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02章 :情蛊

第102章 :情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竹漪走回河边,弯腰下去,用手里的断剑在河边淤泥里拨了两下,将一片碗口大小的蛟龙龙鳞给拨了出来。

    刚刚那条妖蛟是青蛟,体长十余丈,头上无角,离化龙还很远。它脱落的鳞片中间是青色,上面有褐色斑点,边缘卷起,好似卷刃一般,看着应该有毒,这样一条毒蛟浸泡在河里,但河水此前却是没毒的,想来这妖蛟的毒是被封住了的,这么看来,的确是苗蛊寨里的修士所养才对,也难怪当年四大派都没把龙带走,反而叫苗蛊寨的修士给抓了回去。

    苏竹漪上辈子在南疆呆了很长一段时间,这地方乱,灵气却足,山里头资源多,秘境都出过,在此地修炼寻宝十分不错。但她也没进过苗蛊寨,不过她曾招惹过一个苗蛊寨的男子,那男的帮过她几次,大约见她没有真心,后来某天跟她说要回家了,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那男子名字她都不记得了,反正挺拗口的,但他当时给她讲解了一些蛊毒,苏竹漪又是个好学的,这方面倒记得深,后来她还看了一些关于蛊毒方面的书简,对苗疆蛊毒也有了一些了解,现在她用剑将那鳞片翻了两下,心头有了点儿数,灵气覆于手上,打算把那鳞片给捡起来。

    正弯腰去拾的时候,就听一个声音柔柔道:“不要碰。”

    苏晴熏从石头背后露了个头,身子微微前倾,胸前两只大白兔都快从领口蹦出来了,这会儿正紧张地看着她道:“那蛟鳞看着好似有毒。”

    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里好似含着泪,像是两泓清泉,看着可怜巴巴得很。

    真的不一样了,她记忆里的苏晴熏何似有过这样的表情姿态?那时候她兴许跟着秦江澜那冰坨子学的,平时里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一幅清冷矜持的模样,倒是跟洛樱有些像,所以那时候还有人叫她小洛樱呢。

    苏竹漪没理她,把蛟鳞捡起来,她打算回去研究一下,看看这是什么毒,到时候对付起来也简单一些,若它让那些村民中毒了,她去解毒的话,也会更受人尊敬。

    苏晴熏微微咬唇,神情有些委屈,她沉默片刻,又道:“刚刚谢谢公子,没有指出我藏身之处。”

    苏竹漪这才转头看了她一眼,视线落在她胸前,鼻孔里轻哼一声,说了一句,“伤风败俗。”

    就见她一怔,神情尴尬地躲回了石头背后。苏竹漪又在河里捡了两片蛟鳞,接着她缩地成寸,眨眼消失不见。

    苏竹漪进了山,寻了个无人的地方设了个阵法结界,接着把蛟鳞放在了她此前得到的那个药鼎里头。这是当初在素月宗拿的,原本以为用不上,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那妖蛟的鳞片虽然脱落,已是受损,仍旧坚硬得很,苏竹漪用断剑将蛟鳞碾碎,用神识仔细去找,果然在里头发现了一些小白点儿。那就是苗蛊寨里头的蛊虫了,这只妖蛟也是个倒霉催的,想来是被苗蛊寨的人捉了去当蛊母用的,让许多蛊虫寄生在它体内,通过吸食它的血肉生存,所以刚刚它才会看起来表情痛苦。

    现在这些蛊虫还是虫卵,等到蛊虫都成熟,它的痛苦会加剧,然后那些蛊虫自相残杀留下最后一只,那时候这蛟龙估计也被吸了龙髓,它的灵气修为等等都会融入蛊虫里,到时候养出来的那只蛊,最次也是金丹期以上的修为了吧。

    苏竹漪将断剑放在丹鼎之中,随后用灵气将丹鼎悬浮空中,施展了一个火诀。

    她用温火慢熬,又辅以灵石,滴血画符,不多时就将那些小白点儿蛊虫给孵化出来,待看到蛊虫之后,她眼皮一跳,倒没想到,这蛊虫居然是传说中的情蛊。

    若中此蛊,便会一心系在下蛊人身上,至死不渝。通过这蛟龙养出来的情蛊,若是突破金丹直接元婴期修为,哪怕是上辈子的秦江澜都会遭道,就不知道这养蛊人想把蛊虫下给谁?

    脑子里忽然想起那苗蛊寨男子的脸,苏竹漪原本都不记得他的样子和名字了,此时倒突然想了起来,他叫苗麝十七,身量不高,长得很清秀,皮肤白得有些病态,看着就像邻家小弟,但实则手段很狠,死在他手里的人,都受了万虫噬心之苦。

    能想起他,是因为他在临走时曾说了一句话。

    “你不爱我,真想给你下个情蛊。”

    苏竹漪后来就特意去查了情蛊,得知已经消失许久才安了心,如今看到跟玉简上所绘图案一模一样的蛊虫,她都觉得头皮发麻。红虫,四足,后背上有花纹,凝神看像是修真界很出名的情花,肚腹有一点儿珍珠白色,犹如泪珠,分明就是情蛊,看着丹鼎内乱爬的情蛊,苏竹漪将断剑旋转,用剑气把蛊虫全都绞杀干净,在丹鼎内壁流了一层红色的液体,看着挺恶心。她火诀增强,把液体烧干,最后就剩下了一些青褐色粉末,就是妖蛟鳞片粉末烘干后的产物了。

    情蛊有毒,但妖蛟身上的毒不是情蛊的毒,她认出来过后去这边的修真坊市买了草药,还去山里采了点灵药,配着炼了一点儿解毒丹。等她忙活完,已是三天之后。

    妖蛟现世,掀起血雨腥风,许多修士前去杀蛟都有去无回,而那些普通凡人更是死了上百人,它肚子饿了就会出去吃人,但也不会全杀了,每次吃了十来人之后妖蛟就会飞走,还没出现屠村屠城的情况。按理说这样的妖蛟吃灵石灵气丹药才能修炼,它为何要执着于吃人呢?莫非是因为要养那些蛊虫?或者需要怨气?还是单纯地喜欢折磨幼小生灵?

    虽然不知道原因,不过它这样做,倒是有利于苏竹漪此后竖立形象。

    苏竹漪觉得自己该出面了。

    她原本是穿的黑袍,现下换了一身白,玉冠束发,端的是风流倜傥,仙人之姿。

    这日,妖蛟又飞到凡间村庄觅食,底下村民躲在屋内地窖当中,整个村子一片死寂。妖蛟在村庄上空飞过,发出阵阵低吼,它的眼睛扫过那些村庄,眸子里的凶光宛如有了实质,好似一柄一柄的凶刀,将村子里的房屋都劈成两半,将地窖里藏身的人直接暴露出来。

    苏竹漪本来没什么感觉,以前的她,就是让那些人惊恐的对象。

    只是在那地窖中的人露出来的时候,她看到一个精装的男子手里拿着一柄钢叉朝天上的蛟龙刺了过去,然而他还没刺到蛟龙,身子就直接四分五裂了,那些碎肉飞溅,溅了他身后挡住的村妇满头满脸,而妖蛟的目的是吃人,自然不愿把所有人都震碎,它爪子一伸,把那妇人直接剥成两半,将妇人身下死死压着的小童给抓了出来。

    苏竹漪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妖蛟一爪破开妇人,抓出了她身下的女童。那女童手里抱着一个卷轴,她高高举着洛樱的画像,好似想通过画像震慑妖蛟一样。

    这些年洛樱一直没有出来过,因为她伤得太重了,人都虚弱得好似个透明的一样,就好似她本不属于这段历史,这段时光,被强行留下来,身影随时都会消散一样。

    若是洛樱还健康,她听到妖蛟出现,必定会第一时间赶过来救人。所以洛樱才会一直被人记着,一代一代地记下去,哪怕她死了很多年,还有人悬挂她的画像祈福。

    苏竹漪立时斩出一剑。

    剑光将洛樱的画像劈成两半,也将蛟龙爪子劈开,就见那妖蛟长嘶一声,掉头朝苏竹漪直接冲了过来,它身形庞大,掉头之时尾巴一甩,直接将周围的房舍扫倒一片……

    苏竹漪此刻意识到,救人远比杀人要难得多。因为杀人者肆无忌惮,救人者要牵挂着许多人的命。

    “孽畜!竟敢在凡间作祟,有我秦江澜在,绝不许你继续伤人为祸人间。”她说这话的时候都结巴了一下,实在是不太适应。毕竟,以前她都是被呵斥的那一个,而她一般常说的是,“是吗,那就看你有没那本事了,多管闲事,死得惨哦。”

    “吼!”妖蛟咆哮一声,口中吐出黑色毒雾,苏竹漪早有防备,并不曾中断,只是她发现那毒气落下,底下藏在地窖里的凡人也承受不住,她既是来救人的,自然不能让这些人都被毒死了,立刻手腕一翻,袖中鼓风,将那些毒雾吹散,并且撒下一层轻雾。

    随后她施展无影无踪步伐,下一刻,身子直接立在了妖蛟头上,提剑往下一刺。

    妖蛟没料到这修士如此难缠,它刚刚连灵气屏障都没施展,结果就被他近身了,它一声怒吼,身子剧烈摆动,声音滚滚犹如春雷炸响,苏竹漪心头一跳,还好她刚刚在底下村子罩了个灵气屏障,否则的话这些村民都直接被它的龙啸给震死了。

    救人,真是瞻前顾后,好不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