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87章 :作死

第087章 :作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竹漪本来嘴角一直噙着抹笑,她五官明艳,笑容里总带着点儿邪气,看着特别的耀眼夺目。然听得秦江澜的话,苏竹漪笑容僵了,心跳都好似停滞了一般。

    苏竹漪浸泡在灵泉当中,分出了一缕神识跟秦江澜交谈,实际上她还是一直在修炼的,所谓一心二用也就是如此。然而陡然听到这样的消息,苏竹漪心神一乱,灵气运行都险些出了岔子,冲撞得她经脉疼痛,嘴角都溢出一丝血来。

    苏竹漪完全没心思修炼了,她识海翻腾,神识全部投入流光镜中,本身她是看不清流光镜里景象的,就连上一辈子,她其实也不知道流光镜里头到底是什么光景,然而此时在流沙河的灵泉浸泡中,在她耗尽神识去探索的情况下,苏竹漪看到了一片好似破碎的天空。

    她还看到了站在天上的秦江澜,还有他旁边正仰头东张西望的小骷髅。

    突然看到秦江澜,苏竹漪神识都好似迟钝了一瞬,莫名有些想落泪。

    在他眼里,他所在的真灵界是什么样子呢?

    在她眼里,他就站在一片浓雾之中,浓雾里的世界死气沉沉灰蒙蒙的,她不知道如何来形容,只觉得好似流光镜里整个世界都只是一副画,一副暮气沉沉的画,只有他和小骷髅是立体的,只有他是鲜活的。

    他就在那样的地方,渡过了一年又一年。

    若他无知无觉,什么都不知道,到最后,就会一点一点儿的融入那个世界里,变得跟那些人一样了。

    遗忘曾经所有,成为流光镜里的一部分。想到这里,苏竹漪本来酸涩的眼睛里终于落了滴泪。她这些年过得太顺遂,而这一切,她还有了师父和师兄,此生重活,与上辈子截然不同,这重来一次的机会,其实是他给的。

    她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恶狠狠地道:“忘?敢忘!你忘了自己姓谁名谁都不能忘了我!”

    深吸口气,苏竹漪又道:“不过是面镜子,我就不信奈何不了它。”她是个浑人也是个狠人,身上戾气很重,本性属于一言不合就能动手杀人的那种,这些年虽然收敛许多,在落雪峰上也没机会杀人,但此时听到这消息,神识都好似不受控制地往流光镜里不断涌去,而她眼睛都有些发红,周身都有了煞气。

    这会儿她神识能锁着流光镜,知道流光镜的位置,她立刻用灵气将其包裹起来,随后五指成爪,竟是自己抓向了自己心口。

    “当初老子敢把你藏在心口上,我现在也能把你挖出来!我看你还躲不躲!”手指插入心窝处,指节都触到了冰凉的镜面,而这时,秦江澜喝道:“不要胡来,流光镜不是凡物!”

    察觉到苏竹漪的变化,秦江澜立刻意识道,就跟他一步一步被镜子里的世界所影响一样,在苏竹漪神识完全侵入流光镜的那一刹那,她也被流光镜里真灵界中那万千死灵的气息所影响了,而苏竹漪跟他性子不同,她上辈子走得就是随心所欲杀人不眨眼的魔道,如今心中一有不满,被那怨气刺激放大,神识又完全没入流光镜,瞬间就深陷其中。

    那股凶气好似一柄刀,而流光镜的目的,好似要借那柄刀,想快速将他抹去。

    他是祭品,却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一直没有被流光镜彻底吞噬,所以现在,它利用了苏竹漪想要提前将他的人生终结吗?

    “小叔叔,怎么了。”小骷髅很害怕,他好似感觉到了狂风呼啸而来,竟好似无处可躲。“小姐姐……”

    最让他害怕的是,那杀意好似来自小姐姐。

    秦江澜悬浮空中,身子都有些站不稳了,苏竹漪如今勉强算是流光镜的主人,而流光镜借助了主人的力量,他只能听到苏竹漪的声音,却无法感觉到她的存在。

    黑暗犹如滔天巨浪打来,距离岸边的秦江澜只有一步之遥。秦江澜一时无法,只能将小骷髅远远扔开用灵气屏障护住,随后念起了静心咒。

    一如从前。

    听得熟悉的音调,苏竹漪动作稍稍一缓。

    下一刻,剑祖宗重重砸在了她头上,砸得她眼冒金星,伸手一摸,脑袋上鼓了个大包。然苏竹漪完全没有怪剑祖宗的意思,她背心一凉,只觉后怕。

    刚刚,她识海翻腾,神识全部进入了流光镜。也就在进去的那一刹那,好似迷失了心智,她觉得自己在发狠,想要把流光镜从心口上挖出来,然而她在做这个动作的同时,识海却犹如风暴一样朝流光镜那唯一的活物里碾压过去,她以为自己是在对流光镜发狠,把镜子挖出来,实际上,却是在对秦江澜发狠……

    若不是秦江澜的静心咒让她稍稍一顿,断剑迅速地砸了她的头,后果只怕不堪设想。

    苏竹漪低头,看到她心口只有个浅浅的红印子,顿时更加心慌。这流光镜是她的本命法宝了,好似懂她的心思,所以竟能如此设计引她上当?

    现在该怎么办?

    苏竹漪不敢再将神识全部注入其中,她小心翼翼地分出一缕神识,又注入了一缕灵气进去,然后她想了想,道:“我会重新去查流光镜的事情。”

    当年她从古卷之中找到蛛丝马迹,花费了数百年的时间才把流光镜给挖出来并修复,如今却要重新走一回,哪怕那面镜子没了,但那些古卷上对它的记载应该还在,她得去看看是否遗漏了什么。

    那个元神应该知道些什么,可惜他已经进了流光镜里,只能看秦江澜他们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打听出什么来。

    吞进去的祭品,它们如何舍得吐出来。

    她此前想得太简单了。

    哪怕青河成了龙泉剑,他也没办法将师父洛樱的献祭从体内剥离。

    流光镜不会比龙泉剑差。

    而她自以为是流光镜的主人,实际上她对流光镜没有半点儿掌控能力,若不是这灵泉池,她都感觉不到流光镜的存在。所以,她比青河还不如,就好似现在,灵泉池里吸收进识海的那种灵气好似变得少了许多,她对流光镜的感应也就若隐若现了,好几次,神识都差点儿没有捕捉到它的位置。

    这样看来,她想把秦江澜从流光镜里放出来,恐怕极为艰难。

    秦江澜跟洛樱一样,是自主献祭的。区别在于,洛樱的献祭中断了,她少了胳膊和元神,而秦江澜的献祭成功了,他用他的人生,换了她的新生。

    所以,要流光镜把吃到嘴里的祭品,本该属于它的祭品吐出去,谈何容易呢?

    苏竹漪手握成拳,指甲都掐进了掌心的肉里。

    察觉到识海渐渐复原,苏竹漪心知他们能够联系的时间不多了,她咬了下唇,“你等我。”

    她轻声道,“有什么事记得告诉悟儿。”

    苏竹漪想了想又道:“悟儿。”

    “小姐姐我在呢。”小骷髅刚刚挺害怕的,现在小姐姐不凶了,他才忙不迭地跑了回来,抓着秦江澜的手,“小姐姐你刚刚怎么生气啦,你想我没有啊?”

    小姐姐和小叔叔好像吵架了,他得转移一下他们的注意力。

    “你小叔叔脑子有点儿笨,他忘性大,没准会把我们都给忘了……”苏竹漪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她还轻笑了一声,“你这些日子陪着他,天天都要念我们的名字,把我们的名字念给他听好不好?”

    “好啊。我也觉得小叔叔好忘事,他前几天给我讲的故事,现在就忘光光了。我还写在小本本上了呢,拿给他看,他都好似想不起来。虽然他没说,但我也没揭穿他。”小骷髅用手捂着嘴,好似在跟苏竹漪说悄悄话,“小姐姐你不能当着小叔叔的面说啊,我爹说了,只有老了才会忘事。”

    “我们别嫌弃他老。”小骷髅不仅压低了声音,他还用了传音秘法。他以前经常跟小姐姐传音说话的,哪晓得现在传音都没用,他说的每个字,身边的小叔叔都能听得见。

    “嗯。”苏竹漪点点头,“秦江澜,你也有今天。”

    这话却并不是在识海里说的,而是坐在池子里,她低声喃喃道。

    却在这时,苏竹漪听到了一声尖叫,“啊!”她神识微微一疼,识海里氤氲的灵气完全消失,下一刻,苏竹漪就感觉不到流光镜的存在了。

    灵泉池里能够滋养神魂的那种特殊灵气,被她给耗光了?

    她猛地睁眼,就发现池中所有人都已经睁眼了,其中丹如云看着前方尖叫,而寻道宗的常越歌用双手挡着身下,眼睛却时不时往苏竹漪的身上瞟。

    东浮上宗的东日晨应该比他们先睁眼,这会儿他肆无忌惮地盯着苏竹漪的身体,目光炙热,视线极有侵略性。

    苏竹漪原本周围红叶特别多,跟秦川也不相上下,然而后来她都没有修炼了,那些红叶自然会四散开去了其他修士的位置,这就使得她面前的水面清澈,没有任何遮挡。

    丹如云身边比她只多了几片红叶,也好不了多少。

    “色胚!”丹如云恶狠狠地道。这池塘里也有结界的,不知道是不是这次时间太短的缘故,结界都没打开。他们的衣物就放在池塘边的,但现在池塘边就有一个结界,压根拿不到衣物,难不成,他们所有人连十日都未曾坚持到?

    想到这里,丹如云是又急又怒。这池子里有古怪了,偏偏又联系不上外界,他们也出不去,男男女女这么处在一块儿,该如何是好。此前是要修炼所以不会过于在意,现在,池里里灵气都没了,还谈什么修炼,就这么光溜溜的坐着,你看我我看你?

    东浮上宗才爆出了找年幼女修做炉鼎的丑闻,那东日晨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人!丹如云尖叫过后发现他们看的都是古剑派的苏竹漪,她一咬牙,将苏竹漪往身侧一拉。好歹,她身边还是有几片红叶的。

    “色胚,看什么看,再看我挖了你的狗眼!”丹如云恶狠狠地道。

    那东日晨嘴角慢慢勾起一抹邪笑,他舔了下唇,眼珠子都没动一下,视线牢牢黏在苏竹漪身上,看都没看丹如云一眼,道:“色胚?又没看你,你叫什么叫?”

    他身边的红叶是除了秦川以外最多的。而现在,秦川虽然资质好,也才筑基期而已。

    而他,早已结了金丹,百岁骨龄,已经金丹中期。

    东日晨看着苏竹漪,他倾身上前,道:“今日就让他们做个见证,你与我结为双修道侣,你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