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81章 :魂器

第081章 :魂器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些怨气海藻懂得避开是好事,省得它们往青河身上扑,让青河失控。

    苏竹漪转头,就见青河眸子里泛着绿幽幽的光,一幅看到了美味却又必须极力克制自己的模样。

    她嘴角一抽,出声道:“刚刚有个人偷袭我,藏在这海藻里头了。”

    青河默默收回视线,手一抬,一道剑光从他掌心飞出,瞬间削断一片海藻,只是下一刻他就皱了眉头,接触到海藻之后,便有怨气溢出,让他迅速后退了数丈远。

    “这海藻能屏蔽神识,连我都看不清楚里头有什么。”远远站在一边,青河冷着脸道。

    苏竹漪点头称是,随后道:“你站在那里,别让里头的人跑出来,顺便看着这海藻。”

    “你呢?”青河问。

    “我上去看看。”

    说罢,苏竹漪往水面上去,结果她发现那海藻突然簌簌抖动,无数根须好似长了脚要逃跑一样,她便道:“镇住它!”

    青河点了点头。

    他威压施展开,那海藻就立刻不动了。

    苏竹漪放心浮出水面,落在了听海阁内。听海阁没人,合欢宗的修士也没下来,她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抬头就看到那寻欢宗主站在香山山巅,正看着她。

    他手里拿的还是那把鹅毛扇,依旧挡了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狐狸眼睛在外头,此时,那双眼睛还微微弯着,似在对她笑。

    苏竹漪没理他,直接进了一间房间。

    寻欢是个有眼色的人,青河在那杵着,周身威压又那么强,他不会蠢得下来跟他们打。毕竟,合欢宗能这么短时间把东浮上宗弄得焦头烂额,又吞掉了素月宗,都是靠了他们。苏竹漪不信寻欢认不出青河身上的气息,而只要他认得出来,就不应该轻举妄动。

    她大可放心进去寻找。

    听海阁内植物太多了。

    传送阵都是朵金芙蓉,房间里头也有很多睡莲,还有各种各样的灵植漂浮在水面上,一时还感觉不出来哪一个才是有问题的那一个。苏竹漪将整个听海阁转了一圈都没发现什么异常,她静静站在原地,屏息凝神许久之后,才有些犹豫地往一个房间过去。

    她隐隐觉得那东西就藏在这房间里。

    但一时又感觉不出来到底是什么。

    苏竹漪不敢自己去碰。那海藻那么诡异,上头的东西肯定更危险,因此苏竹漪进了房间后连神识都不用了,直接拿断剑在房间里左碰碰右碰碰,把房间里的东西敲得叮叮当当的响。

    断剑:“……”

    桌上摆了一盆水仙。

    另外的小案几上有一盆墨竹,房间内还有一个青花瓷鱼缸,里头有嫩绿的水藻还有几条小鱼,房间中间有个圆形的小池塘,是地板被挖了个圆,底下直接是海水,里头躺了两片莲叶和一朵睡莲……

    苏竹漪手中断剑在房间里的瓶瓶罐罐敲来敲去,却是没怎么碰那几样植物。而且,她走路的步伐也并非胡乱行走,而是以特定的步伐在房间内挪动,等到转了三圈之后,地上隐隐有几块地板高高凸起,好似地板上的木料被顶开了一样。

    果然是这个房间,这里头还被布了个杀阵。若是她碰错了那几件东西,杀阵启动,她就危险了。

    苏竹漪走到了水仙旁边,喃喃道:“这水仙的根倒是有些像。”随后她伸手,要触到了水仙的嫩苗……

    眼角的余光瞄到鱼缸里那小东西,苏竹漪在虚握住水仙的那一刹那,她直接将断剑扔出,□□了鱼缸当中。

    断剑虽然只有半截,但它是阔剑,剑身很宽,此番落在那小小的鱼缸里,就跟一座山似的,却是一座歪山,断开的剑柄卡在了角落里。

    苏竹漪这才走到山旁边,冲鱼缸角落里那只小白点道:“别装了,就是你。”

    她一开始以为是植物,但植物要养出些许灵智太难了,素月宗根基很浅,曲凝素就是素月宗第一任宗主,如今这宗门也就建了三五百年的样子,怎么都不可能养出个有智慧的植物,还是个凶物,所以应该是动物,她假装去抓水仙,果然看那只小蚌壳露了点儿破绽,微微张了下嘴,这才用断剑插丨入鱼缸,用剑身卡住了想要闭合的蚌壳。

    “你吸食了那些女尸,然后呢?”苏竹漪问完,就见那蚌壳索性张开嘴,吧唧一声吐出了一颗黑珍珠。它张嘴了就想跑,但鱼缸小,断剑卡着两头,将它抵在缸壁,且那断剑好似威力无穷,使得它根本就跑不掉。

    苏竹漪拍了拍鱼缸,又道:“别挣扎了,知道这是什么剑?上古神剑,就你一只小蚌壳,还想跑?”

    苏竹漪感觉到断剑快不耐烦了,神色自然地把它夸了一通,随后才继续道:“来来,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控制底下那些海藻的,你知道里头有个活人吧?”

    苏竹漪轻笑一声,“先把那人弄死,我们接下来再谈其他的。”

    苏竹漪对血罗门的了解太深了,她知道哪怕留个活口,也不可能把幕后□□的那个给抓出来。一来他只是血罗门里的一个死士,压根不知道雇主是谁,二来只要他一失败,落到对手手里,直接会自爆身亡,所以苏竹漪在知道对方是血罗门的死士之后,就没想过要从他嘴里套出什么消息。而他藏在海藻里头她杀不了,但苏竹漪又不想放过他,既然这蚌壳跟底下的海藻有关系,她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先把人杀了再说。

    那蚌壳身子动了动,随着它的晃动,整个听海阁都晃动了几下,随后它白色的表壳上渐渐有了一圈一圈的黑色花纹,片刻后,它又自觉地吐出了一颗黑珍珠来,隐隐有讨好苏竹漪的意思。

    那黑珍珠不是凡物,灵气分外浓郁,且更有趣的是,那黑珍珠或许是因为吸收了太多怨气的缘故,身上的光晕好似有一种很奇特的神魂暗示,就是通过服食这样的黑珍珠,能够让人更加貌美,青春永驻。

    “你不爱美吗?你不想变得更美吗?”脑子里突兀出现了一个声音,“将我养起来吧,我可以让你变得更美,并且,我还可以将你的容颜定格在最美的时候,时光不会在你脸上刻上任何痕迹。”

    “你想不想变得更美?”

    那声音一遍一遍在脑海中响起,影响人的心神。然苏竹漪倏尔一笑,“可我觉得我这张脸恰到好处,已经没办法更美了呢。”

    曲凝素那个蠢货,居然被这样的引诱惑住了心神?

    只可惜,苏竹漪对这蚌壳和珍珠都没兴趣。

    “底下那海藻里头藏着个什么?”

    苏竹漪问出这话,那蚌壳就意识到她不会被迷惑了,于是它拼命震动想要挣脱断剑的束缚,周身还出现了黑色煞气,一幅要跟苏竹漪拼死一战的模样。传讯符上青河声音响起,“底下海藻有异动,上面什么情况?”

    想来是青河在下头,将这蚌壳的根基给镇住了,所以它现在明明很想撕了自己,奈何却受制于青河,没什么攻击手段。

    苏竹漪手腕一翻,灵气注入飞剑,接着飞剑一转,将蚌壳直接绞碎,在蚌壳碎掉的那一刹那,青河的声音也传了过来,“那些根须断了,我暂时避开。”

    “恩。”苏竹漪应声,随后直接潜入海底。

    一具接一具的尸体随着断裂的根须一起沉入海底,周围的海水都从湛蓝变成了墨绿色,水面上的仙竹花也瞬间枯萎,足以说明,这里头怨气太浓。等到根须断裂得差不多了,苏竹漪就看到那听海阁底下有个亮晶晶的东西。

    那是个戒指,看着应该是魂器。

    魂器就是有实力强大的修士寿元将近,又不想自己彻底灰飞烟灭泯于天地,临死前将自己的元神一点一点儿分割剥离,一边炼制法宝一边将自己的元神注入其中,法宝炼制成功的那一刹那,也是他肉身生机全无,元神彻底进入魂器之时。

    魂器炼制太过苛刻,几乎很难成功,古往今来,苏竹漪翻看了那么多书,知道的魂器也就只有一两件,绝大多数想用这样的方法元神存活的修士,元神都比肉身先湮灭,自己把自己给弄死了。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个魂器。魂器里头那元神,活着的时候必定也是名震一方赫赫有名的大能,但人死后如果过了太久元神也会逐渐消失,哪怕魂器也是一样,既然它都已经引诱其他人作恶了,证明这魂器里的主人不管生前是正是邪,如今也已经成了个邪物了。

    不过看它只能这么小范围的控制引诱别人,足以说明这魂器在天地间的时间太久,元神已经十分虚弱了。

    如果就是在听海阁上那点儿神魂引诱的程度,根本迷惑不了她。

    不过即便如此,苏竹漪依然没贸然伸手去拿,她素来挺谨慎的,这会儿自己没伸手,而是拿断剑去拍,将那戒指敲打了几下之后,这才割断那一团海藻,让戒指直接落在了剑上。

    断剑也有极强的威压,它确实是一柄超过了仙剑的宝剑,用它来镇一个看似古朴没多少灵气的魂器戒指最好不过。

    “好好压住它啊,剑祖宗!”

    断剑:“哼。”

    苏竹漪平平地端着剑,慢腾腾地往外挪,她走了没几步,就发现那戒指居然飞了起来,径直撞向了她心口,却连她的防御屏障都没有撞破。

    剑祖宗你居然没镇住一个破戒指!

    就在此时,苏竹漪听到了一个声音:“流光镜,流光镜……”

    连续念了两声之后,戒指光芒黯淡,直接坠入海中,苏竹漪愣在原地,这魂器里的那个元神,他也知道流光镜?

    他还感觉得到流光镜在她身上?

    他到底是谁?跟流光镜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