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93章 :师兄

第093章 :师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古剑派落雪峰上,苏竹漪一夜之间曾经养出的剑心是绿色的。

    但那其实是松风剑气养出来的剑心,算是她投机取巧弄出来的,根本算不得她的。

    而现在,那墨绿色的剑意才属于她,好似墨汁侵染了松风剑的绿意,将原本翠绿的颜色都变成了墨绿色,那剑意带着一股毁天灭地的气势,将层层叠叠压在她身上的红叶绞得粉碎,那些细碎的叶子漫天飞舞,像是天上下了一场红雨。

    跪你?想得美!

    认错?何错之有?

    重来一次,我依旧会杀人。只是……

    下一次,我必定一剑穿心取其性命,不会让他有任何喘息之机。手中墨青色剑芒再次挥出,煞气腾腾,连斩树根红枫树,将红叶林都劈开了一条路。

    若你不屈,我便不弃。

    对你要求已经够低了,明明剑道天赋极高,然而到了现在,才有了这么一点儿微弱的剑芒。

    断剑:“……哼。”

    红叶被绞碎,压在身上的庞大压力瞬间消失,苏竹漪立刻清醒,她先是伸了手,接着冒出头,随后才从红叶堆里站起来,低头看向手里断剑的眼神有些阴沉。

    她用断剑挡了那镇魂钉,虽然挡住了,但也只是挡住了镇魂钉侵入元神,那撞击的力道让她浑身骨头都快断了,被层层叠叠的红叶压下,已是让她痛苦不堪,却没想到,这断剑还趁机设了个幻境来考验她,差点儿就让她崩溃了。

    在幻境之中,哪怕是那红叶的微弱力量,都有可能将她压垮,因为她会以为那是真的,到时候她就成了第一个被树叶压死的修士了,说出去得多丢脸?

    苏竹漪起身,看了看四周。她发现这红枫林深处有阵法结界,外头的人似乎进不来,于是她索性不出去了,免得那东浮上宗的东临再下黑手,等到青河来了再做打算。

    她站在枫林深处,笑吟吟地朝掌门挥手,还扬声道:“掌门,我没事,你别担心。”

    她说完之后就打算四处转转,看这红枫林里头有没藏着什么秘密。既然断剑都劈出了一条路,她就沿着路往前走走看。据说这里头以前都没人能进来的,她这次算是误打误撞进来了,不知道能不能捞到什么好处。能不能解开那滋养元神的灵泉的秘密?

    继续往前走了一会儿,苏竹漪看到这片红枫树里居然有一棵粗壮的梧桐木,怕是要十人合抱才行,而梧桐木内好似传出了一股与众不同的气息。

    它很强大。

    每一片叶子都蕴含了浓郁的灵气。

    它比长宁村那树灵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就好像凡人和仙人之间的差距。这棵树,难不成快要长成山河之灵一类的树灵了?只是它并没有那种山河之灵的干净透彻,却也不是凶气,反而给人一种很忧伤的气息,叫人莫名想哭。

    是的,想哭,在树边呆了片刻,苏竹漪眼睛都酸了,有了想落泪的冲动。

    苏竹漪皱眉,凝视着梧桐木,没有轻举妄动,她小心翼翼绕树一圈,随后就有点儿想念小骷髅了。这么大一棵梧桐树,没准就有灵,若是小骷髅在,以它的本事,一会儿就能跟这些灵物打成一片,到时候随随便便都能套出些有用的东西来。

    又站了片刻,苏竹漪觉得脸上湿湿的,她伸手抹脸,居然抹到了一脸的泪水,登时觉得万分古怪,一时后退几步,有些不敢靠近这棵梧桐树了。

    也就在这时,她踩到了一根枯木,发出咔擦一声响,那梧桐树上落下了一片叶子,就是那片叶子,摇摇晃晃轻飘飘地落下来,苏竹漪却觉得她怎么都躲不开,哪怕手中断剑都斩了出去,依旧没办法避开……

    难不成她还真得被树叶砸死?

    那梧桐树叶压在了她头上,苏竹漪忽然觉得眼前景色一变,随后,耳边就有个声音问她,“你,你为什么哭了?”

    苏竹漪迷迷糊糊地坐在原地,她想,“我,我为什么哭了?”

    不知眼泪为何而起,却早已泪流满面。

    ……

    结界外,段林舒看着苏竹漪从红叶堆里钻了出来,她好似没事人一样跟他挥手,还走进了枫林深处,最终消失不见。

    段林舒一愣,随后万分欣喜。苏竹漪没事,她元神没有受损,刚刚她那样子,哪里像元神受损的样子!

    而东临则猛地攥紧手里的□□,他的镇魂钉,居然连个金丹期的修士都对付不了?怎么可能!

    她到底用什么办法挡住镇魂钉的!

    虽说知道这苏竹漪有一柄仙剑,但以她目前的实力,哪怕手里握着仙剑也不可能拦得住镇魂钉,难道说,她身上还有超过仙品的防御法宝?

    东临想要进入红枫林把人揪出来,奈何那结界他也打不开,他沉着脸,问身旁人,“这个结界是怎么回事?我们以前都只能进到灵泉池附近,不能继续往内深入,她为何能进去红枫林深处?”

    丹如云本来都吓傻了,这会儿鼓起勇气道:“不是被你的仙器撞进去的么?”

    东临本就面色阴沉,听得这话冷冷瞥了丹如云一眼,丹青山便轻描淡写地道了一句,“小孩子不懂事,做长辈的别跟她一般见识。”

    “哼!”

    “我就不信你还能在里头躲一辈子。”他站在结界外,冷着脸道。

    段林舒沉着脸,看来这东临不会善罢甘休,他一个人要护住苏竹漪太难,现在必须得叫人过来。正欲传讯,就见云霄宗宗主喝了一声,“还打算叫人,莫非是想厮杀一场不成?”

    “若是叫魔道发现此地,又会生出多少乱子?”

    “大家都是正道同门,难道要因此而自相残杀?等你们拼得两败俱伤,到时候就让别人有机可乘了!”

    ……

    也就在这时,脚下土地一震,让在场所有人面色一凝,随后猛地转头看向山谷入口,却见一点寒光乍现,明明只有微弱的一点儿光芒,却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森然寒意。

    “谁?”

    入口处,一个黑衣黑发的年轻男子背着柄剑走了进来,他往前迈出一步,便已跨过千山万水直接出现在了众人眼前,他周身气势惊人,好似要把周围完全冰封一样。

    “青河,你怎么来了?”古剑派掌门段林舒惊诧地道。青河的实力他都摸不透,不过青河的冷他倒是习惯了,因此这会儿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你怎么进来的?”

    “外头不是有阵法,需得五柄钥匙合一才能打开阵法。”丹青山也觉得惊讶,径直问道。

    青河冷冷道:“以剑破阵。”他看向段林舒,“我师妹呢?”

    “她叫我过来的。”

    手中飞剑并未出鞘,却让人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威压,让人浑身冰凉,入坠冰窖。这,这是古剑派洛樱的弟子青河?

    那个青河?

    他怎么做到的,给人的感觉,竟然还超过了洛樱!古剑派这是连出了几个妖孽啊……

    “有人要废她修为?”青河面无表情地盯着其他人看,“谁?”

    他这会儿没施展威压,谁都能说话,丹如云躲在丹青山背后,伸手指了一下东临。

    然后……

    青河就出剑了。

    他体内邪气重,至多只能出一剑,也只有第一剑可以伪装剑气,当年在落雪峰就是一剑瞒住了云霄宗长老,那时候还有小骷髅帮助,而这些年经过他的压制和练习,在没有小骷髅的帮助下,他也能出一剑。

    他不仅只能出一剑,他还不能杀人,所以此时剑也没劈在人身上。

    一道惊鸿剑光斩在了东临手中,将他手中的□□直接劈成两段,仙品法宝镇魂钉,居然就这么被一剑砍成了两截?

    “你……”东临哇地一下喷出一口污血,他怒视青河,“你,你竟敢毁我仙器。”他已经将这仙器锤炼成了本命法宝,此番仙器受损,他自是受伤不轻。

    “这是仙器?”青河面无表情地反问,接着呵呵冷笑了两声。

    丹如云心中暗道,一剑就能劈成两半的叫什么仙器,叫豆腐渣还差不多。她看向青河,只觉得这青河真是威武霸气,要是我有这么一个护着我的师兄该多好。她想。

    感觉到有人打量,青河扭头看了她一眼。

    那冷冰冰的视线让丹如云瞬间浑身发寒,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丹如云心境瞬间变了,“还好,我没有这样的师兄。”

    “此事我东浮上宗绝不会善罢甘休!”东临受伤,此番他以一敌二肯定不行,只能撩下狠话,随后他将东日晨尸骨装殓,愤愤离开。

    青河又不能杀人,他目视前方结界,问:“苏竹漪呢?”

    “在里头。”段林舒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弟子太强是好事,但是强得有点儿过分了,也会觉得古怪。

    为何青河盗走剑心石后会变成这样?莫非古剑派剑心石里头还藏着什么秘密不成?他自个儿忧心忡忡,殊不知这会儿其他门派的几个掌门心头也是翻起了惊涛骇浪。

    洛樱是天下第一剑修,他们承认。

    现在洛樱的徒弟比洛樱还强?这才骨龄三百多岁,乍一看就一个金丹后期修为,但他刚刚露出来的实力,绝对不是金丹期,只有修为比他们高的,他们才看不透他的真实修为,所以现在这青河,比他们这些修炼了千年的还强?

    “若是跟他对上,我也没有必胜把握。”云霄宗宗主心中暗道。难道说,天下第一剑宗的地位,真的保不住了吗?

    他微微仰头看天,只觉得一口郁气堵在胸口,良久,才幽幽叹息了一声。

    “先把红叶和池水分了吧。”

    “你们几个小辈也过去看看,那结界是不是能想办法进去。”

    “没道理她能进去,你们去不了。”

    “对,都去看看吧。”

    丹如云、常越歌和秦川面面相觑,随后三个又一起往结界深处走,结果就看到秦川毫无障碍的垮了过去,而丹如云和常越歌都被隔绝在了外头。

    青河本来站着没动,他心念一转,随后也跟了过去,然后,他觉得自己好似跨了进去,但又好像被卡在了中间,游离于结界两边,这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