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97章 :上香

第097章 :上香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还真动不了你?”苏竹漪嘀咕了一声。

    “你以为流光镜在你身上,神识能够与其沟通,你就是流光镜的主人,可以为所欲为了?”

    中年男子负手而立,站在阵法结界当中,一脸冷笑地看着前方。他是看不到苏竹漪的,却能感觉到她的神识威压,他道:“你杀不了我的。想要你的小情郎活命,就按照我所说的去做。”

    啧啧,小情郎。她重复了一遍这三个字,还瞄了秦江澜一眼。随后苏竹漪又看向中年男子,问:“那你说说看,要怎么做?”

    听到她如此问,他顿觉有戏。远处秦江澜纹丝不动,似乎对他们的对话漠不关心。

    首先肯定是要让秦江澜自动献舍,好叫他能成为这流光镜的中心。此前秦江澜没答应他,现在若是能说服这女子的话应该会好得多,毕竟,那秦江澜似乎很爱她,都愿意为她舍身祭镜,给她换一个重生的机会,肯定也愿意听她话的。

    “我需要一具肉身。”他道,“否则我一个虚弱的残魂,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苏竹漪是个精明的,她当魔头那些年忽悠过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听他这么一开口,就知道此人的确是心怀不轨的。而且大概是残魂了太久,刚刚恢复,还挺蠢。若是她的话,肯定要循序渐进,一点一点儿地慢慢骗,谁一来就要肉身,直接放大招啊。

    “秦江澜!”苏竹漪一开始跟秦江澜说话的时候类似于传音,中年男子并不知道他们说过些什么,但现在苏竹漪却是直接喊的,这一下,他也听到苏竹漪叫人了,顿时心头暗喜。

    秦江澜本来距离那中年男人的结界还有一些距离,只不过他也能听到苏竹漪的话,但在苏竹漪喊了过后,他便飞到了结界附近,小骷髅屁颠颠地跟在他后头,跑着跑着,还掏出块红宝石举到头顶晃了晃,“小姐姐,漂亮吗,到时候带回来给你哦。”

    看得苏竹漪都稍稍一愣。小凤凰的眼睛挖了一只给她,剩下的那只,居然落到了小骷髅手里了。

    那只小凤凰一直想回家,最后,在建木之树的帮助下,也算是如愿以偿了吧。

    苏竹漪视线从红宝石上移开,说,“秦江澜我杀不了这个元神。”

    “你试试?”看着秦江澜说话的时候,神识又轻飘飘地往他身上刷了一把。

    中年男子本以为她会叫秦江澜献舍,没想到她说出的话叫他元神都冷得一颤,她是杀不了他,但秦江澜却是可以的。

    秦江澜摇了摇头。

    中年男子才稍稍松了口气,他觉得自己苏醒过来,情绪一直起伏不定,现在都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

    “不用我们动手。”秦江澜道:“他自己会消散的。”

    “哦。”苏竹漪点点头,神识又从上到下,犹如清风一样抚过秦江澜,“那我们来聊点别的。”

    她呵气如兰,那清风拂过脸颊,好似一只手轻轻抚摸,让他眼神一黯,随后默默地往一旁走,就地坐下,心中默念静心咒。而这时,那中年男子高声道:“他自己祭祀了流光镜,会被一点一点的吞噬,你以为他现在记得你,过一段时间后,还能记得你?”

    “天道拨乱反正,会将他的人生彻底抹去。”

    “而他,也会彻底融入流光镜里,跟那些真灵界的死物变成一样的东西。

    ”

    “而你!”他看不到苏竹漪,此时伸手指着天空,“你就后悔一辈子吧!”

    苏竹漪沉默了。

    片刻后,她语气欢快地道:“怎么会,我怎么会后悔一辈子。”

    秦江澜眼皮一颤,他本想睁眼,微微轻抖一下,睫毛颤动,却并没有睁开。

    “既然天道要寻个替身代替他的存在,而他就会随之而消失,我让那个替身做不成他的替身,让更多的人记得他不就行了?”秦川本来被叫做了秦江澜,而在她的坚持下,他现在还在秦川。天道只是会给人于指引,但真正决定命运的,其实是人心,是他们自己。

    在秦川身上,她发现只要愿意去努力,替代的身份也可以被更改,秦川依旧是秦川,他不是前世的秦江澜,他用的也不是松风剑,他得了一柄仙剑,名为辟邪。

    从张恩宁身上,苏竹漪已经看到了,张恩宁其实有选择的机会,只不过,张恩宁选择了一条成魔的路。

    “只要他不消失,总会办法出来的对不对?”苏竹漪看着秦江澜,“秦老狗,你把我困在望天树上六百年,也陪了我六百年,现在你困在这镜子里,我至少,也得陪你六百年,我这人是不愿吃亏的,所以,你起码得坚持六百年不消散对吧?”

    秦江澜睁眼,嘴角倏然一笑。她以前在望天树上就很少看秦江澜笑过,应该说几乎从未见他笑过,成天冷冰冰地一张脸,此番见他笑了,哪怕那笑容一闪而逝,苏竹漪也觉得很欣慰,于是她又趁机摸了他一下。

    至于如何让他出来,苏竹漪想到建木之树说的话,若她逆天改命成功,流光镜是不是可以成为道器,那时候就能够把秦江澜放出来了?问题就来了,怎么才叫逆天改命成功呢?

    这个,又没个判断规则,大概要走一步算一步,然后慢慢去揣摩了。

    至少现在,这一辈子发生的事情跟重生之前已经有了很多不同之处,但很明显,这些并不够。

    她躺在床上,身子缠得严严实实的都不能动,识海却欢腾得很,想着想着,还大声地把青河给叫了过来。

    青河一脸冷淡地站在门口,“做什么?”

    他刚刚站在师父窗外看师父来着,师父这两日担心她,都没有休息好。

    “师兄,你给那石碑上两柱香啊。”苏竹漪躺在床上,斜着眼道。

    青河:“……”

    “哎,别走啊,你把古剑派的弟子全叫过来,让他们排队上香啊。”

    “你他妈的别走啊!”

    青河面无表情地走了。

    只是过了一会儿,他又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古剑派的弟子。

    古剑派弟子平时是没有机会上落雪峰的,落雪峰古剑剑尖上感悟剑意,还是要古剑派优秀弟子才行,门派试练之中的佼佼者才有机会到落雪峰上来,此次两人跟在青河后头,离了他一丈远不敢再靠近,心情却是很激动澎湃的。

    前面是青河。

    古剑派最冷的一个人。

    底下弟子私下称青河为人形剑,练剑练得着了魔,三尺之内无人敢接近。因此两人心头紧张好奇得很,却是谁也不敢开口询问,两人也不敢交流,神识传音也不敢,只能用眼神瞟来瞟去,希望对方能从眼神里领会一下自己的意思。

    松尚之斜睨着眼,“你说青河师兄叫我们来做什么?”古剑派里头没侍女,弟子修行的同时也要打扫山门,山门落叶不是用扫帚扫,也不能用灵气,需得用剑气将落叶一片一片挑起,然后绞得粉碎,最后收剑,轻喝一口气,将根本不存在的灰烬吹飞。看着潇洒写意,实际上却是枯燥无味,而且还很累,他今天跟师弟林寻一块儿当值,正扫着白玉石阶呢,就被青河给叫了过来,偏偏都已经入了落雪峰了,还不知道到底是过来做什么,他虽然激动,却也有点儿紧张。

    青河太冷,脾气古怪极难亲近,总不会要做什么恶事吧?

    这里是宗门内,他不会动手杀人吧?

    越想越有点儿害怕,松尚之腿肚子都打哆嗦了。他用眼神紧张地看着师弟,偏偏师弟是个蠢的,根本理会不了他的意思,嘴角上还挂着笑,一幅被高手看中马上就要一步登天成为剑道大能的傻样。

    林寻眨眨眼,他的意思是,“师兄我好高兴哦,青河前辈是不是觉得我们资质好?”

    松尚之继续抽眼角,“这偌大的落雪峰都没几个人,会不会把我们拿来当剑奴?拭剑?”脑中想到了浑身是剑伤的悲惨模样,他觉得呼吸都不畅了。

    林寻眼前一亮,“前面就是他们住的地方了,洛樱前辈和苏师妹也在这里呢。”同辈分的按入门先后排,苏竹漪比他后入门,按理是称师妹,但苏竹漪实力又很强,一般来说当着面他们都会称呼道友,只是背地里依旧喊师妹,亲热。

    两个人眉来眼去,思维却完全不在一条线上。

    等到青河停下来的时候,他们才规矩地低头站好,一幅等待长辈训话的模样,周围环境都压根不敢多看。

    接着,就看到青河转过身来,递给他们一人三柱香。

    两人同时愣住,皆是一头雾水。

    青河侧身让开,他们就看到面前有有一块石碑,上面刻着秦江澜三个字。秦江澜是谁?两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茫然。

    “上香。”青河淡淡道。

    “哦哦。”哪怕心头万分疑惑,松尚之和林寻也不敢怠慢,规规矩矩地上了香,还不用青河吩咐,跪下来磕了头。

    等上完香,青河打算赶人了,只是看到两人眼神,他冷冷道:“你们俩去剑尖上领悟剑意,不可随处走动,傍晚前下山。”

    “是!”两个人齐声应道,那叫一个意气奋发。其中林寻鼓起勇气问:“秦江澜是谁啊?”

    青河没回答,瞟了一眼苏竹漪的房间。

    她窗户开了一条缝,人也醒着的,想来早就注意到外头的动静了。

    果然,就听里头传出一个声音来,“拜了他,剑道领悟会更快。”

    “不信?我天天拜啊,早晚三柱香呢。”

    “你问青河,是也不是?”

    青河:“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