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03章 :惹事

第103章 :惹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孽畜,还敢嚣张害人!”又说了一句场面话,苏竹漪剑气施展,刺于蛟龙头部,在它头上只留下了一道浅痕。苏竹漪心头一凛,就见脚下突然发烫,她立刻飞遁,不料那蛟龙猛地身子直立而起,几片鳞片犹如被烧红了的刀,朝着苏竹漪飞了过去。

    苏竹漪横剑去挡,她剑法很快,然鳞片太多,总有一两片漏网,鳞片撞破了她的灵气屏障,且将护体法宝直接割破,在她身上留下了两道口子,白衣霎时染了鲜血。

    蛟鳞有毒,好在她提前就服用了祛毒丹,倒是没有什么影响,只是伤口处微微有些刺痛。她用灵气封住伤口,掌心蹿出一簇火苗,直接往伤口处一过。

    她素来谨慎,如此才能万无一失,免得被蛊虫入体。

    妖蛟实力不差,打起来苏竹漪并没有完全占据上风,不多时,她白袍染血,整个人显得有些狼狈。但那妖蛟也好不到哪儿去,浑身上下都是剑伤,看着极为可怖。

    妖蛟以尾为鞭,长啸一声甩尾过来,苏竹漪也发了狠,灵气疯狂注入断剑,不闪不避,手握断剑直冲过去,此时那断剑上青芒闪现,而苏竹漪身子好似与剑合一,化作一道青光,撞向了蛟龙。

    那蛟龙本比人还粗,苏竹漪的剑光将蛟龙破开,就好似此前蛟龙一爪剖开妇人一般,它的龙尾一段也被苏竹漪剑光分裂,而苏竹漪整个人从龙尾部裂缝穿过,顿时浑身是血,被那龙血淋了个湿透。

    说好要俊逸出尘,飘飘欲仙,哪晓得出师不利,竟然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却没想到,底下有个稚嫩地声音吼:“杀得好!”

    眼角一抽,却是刚才那个捧着画的女童从地窖里爬了出来,她满身血污,眼眸却晶亮,仰头看着空中的苏竹漪满脸是泪,却手里握着一柄钢叉,高声叫好。

    那是她爹刚刚用的武器,根本没有刺到妖蛟,却被她捡在了手里,好似想找妖蛟拼命一般。

    看她年纪不过七八岁,却也是胆识过人了。或许是刚刚父母皆亡,才使得她有勇气面对妖蛟。她看向苏竹漪的时候,眸子里有崇拜的光。

    然她的声音吸引了蛟龙注意,那妖蛟也知道苏竹漪是要救那些凡人,此番它没讨到好处,尾巴都被剖成两半,顿时又怒又急,它惨叫两声,眼珠一转,竟是舍了苏竹漪,朝那女童喷出一股水箭。

    苏竹漪虽是罩了一层灵气屏障在村庄上,但她现在灵气消耗了不少,且知道蛟龙跟她打斗目标不在村庄,那灵气屏障自然威力弱些,却没想到,它竟朝着那女童全力一击!且吐出一箭之后,又喷出数箭,朝向了四面八方那些隐藏在地窖之中的村民。

    不得已,苏竹漪只能将灵气拼命注入底下的结界当中,而她催动灵气结界防御之时,那妖蛟诡计得逞,身子一抖,数片鳞片射向了苏竹漪。

    这是它搏命的全力一击,威力自是无穷,苏竹漪被一片铁鳞撞上肩膀,险些齐肩给她削了,她掉着一只胳膊,也是发了狠,咬破舌尖虚空画符,手中断剑染血,顿时青光大盛。

    她浑身戾气,也没了飘飘欲仙的气质,身上邪气冲天。血咒施展,数道血线缠住了妖蛟,随着她念咒,那妖蛟痛苦嘶嚎,身体好似被无数绳索穿透,要被五马分尸一般。

    苏竹漪如今实力增强,从前的许多歹毒功法都能施展,只是她为了塑造正道大能的形象,此前一直用剑和正道功法,不曾露出邪性,然妖蛟实力比她想象中更强,且还利用了底下凡人,她跟它单打独斗绝对能占上风,所以此前还很有自信,可形势却没那么简单,她要顾着那些凡人性命,于是束手束脚,险些吃了大亏。

    “给老子去死吧!”她恨恨道。然就在这时,那妖蛟忽地不再挣扎,口吐人言,“在下苗蛊寨苗麝十七,还请道友手下留情,饶了我这灵兽一命!”

    那声音很阴柔,却是很冷,不似落雪峰上霜雪的冷,而更像坟地里冒出来幽幽鬼火,阴气森森的冷。

    共魂传声之术,打了条狗,引来了其主人。

    而那主人苏竹漪居然还认识,乃是上辈子跟她有过接触的苗麝十七,当初苗麝十七只有金丹期修为而已,他居然能控得住这只妖蛟?

    想到苗麝十七那些手段,苏竹漪眉头一皱,然而此时,她自然不能因为对方一声招呼,就把蛟龙给放了。底下,有眼睛看着呢!

    “饶命?它杀了那么多无辜村民,谁去偿他们的命?”

    苏竹漪冷喝一声,“你既是妖蛟之主,为何不将其好好约束,这等邪妖不除,对不起这些枉死的苗疆百姓!”

    “若你再敢对伤它半分,我必叫你生不如死!”苗麝十七现在还离得很远,所以只能通过妖蛟传声,苏竹漪没说话,身上戾气收敛,手中断剑青光大盛,那墨黑色的剑芒陡然冲天而起,“今日,我必将它斩于剑下!”

    剑出,妖蛟龙头落地,然它却并没有死亡,头和身体遁入空中,飞射向东西两方,而在蛟龙身体分开逃窜的那一瞬间,它飞溅的血液中有一个金色小点儿,直冲苏竹漪眉心。

    “金蝎蛊!”这妖蛟里头不只有情蛊,还藏着一只金蝎蛊,这种蛊虫一旦入体,就是万虫噬体之苦,能把人内脏全部掏干净,只剩下一具空壳子,而那空壳子,还能成为养蛊人的傀儡。

    苏竹漪对待这样的杀招,只有一个应对方法,一招破万敌。

    她用断剑一挡,横在脸上,那金蝎蛊号称能冲破一切灵气屏障,仙品法宝都挡不住它,然而现在,它被断剑给挡住了,苏竹漪灵气注入断剑的同时还施展了烈焰掌,那断剑就跟个烧红的铁板一般,将金蝎蛊直接烧糊了。这种蛊虫一旦入体就很难驱除,能生生把人吃空,但它在没有侵入*之前,防御力却是不强的。

    “你……”苗麝十七声音阴寒之极,“很好。”

    苏竹漪此时没空跟他打嘴仗,只在心头道,“我好得很,上辈子你还恨不得我上了你呢!”

    蛊虫被灭,苗麝十七借他的灵兽蛊虫说话的秘法也中断,苏竹漪灵气消耗大半,身上受伤不轻,却是没有性命之忧,她神识一扫,发现自己身形狼狈完全没有仙人风姿,索性撤了灵气从空中跌落在地,一幅半死不活的模样躺在那里,不多时就见那女童飞扑过来,一边哭一边用袖子擦她的脸。

    片刻之后,越来越多的村民从房子里涌出来,将她团团围住。

    苏竹漪闭着眼睛,假装昏厥,并且让自己身体冰冷,气息全无。她想,这些人会如何做呢?若是在魔道,一个昏迷的修士,就等死吧。被人发现,只会被补上一刀,然后被取走储物袋。

    有人端了热水给她擦脸,周围有很多人在哭。

    此前那个女童都趴在了她身上,哭得很伤心。

    “仙人哥哥死了吗?”

    “我这里有枚丹药,你看看给他吃了,能不能救活?”

    “这是你给你家栓子求的长生丹啊。”

    长生丹是什么玩意儿?难不成是寿元丹?修真界里寿元丹倒算是稀罕物了,这村子里的凡人居然有寿元丹?

    却见满头白发的男子遣了身边的年轻人回去取,片刻之后那年轻人就捧了个匣子回来,从里头取出个布包,整整包了九层,才从里头取出了一粒乌漆麻黑的丹药来。

    什么长生丹,不过是修真界里头最低等的灵气丹,这样的丹药,掉地上她都不屑捡,然而现在看到这几个人让了路,小心翼翼地将丹药塞进她嘴里,苏竹漪心头不屑,却也微微一热。

    她往年都是被所有人惧怕的存在,一露面,那些人都是战战兢兢地,头也不敢抬。她上辈子没做过好人,眼里看到的也俱都是一些好人没好报的事,如今被这些普通人这么温柔对待却是头一回,让她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明明是蝼蚁一样的存在,她从前看都懒得看一眼,在她眼里凡人的命根本不是命,抬手就能毁灭一片,而就是这些人,正紧张地看着她,表情格外生动,她的神识看过这一张张脸,心头微微一动。

    “秦江澜。”

    “你为什么要去行侠仗义啊?”

    “为什么要去帮助那些蝼蚁一样弱小的普通生灵?”

    苏竹漪一缕神识投入流光镜,她有些好奇地问。

    “生命并无贵贱之分。”他平静地道,却听苏竹漪冷哼一声,“嘁,我的命就比别人要贵,要重要得多!”

    他没跟她争,因为他知道,真正能做到众生平等,那他也能超脱世外成圣了。

    “你救了人,他们会感激你吗?”苏竹漪又道,“刚刚那村民给了我一颗长生丹,我还以为是啥呢,结果就是一枚灵气丹,还长生丹,真是……”

    有人弯腰探她鼻息,感觉到他没了声息,那些人都哭了,女童爬到她身边,眼泪都滴在她脸上了。苏竹漪嘲讽的话憋了回去,她想,偶尔做个好人,其实感觉也没那么坏。

    她睁眼,勉强笑了一下。

    她用的是秦江澜的脸,这么一笑,叫村里那些妇人眼睛都看直了,就连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女童都愣住,眼泪鼻涕直接掉了下来,吓得苏竹漪连忙用灵气拂开了。

    “仙人哥哥你没事吧?”

    “没事。”

    “多谢仙人除了恶蛟。”没等那村民询问,苏竹漪直接报了名号,“在下剑修秦江澜,以除魔卫道为己任,听到南疆有恶蛟便立刻从西城那边过来,可惜还是来得晚了一些,让村民们受苦遭难了。”

    “若不是恩公即时除了这妖蛟,我们,我们这村子怕是保不住了。”众人纷纷感谢苏竹漪,还有好几个人给她叩头,她有些高兴,却也有些担忧。

    虽是得了村民感激,却惹了个苗蛊寨的变态,她这一波,是亏是赚还说不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