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95章 :建木之树

第095章 :建木之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青河觉得现在的情况很诡异。

    他好似卡在结界处,明明周围什么都没有,却好似有海浪一浪接一浪的冲刷在他身上。

    光影起伏,在他身上明明灭灭,好似岁月停滞,时光凝结,他处于时间的洪流当中起起伏伏,身不由己。

    他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好似元神脱离了肉身要飘向天地间,就要乘风而去,却又随着浪头打下而沉入身体,仿佛陷入泥潭,就那么一拉一拽的拉扯着他,让他有些茫然无措。

    眼前出现了师父的影子,却淡的好似水中倒影,一阵微风吹过,就能将师父吹散了揉碎了。青河伸手想去抓,什么都没抓到,那空落落的感觉,像是在他身上硬生生地挖掉了一块肉。

    总有一种,他曾失去过师父的错觉。

    一想到失去,他浑身冰冷,从头到脚都冰封住,那冷都浸到了骨髓里,那一瞬间,青河觉得自己都已经死掉了一样。

    “青河?”掌门段林舒伸手拉了青河一下,在他眼里,就是青河突然站在原地不动了,身上的气息都好似消失了一般,让他觉得有些奇怪,故而伸手一拉。

    青河微微一颤,他回神,慢慢退后一步,随后看向身侧丹如云,“这里有结界屏障,使得你无法进入其中?”

    刚刚沁入骨髓里的冷从眼神里透过来,让丹云头皮发麻,上下牙齿都开始打架了,磨得咯吱咯吱响。

    丹如云被他看得腿脚发软,话都不敢说了,嘴也压根儿张不开,上下两片嘴唇好似被冰给冻住了一样,她只能低头含胸缩在那里,战战兢兢地点了下头。

    青河没说什么,他后退两步直接盘膝坐下,坐在那里打算等人出来了。这地方,连龙泉邪剑都无法破阵,就好像,这里本不存在于天地之中一样。他没办法进去,只能等她出来。

    为何她能进去?

    为何他能进去?

    想到苏竹漪身上的那些秘密,青河觉得,她可能不只是魔修夺舍那么简单了。当年天雷次次劈歪,他其实也觉得有些奇怪,如今想来,难不成,她游离于天道之外,所以被天道不容,于是天雷才会歪倒她头上?也正因为此,所以现在才能进入这结界?那秦川呢?青河想到了落雪峰那块刻着秦江澜三个字的额石碑,苏竹漪说秦江澜是她的再生父母,这之中,到底有何关联?

    他从前并不过问这些,不管她身上藏着什么秘密,是正是邪,是好是坏,只要她听师父的话,青河就不会为难她,只要她还是师妹,他就会一直护着她,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现在,他依旧会护着她,然而他也想知道,她到底隐瞒了些什么。这些,只有等她出来了才知道了。

    ……

    结界内,苏竹漪茫然睁开眼,入目一片混沌。

    一个稚嫩的声音道:“你,你为什么哭?”

    苏竹漪听到那个声音在问,她抬头,却没发现任何人,任何气息,那声音凭空出现,好似从她心底响起,眨眼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苏竹漪脸上满是泪水,她觉得自己很悲伤,却不知道悲伤从何而来。

    我为什么哭?

    就好像体内的水都变成了泪,她的血液,她的灵气,都变成了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把体内的生气都要流干了一样。她灵气流失,身体也越来越虚弱,只觉得浑身冰凉,周围混沌一片,根本找不到出口。

    伤心、难过、悲痛、绝望?

    因为这些,所以哭?

    莫名其妙的悲伤让苏竹漪一时有些彷徨无措,然而那眼泪流得久了,她的心也越来越冷了,若是遇到困境绝境,哭就能有用了,哭能解决问题?悲伤无法控制,愤怒却能随之而来。

    苏竹漪很少哭,准确地来说是很少真心实意地哭,眼泪对于她来说,很多时候只是迷惑别人的手段,是武器。

    上辈子她娘刚死的时候,苏竹漪天天哭,眼睛都哭瞎了都没任何用,眼泪不会给她任何帮助,还会惹来更多的嫌弃和麻烦。

    好在她醒悟得早,否则的话早就饿死了。现在她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悲伤,却也明白,她的心情应该是被什么鬼东西给影响了,这是那梧桐树里的悲伤,就如同幻境一样传递到她身上,想让她感同身受?因为悲伤从而绝望,因为绝望,而失去生机……

    她不能就这么哭下去了!

    她必须破除这迷障!苏竹漪闭上眼睛,那眼泪仍旧流个不停,她心中好似腾的燃起了一把火,那火苗越烧越旺,一时间愤怒都大过了悲伤,她打起精神,一剑劈出,喝道:“谁他妈在那装神弄鬼,哭,哭有屁用?”

    既然眼泪止不住,生气会顺着眼泪不停地往外流,眼看她越来越虚弱,苏竹漪把心一横,直接拿断剑往眼前一划,既然灵气流逝是通过眼泪流出去的,她无法控制住眼泪,她把眼睛戳瞎了总行了吧?

    反正这是幻境,就算不是幻境,眼睛受伤了一颗灵气丹药也能复原。

    苏竹漪是个狠人,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她直接用剑在眼睛上划了一道,随后就发现周围的迷雾渐渐散去,混沌散开,那种莫名悲伤的情绪也消失了,她抬手抹了下眼睛,就发现眼睛没有伤,也不再有泪水涌出了。

    眼前是那颗树,树下有个小女孩蹲在那里,她抱着膝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那悲伤的情绪,就是她传递出来的。

    苏竹漪微微皱眉,那小女孩不是活物,应该是缕残魂。可说她是完全的残魂也不对,里头好像有真实的气息,给人的感觉有些奇怪,跟小骷髅倒有点儿类似,苏竹漪一时说不清楚,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兴许是感觉到了苏竹漪打量的视线,小女孩忽然抬起了头,她长得很可爱,眼睛红彤彤的,却没有黑眼仁儿,像是镶嵌着两块红宝石,看着就不应该是人类修士。是个修得了人身的妖修?那其实力必定很强了。

    小女孩大眼睛里蓄着泪,就那么呆呆地看着苏竹漪。

    苏竹漪注意到她眼睛里包着的泪水,忽地心头一跳,目光微闪。

    那眼泪给她的气息很熟悉。

    就好似那温泉池里特殊的能够滋养元神的灵气。

    难不成那特殊的灵气还是这小女孩的眼泪,而一千年才出现一次,是因为她的眼泪要流一千年才真正落下一滴来?

    苏竹漪按捺住心头的激动,甜甜一笑,让自己语气显得和蔼可亲,她柔声问:“小姑娘,你是谁,你为什么哭?”身上没有什么小玩意儿,苏竹漪掏了个替身草人出来,递过去,道:“送你个小娃娃,别哭了啊,有什么事情跟姐姐说。”

    她的替身草人扎得好。

    小骷髅都当娃娃玩,还照着她扎的草人自己编了新花样。可惜身上没小骷髅的那些小玩意儿,不然还能拿出来哄哄残魂。既然是小孩子的样子,应该会比较好骗?

    那小女孩愣了片刻,红着眼睛接过替身草人,道:“我,我爬到建木上玩,回去的时候,就没有家了。”

    看着明明像个残魂,却能轻易握住替身草人,要么是元神无比强大,要么就是她有实体依托,苏竹漪看到小女孩把草人拿在手里,心头暗道。

    小女孩说到这里又嚎嚎大哭起来,虽然哭得很伤心,眼眶里蓄满了眼泪,但眼泪却依旧没有流出来,只听她道:“我找不到家了。”

    建木?难道是传说中那个建木之树?生天地之中,高百仞,众神缘之上天。也就是说,建木之树位于天地中心,是沟通天地人神的桥梁,若是修士飞升成仙,就可随建木而登仙界。

    只是从来没听说过谁飞升了,上辈子最有机会飞升的就是秦江澜,他也住在了所谓的望天树上,好似居于天宫云海之中,可最后,依旧没有飞升成仙。

    从小女孩口中听到建木两字,苏竹漪觉得自己好像窥见了另一片天地。可她身后这树分明是棵梧桐木,并不是建木之树啊。

    “你家在哪儿?家里还有谁?”定了定神,苏竹漪脑筋一转,又问。

    小女孩继续抽噎地道:“真灵界,家里还有我的伴生梧桐树啊,没别的人。”

    听到这个回答,苏竹漪顿时一愣。

    秦江澜此前不是说他在的地方叫真灵界。可那个界面在流光镜里啊?

    对,因为真灵界被流光镜直接吞噬,所以她找不到家,这么一想,倒是说得通了。

    “你能详细说说真灵界吗?”

    从小女孩断断续续的描述当中,苏竹漪对真灵界也有所了解了。

    真灵界,就是修士飞升后的界面,也就是传说中的仙界,但并不是什么得道飞升可去,只要实力到了,渡劫成功,便可进入真灵界中,继续修行,与天搏命,求大道长生,最终破道而出,凌驾于天道之上,不再有生老病死,不再受规则束缚。

    破道者,神也。成神后,便能开天辟地,再造世间万物,制定规矩法则。

    然自盘古开天辟地之后,天地间,再无神的传说。

    建木之树,就是连通修真界和真灵界之前的桥梁,修士飞升后会前往真灵界,而真灵界的修士要返回修真界却是非常困难,会受到天道限制。小女孩是只年幼的凤凰,从小没见过父母,算是个孤儿,独自栖息在一棵梧桐树上。

    那梧桐树跟建木之树很近,她经常在建木之树上爬上爬下,游玩嬉戏。然而有一天她出去之后,就发现真灵界凭空消失了,她回不去了,只能往下走,结果一直下到了建木之树的底端,出现在了修真界里。

    上界生灵到达下界,本身就会承受很强大的压力,她又累又怕,蜷缩在建木之树的底端哭泣,最终陨落在这里,成为了地缚灵一样的存在……

    她只想回家,回到那棵遮风避雨的梧桐树上。

    “建木之树在哪儿呢?”她身后的分明是棵梧桐树,苏竹漪不会连梧桐树都认错。

    “就是这个啊。”小女孩站起来,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身后的树就变了个样子,苏竹漪登时明白,这个幻境是跟这小女孩有关的,因为小女孩伤心难过,所以她一进来就哭个不停,小女孩可能无心害人,只不过她已经死了成为了地缚灵一样的存在,既然是鬼灵,都会不由自主地控制他人心神,若是苏竹漪一直沉浸在这幻境的悲伤里无法自拔,她最后就会成为这小女孩残魂的养分了。

    因为小女孩想家,于是这棵树就成了梧桐的样子,小女孩虽看似个残魂,元神力量却比苏竹漪要强得多,因此在她的影响下,苏竹漪看到的树也就变成了梧桐树了。

    但实际上,这棵树并不是梧桐树,它就是建木。在小女孩点破了真相过后,苏竹漪看到的也就是建木之树原本的样子了。

    这就是传说之中的建木之树。

    建木,青叶,紫茎,黑华,黄实,其下声无响,立无影。忆起书上所载,此番得见,一一证实。

    苏竹漪一开始进来的想法是捞点儿能够增强神识的灵泉,哪晓得进来之后却发现里头居然藏着建木之树,这实在是太过震惊,叫她都有点儿回不过神了。不是说只有能够飞升的修士才能看到建木之树,那她现在为何就能看见了?因为她身上有流光镜?还是说因为她不在天道中?

    她心中震惊,伸手去碰了一下建木之树的树干,却发现,这树干是虚影,并不能被她碰触到。并且,在她接触到建木之树的那一刹那,整个空间好像扭曲了一样,她的手都变成曲曲折折的,好似这一段空间都被挤压过一般。

    “你要带我找家吗?”小女孩又问。

    苏竹漪回过神,忽觉有些不妙。

    若她被小女孩的情绪影响,那就会直接死在那里,被小女孩的死灵吸食掉生气。然而她没有,她看破了那迷障,在小女孩眼里,她就是个很有本事的人,觉得哭没有用,要想别的办法解决问题,所以小女孩就提出了第二个要求,要她带她找回家的路,问题是真灵界在流光镜里啊,她去哪儿找给她?

    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居然能把整个真灵界都祭了镜子?难怪说流光镜是道器了。不是仙器,不是神器,而是道器。然这么想却也不对,如果是炼制之时祭的真灵界,就好像龙泉剑当时那个铸剑师让全族投入熔炉铸剑一样,这样的话,流光镜的怨气应该比龙泉剑更重,除非,那些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死了……

    也并没有受到任何痛苦折磨。所以流光镜里才有个真实存在的真灵界?

    这就是道器啊,那个炼制流光镜的人能够将一个仙界玩弄于股掌之中,他,会是什么修为呢?苏竹漪都觉得已经无法想象了,她一直觉得自己要是修为恢复元婴期,元神感觉到流光镜存在后,就能想办法将秦江澜放出来,如今却觉得她想得太过简单,她的想法简直太天真了。

    只是秦江澜都能意识到自己是被困在镜子里了,当年真灵界的人居然一点儿没意识到,一点儿怨气都没?这中间的差距在哪儿呢?

    主动祭祀和被动的区别?有人记得和无人记得的区别?

    她陷入沉思,一时都忘记了周遭。

    “你不能吗?”小女孩又问,她身上好似有了火焰熊熊燃烧,那火光,让苏竹漪反应过来,她觉得自己好似要被烤焦了。遭了,这小女孩已是怨灵,一言不合就会出手杀人。

    “他也不能,你也不能,你们明明说过要帮我找到家,为什么就把我扔在这里不管我了?”小女孩陡然化作一只燃烧的凤凰,它怒视着苏竹漪,道:“你们这些骗子!这次我不会放你走了,要么带我回家,要么死!”

    随着小女孩的尖叫,苏竹漪脑海之中又出现了一些零散的画面,让她头痛欲裂。

    “我找不到家了。”小女孩依旧坐在树底,嘤嘤哭泣。

    “你家在哪儿?”一个误入此处的男人问道。

    “在建木之树的顶端,在真灵界。”她答。

    那个男人上了建木之树,许久之后,他又返回树底,道:“上面什么都没有。”随后他坐下,开始念咒,想将地缚灵超度。然他并非小女孩对手,最后只能道,替她出去寻找,只是他出去之后,就找人将这附近全部封印起来。凤凰的残魂太强,当今天下无人能消灭超度这个地缚灵,所以只能将其封印,竭尽全力阻止人靠近。这样的地缚灵若是吸收了足够的怨气,害了更多的人的话,就会成为凶煞的鬼物,到时候就难以控制了。

    他们将小凤凰的残魂封印在了结界之中。等到她的眼泪彻底流干,元神彻底消耗干净,残魂力量完全削弱过后,这地缚灵也就自然而然地会消散在天地之间。

    按理说这么是没什么问题的,小凤凰的元神也的确在逐渐衰弱,却没想到,她这个倒霉鬼会直接撞了进来。莫非是天道故意把她丢进来送死?为何那男人能爬上建木之树,而她连碰都碰不到?

    没时间想这些了,眼看性命不保,苏竹漪尖声道:“我知道真灵界在哪儿!但我现在神识不够,你得帮我,我需要你的眼泪!”

    凤凰其实又叫不死鸟。

    这个小女孩跑到建木上玩,恰好逃脱了流光镜的吞噬,她本是幸运的,却又是不幸的。

    她找不到家了,因为年纪太小,还并没有父母管教,所以惊恐不安之下,就掉了眼泪。传说中凤凰一族都是不能流泪的,因为哭过的凤凰就会丧失涅槃重生的机会,没人告诉她,她在惊恐不安下哭了,所以她无法涅槃重生,才会成为地缚灵。

    她眼睛里流出的泪,就是温泉池中滋养神识的灵气,当年四大宗门的其中一人也遇到了这只凤凰,那时候她已经成了地缚灵,然怨气却没有现在这么重。他没办法找到真灵界,就骗了她说出去帮她找,且离开后封印了此地,用她的眼泪和红叶造福了后人。

    根据刚刚那些零碎的画面,苏竹漪对这里发生过的事情也有了个大概的了解,小女孩被骗过一回,所以她现在不能用同样的方法脱身了。

    “你不要骗我。”小凤凰看着苏竹漪,哀嚎地吼道。

    “若我骗你,你再杀我也不迟。”苏竹漪板着脸,义正言辞地道:“我不会跟那人一样,没帮你找到家,我就不离开这里。”

    “真的吗?”

    那小凤凰继续哭,可她的眼泪千年才会真正落下一滴,她又急又怒,随后竟是学着先前苏竹漪的样子,将自己的一只眼睛给挖了出来,她将那血淋漓的眼珠递给苏竹漪,用仅剩地一只眼睛盯着苏竹漪,道:“没有眼泪了,眼珠给你。”

    凤凰泣血,再也不能涅槃重生,元神力量汇集在眼中,化作泪水涌出消散,最终,彻底消亡。

    那眼珠子就相当于一块红色的灵石了。难怪这小姑娘看着像个残魂,却又不似残魂,因为她还有一双眼睛是存在的,她陨落之后,身体化为灰烬,一双眼睛却留了下来。而这眼睛,就是能够滋养元神的大补之物。

    苏竹漪握着那只眼睛,只觉得分外烫手。在独眼凤凰的注视下,她缓缓地将神识注入那红宝石当中。本是想缓缓吸收的,哪晓得压根控制不住!

    苏竹漪感觉大量氤氲灵气猛地涌入她丹田识海,冲破了元神的封印,与此同时,巨大的撕扯力量冲击身体,使得她的肉身顿时苦不堪言。

    元神如果强过肉身太多,肉身会无法承受元神的力量!这也是为何她重生后元神会被封印的缘故,流光镜既然将她带回了一千年前,自然不会让她直接撑破了肉身死掉,所以才会封印她的元神,算是一个维持她重生的一个附带效果,而现在,那涌入她体内的元神力量直接冲破了她的封印,就好似身子都快被撑破了一样。

    “哇……”苏竹漪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顿时萎顿在地。她忍着疼,不断地用灵气修复身体,不停地往嘴里塞丹药,与此同时,将神识锁定藏在她体内的流光镜,那一瞬间,她甚至看清了流光镜里那混沌之中的城池,犹如坟墓一般死寂。

    她还看到了秦江澜和小骷髅,秦江澜盘膝坐着,小骷髅蹲在地上好似在用一根木棍拨动养魂灯里的火苗,他们面前是个聚魂阵法。

    苏竹漪眼睛一热,她道:“真灵界就在那里……”

    她不知道小凤凰看不看得到,这会儿却是别无他法。

    小凤凰稍稍一愣,随后兴奋地啾了一声,她看到了,看到了梧桐树,看到了家,小凤凰兴奋地啼叫起来,随后它一头撞进了流光镜中,她真的消失不见了。

    苏竹漪一脸惊愕。小凤凰看到了?她居然能看到流光镜里的世界?

    随着她的撞入,苏竹漪身子再也撑不住歪倒在地,她侧身倒下,却没有落到地上,身后的建木之树上落下一片青叶,那叶子好似一叶扁舟,载着她顺着时间的长河流淌,让她去往了未知的远方。

    她看到天地间一片混沌。

    天气蒙鸿,萌芽兹始,遂分天地,肇立乾坤,启阴感阳,分布元气,乃孕中和,是为人也。首生盘古,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里,肌肉为田土,发髭为星辰,皮毛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氓。

    四时行,万物生,道法自然。

    她还看到了一棵位于天地中心的树,还有树下那潺潺流淌的河。

    那是建木之树和流沙河?

    历经千万年,流沙河成了山河之灵,她银发皎皎,赤足站在建木之树底下,问:“为何我能有灵智,能化为人,而你,还是一棵树?”

    “因为天道让你站在这里,做一座沟通天和地的桥梁,所以你就只能站在这里,一动不能动了吗?”

    “若我能勘破天道,制定法则,我就让你离开这里,随我去开辟新的天地,你看如何?”

    ……

    女子赤足站在建木之树的枝桠上,她想了许久,终于想到了破道之法。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时间不可逆,而她要破道,便能从此入手。

    “若我将那些想要重回过去逆天改命之人带回从前,他们若能改变命运,并影响了天地,是不是我就能够破道而出了?”她想了很久,坐在建木的枝桠上问,“你说这样可以吗?”

    她化身为流光镜,寻找命定之人。命定之人,必须是在历史上留下了印记的人,是时间长河里举足轻重的人。一开始的时候,流光镜并不需要祭品,她以自身力量扭转乾坤,使得岁月回溯,然天道会拨乱反正,无数机缘巧合重叠在一起,重生之人,并没有让她破道。

    每一次施展,她的力量就会被削弱,到最后,她已经不再有逆转乾坤的威能。

    曾经那镜子光亮,镜面犹如宝石,那是她的灵气充裕,而到后来,宝石失去光泽,镜面都有了斑斑锈迹。山河之灵灵气几乎耗尽,她沉睡千年,落入了真灵界一位几近化神的大能手里。

    “没有灵气重生了?”

    “没关系,我给你祭品。”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祭品一旦被吞噬,就再也不存于天地间,而流光镜也从原来的山河之灵,变成了天地不容的邪物。那大能重生之后,因为没有了真灵界,在修真界那灵气贫瘠之地,根本无法修行到原来的境界,最重要的是,他出生于真灵界,在修真界里还会受到天道压制,于是,他根本没有活多久。他算是对抗天道里头,最可笑的那一个了。

    流光镜藏匿于天地之间,大能想要将其找出来,成为流光镜的主人,一次重生不行,可以屠杀生灵为祭品再次重生,他可以在时间的长河里畅游,最终达成所愿。然而他却一直没有找到流光镜,于是他临死前将流光镜的消息传向了修真界,最后,他生生将自己炼成了魂器。

    他想的是,流光镜一旦现世,他就会从魂器中苏醒,再次掌控流光镜。却没想到,这么一等,等到了天荒地老,元神都消散了。

    上一辈子,那魂器无人发现,里面的残魂最终彻底消散,到最后,他都没有再遇到流光镜。

    “苏竹漪。”一个声音突然从脑海中响起,但那声音很温和,有些像树叶沙沙的声音。

    “她不是邪物。”

    “她不能堕为魔器。”

    “流光镜里的生灵吞噬并非她本意,除了自己献祭的秦江澜,其余生灵,都不是她想要的。”

    “真灵界的生灵并不知道他们已经死了,所以没有灵气,但有一个是不同的,在那此前,这只小凤凰,一直思念着里头的一棵梧桐树。”

    “我们树木生出灵智很晚,那棵梧桐更是普通的梧桐树,然而,因为小凤凰长久的泣血思念,在流光镜里的它没有彻底消亡,反而有了淡淡的怨气,我将你引入此地,将凤凰送回流光镜的真灵界里,目的是为了化解梧桐的怨气。”

    “而你,也要想尽一切办法,不要让秦江澜有怨。”

    “一旦他滋生怨气,影响了流光镜里的死灵,那整个镜子里都会充满怨气,到那时,流光镜就会彻底堕落成魔器。”

    “你是谁?”脑子里迷迷瞪瞪的,苏竹漪只觉得头晕脑胀。

    没有声音回答她了,只有树叶摇晃沙沙的声响,她猛地睁眼,就看到一片青叶落了下来,与此同时,轰隆一声巨响,天上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金色闪电犹如一柄利剑,从天而降……

    那一瞬间,苏竹漪觉得自己无路可逃。却在这时,一个声音高喊,“当心!”

    秦川飞扑过来,将苏竹漪抱住往一侧滚落。

    轰隆一声巨响,那闪电落在了建木之树上,那屹立于天地间的巨树轰然起火,熊熊烈焰燃烧,犹如一条火龙,将天都烧成了绯红色。

    建木之树,唯飞升修士可见。这是天道制定下的法则。

    可它也违规了。

    它被雷劈死了吗?

    苏竹漪觉得自己心口发烫,好似那面镜子,在轻轻晃动,她神识再也支撑不住,直接昏了过去。而也就在这时,外头有人进到结界来了。

    “苏竹漪,秦川……”

    “你们怎么样了?”

    ……

    而在小凤凰撞入流光镜的那一瞬间,流光镜内,秦江澜和悟儿一齐抬头看天。

    “咦,有只鸟飞进来了。”小骷髅惊呼道。

    “苏竹漪又把什么弄进来了?”秦江澜稍稍一愣。接着,他就看到那只鸟犹如一团火焰从头顶飞过,所过之处,空气都好似灼热了许多,他目光一凝,紧随那火凤而去,就看到那凤凰撞到了一棵梧桐树上,那本来毫无生机的梧桐树在那一瞬间好似有了生气,树叶摇动,发出了沙沙的声响。

    那个凤鸟也是个残魂,苏竹漪又从哪儿抓了个残魂来祭镜?

    “苏竹漪?”他喊了两声,对方却没有回答,心中隐隐有了一些不安,让秦江澜脸色都凝重了几分。

    小骷髅紧张兮兮地抓着秦江澜的袖子,“小叔叔,我们,我们要帮那只鸟吗?”

    那小凤凰好似很开心,围绕着梧桐树又飞又转,哪怕因为这样的动作,残魂越来越微弱也浑然不惧。

    等待了这么久,她终于回家了。她太高兴了,连小骷髅都能感觉到她的喜悦,那种喜悦,好似不能被打搅。因此他明明发现小凤凰元神越来越虚弱,却不知道要不要上去帮忙。

    然他只是犹豫了一瞬,那凤凰就彻底消散,好似化作一阵清风消失了。小骷髅呆呆地看着,随后咧嘴一笑。他是山河之灵,他知道,刚刚那时候那只鸟儿很高兴,她身上本来有很多怨气的,可是也在绕着梧桐树飞翔的时候消失了,所以,他应该为她高兴才对。

    梧桐树恢复了宁静,然而不知为何,秦江澜觉得那梧桐树有些不同了。

    这只是感觉,秦江澜也说不出来为什么。曾经有只小凤凰,一直记着真灵界的一棵梧桐树。

    就好像,苏竹漪记着秦江澜一样。流光镜里的生灵并非对自己的处境一无所知,还有一个生灵知道,然而,它只是一棵树。

    他和小骷髅返回聚魂阵,路上的时候小骷髅忽然紧紧抓着小叔叔的手,他压低声音道:“小叔叔,我,我刚刚捡到了个东西。”

    他低着头,将一颗红彤彤的宝石摊在手心里,“我感觉这个好像对聚拢元神有好处,是之前那只鸟身上掉下来的……”

    他有点儿紧张,怕小叔叔骂他。小叔叔和小姐姐都很担心那个人的元神会消散,他也很担心,所以他感觉到这石头能够增强元神过后,就捡了起来,捏在了手里。

    这是那只红鸟的东西。

    小叔叔会不会怪他乱捡别人的东西?

    小骷髅紧张得骨头都好似发烫了。

    秦江澜看到那红宝石大喜,他拍了拍悟儿的头,道:“这石头很有用,谢谢你。”

    秦江澜带着小骷髅快速返回聚魂阵处,他将那宝石直接放到了聚魂阵中。这是凤凰血精,对养神有奇效,他最近找的那些养神聚魂的东西,全部加起来也比不上这么小小的一块宝石。

    秦江澜略有些紧张地盯着聚魂阵内,就见阵法当中的人影渐渐聚拢凝实,渐渐能够看出身形轮廓。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目光渐渐清明,好似恢复了正常。他站在阵法当中,忽地仰头看了会儿天,随后又凝视着秦江澜,仔仔细细地看了许久,忽地哈哈大笑起来。

    “你是主动祭祀流光镜的?”

    “却不是为自己,为了别人重回千年前?”

    “那人发现千年前的天地之中没了你,还跑去祭奠你,而你又机缘巧合招了个死物过来,还跟那人建立了联系?”

    他连续问了三个问题,每说一句话声音都会变得更强,到最后,他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吼,还哈哈大笑了起来,“天意啊天意……”

    他笑得癫狂,最后才道:“不瞒你说,这让岁月回溯的镜子是我炼制的。”

    “我当时修为已至天下第一,寿元无限绵长,几近化神,然而我站在高处,却觉得万分孤寂,心若死灰。”

    “那个时候,才无比怀念曾经为了追寻所谓的大道长生,毫不留情割舍过的那些东西。”

    他说到这里,神情稍稍恢复正常,眸子里也有了些许温柔,“午夜梦回之时,我会问我自己,后不后悔,若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如何选择?”

    “我一遍一遍问自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本来坚定的心,也开始动摇。”

    “所以我想回到过去,弥补遗憾,于是我想尽办法,炼制出了能够让岁月回溯的流光镜。”

    “只是它后来脱离了我的掌控,它直接吞了整个真灵界,它还想吞了我。”他伸出手指做了个嘘声的动作,“它有了自己的意识,它想成为道器。”

    “我想回到从前,为的就是弥补遗憾,可它把整个真灵界都吞了,天地间再无真灵界,我如何能弥补遗憾?”

    “我一觉醒来,时间的确逆流了,我回到了万年之前,却不是万年前的真灵界。”

    “我回到了建木下层的修真界。”

    “我通过建木艰难地爬上去,却没有看到真灵界了。”

    “哈哈哈哈哈,那面镜子真是了不起,它把整个真灵界都吞了。真灵界成了祭品,真灵界都没了,我回到从前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什么都弥补不了。那些曾经爱过、恨过、伤过的人和事都一齐消失了,就仿佛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所以,我要它吐出去啊,让它把真灵界吐出去啊!”他声嘶力竭地吼,神情又几乎癫狂,吓得小骷髅攥紧了小叔叔的手。

    “它吞了真灵界,依旧没有成为道器,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他疯狂大笑,明明是个残魂,眼睛里却流出血泪,“因为,它还在天道之中,哪怕回到从前,整个天道轨迹并没有更改。”

    “我回到了从前,真灵界没了,所以我什么都没做。”就好比建木之树,修真界才是建木之树的根基,真灵界虽然消失了,但只要根基还在,只要底下的修士继续修炼,他们总能再次走出修真界,再次建立起真灵界,所以历史的进程,并没有被更改。只不过是少了一个界面而已,而修真界的那些人,本来就不知道真灵界。

    “那镜子想要成为道器,就得有人能够真正的扭转命运才行,所以它还要现世,还要引诱其他人认主,施展这岁月回溯的重生之法。”他呵呵笑了两声,“我一直想要毁了它。”

    “后来有别的人得到了流光镜,杀了无数生灵祭镜回到从前,一心想要改变命运,可是,天道在无形中拨乱反正,他们依旧什么都改变不了。”

    “流光镜每一次现世,都会被天道削弱,现在的它,已经没什么本事了。”

    “最重要的是,一旦这里滋生了怨气,而这里的怨气扩大到无法控制,那它也不会成为道器,而是堕落为魔器了。”

    “一个魔器,又如何能规避天道规则,凌驾于天道之上呢?”

    他看着秦江澜微笑,“除了炼成之时吞噬掉的真灵界,只有你是主动献祭的,其他的人猎杀生灵献祭,重生过后,自然不会记得自己杀过的那些生灵,哪怕记得,也不会时时刻刻去想,去祭奠。”

    因为苏竹漪一直想着他,不愿意别人取代他,她做出了一些干预,以至于秦江澜的人生并没有那么快的被流光镜吞噬,同样,秦江澜自己也意识到了不妥,他甚至发现了这里头的秘密,他没有浑浑噩噩地死去,甚至心中还有了不愿意忘记的执念,滋生了怨气。

    流光镜想要成为道器,就不能让怨气滋生,否则它就可能变成魔器。

    而它要成为道器,就会制定属于自己的天道规则。整个镜中世界都在它的天道法则当中,它自己也得遵守自己的道。于是,它哪怕看秦江澜不顺眼,却也没办法直接抹杀他。就好像天道很想灭掉苏竹漪那个重生的异类,却也没有直接一道天雷将她轰死一样。

    有道可循,并非毫无生机。

    流光镜要成为能够抗衡于天道的道器,自成天地,那它也得遵守自己的规则。它想灭掉秦江澜,只能借助于其他的力量。

    他看向秦江澜,问:“你,想不想离开这里?”

    中年男子静静地看着秦江澜,微笑着问他,“你想不想离开这里,回到原来的天地间,跟心爱的女人在一起?”

    他一字一顿地道:“我可以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