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79章 :他的道

第079章 :他的道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骷髅一步一步走出阵法,他走得很慢,一点一点儿蜗牛似的往外挪。

    越靠近,小叔叔身上那煞气越浓,好似比青面獠牙更可怕,明明他身后没有青河那样狰狞的黑气和剑影,可是那种凶煞之气却从他骨子里透出来,好似还有一股淡淡的血腥气,那味道让他浑身骨头都不舒服,就好像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更加沉重粘稠了。

    小骷髅觉得自己腿软,下颌骨都咔哒哒地响。他步子迈得更小了,就好似踩着小碎步似的。

    秦江澜脸上笑容渐渐凝滞,他眼神本就有些阴郁,此时眉心微微拢起,哪怕目光并不慑人,也让小骷髅觉得头皮发麻,甚至伸手挠了两下头盖骨。

    “悟儿,你怕我?”秦江澜眸子本就暗沉,说话的时候好像黯然无光,一双眼睛不复往日清澈。他声音很轻很低,显得有些失落。

    小骷髅稍稍一愣,他也老实,动作僵硬地点了点头。

    看到小叔叔神情落寞地低下头,小骷髅一咬牙,哒哒哒地小跑几步,在小叔叔身边坐下,将手里的替身草人放到他眼皮底下给他看,“喏,小叔叔你看,这是小姐姐给你的。”

    那是个高阶替身草人。苏竹漪担心他么,怕他在这里遇到危险?仅仅一个草人,就将秦江澜身上的戾气都揉散了几分。他看着小骷髅,眸子里都有了光。

    小骷髅接着又低头在破破烂烂的小蝴蝶里掏了掏,把束发的玉簪子拿出来,“小姐姐说头发上不要绑绿丝带了,这是她亲手雕刻的哟。”

    把玉簪递给小叔叔后,小骷髅又把自己做的衣服给拿了出来,“这是小姐姐选的布,我缝的衣服,你快试试合身不?”

    挨着小叔叔,哪怕还隔了一尺远的距离,小骷髅还是觉得自己骨头都快被冻僵了。

    他说话的时候上下牙齿磨得咯吱咯吱响,浑身的骨头也在颤,发出咔咔咔的声音,若不是蚕丝裹着,小骷髅觉得自己肯定已经散架了。然而即便很害怕,他依旧没挪远,还是挨在小叔叔身边,怯怯地问:“小叔叔你是哪儿不舒服吗?”

    “我好想你。”

    “小姐姐她也想你。”

    秦江澜一手紧握玉簪,另外只手伸出,想像从前一样摸摸小骷髅的头,但他的手在靠近小骷髅的时候又缩了回去,接着把手里的面人直接递到了他手中。

    他上次跟苏竹漪用天涯咫尺通话后直接昏迷了,苏醒过后都不知道过了多久。

    毕竟,这个世界里的时间本身就是诡异的。而他发现,昏迷的那几天,兴许是元神受损陷入昏睡,他遗忘了很多记忆。所以在那之后,他不敢轻易在施展天涯咫尺了。

    后来因为躲在灵气荒芜没有什么生灵的区域,修为进阶缓慢多了,记忆流逝却依然没有减缓多少,他遗忘得越来越多,心中的慌乱也越来越大。他的人生原本好是一幅画,现在却又人将画一点儿一点儿擦去,如今,人生经历好似只剩下了一半。

    他迫切地想离开这里,他想,既然呆在有生灵的地方,那些生灵会汲取他的生气,那他把他们杀了不就好了?

    这个念头生出之后,就无法从脑海之中抹去了。

    他忍耐许久。

    最终,还是没忍住。上辈子,他背着天下人,救了噬心妖女,把她藏在了望天树上。

    上辈子,他明明可以渡劫飞升,却依旧放弃了大道。

    红尘情爱才是他渡不过的劫。

    那个妖女,或许从初次相遇,就成了他的道。

    秦江澜杀了人。

    他修了魔道。

    他的修为已经到了元婴期大圆满,自觉比前世还要强上一点儿,可他依旧出不去,甚至他都没有引来雷劫。他想,是不是因为他属于这里,他把自己祭了流光镜,所以会缓缓变成镜子里的一部分,这里是镜子里,本身流光镜就是违背天道规则的产物,所以,已经属于流光镜一部分的他怎么可能引来天劫呢?

    没有天劫,他怎么渡劫?

    不能渡劫,如何越界?

    他让她等他。

    他说他很快就能出去了。哪晓得,结果会变成这样。

    甚至,他都不敢再次施展天涯咫尺告诉她。因为他害怕再次昏迷,害怕再醒来的时候,记忆遗失得更多,到最后,望天树上的六百年都化作青烟,他最后会记得的,可能就是流光镜里认识的小骷髅了吧。

    于是,他叫来了悟儿。

    他想把以前他们之间的故事都讲给悟儿听。

    哪怕最后,只记得悟儿了,也能由悟儿讲给那时候的他听,他想,他会记得更久一点,哪怕多一天,也好。

    只是他入了魔道,杀了那么多真灵界的生灵。

    悟儿也怕他了呢。

    将手中的面人递给了悟儿,秦江澜没有说话,而是将玉簪握在手里,轻轻抚摸上面的每一道花纹,手指摩擦着那个名字,一点一点的反复摸索,好似想把那个名字镌刻在心上。

    旁边小骷髅看着手里的面人,又看了一眼小叔叔,他也不抖了,好像也不怎么怕了,凑过去紧紧挨着他,说:“你怎么只看小姐姐的玉簪啊,你也看看我的呀?”

    “我缝了好久,好绣了好多花呢小叔叔。”

    他把衣服扒开,指着上面绣的图案问:“好看吗?”

    衣袍上绣了大片的花,上面还有很多小人儿,有男有女,红衣服的小人儿是苏竹漪,她身边围了好几个男人……

    就好似前世的她一样。

    秦江澜:“……”

    心头好似有戾气生起,拳头骤然捏紧,左手牢牢捏着的玉簪都松开了,顺着膝上落到草地上他都未曾发觉。

    然许久之后,心尖儿上的刺痛,拧紧的绳结,都化作了唇边一丝叹息。他感觉左手手心空落落的,连忙去拿,脸上再镇定也不能掩饰心中慌乱,还有那胸中翻腾的戾气。等到握着那玉簪,秦江澜才稍稍定下心神,却又觉得,玉簪好似有些不对。

    就听小骷髅可怜巴巴地道:“小叔叔,你抓疼我了。”

    他稍稍错愕,哑然失笑。

    刚刚握住的哪里是什么玉簪,分明是小骷髅的手指骨……

    他真是,入了魔怔了。

    只是几个人而已,还未确定到底是什么人什么关系,他都好似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一般,果然是入了魔道。

    轻念静心咒,却再也无法静心了。

    “悟儿。”

    “恩?”

    “我讲小姐姐的故事给你听好么?”

    他心念一动,又问:“你会写字吗?”

    “不会,我教你。”既然他写下来的人生会消失,那让小骷髅写下来呢?

    希望到那时,他依然会愿意,依然有机会,读这一段故事。

    ……

    苏竹漪和青河赶到了素芳城。

    这时候的素芳城跟从前没什么两样,城门口依旧有修士在收入城费,只不过进城的人不多,都用不着排队。

    青河穿了一身黑,他修为高,面具都不用带,直接施展了个简单的易容术,让自己的脸变得极为刻板普通,就像是一张僵硬的僵尸脸一样,一眼看过去都知道这是张假脸,偏偏大家修为比他低,看不出他真正容貌。

    苏竹漪穿了一身红,脸上罩了个黑色面具,俩人轻易穿过了素芳城的结界,直接从上空入了城,压根没想过要付什么入城费。进了城,也没在城内停留,而是直接去了素月宗。

    他们来得有点儿早。

    合欢宗和素月宗的打斗都还没完……

    打斗的地方在闻香岭,也就是当时苏竹漪等的那个大院里,院子里有两面浮生镜,此时镜子上都染了血。

    苏竹漪跟青河都隐匿了身形,还在周围罩了个结界,她坐在屋顶上观战,青河则站在她身旁不远处,静静看着远方,也不知道在看哪儿。

    “那两面浮生镜挺好的。”苏竹漪道:“等会儿我们搬回去,放在落雪峰上,每天进出都能照照镜子。”

    “掌门看到作何解释?”青河冷冷回应。

    “那就搬到我屋里去。”苏竹漪漫不经心地答。

    “掌门没去过你屋?”

    苏竹漪抬头瞥了青河一眼,“那就放你屋里。”

    青河轻哼一声没说话了。

    没反对,苏竹漪就直接当他默认了。

    她继续看院中,素月宗的女修死了不少,现在宗主曲凝素浑身是伤,脸上更是青筋密布,那鼓起的青筋跟蚯蚓似的盘横在她脸上,极其丑陋。苏竹漪看到曲凝素那张脸,心头就冷笑一声,这贱人当年敢对她用红颜枯,如今也这张狰狞鬼脸正适合她。

    此时曲凝素面前还撑着一个防御法宝,圈住了一小片安全区域,合欢宗的修士暂时无法攻破,双方一度僵持着。

    *宗资源丰富,法宝也多,曲凝素手段不少,但素月宗气数已尽,她身后也就十来个女弟子,一个元婴期、两个金丹期,其他的小角色根本没多少战斗力,多撑一会儿又有何用,反正都逃不掉。

    苏竹漪懒得继续看了,她神识没青河高,直接问青河觉得素月宗哪里灵气最浓郁,青河抬手指了指海边,苏竹漪嘀咕一声不早说,直接往海边过去,而青河依旧站在原地没动,只不过片刻之后,他转了个方向,面向海边。

    此前他好似在眺望远方,实则什么都没看,天地万物皆不在眼中。

    而现在,他眼里也就只有那个钻进海里的小师妹了。

    三年前,若不是苏竹漪,一切都会不同。

    虽然这三年他都没说过一句感激的话,但青河心里已经把她当做了真正的亲人看待。

    是除了师父之外,最重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