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00章 :故人

第100章 :故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竹漪要下山历练,她没直接走人,而是去跟各峰长老都打了招呼。

    她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哪怕隔了这么久,又经历了这么多事,有件重要的事却是一点儿没忘。

    当时她受鞭刑的时候,器峰、灵峰、戒峰三峰长老都在,后来掌门姗姗来迟,这几个人,在她受刑的时候都在场,都能弄到她的毛发血肉,可以用来追踪她的位置。她平时对这些分外注意,然而受刑的时候肯定是顾不过来,所以在这时候被人沾了点儿,让血罗门用秘术来追踪她的下落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她此前离开古剑派前往素月宗,结果就被血罗门的死士暗杀,想来跟这几个人脱不了干系,然到底是谁,她现在却是看不出来。

    戒峰的云峰主表面上是最可疑的,毕竟她对落雪峰一直挺看不顺眼,器峰的胡峰主平时大大咧咧的看着十分护短,对苏竹漪也一直不错,而灵峰的易峰主一直想看小骷髅,还死缠烂打地在落雪峰上呆了一段时间……

    到底是哪个呢?苏竹漪觉得易峰主和胡峰主的可能性大一些。因为一个对她的灵宠耿耿于怀,而那易长老在灵兽方面比较偏执,为了捉只灵兽能一动不动地趴在那守候几年甚至上十年,卖个消息给别人,她死了灵兽就无主,倒也说得过去。

    至于胡长老,实在是苏竹漪上辈子是个魔头心黑的,总爱怀疑好人,反而忽略坏人。所以她会觉得胡长老比云长老更值得怀疑。

    她选了合适的时机暗地里去拜访了掌门和这三位长老。然后很天真的询问了一下下山历练要注意的事项,应该去哪个地方合适。

    然后,她透露了一下自己想去的地方。

    每个长老说的都不太一样,但也没直说要去哪儿,只是表明了一个想去哪儿的意向,她磨磨唧唧地在门派晃了几天,让松尚之把画像的效果又宣传了一下之后才真要下山了,而下山之前,还让青河做了伪装,她跟青河分了两路,各自前往了此前商议的地方。

    苏竹漪去的是南疆苗山一带。这片地方跟四大宗门都不近,深山里头有个苗蛊寨,里头的人大都会实力不低,而且擅长用毒和养蛊虫,他们世代隐居山林,误入的修士大都是有去无回。

    因为苗蛊寨的缘故,苗山一带虽然灵气不低,但大一点儿的修真门派却是一直没建起来,不管正道魔道,想在这里开山立派都没成功,莫名其妙就衰落了,久而久之也没谁想在这里来占山为王,最后这里成了个散修聚集的地方,属于龙蛇混杂的区域,正魔两道修士都有,还有几个几十人、百来人的修真小派,一夜间就能灭掉,在修真界上基本都没有点儿名气的那种,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

    这地方修士水平也参差不齐,低阶修士非常多,高阶的也有,当年苏竹漪,就曾在这苗山混迹过很长一段时间。

    掌门和长老都觉得这里不太适合刚刚下山的新人弟子,然苏竹漪对这里熟得很,也知道距离苗山几千里外有不少凡人村寨,她选这里为目标,应该能碰到不少不平事。

    血罗门的弟子按理来说应该来得很快的,但苏竹漪没遇到,她问了青河,也没动静,心头还挺遗憾,觉得自己这次瞎忙活了,居然没有把人给引出来,她在外头晃了两天发现没人跟,也就隐匿了身形,再出现的时候就乔装成了秦江澜,打算用他那张脸去招摇撞骗,不对,行侠仗义去了。

    这日,苏竹漪站在湖边绿树底下,看着水里的倒影道:“你看,我这障眼法施得如何,跟你是不是一模一样?”

    绿树成荫,水中绿影好似翠玉,而她所幻化的秦江澜就仿佛站在碧玉之中,比玉更清冷,只不过下一刻,那张俊逸的脸上,就露出了一抹邪笑,苏竹漪眨眨眼,还对着水面抛了个媚眼,这等动作用秦江澜的身子做出来,竟然不会让人觉得倒胃口。

    她都有点儿期待真正的秦江澜在自己面前低吟浅唱,辗转求欢了。

    苏竹漪如今修为不低,元神更强,将自己乔装成秦江澜不难,只要不遇到元婴后期的一些大能,其他人都看不出破绽,而她本身就是往凡人村镇和低阶修士区域走的,遇到大能的可能性也很小。

    秦江澜在镜子里,看不到苏竹漪现在什么模样。只是想到苏竹漪以他的样子游历天下,总觉得有些恍然如梦,依稀记得六百年前从望天树上坠落,她说她重活一回,要做天下第一人,要求得大道长生,谁敢阻她她就杀谁。

    而她现在要去行侠仗义?她是为了他。

    秦江澜嘴角带了丝笑意,他一边听着小骷髅讲故事,一边想象着苏竹漪现在的样子,脸上笑意也更深了一些。随后就听到苏竹漪又道:“你居然又笑了。”

    “背着我偷偷笑,在想什么呢?”一阵清风摸到他脸上,还揉了揉他的脸,接着又开始往下游走,将他衣襟口都往下扒了一些……

    她的神识倒是掌控得越来越好,扒衣服的动作也越来越熟练。

    “咦,你锁骨这还有颗小痣。”苏竹漪假装惊讶地道,其实她早就知道了,毕竟朝夕相处了那么多年,她整天闲着没事,还不就只能盯着他看。

    芝麻粒大小的一丁点儿,像是用毛笔尖儿轻轻点了一下,是红艳艳的颜色,看着挺诱人,让她忍不住想舔一舔。

    “我在扮你,肯定要每一个细节都相似才行,我仔细量一量看一看,检查一下是不是有什么遗漏。”她语气轻佻,神情促狭,那神识,就好似要把秦江澜给剥光了一样。苏竹漪神识比秦江澜其实还要弱上一些,所以若他不给她看,设个屏障便能拦了她,然他没有,所以说咯,看他表情镇定得很,好似无欲无求的,实则内心肯定也很享受。

    苏竹漪站在水边,一边看着水面的倒影,一边用神识挑逗秦江澜,正玩得高兴,忽然感觉到身后有血腥气,她神识一直关注着四周的动静,结果就看到一个受伤的女子朝她所在的方向飞了过来,那女子气息微弱,也就只有凝神期修为,这等微末的实力,如今连她的防御屏障都破不了,因此苏竹漪也没把人放在心上。

    若是往常,看到有人朝自己的方向扑过来,她心情好,就一巴掌把人拍开,哪天碰上她心情不好,也能直接把人给打杀了,毕竟谁知道对方凑过来安的什么心,她谨慎惯了,是容不得有人突然靠近自己身侧一丈之内的,如今都已经抬了手,转念想到自己现在下山是要救人的,于是又默默收了手,负手站到了一边。贸然出手不合适,还是先观望一下。

    比如说有的人看不顺眼,她不补一刀就已经不错了,还想她救人?

    片刻后,那女子踩着飞行法宝歪歪斜斜地从他眼前飞过,随后就见那女子灵气一滞,好似体内灵气耗尽,直接跌到了小河里,身子霎时湿了大半。

    她身上穿的是个低阶灵宝,虽然品阶低,但防水这样的基本能力还是有的,哪怕她身上灵气不足了,也不应该瞬间就浸水湿透。

    苏竹漪看那女子湿了身,露出了姣好的身材玲珑的曲线,顿时眉头轻皱了一下。

    那女子从水里冒出来,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身上,衣服也湿透了,本来就很薄的衣衫底下那玉色的肌肤都露了出来,腰肢极为纤细,且那腰上还有伤,血水从伤口处沁出来,在清澈的河水中氤氲开,乍一看,好似一段红绸轻荡。

    苏竹漪:“……”

    她怎么都没想到,下山后遇到的第一个人,居然会是苏晴熏。

    苏晴熏是长宁村村长苏翔的孩子,父亲是个炼体的修士,母亲是个凡人压根没有修炼资质,因为苏晴熏修炼资质其实很一般,不过她是秦江澜的徒弟,修炼资源丰厚,还用了很多方法改善资质,出入秘境也有师兄师姐们照顾,历练时法宝不少,修为自是不差,上辈子只看修为境界,她跟苏竹漪相差不大。当然,真打起来,苏竹漪要弄死她并不难。

    苏晴熏长得不差,她鹅蛋脸,眼睛大,记忆之中脸颊上还有点儿婴儿肥,小时候看着跟个白玉团子一样,长得十分冰雪可爱,长大了抽条了,也很娇俏玲珑,跟苏竹漪的妖艳完全不是一个风格。然而现在看她,虽然身子依然娇小,但该凸的凸该翘得翘,特别是那胸脯鼓鼓胀胀的,竟是比她还大了许多,跟丹鹤门那个那个……

    那个大奶都不相上下,倒叫苏竹漪啧啧称奇。上辈子苏晴熏穿得很严实,平时可能还束过胸,所以都看不出来,如今苏竹漪才发现,她这身子,倒是很惹男人喜欢。

    面庞稚嫩,有少女的天真,身子却是曲线玲珑,衣衫被水湿透,真真别具一番风味。

    她就那么肆无忌惮地打量着水中看着有些惊慌失措的苏晴熏,这眼神落到苏晴熏眼里,就好似有些色眯眯的了。

    她轻咬贝齿,抬头道:“公子,救我。”

    苏晴熏只知道树下那男子很年轻,实力也很强,但具体有多强,她确实不知道的,在这附近的男修,想来最多也就筑基期吧。

    她没仔细看,也不敢用神识去查,此番抬头,才瞧见树下那男人的模样。

    本来是轻轻咬着唇,一幅可怜兮兮的模样,此时却愣在当场,目光一滞,心如小鹿乱撞。

    她想,这世上,真有如此好看的男人?他站在树下,嘴角噙着一抹浅笑,好似聚拢了天光,将周遭的一切都衬得黯然失色。

    苏晴熏都险些看痴了……

    苏竹漪:“……”

    她明明是下山行侠仗义的,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想杀,怎么办?

    “秦老狗!”

    苏竹漪神识直接冲流光镜里大吼了一声,“我他妈看见你徒弟了,你给我下了个劳什子的逐心咒,我都动不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