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89章 :杀人

第089章 :杀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五人中,秦川周围是厚厚的一层红叶,将他的脸都映衬得红彤彤的,此刻,他还未睁眼。

    东日晨自觉修为最高,其他人都不是他对手,他威压施展开,另外几个修士想动都吃力。他靠近苏竹漪,脖子上挂着的一个日月星辰挂坠,红为日,金为月,乃是东浮上宗很贵重的秘宝,也是身份地位的象征,若是不出什么意外,他日后至少也会是个长老,便是东浮上宗掌门之位,他都有机会去争取。

    年轻弟子中,有资格佩戴日月星辰的,如今只有他一人。

    他是东浮上宗未来的长老。

    苏竹漪是古剑派落雪峰洛樱的徒弟。他原来曾见过洛樱一面,觉得那洛樱美得不似真的,就好似天上那月亮,纵然有心,他也无法摘得。没想到的是,洛樱的徒弟居然也这般貌美,还是跟洛樱不一样的美。

    不同味道的美。

    洛樱美得孤冷素净,她站在那里,犹如云端仙子,就让人生出不忍亵渎之心。

    苏竹漪美得炽烈惑人,她坐在那里,就是山野中最勾魂的妖魅。水中散落的青丝,水下露出白嫩的肌肤,被抹胸包裹的浑圆,玲珑的曲线,无一处不勾人。让人心头发痒,恨不得直接扑过去,狠狠地将她占有,能尝到她那*噬骨的滋味,哪怕死也值得。

    东日晨威压施展开,使得其余人难以动弹,随后他半跪在温泉池里,一手穿过苏竹漪的肩膀除撑着水池壁,一手轻轻捏竹了她的下巴,将她的脸往上微微抬起。

    “先在你身上留下点儿爱的痕迹,到时候,我让掌门去你那提亲。”他斜斜笑着,视线在苏竹漪身上转来转去,只觉得她好似个妖精,没一处不诱人,一时都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色胚,死不要脸!”丹如云气得浑身发抖,她胸口急促起伏,倒惹得东日晨多看了一眼,却是摇摇头道:“大了一些,太大了也不好看……要像她这样的,大小正合适,一掌堪堪掬住……”一边说着荤话,东日晨也知道自己要从哪儿开始了,他松了捏下巴的手,正要覆在她胸口,然下一刻,东日晨发现他的手被苏竹漪擒住了。

    稍稍一愣,随后笑容更盛,“我知道你已有金丹期,但在我威压下还尚能动弹,这实力却是不错,既如此,你我双修,修炼速度还会加快,你看,我们是不是天作之合。”

    苏竹漪轻声一笑。

    她算是知道了,为何她对寻道宗那弟子都有些印象,却对东浮上宗这人没什么印象。

    因为,像他这样做事不动脑子的“天才”,多半死得早!他早早就死了,苏竹漪能对他有什么印象?

    百岁金丹中期又如何?

    苏竹漪手上用力,她眼神骤然冰冷,挑眉问:“想道侣想疯了?”

    吧嗒一声,将东日晨的手掌直接捏得粉碎,苏竹漪一字一顿道:“等你死后,叫你掌门给你配个冥婚!”

    “啊!”他没料到苏竹漪会陡然发难,还直接若无其事地将他的手骨捏碎,东日晨痛呼一声,本来撑着池壁的手猛地朝苏竹漪肩膀拍去。

    秦川刚刚睁眼,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他盯着那威压嚯地一下直接起身,一剑劈出,辟邪剑削向了东日晨的手臂,而东日晨吃痛过后灵气运转,脖子上的日月星辰也猛地迸射出耀眼光芒,秦川那一剑虽然威力不小,但他们实力相差了境界,因此,只是在东日晨手上划了道口子,使其受了轻伤。

    丹如云本是气疯了的,这会儿愣了一瞬,脸颊倏地红了,有些不自然的移开了眼。秦川长相俊美,他五官本就十分好看,穿着衣服显得清俊冷淡,然这不穿衣服的时候,乌发披散,肩宽腰窄双腿修长,起身时身上还沾了两片红叶,平素里的冷漠刻板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又俊又美,让丹如云都险些看痴了。

    苏竹漪也抬头瞟了秦川一眼,不愧是天道找来代替秦江澜的,比另外两个要好得多。秦川本是气愤至极,怒视东日晨,此番感觉到两女视线,只觉身下颇凉,他平日里看着老成不过,实际年纪也不大,这会儿脸唰的一下红了,身子立刻沉入水中。旁边的寻道宗常越歌则出来打圆场,“若真心喜欢,到时候就求了掌门求娶,现在莫要唐突了佳人。”

    “闭嘴。”东日晨冷声道。

    他威压施展开,身边冷风阵阵,日月星辰从脖颈间飞起,在他身后一左一右地悬在半空,那光芒,让其他人都有些睁不开眼,加上威压的存在,此时的东日晨,就好似身披了日月之光一般,让人生出敬畏之心。

    他的左手刚刚被捏碎了。现在注入灵气,才稍稍好转。东日晨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屈辱,他怒火中烧,威压锁定苏竹漪,“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捏碎了我的手骨,我该怎么回报你呢?”

    “过来。”苏竹漪侧坐着,微微歪头,将鬓间湿漉漉的头发撩了一下,只是那缕头发不太服帖,就那么贴在她白玉一般的脸颊边上。

    “现在要求饶了?”东日晨冷笑一声,“可惜晚了点儿。”

    “是啊,我改变注意了。”苏竹漪笑了一下,猛地抬脚一踹,“像你这样的人,冥婚都别配了,免得恶心人!”一脚踹出,直接踢到了东日晨腰腹之下,她并没有被其威压所控制住,这一下用了十分力道,在攻击的同时她手中的断剑已经劈向了那日月星辰,将那日月星辰斩得左右一晃,以至东日晨的护体结界瞬间衰弱,被苏竹漪竭尽全力地一脚给踢爆了。

    东日晨顿时惨嚎一声,而苏竹漪已经轻身上前,唰地一下无影无踪出现在他身前,趁他双手捂着身下时,五指成爪,抓向他胸膛,却又在最后时刻变成了烈焰掌,一掌将他胸腔震碎,烧出了一股焦糊味儿。

    “你……”

    东日晨目眦欲裂,却也是气若游丝命悬一线了。

    东日晨快死了,威压自然不复存在,寻道宗的常越歌看到东日晨朝自己的方向倒下,下意识地伸手去接,还喊道:“手下留情!他快不行了……”

    却见苏竹漪眼眸一眯,一抬手,就有金光从她指尖溢出,竟是有几道雷点落下,直接打在了东日晨身上。常越歌伸出的手连忙缩了回去,他立刻往身侧去靠,一脸震惊地跟秦川挤在了一处。

    他此前也偷看过苏竹漪,现在一颗心七上八下,只觉冲击太大,那么美艳的女子,出手竟是如此狠辣,直接把人给杀了?下意识夹紧腿,常越歌心头发毛,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紧紧挨在了秦川身边,肩并着肩了。

    秦川:“……”

    他想:“小师父还是跟从前一样。”那时候看她杀人,他其实也怕都吓得腿软尿裤子,现在,倒不觉得害怕了。

    “他死了?”丹如云反应过来,也立刻往远离那尸体的方向靠,但池子就那么大,里头还泡了个烧焦的尸体,别提有多恶心了。她心头害怕,也顾不得许多,往秦川他们的方向挤,结果就变成了三个人挨在一起,躲在红叶周围,苏竹漪一个人站在对面,她面前则还躺着一具死透了的尸体。

    谁都不曾想过,泡个流沙河的灵泉会泡成这样。

    而此时,结界外,东浮上宗的掌门脸色大变,他抬手攻击结界,吼道:“晨儿!”

    东日晨是东浮上宗年轻一辈中最优秀的弟子,地位颇高,他是点了魂灯的,然而现在,魂灯灭了。

    “那家伙发什么疯?”丹鹤门的丹青山好奇地问。

    段林舒摇头,没吭声。

    寻道宗宗主一脸凝重,而云霄宗的宗主则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好似对周遭的一切都漠不关心。

    发现结界打不开,东浮上宗的宗主直接一掌打向了段林舒,段林舒飞剑一横,挡住那攻击,他喝道:“东临,你干什么?”

    丹青山也紧跟了一句,“难不成你跟那谁一样,也快走火入魔了?”

    寻道宗宗主不动声色地退后了一步,而云霄宗宗主则睁了眼,冷冰冰的视线落在了东浮上宗的东临身上。

    东临双目通红,哑声道:“东日晨死了!被你古剑派那女修杀了!”东临一甩袖子,“现在结界之中修为最高的就是那古剑派的苏竹漪,她杀了东日晨,接下来就轮到你们门下弟子了。”

    东临手中法器直指段林舒,他气得浑身发颤,“你们古剑派,是不是早已跟魔道勾结,趁此机会,断我正道脊骨。这里面的几个弟子,都是我们精挑细选出来的弟子,你,其心可诛!”

    东日晨死在里头了?

    还是被苏竹漪杀的?

    段林舒双眉深锁,“先想办法打开结界,等查清楚了再说!”

    “心血魂灯,还能有假?”他怒视段林舒,“你门下弟子做出这样的事,你也脱不了干系,诸位,助我擒住段林舒!”

    段林舒面色一沉,看向云霄宗宗主,“这结界可有打开的方法?”

    从前都是十日后结界就会自行打开,他们在外头都能看个大概,看谁的红叶多谁的红叶少了,而里头的弟子坚持不住了也会陆续出来,还未遇到过现在这样的情况。

    浸泡流沙河的时候,里头的弟子居然杀了人。

    “等。”云霄宗宗主道。

    他们其他派的弟子也都是点了魂灯的,现在只有东浮上宗的出事,其中肯定有原因。但现在结界没办法打开,只能等了。

    段林舒主动走到了中间,处于其余四位掌门的气息封锁之下,他面色凝重的站在结界入口,心头也是七上八下的。

    苏竹漪啊苏竹漪,几天没看着你,你又捅出天大的篓子了,真是……

    叫人脑仁儿疼。

    此事,怕是不能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