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94章 六百年:二

第94章 六百年:二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又养了一年半载的,苏竹漪的双腿也能动了,但她没说,装作依旧不能动的样子,不过她也不知道秦江澜到底知不知道。毕竟她现在没灵气了,而秦江澜修为又那么高。

    她整天呆在望天树上没事做,经脉全断了修炼也不成,就让秦江澜给她找了一些凡间有趣的话本子来看,有时候看得累了,瞧着旁边打坐念经的秦江澜,便把手里的话本子砸他脸上,说:“你反正在念经,不如念书给我听?”

    她砸的那本讲的故事是山野妖精跟凡人之间的故事,里头还有一些挺露骨的话,也不知道秦江澜他自个儿看过没,还是直接去凡间收罗的,自个儿压根没看过?

    苏竹漪倒是觉得,他应该是没看的。

    怎么都想不出来,他会看这样的闲书。

    秦江澜不说话,她以为秦江澜会跟往常一样无视她,却没想到,等到快睡着的时候,她听到了秦江澜念书的声音,那声音跟念经一样,一点儿起伏都没,不管是山上破庙里小狐狸精引诱进京赶考的书生,还是千年蛇妖报恩,又或者邪魔外道杀人,正道大侠除妖,从他嘴里念出来都平板至极,简直跟静心咒一模一样了。

    “别念了,秦江澜你给我唱个曲儿吧?”她歪在床上,背靠着软垫,身上没盖被子,反而是搭了件素色袍子,半遮半掩的,将大好的春丨光露在了外头,她长睫颤动,柔声道:“我还记得,小时候,我娘给我唱曲儿,哄我睡觉。”

    她娘长什么样子她都不记得了,谁他妈还记得唱了什么曲儿啊。

    说实话,苏竹漪内心是不喜她娘的,毕竟她娘丢下了她,那个娘为了渣爹的背叛而死,却根本没想过,她还有个只有那么点儿大的女儿。所以,她现在完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苏竹漪声音低沉,“你说,我娘若是还活着,我没有一路乞讨到长宁村,我还会变成现在这样吗?”

    没有到长宁村,以后也不会被血罗门抓走了。

    她眸子里已经有了水光,长长的睫毛上一颗晶莹的泪珠悬而未掉,“若是,若是当年我被救走了,现在,也是被一样的光景了吧。”

    被救走了,她就是秦江澜的徒弟了。不过转念想想,这么俊的师父天天在自己跟前晃,她还是不愿当这个徒弟的。

    原本苏竹漪自己是懒得费心思想这些如果的,毕竟想了也没用,路是她走出来的,她也不会后悔,当妖女也没什么不好,她年少时受苦,长大后倒是过得挺随心所欲的,想杀谁就杀谁,只要实力强,就不会受到约束。

    当然,若是没落到这个万人围剿经脉尽断的下场就更好了。

    苏竹漪轻轻哼了个小曲儿,那哼声与其说是唱歌,倒不如说是呜咽了。

    片刻后,有个身影站了过来,静静站在她床前,遮挡了她眼前的光。那抹青色犹如青松挺拔,逆光而立,依旧比周遭的其他一切都看着要亮眼得多,果真是生了具好皮囊呢。她若是能诱得这人,那这日子也就不会无聊了啊,跟他双修,她肯定是能受益的。

    苏竹漪泪眼婆娑地看着秦江澜,接着就听到他哼唱起来,面无表情地站在那哼唱,耳朵根子却好似红了。

    他哼的是当时修真界挺有名的一个曲子,本身调子激昂,是个金戈铁马荡气回肠的,被他唱得跟念经一样,而且全不在调子上,苏竹漪先是愣了,随后哈哈哈哈哈大笑起来,先前眼睫上挂的是假的眼泪,现在倒是真的了,却不是伤心的,而是笑出来的。

    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抱着肚子笑,都快在床上打滚了。

    “秦老狗,哈哈哈哈哈,你哈哈哈哈……”

    明明被她耻笑,秦江澜却是没停,依旧在唱那曲子,他视线落在笑得捂肚子的苏竹漪身上,眼神中有一闪而逝的温柔,从不曾见她如此真心笑过,既然她高兴,那他,就接着唱下去吧……

    苏竹漪笑了一会儿,突然蜷缩起来喊疼,“腿,腿抽筋了。”

    秦江澜弯腰去看,就见她直接伸出双手圈住他的脖子,冷不丁在他脸颊上轻啄了一下,随后又仰面倒下,睡在了她的青丝上,冲他抛了个媚眼,长睫眨动,像是蝴蝶的翅膀一样,“秦江澜,你看我美不美?”

    秦江澜看着这样的苏竹漪,莫名有些想笑。他脸上是没有任何表情的,但此刻,嘴角都微微抽了两下。

    很久之前,她在他耳边念叨,你替我换药的时候,将药揉散,抚遍她全身,她的语言和神情他都还记得,只是他也记得,那时候苏竹漪浑身都是伤,她身上没有一块好肉,他替她擦药,是不会生出什么旖旎心思的。

    大抵有的也只是心疼吧。

    而现在,她似乎忘了,当年曾有人一刀劈在了她额上。虽然现在那里已经摸不出疤痕了,但那一道红色的印记还在,可能还得养几年。她经脉尽断,伤势也恢复得很慢,往年一颗丹药就能好的,如今还得天天换药,慢慢养着。

    她没有灵气,没办法施展水镜。

    望天树上也没有一面镜子,他没准备,她的脸是她最自得的地方,所以他特意没有在望天树上放镜子。

    是以,她现在不知道自己的脸到底是什么样子。

    她侧身躺在那里,姿态妖娆妩媚,眨着眼睛问他,“你看我美不美?”

    秦江澜没有回答。

    但他在心里说了一声,“美。”

    当年他没能救走她。

    所以在她濒死的时候,他会救走她。本以为只是为了结那段因果尘缘,却不曾想,他不仅没勘破,反而好似越陷越深了。

    秦江澜心头蓦地一沉,他微微皱眉,随后不再看苏竹漪,在蒲团上坐下,又开始念起了静心咒。

    他是念给她听的?不是,因为他知道,她根本听不进去。

    他是念给自己听的。

    一个正,一个邪。

    而她的邪,是从不觉得自己有错,生命犹如蝼蚁,杀便杀,死便死,永不悔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