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98章 :邪不胜正

第098章 :邪不胜正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上了香,那两个弟子要去剑尖儿领悟剑意,苏竹漪还喊了声,“明天也要来啊。”

    青河:“……”

    等到人走了,青河才问了一句,“有需要?”他觉得苏竹漪身上秘密很多,不过他从来不会主动过问,同样,他也知道,苏竹漪确实不会害他们,她的想法,都有其目的。

    青河对自己认可的人很包容。只要不涉及到师父,不会暴露身份影响到师父名望,不管她是要杀人放火他都不会阻止,还能在一旁压阵,如今只是叫几个人上来烧香,他自然也不会阻止,只是等到他身体不适需要离开的时候,这落雪峰就得封山了,他不在的时候,不想让任何人上来冲撞了师父。

    “有需要。”苏竹漪道。她还想着要如何来给师兄解释一下这个问题,就听到屋外的青河答了一声,“好。”

    凡间凡人喜欢给那些行侠仗义的修士立长生牌,上香祈愿,有传说这样的话其实对修士修行有益,不过他并不清楚是不是真的,因为,青河从来没去干过什么好事,他觉得他的画像若是被画出来,大概也是贴在门上当个门神驱鬼,唯有师父那样的,才会被悬于房中膜拜,白衣仙子,飘逸出尘,惊世剑仙,侠名远播。

    苏竹漪现在觉得这个师兄也还是挺不错的。

    长得比秦江澜稍稍差了一点儿。

    实力倒是很强。

    但因为祭了龙泉剑,是柄邪剑,随时都可能控制不住自己杀人,加之一心一意为着师父而活,所以她还是没动过什么歪念头。不过想想还是蛮可惜的,上辈子的苏竹漪,基本上看见不错的男人都会上去撩一撩,如今重活一回,倒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她虽是喜欢着秦江澜,也一心想把人救出来,但到底没想过只为这么个男人而活,这会儿看着师兄还觉得可惜,颇有些无奈地咂了咂嘴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苏竹漪是觉得她没遇上比秦江澜更俊的,否则的话,她没准还能动点儿歪心。

    躺在床上不能动,身上的伤是元神陡然增强而引起的,估计还得养个十天半个月,她上辈子在望天树上养伤都躺了好久,那时候元神也极度虚弱根本什么事都干不了,睁眼就只能看见那盏灯和灯光周围的方寸之地,比现在无聊得多,她也忍了过来,如今躺上几天,她倒是不觉得日子难捱。

    横竖,还能逗逗秦江澜。

    神识又扫了进去,她问:“刚刚找了两个弟子给你上香,你有没有感觉出什么?”

    秦江澜缓缓摇头。

    光上香不行,要让别人记着这么一个人。就好像很多人心里一直记着洛樱一样,应该是那种纪念才有意义。当然也有可能是只有两个人而且只上了一次香,秦江澜感觉不出来,积少成多嘛,反正现在没别的思路,就暂时这样吧。

    “秦江澜。”苏竹漪分出一缕神识,像是一片羽毛扫过他的脸颊,接着轻轻碰触他的鼻梁,一点一点儿地抚摸下去,又落在唇上。

    秦江澜:“……”

    她还腻着嗓子问他:“当年,你给我换药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

    神识稍稍落得重一些,好似有一双手在捏他的下巴,“这力道重不重,还是要这样?”

    “苏竹漪。”秦江澜面无表情,耳根微微泛红,声音依旧保持了清冷。

    “怎么?”苏竹漪咯咯笑了两声,“又想施展禁言术了?”

    风水轮流转啊,想当年是他磋磨她,现在,轮到她翻身做主了。

    苏竹漪斜睨他一眼,挑眉道:“还是自个儿要念清心咒了?我猜猜,你现在是不是自己在心头默默念咒?清心咒?静心咒?”神识扫到他腹下,“还是袪火咒?”

    苏竹漪的表情秦江澜是看不见的。

    他只能听见苏竹漪那戏谑的声音。

    苏竹漪躺在床上身子不能动,也没说话,脸上表情倒是生动得很,还没走远的青河扯了扯嘴角,默默地移开了眼。

    秦江澜又叫了一声苏竹漪的名字,让苏竹漪有些自得的咧嘴一笑,“怎么,我说对了?”

    “你修为进阶,元神力量增强,境界还不稳定。”秦江澜语气平静地目视前方,“好好修炼,稳固一下心神。”

    怎么没头没脑地说这个?

    秦江澜伸手,微微指了一下自己的脸颊。

    此时苏竹漪才注意到,他脸颊绯红一片,却并非是害羞臊的,反而好似被人打过一巴掌一样。她是控制神识去抚摸的,以为自己的力量很轻柔,然实际上,这种神识细微的掌控需要勤加练习,她上辈子元神掌控得不错,然而现在境界还不稳,力量把握得不是很好,她自以为把秦江澜轻轻拂了个遍,实际效果……

    大概是啪啪啪啪地扇了他几耳光,从上到下,啪啪打脸……

    偏偏他还稳得住,眉头都没皱一下。

    苏竹漪:“……”

    本来是存着调丨戏的心思,如今看着他的脸,倒是有些心疼。

    秦江澜在流光镜中,苏竹漪的神识侵入,他约莫能感觉到对方的心境,现在,她大抵有些尴尬惭愧?所以神识都缥缈微弱了一些,这样一来,她接下来应该会安分一点儿了。

    秦江澜修为不弱,如今在这流光镜里,比上辈子只高不低,挡那区区神识轻而易举,但他并没有那么做。

    他希望苏竹漪能稍微安分一点儿,在这么下去,静心咒都不能静心了。

    上辈子望天树上,她没灵气也喜欢挨着他动手动脚,现在,连肉身都没办法接触到,她还能用神识来撩拨他,秦江澜虽是无语,却也心中微熏,甘甜醉人。

    小骷髅在一旁坐着,他仰头看着天,有些不满地道:“小姐姐我感觉到你的神识了。”

    “你是不是跟小叔叔说悄悄话了?”他背靠着秦江澜,眼眶子里的小火苗都在转圈了,“你们说的什么悄悄话,我不能听吗?”

    苏竹漪正色道:“他刚刚在教我修炼,如何控制神识。”苏竹漪分出一缕神识,小心翼翼落在小骷髅手上,“你觉得怎么样,力道重不重?”

    “沉甸甸的,好像,好像……”小骷髅想了好一会儿,才道:“好像被笑笑扑了一下。”

    笑笑是小骷髅那只大黄狗,现在都已经进阶了,力气很大。

    苏竹漪:“……”

    看来她对神识地掌控还得加强,反正现在身体不能动,倒不如来锤炼一下神识,时间宝贵,不能就这么浪费了。想通这些,苏竹漪也认真起来,她用神识跟小骷髅做游戏,这些年她其实都没怎么陪过小骷髅,一直对它不冷不热的,如今隔着个流光镜,反而陪他玩了好久,让小骷髅特别开心,每天都笑得合不拢下巴。

    她修炼神识的时候很认真,神识耗尽了才休息,等到恢复了又继续,过了七八天,对神识的掌握就增强了不少。而这七八天过去,流光镜里头那中年男子的元神已经衰弱得不成人形了。

    他不甘心,一点儿也不甘心。

    寿元将近,他为了让自己继续留在人世间,能够等到流光镜再次现世,自己把自己炼制成了魂器,使得他的元神可以存于戒指之中,让自己能留存更久,因为他不知道流光镜的再次出现,到底要等多久,因此夺舍都不行,毕竟夺舍只有一次机会,就算他夺舍成功,也只是增加一些寿元而已,只能炼制魂器,等到流光镜现世之后,他的元神还有夺舍机会。

    如今在元神消散前,好不容易等来了流光镜,也有最合适的肉身可以夺舍,可他偏偏太虚弱了,根本没有那个实力。

    千算万算,却是没想到,他醒来的这么迟,迟到元神都不能维持完整,迟到根本没办法强行抢夺他的身体。

    难道就这么放弃了?

    突然心中充满悔意,悔不当初,悔不当初啊……

    意识渐渐消散,他看着秦江澜的方向,道:“你真的会消散的。”

    “流光镜想成为道器,需要重生的人扭转天命,可惜,天道任何能破,我当年实力几近化神,整个真仙界无人能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依旧逃不出天道宿命,做不到起死回生,躲不过寿元将近。”

    “那面镜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炼制他的人或者说原来的主人力量消散了,所以它是无主之物,要成为它的主人,我猜测只能改变命运,就好比我,通过镜子重生回万年前,但实际上,我也完全不能操控它,那镜子之于我们,仅仅是个媒介。”

    “要成为它的主人,所以我们只能另寻他法。”

    或许是感觉到自己要消散了,他的话陈恳了许多,“我们可以把流光镜变成魔器。”

    “魔器就不会有必须要逆天改命才能认主的限制了。”他说到最后,已经有些力竭,“我教你,我乃真仙界第一人,我教你把流光镜变成魔器,到时候,我们就能够掌控这面镜子,通过祭祀生灵重生,甚至可以通过镜子直接吞噬生灵,届时,你是主人,自由出入流光镜也是轻而易举,而天下皆在我们手中。”

    “这世上有很多大魔头,哪怕嚣张一时,最终,也没有好下场。”秦江澜看着小骷髅,“自古邪不胜正。”

    苏竹漪刚好投了缕神识进来。

    “秦老狗,你他妈说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