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82章 :魂体

第082章 :魂体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竹漪回过神来,直接施展大擒拿术,将那缓缓沉入海底的戒指给抓到了手里。

    她原本是担心魂器里的元神害人,故而没有直接去接触,但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苏竹漪小心翼翼地分出一缕神识注入戒指之中,想跟戒指里的元神取得联系。

    “剑祖宗,若是我受了他的引诱一时沉浸其中,你一定要打醒我!”苏竹漪神识往戒指内注入的同时,不忘叮嘱剑祖宗,一旦发现她神志不清,别不忍心,一定要拿出原来砸她头的气势,狠狠拍她脑袋。

    剑祖宗也不哼了,而是很高兴地恩了一声,显得极为兴奋。

    苏竹漪:“……”

    神识一点一点儿往内延伸,然而戒指里一片混沌,苏竹漪没感觉到混沌之中有任何东西,仔仔细细里里外外地扫了一圈,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苏竹漪收回神识,一脸沉重地出了海面。

    流光镜是道器。

    那个魂器里头的元神是炼制出了流光镜的人,还是曾经利用流光镜重生过的人呢?

    既然流光镜一直存在天地间,那很多很多年前,或许也有人尝试利用流光镜重生过,他,重活一回,有没有得尝所愿?

    不知为何,苏竹漪心情莫名沉重,好似那戒指往心口上一撞,撞得她胸口又闷又疼,然而实际上,那戒指连她的防御屏障都没撞开啊,她捏着戒指,问:“你是谁?你知道流光镜?”

    “你知道流光镜里的世界吗?若有人被困在镜子里,该如何放他出来?”

    苏竹漪一连问了几个问题,然而,对方在说出了流光镜三个字后就没有了半点儿声息,就连那原本还曾亮晶晶的古朴戒指,现在也黯淡无光了。

    这个魂器里的元神应该是极为虚弱的,所以他才会用那样的办法来吸收死者怨气和残魂,从而达到维持自己元神不灭的目的,难不成刚刚被流光镜刺激了所以本来就微弱的元神现在更是支离破碎了,所以她找不到,而他也没办法应答?

    还是说,他能够窥探人的内心,知道自己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关于流光镜的信息,所以才故意喊了两声流光镜,等她找元神去喂他?

    苏竹漪有些心神不宁,她慢腾腾地往海面走,等站到海面上时,本来已经避远了的青河都已经回来了。

    “那底下是什么?”青河问。

    “一个魂器戒指。”苏竹漪将手摊开,把手里的戒指露了出来。

    孰料青河摇头,“不是魂器,里头没有元神。”

    “没有?”苏竹漪愣了。

    “没有。”青河点头。

    “刚刚这里头的元神还说了话的,喊了几个字……”苏竹漪确定此前是有元神的,她皱眉,“会不会是我们元神不够强,所以感觉不到里头有没有元神?”

    青河没答话,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苏竹漪。他神情有一丝倨傲,身后黑气腾腾。

    他现在是龙泉邪剑,如果他都看不出来,那这魂器里的元神得有多强,若是那么强的话,他们能那么轻易地对付了那听海阁下头的鬼东西?

    那戒指撞向了她的心口,然后里头的元神就没了……

    真没了?

    苏竹漪心头一跳,难不成,那元神被吸入了流光镜里?那他岂不是跑进去跟秦江澜做伴了,可惜她压根联系不上秦江澜,苏竹漪心头着急,连青河接下来的问话都没听清。

    “偷袭你的人是谁你知道吗?”他本想把人揪出来的,哪晓得那些海藻断裂之时,他神识侵入其中,就发现里面已经没了活人的气息。

    偷袭她的人死在了海藻里头,他就不知道他是谁,为何要杀苏竹漪,只是因为抢夺宝物,还是有别的原因。

    青河问了过后却没听到苏竹漪回答,他注意到苏竹漪这会儿有些心不在焉,也就没继续问了。

    ……

    “真灵界。”

    小骷髅一脸惊恐地跑回了秦江澜身边,一边跑一边喊:“小叔叔,小叔叔,他们都不动,一动不动。”

    他用手捂着眼睛,好似不敢看了,深一脚浅一脚的跑,踩了石头还险些摔倒,好在秦江澜即时抓住了他,才使得他没跌倒在地。

    小骷髅仰着头,眼泪汪汪地道:“那城里雾蒙蒙的,里头的人一丝活人气儿都没,全部都一动不动,就好像,就好像……”他从小蝴蝶里摸出了那个面人,“就好像捏的面人一样。”

    那些人全部都一动不动,身上还一丝生气都没,把小骷髅吓坏了。他本来就怕鬼,现在死死搂着秦江澜的腰,浑身都在打哆嗦。

    秦江澜安抚地拍着小骷髅的背,“别怕,叔叔在这里。”

    虽是在安慰悟儿,但秦江澜的内心也是十分沉重压抑的。

    果然如此。

    原本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然而现在他的猜测都成了事实。这里哪里是什么真灵界,他在流光镜里,他祭祀了流光镜,所以他成了祭品,逐渐变成了流光镜的一部分。

    等到他的记忆他的人生完全被抹去,他就会跟其他的人一样,长眠在镜子里,等待其他祭品的再次出现。

    秦江澜看着手里的松风剑,忽地苦涩笑了一下。

    他轻声道:“悟儿。”

    “嗯?”

    “你是不是说,你们家门口也有一柄松风剑啊?”

    “是啊,长成了一棵大松树呢,绿油油的可好看了。”提到别的东西转移了一下注意力,小骷髅情绪就稳定多了,他身上也不颤了,而是兴致勃勃地讲了起来,“是小姐姐在剑冢里发现哒,它可厉害了,长在悬崖边一直没掉下去,还高大挺拔,小姐姐说松风剑青松苍翠,愈挫弥坚,哪怕经历风雪涤荡洗礼,依旧宁折不弯,就跟小叔叔是一样的。”

    秦江澜脸上没什么表情,他轻轻拍着小骷髅,淡淡道:“松风剑是把好剑。悟儿也是个好孩子,天真善良,小叔叔教你松风剑法,以后你也像青松那般刚直挺拔,回去后用松风剑保护你小姐姐好不好?”

    然小骷髅却是摇了摇头,“可是小叔叔,我有剑了啊。”他把自己的逐影剑拿了出来比划了两下,“我很喜欢啊。”

    接着小骷髅又道:“松风剑是小叔叔的剑啊。”

    秦江澜稍稍恍神,他伸手,虚空一抓,便有一柄绿莹莹的飞剑握在了他手中。

    以前,怎么一直没发现呢。

    剑修是不需要将飞剑契约成本命法宝的,他们修炼到剑道巅峰,可以做到自己跟飞剑人剑合一,但飞剑人剑合一,是他在驱使飞剑的时候,而不是把他自己变成了剑。望天树上,他把自己祭了流光镜,而祭品只是他,并不包括松风剑啊。

    他希望自己能回到一千多年前,苏竹漪还没进入血罗门的时候,甚至更早一些都好。但实际上,他也不想重回到过去太久,万一回到一两百岁的时候,苏竹漪岂不是还没出生。

    所以,他觉得自己应该在三百岁的时候。

    所以,他觉得三百岁的自己手里应该有了松风剑。

    他在流光镜里是什么样子,只是取决于他想像自己是什么样子。

    如果松风剑是真的,他都入魔了,如何还能驱使这柄剑?苏竹漪手里的那柄松风剑才是真的松风剑,而他手里的这柄松风剑,其实只是流光镜为了满足他而形成的幻象。

    这面镜子,希望他在这个世界里浑浑噩噩的活着,浑浑噩噩的遗忘,等到记忆彻底消失,他被彻底抹去,就再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他能够坚持这么久,是因为外面那个世界里,还有人记得他吧,否则的话,他早就,跟其他生灵融合在一起。

    还有,这里多了小骷髅这个变数,让他终于清楚的意识到他正在经历什么,没有浑浑噩噩的遗忘,反而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手中的松风剑渐渐消失,秦江澜看着自己手中空无一物,神色有些怅然。

    难道说,他真的再也出不去了吗?

    就在这时,秦江澜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声,那声音虚无缥缈,好似离他很遥远,一时都听不清在说什么……

    秦江澜凝神细听,然后他浑身一震,他听到那个声音在说:“流光镜,流光镜!”

    他猛地转头,就看到身后不远处有一个虚幻的人影,他跌跌撞撞地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念叨:“流光镜,流光镜……”

    小骷髅呆呆地看着那人影走近,片刻后尖叫出声,“啊啊啊啊,鬼啊!鬼啊!”

    被它的神魂威压一震,那跌跌撞撞的人影更是不成人形,好似直接被震散了一样。秦江澜立刻捂住了小骷髅的嘴,这人是个魂体,跟镜子里的其他人完全不同,他知道流光镜,或许也会知道应该如何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