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96章 :真话假话

第096章 :真话假话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可以帮我?”秦江澜静静看着阵法之中的中年男子,他神情清冷地凝视着他,淡淡问:“你怎么帮我?”

    刚刚男子慷慨激昂的一通话,并没有在他心中掀起多大的波澜。因为,他并不信他,至少是不完全信的。

    “流光镜是我炼制的,所以我知道它的弱点,但是我如今没有肉身了。”中年男子看着秦江澜道:“你其实还是活的,肉身也存在,并没有彻底被流光镜吞噬,我只需暂时居住在你肉身内,设法控制住流光镜即可。”

    秦江澜是自愿祭祀,被流光镜所接纳,且为他人重生,偏偏重生后还被铭记,加之机缘巧合召了死物为牵绊的缘故一直没有消失,若能夺得这具肉身,他便能将流光镜彻底变成魔器,然后让魔器认主,为他所用。

    他现在就在镜子的世界里,要将镜子收服简直轻而易举,此人身在宝山之中,却不知道如何去操控,简直是上天助他!他按捺住心中激动,让自己显得面无表情高深莫测,然而心中却是恨不得能直接扑到他身上,夺了这具肉身。

    只是他现在元神清醒,太过虚弱,这男子在他眼里原本是蝼蚁一样的存在,然而现在,他却奈何不了他,若是强行夺舍,吃亏的只能是他自己。但若他自愿献舍的话,就好办多了。

    “哦。”秦江澜点点头,然后牵着小骷髅的手走了。

    那中年男子一愣,随后立刻跟着往外飘,然他发现在聚魂阵外围还有个封印结界,他无法离开那结界之中。

    他急了,问:“难道你不想离开?”他在镜子里,都能感觉到秦江澜迫切离开此地的心境,他不想人生被抹去,他不想忘记心爱的女人苏竹漪,此刻身在镜中,秦江澜那强烈的执念,他也能感同身受,所以他觉得,这就是秦江澜的弱点。他可以以此为诱饵,引他上当!

    秦江澜头也没回,他的确想离开,无时无刻不想离开,可是他又不傻,会蠢到让自己的肉身入侵一个他人的元神。加上,小骷髅还不喜欢他。

    小骷髅若是喜欢他的话,这会儿肯定会很高兴这个人醒过来了,所以哪怕小骷髅现在什么都没说,他也知道他不喜欢这个元神。他喜欢此前扑进来的那只看着煞气腾腾的小凤凰,却不喜欢这个看着虚弱无害的中年男子。

    他想到这里,忽地站定,不再往前。

    阵法中的男子本是焦灼不安的,正在思考要如何说服他,却没想到他自个儿停了,顿时心中暗喜,道:“虽然有人记得你,让你暂时没有被抹去,但那力量是微弱的,你最终还是会消失,只有我,能帮你出去。”

    秦江澜走回了阵法旁边,他把放入阵法中的凤凰晶石给捡了起来,那晶石一时也不会完全消耗光,现在依旧红彤彤的十分漂亮。他把石头递给小骷髅,“拿回去送给你小姐姐。”

    “小姐姐最喜欢红宝石了。”小骷髅高兴地道。

    “哎,你们,你们,你当真不愿出去了?”

    “我真有办法!”

    “你回来……”

    ……

    苏竹漪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落雪峰上了。

    她睁开眼,神识一扫,就看到房间门口坐着青河,他以往都是坐师父门口,这次倒守在她门口了。

    苏竹漪想坐起来,刚刚动了一下,就发现她动不了,浑身都裹得跟粽子一样,而就在这时,青河推门而入,他站在门口,道:“你在枫林里昏倒了。”

    “浑身都是伤,肉身几乎破裂了。”

    哦,那是元神突然增强,差点儿被撑破了。

    看到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苏竹漪还想到了六百年前那段岁月,她一开始,也是受伤太重,浑身上下被绷带缠着,裹得跟个蚕茧一样。不过下一刻,她问:“哎?谁给我疗伤的?”

    青河看她一眼,“自然是丹鹤门宗主丹青山,要是丹如云上的。”

    当时她情况那么危急,丹青山是在场最强的丹药师,他治也得治,不治也得治。在青河的威压之下,丹青山完全没说半个不字,直接给苏竹漪疗伤了。

    “我睡了多久?”苏竹漪躺在床上看着屋顶,继续问。她现在转头都累。

    “三天。”

    “哦。那还好,没有昏迷多久。”苏竹漪心道。她这次虽然受了重伤,却是不亏的,肉身修为阴差阳错地还涨了,元神封印解开了,且还增强不少,完全是因祸得福。

    她没有直接*爆裂而亡,苏竹漪觉得应该是最后建木之树落在她身上的那片青叶的缘故。

    那叶子落在她身上,好似有无限生机涌入了她体内,让她修为精进,肉身伤势也得到了缓解,只是不知道,那棵违背了天道规则的巨树现在怎么样了?

    “既然你醒了,瞧你气息尚可,比之前还强了一些,我就暂时离开了。”青河转身欲走,忽地在门口站定,他问:“你此前的症状是元神陡然增强,肉身无法容纳,若是魔修夺舍,为何会夺舍到幼童身上还能生存……”

    他说到这里,望着门外皑皑白雪,“等你哪天想说的时候,告诉我吧。”

    苏竹漪艰难地转了一下头,她想了想,咧嘴一笑道:“其实我还是重生的,我重生回来的任务就是看着你和师父,让你们俩好好活着别死了,所以你千万别给我惹乱子,不然的话我就功亏一篑,要被天道劈死啦。”

    话音落下,外头就响了一声闷雷,让苏竹漪微微一愣,身子还打了个哆嗦。

    青河没说话,半晌之后才答:“嗯。”

    说完,他离开了房间。这下,换苏竹漪有些纠结了,青河他信了没?难不成他真信了?她不知道,卡在那结界之中无法进去的时候,青河曾也有过别样的感悟。

    苏竹漪眯了下眼,她身体很疲惫,意识却很清醒,这会儿闭目凝神,开始用神识感应体内的流光镜了。

    如今神识恢复,她能够看到流光镜的存在。

    能够看到流光镜,她也就能联系上秦江澜了。

    之前那个建木说什么来着?不能让秦江澜产生怨气,从而使得流光镜彻底堕落成为魔器?她不是很明白哎,不过大意就是得哄着秦江澜嘛,这个她很拿手的。

    反正身体不能动,神识又特别充沛,闲着也没事,于是苏竹漪神识注入流光镜里,这下,倒是能看得清楚明白了。

    “秦江澜。”她喊了一声名字,自个儿笑起来了。

    神识到了元婴期后就能由虚化实,她现在的神识甚至都能轻轻碰到秦江澜了,苏竹漪神识一波一波的扫过秦江澜的身体,觉得好玩得很。

    秦江澜:“……”

    有一种好似被剥光了站在别人面前的感觉,他倒是没想到这么快又能跟她联系上,心情有些欣喜,又微微有点儿不安。

    被那神识一阵阵轻抚,秦江澜耳根子都有些红了,他心中默念静心咒,随后主动开口,道:“前些日子,那个元神恢复清醒了。”

    “哦。”苏竹漪也收了逗弄他的心思,一本正经地问,“他说什么?”

    “他说他炼制了流光镜,但是流光镜失控,吞噬了真灵界的所有生灵。他说我将肉身借给他,他便能助我离开流光镜。”秦江澜皱着眉头道。

    苏竹漪便道:“那他骗你的啊,流光镜是山河之灵,那个流沙河炼的,想通过道器逆天改命来打破天道规则,从而成神,结果一直没成功。”

    神识一扫,扫到了阵法之中那个中年男子,苏竹漪看到他元神那般虚弱,顿时咯咯笑了两声。随后她像是捏蚂蚁一样按着那中年男子元神,“你就是那个将整个真灵界祭祀了流光镜想要重回过去逆天改命,结果发现真灵界完全消失了,而自己只能在修真界里苟延残喘的大能?”

    “若我没有找到流光镜重回千年前,你早就消散了呢。”上辈子,他没有等到流光镜就已经消失了。苏竹漪重回千年前,机缘巧合遇到了那个魂器,倒是让他在消散前得已清醒,并且因着对流光镜的执念而进入了流光镜中。

    “你说,我是应该顺应天命,直接将你捏死好了,还是逆天改命,暂且饶你一命呢?”苏竹漪看着阵中那个虚弱的灵魂,笑着道。

    那元神冷哼一声,“你神识能进来,就自以为自己是流光镜的主人了?”

    “你以为你能操控流光镜?简直是笑话。”

    他也以为自己能成为流光镜的主人,然而实际上并不是,他们只是通过流光镜而重生,并不能操控流光镜,流光镜原本的主人,应该是那个山河之灵,只可惜,山河之灵多次逆转时间而灵气耗尽,泯灭于天地之间。

    只有自愿献祭,并且肉身还存在于流光镜里的秦江澜,才有可能成为流光镜的主人。他想要秦江澜的肉身,自然也是因为这个道理。现在,那苏竹漪的神识的确能进来,但她想杀他,却是完全不行。这里面的不管是生灵死灵,都是以秦江澜为中心的。

    “还真杀不了?”明明看着那么虚弱的元神,苏竹漪尝试了许久,还真的动不了他。

    真是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