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92章 :跪下

第092章 :跪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谁敢拦我?”他陡然发难,气势惊人。

    云霄宗、寻道宗、丹鹤门这三个宗门掌门此时不欲插手干涉,齐齐退后了一步。

    上辈子,寻道宗跟东浮上宗交情不错,丹鹤门掌门跟古剑派段林舒也曾把酒言欢,这里头的关系现在估计跟上辈子差不了多少。

    而云霄宗最近几百年声势不如以前,看到同为剑道宗门的古剑派崛起心头大约是有些紧迫感的,因此这个时候,东临要废她经脉,恐怕云霄宗宗主还是很乐见其成的。

    毕竟她刚刚展露出来的资质实在太过逆天,比秦川都要强上许多,若让她成长起来,就是下一个洛樱,甚至比洛樱更强,这样一来,云霄宗的天下第一剑宗名头岂不是就更坐不稳了。也就是说,现在五个掌门里头,怕是有三个心里头都是想废了她的。

    想通这些关节,苏竹漪施展灵气屏障,将自己牢牢护住,随后神识注入传讯符,联系了一下青河。

    不管什么困境局面,唯实力可破。

    青河就是那柄可以轻松破局的剑。

    他们现在出了流沙河灵泉池的结界,但外头依旧有个结界存在,当初五个掌门各自持了一把钥匙,钥匙合一才能将阵法结界打开,也不知道青河能不能赶过来,他是龙泉邪剑,阵法应该拦不住他。

    不需要他杀人。他只要杵在那里傲视全场,让其余人忌惮即可。

    青河如今的实力深不可测,便是这几个修真界的顶尖强者,也不一定奈何得了他。要知道上辈子,他们联手击杀青河都没成功,最终,青河如何陨落的都无人知晓,只知道,他的魂灯灭了。

    ……

    东临一枪0刺出,目标正是段林舒身后的苏竹漪。

    段林舒手中长剑幻出万千华光,飞剑挡住长丨枪,发出锵的一声巨响,与此同时,他右脚后退半步,脸色也变得十分凝重。

    苏竹漪眼神一眯,刚刚这一个照面,她就看出来了,段林舒的实力比东临要差一些。

    古剑派修为最高的不是段林舒。

    很多门派修为最高的都不是掌门,掌门平日里要处理宗门事务,不可能长年累月闭关,特别是古剑派这样的剑道宗门,剑道有大成者,通常闭关参悟百年不见人影。

    好比剑痴洛樱,五百年才下山。

    段林舒的实力在宗门能排进前五,他平日里老说,他管着这偌大的门派,靠的不是剑道实力,而是魅力。他修为境界,比起东浮上宗的东临来说,还要稍稍差了一些。

    特别是他还得护住身后的弟子,这样一来,他稍有分神,就有可能被对方抓到可趁之机,让苏竹漪陷入险境。此番形势对古剑派不利,段林舒一边挥剑格挡一边道:“东临,条件还可以再谈,除了废掉她修为,其他的都可以商议。”

    苏竹漪杀人的时候随心所欲,那时候本来就在流光镜的影响下杀气腾腾,差点儿就害死了秦江澜,神识退出去后发现有人送上门来,以她的脾气,将东日晨千刀万剐都不能泄她心头之愤。

    名门正派不是要一张脸么,她联系其他几个一起出去,把事情来龙去脉讲清楚,有古剑派护着,苏竹漪相信那东临也不敢做得太绝,她所思所想所虑都在心中过了一遍,自觉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却没想到,东浮上宗虽不取她性命,却是打定主意要废她修为。

    此时掌门拦在身前,苏竹漪心头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她上辈子的师门是血罗门。

    血罗门那三个字,对上辈子年幼的苏竹漪来说只是一柄血淋漓的刀,可以随时收割她性命的刀。

    而古剑派,苏竹漪原本也没有任何归属感,她杀人杀得随心所欲,并没有考虑过给宗门会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但现在,掌门处于下风,皆是因为她杀了人。

    她不应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补刀。

    要么就一击毙命,要么就另找机会动手,不应该在东日晨没有反抗能力的时候,当着众人的面补下几道雷诀,也就因为这几道雷诀,让她处于被动不利的地位。

    东临犹如发狂的疯狗一般,杀气腾腾,他可以疯但掌门段林舒不能疯,为了保她周全,段林舒一边与东临交战,一边低声下气地与其谈条件……

    听到掌门的声音,苏竹漪心中反省了一下,她觉得在修为没有结婴前自己的某些行为可以稍稍改改,不能让人抓住把柄。

    “好……”

    东临枪势稍稍一收,“那就缠上噬魂鞭,让她跪在晨儿灵柩前忏悔七七四十九日,以慰他在天之灵!”

    “你!”段林舒瞳孔一缩,他没料到东临收势是假,虚张声势一番后直接祭出了镇魂钉,那镇魂钉去势如虹,就算他给苏竹漪罩了一层防御结界,此番也被镇魂钉给击破,眼看朝苏竹漪眉心刺去。

    段林舒目眦欲裂,想要挥剑阻止,却是来不及了。

    苏竹漪早就做了的准备,防御屏障弄好了,手里替身草人都捏了一个,却也是没想到,东临居然会祭出仙宝镇魂钉来对付她一个小小的金丹期。

    镇魂钉是攻击元神的法宝,这钉子侵入人元神之中不会立刻要了人的命,只会扎根在元神里,使得元神日夜剧痛,哪怕想办法拔出了钉子,那元神上的损伤也难以复原。而元神受损,哪怕修为没有被废,以后修炼也极为艰难了,跟废除修为并没有太大区别。

    在镇魂钉穿透防御结界之时,她心口松风剑气猛地迸射出耀眼光华,那一道剑气迎向了镇魂钉,使得镇魂钉稍稍一滞,而苏竹漪此番避无可避,她直接将断剑放脸上一挡。

    “叮”的一声响,镇魂钉撞到了断剑上,巨大的力道让苏竹漪好似断线的风筝一般摔了出去,重重地撞到了身后一棵红枫树上。树干被撞得直接折断,她仍旧去势不减,撞向了第二棵树,接二连三的,池边枫树倒了一片,红叶哗哗哗地落下来,顷刻间将她整个人掩埋进了红叶堆里。

    “苏竹漪!”段林舒目眦欲裂。苏竹漪被撞进了结界之中,枫林深处,掌门此番想要过去,却发现他进去不了。他心急如焚,神识去看,却是感觉不出苏竹漪到底伤得如何。

    镇魂钉不会要人性命,但会让元神痛苦不堪,段林舒没想到,这仙宝镇魂钉居然会现世,并且出现在了东临手中,更令他想不到的是,东临竟然用镇魂钉对付一个只有金丹期的小辈!

    “若是苏竹漪有什么三长两短……”段林舒手中长剑发出长啸,他衣袍无风自动,身上气势惊人。

    东临右手手持长丨枪,左手拿着一个很袖珍的□□,刚刚那镇魂钉,就是从那□□上射出去的。

    “你现在的心情,就是我此前的心情。”东临冷笑着道。

    “小师父!”秦川双目通红,眼睛里都是血色。他想上前帮忙,然而在这些大能的威压之下,他根本连动都动不了,他想过去看看,看看苏竹漪到底如何了。

    可掌门不让他离开。秦川哑声道:“掌门!”

    “苏竹漪杀了东日晨,东临为弟子报仇欲废其修为,这是他们两派的矛盾,我们不便插手。”

    古剑派跟东浮上宗早就不和,此前东浮上宗就一直想把云霄宗搅合进去,还请了一位云霄宗的长老过去见证,上次就去趟了浑水,这种时候,云霄宗必定要置身事外。

    “我也对东日晨出了剑,那他是不是也要废我修为?”秦川红着眼睛看掌门,他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瞪着云霄宗宗主,看得云霄宗宗主眉心一皱。他叹息一声,道:“东临,你既然已经用了镇魂钉,她的元神必定受损不轻,就没必要废除修为了吧,此事就此了结如何?”

    没想到,东浮上宗竟又多了一件仙器。如今这修真界仙器罕有,一件仙器出世,能让宗门实力大增。若他刚刚那镇魂钉出其不意地对付在场其他人,就算是他们这样修为的修士,也很有可能遭了道。

    东临没回答,他感觉不到结界之中红叶底下苏竹漪到底是个什么状态,而刚刚射出的镇魂钉也落在了结界之中收不回来,让他心头一时有些不安,没有直接答话。

    片刻后,他才垂下眼,道:“修为可以不废,但错不能不认,就让她在晨儿灵柩前磕头认错,以告慰晨儿在天之灵。”

    “你不要欺人太甚!”段林舒挥剑斩去,然寻道宗宗主施展出千叶手幻化一堵树墙拦在了他身前,“段兄,镇魂钉的伤虽然难治,但总归有治愈的希望,人死却不能复生,现在这个结果,你若是还不满意,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他看向丹青山,“丹兄你说是不是?”

    “凤凰山的丹朱血颜花能够治疗镇魂钉造成的元神损伤。”丹青山缓缓答道。只是那丹朱血颜花已近万年不曾现世,哪里是那么轻易就能找到的。

    几人说话间,就见林子深处有了动静。

    苏竹漪撞断了好几棵树。

    她发现那些树也是阵法,现在的她就困在了阵法当中,身上的红叶好似有千钧重,压得她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外头的话她也都听见了。

    还要她给东日晨磕头认错,想得美。苏竹漪握着断剑,摇摇晃晃地想要站起来,然而此时此刻,红叶压着她,她好不容易爬起来,又被一股力量给压了下去,险些跪倒在地。

    眼前好似出现了东日晨的棺木,一个声音怒喝道:“跪下!”

    威压沉沉,重重地压在了她身上,苏竹漪的骨头都被压得咔咔咔地响,她从前是个天大地大,保命最大的性子,俗称软骨头,遇到事情绝对不会硬拼,但此时,不知为何,她不想跪下。

    她手里握着剑,心中有不屈。

    骨头好似被寸寸压断,双腿也被折断,她手撑着断剑,依旧昂着头,鲜血喷溅在断剑上,也没有丝毫要放弃的意思。

    就这么一个烂人,也配要我跪?

    “错?重来一次,我还是会杀了他。”

    她眸子猩红,周身戾气,眼前血红一片,视线一片模糊,随后,苏竹漪朝着声音的来源方向挥出了手中的断剑,剑出,一道墨绿色剑意出窍,将层层叠叠的红叶绞得支离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