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80章 :偷袭

第080章 :偷袭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海面上风平浪静,颜色各异的仙竹花一朵一朵漂浮在水面,沉沉浮浮,被水润得晶莹透亮。

    苏竹漪给自己罩了个灵气屏障就入了海,这海水里仙竹花太多,使得听海阁周围的灵气分外浓郁,倒有几分掩饰作用。仙竹花价值不菲,她十三年前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惊叹了一下素月宗实在是财大气粗,如今想来,她们的目的是为了掩饰海里的东西,却不知道是何物,值得她们用这样的方法来遮掩了。

    苏竹漪有点儿兴趣了,难不成是个仙宝?

    她神识放开仔细感应,随后往听海阁那亭子底下走。

    素月宗分外香山岭和听海阁两部分。听海阁看着就好似直接浮于海面,但实际上这里的亭台阁楼是建在一座小岛上的,苏竹漪到了海面下,就看到沉在水里的岛屿,还有很多青色苔藓和深褐色海藻,一根一根竖着垂下去,又细又长,好似老树树根直接扎透到了海底淤泥里。

    苏竹漪绕着这听海阁转了一圈,她发现整个听海阁底下都是这样的海藻,密密麻麻的形成了天然屏障,连神识都看不进去,也不知道里面藏了些什么东西。

    她伸手想将海藻拨开一点缝隙,手快触到海藻的时候又缩了回来,心头默喊了一声剑祖宗,待断剑握在手里时,苏竹漪满意地笑了一下,这几年剑祖宗没以前那么冷淡了,十次有五次她还是能把它叫出来的。

    用断剑将海藻根拨开一点儿,苏竹漪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气。

    她眉头一皱,神识顺着拨开的缝隙里看,结果就看到了一只血淋淋的手。

    一具女尸被海藻缠绕,因为海藻太密集,根本看不清她的脸和身体,唯有那只手还比较明显,看样子才刚死不久。

    素月宗好歹也有几千上万的女修,跟合欢宗都打得只剩下那十来个人了,其他女修去了哪儿?活得应该是被合欢宗带走了,但总有死的吧,然苏竹漪在听海阁可是一具女尸都没看到,难道说被扔到海里,然后全喂了这恶心的海藻?

    她转了个方向,又用断剑挑开一些海藻往里头瞅,这次又看见了一具尸骨,这尸骨应该死了很久了,只剩下了一具骨头架子,因此在深绿色的海藻中就显得有几分醒目,莹白色的骨头在海藻堆里发出幽冷的光,那一双空洞的骷髅眼里,好似透出无穷的怨气一般。

    收了剑,苏竹漪面露鄙夷,素月宗以正道自居,结果宗门底下还有个这么恶心歹毒的地方,跟那合欢宗比起来半斤八两,但人家合欢宗好歹是明着恶,这素月宗就是阴着邪了。

    这海藻堆里头应该有个聚阴阵,将女尸抛入其中,根须吸食其血肉,然后养出个什么美容养颜的圣物,估计就是曲凝素的目的,她那人只对修为和容貌执着,苏竹漪虽然不确定阵法目的到底是什么,但也能揣摩个一二来。

    灵气最浓的地方是这里,但要怎么去找呢,难道要她钻进那海藻堆里?想想也是怪恶心的。

    苏竹漪施了个烈焰掌,烧断了几根海藻,没起到什么大作用。

    她想了想又施展了剑招,倒是割断了一些,还使得一具尸体掉下来,缓缓沉入海底,但那些海藻的生命力有点儿出乎苏竹漪的意料了,她有些惊讶的发现,被割断的海藻不出片刻又重新长了出来,且裹得更严实了。

    这到底是什么海藻啊,苏竹漪自认为见多识广,此番却不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上辈子有人发现听海阁海底的秘密吗?好似未曾听说过有这方面的传言啊,当时她在秘境里没赶上分块肉,出来之后素月宗已经四分五裂了,里头的东西被洗劫一空,宗门都被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她当时过来看过一眼,连听海阁都没瞧见,于是现在心头也没个谱。

    包里还有一些爆裂符,苏竹漪想了想,拿出三张阵盘,又取出爆裂符布置在海藻根周围,准备在根须附近弄个阵法出来使得爆裂符的威力增强,就在她布阵的时候,传讯符响了,苏竹漪听到青河问:“没找到?”

    叫青河过来帮忙肯定要快得多。

    但是这下头怨气颇深,血腥味儿也浓,这海藻里还不知道藏着多少具尸骨,苏竹漪想了想还是道:“你别下来了,这下头有个很恶心的阵法,里头应该死了不少女人,我想想办法,要是弄不出来就算了,你别在上面傻站的,去捞东西啊,记得把浮生镜搬走啊。”

    “嗯。”青河瞄了一眼院内的浮生镜,淡淡应了一声。

    现在两边还在继续僵持,他直接施展擒拿手将浮生镜抓到了手中,随后一剑劈出,劈裂了曲凝素的防御法宝!森然剑意已经到了曲凝素眉心,使得她浑身发颤,喉咙发干,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好似身体被万千蚂蚁啃噬,恐惧让她的脸更扭曲,脸上的青筋里都好似溢出脓水来。

    “谁?”合欢宗的修士又惊又怒,也就在这时,一个声音道:“管他是谁,是友非敌,素月宗气数已尽,你们宗主的命我答应过别人绝不能留,但你们的命我倒是看不上,放弃抵抗,加入合欢宗,饶你们不死。”

    说话的是合欢宗的寻欢宗主,他穿一身藏青色滚边袍子,以方巾束头,手里还拿着把鹅毛扇,说话时摇着扇子挡了半张脸,露出的一双桃花眼睫毛浓密,眼线黑亮犹如墨染过,眼尾狭长上挑,显得十分妩媚风流。他说话时瞄了一眼房顶,刚刚那剑气好似从房顶挥出,如今再看,那里却是声息全无,那人已经离开房顶了。

    寻欢眉头微蹙,随后视线又落在了素月宗弟子身上。他话音落下,就有几个素月宗的修士放弃抵抗了,而曲凝素一直表情呆滞,眼睛无光,好似已经彻底麻木。

    那剑意停留在了她眉心,将她的经脉寸寸震断,却没有取她性命。可现在的曲凝素,已经离死不远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短短时间,就成了这样?

    靠山没了,她脸也毁了……双手捧着脸颊,曲凝素疯了一样去抠脸上的青筋,刨的满脸血水混着脓水,看起来恶心至极。寻欢用扇子都遮了眼,喝道:“还傻愣愣站着做什么?”

    就见身侧一位合欢宗女修直接抬手扔出一枚银梭,银梭化作寒光没入曲凝素眉心,她动作僵住,随后重重往后倒下,哐的一声,跌倒在地。

    房间内,正面无表情往储物法宝里装灵石法宝的青河手一顿,随后又拿起一件法宝,随手丢进了储物袋中。而就在这时,海底一声巨响,让青河脸色微变。

    他立刻化作一道黑色剑光,飞向了听海阁。

    海底,苏竹漪引动了阵法。

    然就在阵法引动的那一刹那,苏竹漪感觉到海藻内突然出现了一点红光,那红点飞速射来,苏竹漪不敢自己硬接,更不敢将红点挑开,而是拿断剑一挡!

    红点落在剑上,啪啪啪啪,像是烟花一样炸开,无数银针受了断剑的格挡倒飞出去,密密麻麻的刺入了海藻之中。若她刚刚挥剑去斩,那银针爆裂开的方向就不受控制,那样一来,她就很容易被银针刺到。

    每一根银针上都有剧毒,一旦被刺中,她就危险了。

    海藻内藏着个活人。

    正躲在暗处,准备杀她。她准备的爆裂符虽然厉害,但里头那个人,恐怕暂时还死不了。

    没想到,她前脚离开落雪峰,后脚就遇到了血罗门的杀手呢。难不成是苏晴熏?转念一想不可能,现在的苏晴熏最多是个凝神期或者筑基期修为,她哪怕已经开始执行任务了,也断然不可能接暗杀自己的任务,要知道,苏竹漪三年前就已经是结丹成为金丹期了。

    血罗门是魔道,到处掳孩童进行血腥残忍的训练,为的是培养杀手,而杀手之中,有一批死士。修真界有很多大能会给自己的爱徒亲人点上一盏心血魂灯,若是点了这种魂灯,他生命尽头最后的画面还有杀人者的神魂气息都会被记录下来,也就是说,只要你杀了人就会被他的长辈追杀到天涯海角,所以一般情况下,大家都不会对这样的弟子轻易动手。

    而血罗门的死士,就是为杀这些人而存在的。

    他们一生只有一次任务。

    杀了对方,自己也会死。

    这样,死者的长辈哪怕想要给死者报仇,也是无济于事,因为凶手已经死了,且死得干干净净,不会留下一丝线索。现在,这个刚刚偷袭她的人,有九成的可能是血罗门的死士,没想到,居然有人找上血罗门,来取她的命。还真是看得起她呢。

    上一辈子,苏竹漪就是长宁村那一群孩子里唯一的幸存者,最后,她成为了血罗门里最利的那一柄刀。

    她对血罗门的攻击手段了如指掌。刚刚射出的那个叫梨花烟雨,这法宝威力极大,一共能施展三次,现在已经用过了一回,那人还能施展两次。

    他藏在暗处,藏在那海藻当中。刚刚的爆裂弄出了那么大的阵仗,可这海藻居然还是没有多大的毁坏,也就最外层断裂了许多,然现在也开始缓缓恢复了。

    那人是以为躲在这海藻里就安全了?就可以寻找机会偷袭她了?

    “天真。”苏竹漪冷笑一声,正要拿出传讯符让青河在听海阁内找一找有没有什么诡异的植物,就看到一道黑影直接出现在她旁边,而就在他出现的那一瞬间,那些海藻都好似被海浪冲得往后飘了很远,本来竖着垂落的海藻,愣是斜斜地飞了一片。

    哟,这阴森东西还有灵智了。本以为里头的怨气会主动靠拢青河这个万恶之源龙泉剑,没想到,它们居然懂得避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