惧他,只是他居然能控制一条千年妖蛟,这其中,不知道有些什么猫腻呢。

    她在村子里呆了三天,说是养伤,实际上是传播自己的名声,偶尔施个法术,给村民帮帮忙,还给了那什么栓子一颗品阶高一点儿的灵气丹,算是作为吃了他长生丹的补偿。

    之前那女童父母皆亡,苏竹漪看她也没什么修炼资质,便传了她炼体的功法,也算是强身健体了。

    等了三日,那苗麝十七都没有过来,苏竹漪躺在木板床上,用神识跟秦江澜聊天。

    “我这次救了不少人的命,他们挺感激我的,但我也因此招惹了个苗蛊寨的人,就那个苗麝十七,你认识吗?”说完,苏竹漪又嘴角一抽,她不是故意去戳人伤疤么,秦江澜哪里会记得苗麝十七,他早些年的事情都忘了,苗麝十七也就在一百年后的南疆出现过一年,之后他又回去了苗蛊寨,再也没有出来,就算秦江澜以前遇到过他,也不可能还记得他了。

    她心中这般想到,还觉得自己说错了话。每次听到他语气淡淡的说忘了,苏竹漪都觉得自己心尖儿好似被刺了一下,有些发麻。她想了想补充道:“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好担心的,那苗麝十七也就金丹期修为,我如今实力即便撞上他也丝毫不惧。”

    却见秦江澜皱眉,沉着脸道:“你现在的实力,不足以与他硬碰。他手段狠辣,养的蛊虫更是凶残,叫人防不胜防。”

    听到秦江澜这么说,苏竹漪倒是稍稍一怔,随后她问:“你还记得苗麝十七?”

    秦江澜上辈子下山历练的时间就是这些年,苗麝十七也就百年后出来了那么一两年,秦江澜说他已经忘了历练时候的事情了,他的人生已经遗忘了一半,在这方面,秦江澜不可能骗他。但按照他的年龄来说,他得忘六七百年的事,怎么还记得苗麝十七。

    苏竹漪心思玲珑,她眸子微微一眯,随后道:“苗麝十七后来出来过?”

    他出来了没有联系她,反而撞上了秦江澜?这不太可能,苏竹漪嘴唇微抿,“他出来过?在我“死”后?”

    苏竹漪后来在望天树上关了六百年。

    她又没神识,成天呆在望天树上的小木屋里,完全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些什么。如果苗麝十七在那段时间里从苗蛊寨里出来,并闹出了不小的动静的话,秦江澜会记得他就不奇怪了。

    “嗯。”

    秦江澜点了下头。他知道自己说出来了,她总会反应过来的,却没想到,苏竹漪这么快就能想到问题关键。

    上辈子,苗麝十七的确出来过。

    就在苏竹漪被围攻“陨落”后不久,他出来替她报仇,当时那些围攻妖女,名声传得很大的修士,有好几个都死状凄惨。苗麝十七养了一只能够攻击人神识的金蝉蛊,他还有情蛊、寿蛊和金蝎蛊,给自己制造了一批傀儡杀手,当时在修真界着实掀起了一股血雨腥风,让不少门派人心惶惶,互相提防,就害怕自己身边人早已成了蛊虫掏空的傀儡。

    最后,那苗麝十七是死在了他剑下的,所以,他一直记得很真切,斩杀苗麝十七的时候,他还受了伤,那几天都没有回望天树上。

    当时苗麝十七死了之后,那些被蛊虫控制的修士依旧没有半点儿好转,他们便深入苗蛊寨想要请里面的蛊师出马,结果发现整个苗蛊寨早已没了一个活人。

    苗蛊寨的修士都被苗麝十七杀了。

    他杀了全族,盗走了苗蛊寨的圣蛊金蝉蛊,就为了给苏竹漪报仇。

    ……

    苏竹漪招惹了很多男人,都口口声声说愿意对她掏心掏肺。

    唯有那个苗麝十七,是用心爱着她的。

    而他也不是什么金丹期,他在自己身体里养蛊,那蛊名为寿蛊,能增加他的寿元和修为,只是每隔百年寿蛊就会蜕壳一次,在寿蛊蜕壳的那段时间里他就会变得十分虚弱修为大跌,但其他时间,他的修为是远远比表面看起来的境界要厉害得多的。

    苏竹漪万万不能掉以轻心。

    “他后来出来过,身上有很多厉害蛊虫,害了不少人命,很多元婴期强者都死在他手上,你若是对上他,一定要小心谨慎。”秦江澜上辈子没提过苗麝十七的事情,但现在,很多事情已经有了变化,上辈子苗麝十七爱她,现在却是什么都没发生反而是结仇了,成为了他的仇人,秦江澜有些担心苏竹漪的安全。

    “他出来害人?”苏竹漪稍稍一愣,转念一想,问:“他无缘无故出来杀人做什么?难道他是为我报仇的?”

    她本是随口一提,说出口却觉得可能性还挺大,顿时心头还有几分得意,斜躺在床上的姿势也妖娆了几分,手肘撑着床,手掌拖着侧脸,侧身躺着,另一只手放在臀下,嘴角含笑。

    然她用的是秦江澜的外貌,那般姿势,便叫端着热水进来的女童莲莲愣住,苏竹漪一直关注着外界,只不过那莲莲进来她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等到莲莲那震惊的眼神出现,苏竹漪才想起自己现在是男人,她有些尴尬地收了手,平躺得跟个死尸一样了。

    “我现在还有一些灵气,不用你端热水来了。”苏竹漪道。

    莲莲他们端热水过来,也就是给她洗脸这些,她根本用不着。

    那小丫头没吭声,依旧递了热帕子过来,等苏竹漪擦了脸她才道:“他们说仙人哥哥要养伤,灵气能省则省。”她说完后又低着头端着水盆出了房间,苏竹漪自修行后就没有用柴火烧的热水洗脸过,她摸摸自己脸上还微微发烫的脸颊,只觉得那水里头还有股烟火气,并不好闻,却也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莲莲出去了,苏竹漪继续追问,“哎,秦老狗,你当初可只字未提苗麝十七,他出来是不是替我报仇的?哈哈哈哈哈,居然有人替老子报仇,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

    本来她还打算真对上了苗麝十七,想办法把他给杀了,以绝后患,如今倒有些舍不得了,要知道,那人上辈子可是出来给她报仇了的呢,多好啊。

    “是。”秦江澜没有否认。他只是觉得,说出这一个是字,好似耗掉了他许多力气一般,让他的心情一沉,语气也不受控制地低落了几分,那声音里的苦涩,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

    重回千年前,苗麝十七现在还未喜欢上她,然而……

    以她的本事,他再次喜欢上她好像并不难,且她还熟悉苗麝十七,跟他相处过一段时间,只要她有心,只要她愿意,她……

    眉头紧锁,秦江澜眉眼间忧虑尽显,好似青山罩雾,绿水蒙烟。

    “还真是?哈哈哈哈哈。”她笑得张狂,只觉自己上辈子也过得不算太冤。一个正道的大能救了她,藏了她六百年。一个算是邪道的替她报仇,杀了不少人,哎哟,她还真是个人物,“死”了都不消停,一直在祸害人。

    等会儿那苗麝十七真的打上门来,不如她就用自己本来相貌,牺牲一下美色,跟他好好谈谈?

    “十七郎,上辈子,你可爱惨了我呢。”

    她自己在那胡思乱想,就听秦江澜沉声道:“苏竹漪。”

    “苏竹漪。”

    干嘛呢?

    小骷髅转着眼眶子里的小火苗,左右手小手指对着戳了两下,嘀咕道:“小姐姐,小叔叔叫了你三声了。”

    “苗麝十七手段狠辣,你这次得罪了他,不要掉以轻心,毕竟现在一切重新来过,并非从前的关系。”

    在你眼里,他是那个喜欢过你的人。

    在他眼里,你只是个击杀了他蛊母的仇人。

    虽然苏竹漪现在用的是他的外貌,但苗麝十七修为高,手段多,他肯定不会只看皮相,苏竹漪变成了女儿身,他也依然知道她就是那个屠蛟之人。

    “我知道啊。”苏竹漪点点头,“哎,当初你有段时间离开望天树了,去哪儿也没跟我讲,你到底去哪儿了?”

    那时候苏竹漪还受伤很重,身上裹得跟粽子一样,她醒了就无事可做,听秦江澜念咒都能算是一种消遣,结果有段时间秦江澜消失了,她每次睁眼都没看到人,等了大概一两个月,那段日子别提多难熬了。

    不过秦江澜倒是安排了一个机关傀儡给她换药,那机关傀儡还是个高阶,厉害得很,却被用来换药了,而等他回来之后,那机关傀儡就再也不见踪影。

    那时候苏竹漪还问过他去哪儿了,说他再不回来,她身上都能长虱子了,结果秦江澜并没回答她,她也就一直没得到答案。

    “苗麝十七的手段你都知道,莫非你是出去杀他了?”苏竹漪冷哼一声,“给我报仇的人,被你杀了?”

    她斜眼,神识在秦江澜脸上轻拍了一下,“呵呵,你说,我要怎么罚你呢?”

    他眉间忧郁化开,浅浅一笑,眸子犹如一汪深潭,叫人看了就移不开眼。只听他说,“悉听尊便。”

    苏竹漪看得愣了一瞬,随后她用神识把秦江澜从头到尾刷了个遍,“秦老狗,你居然也学会用美色惑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