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76章 :揉揉

第076章 :揉揉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松风剑气出现得太快了。

    电光火石之间,一道剑意从苏竹漪身上飞出,那云峰主手中的炼神鞭被一剑破开,而松风剑气去势不减,刺向云峰主眉心。

    这逐心咒里的松风剑气好似比以前还强了几分!

    强得真忒么不是时候!

    好在大多数修士都有罩一层防御屏障的习惯,在加上护体法宝,还有洛樱反应极快出剑一挡,云峰主虽是被剑气逼得踉跄后退几步,人也受了点儿伤,但伤得倒是不重。

    反是洛樱,面比纸白。

    “你!”云峰主厉声道:“苏竹漪,受刑时竟敢以下犯上,罪加一等!”

    苏竹漪:“……”

    她把松风剑取出来,“仙剑护主,弟子惶恐。”

    幸好刚刚她把松风剑□□放身上了,不然一时还不知道作何解释。

    刚刚那二十几鞭仙剑都没护主,现在却突然跳出来护主,应是感觉到了主人有生命危险。易涟刚刚阻了一下那道剑光,心头清楚那一剑有多厉害,他的剑现在都还颤个不停,差点儿被那一剑斩出裂纹,心头存了几分疑惑。苏竹漪有这么强的剑道实力?否则的话哪怕是仙剑,才认主没几天,也不可能有如此剑意。不过他还是看着云峰主道:“苏竹漪她只有金丹期,刚刚你那一鞭施了全力,若落到她身上怕是会伤到根本,重则毙命,难怪仙剑会主动护主。”

    云峰主下意识反驳,刚一开口,就听到一个声音道:“我才闭关几天,你们又闹出这么大动静。”

    却是掌门段林舒来了。

    “罚也罚了,洛樱你带着两个弟子回去,别杵在这里了。”

    “鞭笞未满……”云峰主皱眉道。

    “苏竹漪得了仙剑,又救了福全镇那么多百姓,自己还中了毒身子都没养好,这么大的功劳还抵不过那几十鞭?”掌门面含怒色,也不等洛樱同意,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拎着苏竹漪和青河就走,小骷髅眨巴眼睛看着掌门,只觉得这叔叔真是好人,心里头喜欢的人又默默加了一个。

    还排在了青河前头。

    洛樱精力不济,此时见掌门都提着人走了,嘴唇微抿,也不再坚持跟了上去。回到落雪峰,掌门就把两个人放了,“好好休养,知错就改便好,云峰主素来严厉,她自幼就在刑堂长大,对犯错的弟子都没有好脸色,但处事也是十分公正严明,你们不要对其心生不满。”

    掌门这话是看着青河说的,青河那眼神真是冷得跟冰窖一样,他看着都发寒,这小子如今看着是个金丹期修为,但大家都觉得不是,总感觉他修为深不可测,比从前的洛樱还要强,偏偏他是个冰坨子独来独往的,就连掌门面子都不给,于是他们都不知道他的真实实力到底是什么。

    “是。”青河硬邦邦回了个字就不在说话,他看了慢慢走过来的洛樱师父,还有跟在师父旁边的易涟长老,眸色又深了。

    不过易涟却是看着苏竹漪的,他这会儿也不威胁了,直接拿了丹药送过来,就地坐下,“你不把那只灵兽拿出来给我看,我就不走了。”

    “我蹲个灵兽能蹲百八十年。”他呵呵一笑,“不管多艰难多凶险的环境我都能撑过去,头一回在自家门派里蹲,蹲个千年都没问题。”

    青河凉凉地道:“你还能活千年?”他也知道小骷髅不能见人,但以前从来不会过多关注洛樱以外的人和事,此番开口之后,视线往苏竹漪旁边那空地一扫,复又面无表情的移开了。

    小骷髅被他看得一抖,他觉得自己明明裹得好好的密不透风,为何青面獠牙就好似看得到他呢?

    不知为何,青河说话的语气让人感觉到了刺骨寒意,易涟肩膀上那只金丝雀直接身子僵硬往他肩膀上一倒,他讪笑两声把金丝雀装进灵兽袋,道:“蹲到我岁月尽头也是值得的。”

    这不要脸的,难不成还真要一直蹲落雪峰?

    就在这时,苏竹漪轻哼一声,指着面前空地,“我又没藏着,你自己看呗。”

    易涟脸上笑容一僵,“在这儿?”

    神识扫了又扫,看了又看,压根儿什么也没看见。

    苏竹漪便道:“小骷髅,叫人。”

    她联系小骷髅,让他不避着其他人说句话。

    就听小骷髅脆生生地道:“小姐姐,他怎么坐地上?”

    易涟先是一愣,随后看向声音来源处,伸手去摸,摸了个空。

    “真的在这儿?”

    “真的啊,你自己看不见,怪我咯?”苏竹漪又道:“我累了,回房间休息了。”转身欲走,就被易涟拉住,“看不见摸不着,还能说话,难道是雾魅,还是九阶的?”

    苏竹漪皱眉,“我怎么知道,我不认识灵兽,机缘巧合遇到的。”

    “你是主人你能看见吧?”易涟眼神热切,“你画给我,我确定一下。”

    苏竹漪眉心都收拢了,她眼神也冷了不少,明明只是个金丹期,此番眼神锐利,给人一种盛气凌人的气势,倒叫易涟都稍稍震住,缓缓松了手。

    就听苏竹漪语气凉凉地道:“我不是画过了?”

    一想到上次那副画,易涟就脑仁疼,只是他这会儿也不好追问了。被两道冰凉的视线盯着,他感觉自己前胸后背都凉飕飕的,不只两道,而是三道,剩下的那道,不用想,应该是那只高阶雾魅吧。

    无影无形,实力强大的雾魅,没想到他居然有幸得见。

    此番再追问也问不出什么了,易涟垂头丧气地离开,掌门也跟着走了,洛樱站在原地没动,她看着两个弟子,声音难得放柔了一些,“以后莫要再犯了。”

    苏竹漪点点头就回了房间,她回到房间就趴在床上,让小骷髅给自己背上擦了灵药,等抹了药膏之后再开始调戏疗伤。

    刚趴着没多久,苏竹漪就感觉玉璧动了。

    连忙拿出来,她终于再次听到了秦江澜的声音。

    “又受伤了?”

    咦,这次好像没上次那么断断续续的,难道是因为没打雷下雨?苏竹漪微微一愣,心想,她还没回话呢,小骷髅已经蹲到了玉璧面前,一爪子把玉璧捞到了手里。

    苏竹漪:“……”

    突然觉得小骷髅有点儿碍眼怎么办?

    听到小叔叔的声音,小骷髅高兴得不行,“小叔叔,小叔叔你什么时候过来啊?”

    秦江澜一袭黑衣,他身处荒漠,周围是慢慢黄沙,几乎没有任何生灵。

    他想,没有生灵,就不会有那么多生灵,需要消耗他的生气。

    如今的秦江澜,修为已经到了元婴后期。从前一千多年才跨越的境界,如今缩短到了十年。还有很多疑惑未解,他无时无刻都警惕着,在修炼的同时也不断回忆往事,并将上一世发生的那些事情记载在玉简上,竹简上,白纸上……

    可是他发现,很多事情依旧缓缓遗忘,而记录在玉简上、竹简、白纸上的字迹,也会一并消失。就好像上面从未写下过任何东西一样……

    他是怎么认识苏竹漪的呢?

    他已经忘了。

    可他没忘,他爱她。

    逐心咒的再次异动让他惶恐不安,他得离开这里,他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他要去到她身边,他怕她受伤,他跟怕遗忘。每一次催动天涯,秦江澜神识消耗都极大,他害怕神识的损耗会加速遗忘,所以此前神识恢复后也没有尝试联系,直到此时逐心咒再次异动,他实在忍不住了。

    “快了。”秦江澜答。

    苏竹漪捧着玉璧趴在床上,本来是不疼的,现在听到秦江澜的声音,忽然觉得后背火辣辣的疼,疼得她轻哼了一声。

    对面便有秦江澜的声音传过来,“怎么了?疼?”

    刚刚逐心咒动了,她肯定受了伤,也不知道伤得如何。

    “是啊,好疼。”她趴着的,懒洋洋地道,声音都柔媚了一些。好似回到了六百年前,她软若无骨地趴在床榻上,用一层薄纱裹着身子,冲坐在那边打坐的剑修嘤咛一声,“哎,秦老狗,我老毛病犯了,疼,来给我捏捏肩。”

    一百次里有九十九次他都不会理她。

    剩下的那一次就是真的疼,因为她当年伤得太重,经脉寸断,骨头都被碾碎了,经脉断了就完全不能容纳灵气,而没有灵气,平时可轻易恢复的伤,就变成了不治之症一般。断骨重塑的痛苦,她都不记得自己怎么熬过来的。

    大概,是她从来都不愿放弃,也是因为有个人一直陪在身边,不舍得她死吧。

    思绪瞬间飘远,在听到秦江澜的声音时苏竹漪又瞬间回神,她听到秦江澜问,“哪里疼了?”

    声音里透着关切的味道,这是从前那个假正经声音里从来不会有过的。

    那时候的秦江澜说话就跟念经似的,语气平静波澜不惊。

    苏竹漪眼睛一眯,她是趴着的这会儿鼓涨的胸口本身就压得有点儿难受,顺手抽了枕头垫着,这才语气轻佻地道:“胸口疼,你来给我揉揉?”

    她以前在秦江澜面前说些挑逗的话可是信手拈来,没曾想这话出口,自己面皮倒是一红。

    对面没吭声,气氛稍稍一凝。

    就在这时,小骷髅凑过来,“小姐姐,你疼呀,我给你揉呀。”

    看着那只伸过来的手骨,苏竹漪脸上媚态横生的笑容直接僵掉了,她一手撑在小骷髅头盖骨上,道:“一边儿玩去。”

    同一时刻,玉璧那边传来一声轻笑。

    那笑声轻柔宠溺,犹如羽毛拂过,撩得她心湖荡漾。

    “等我过来,替你揉。”

    苏竹漪本来微微泛红的脸颊瞬间发烫,她怎么都没想到,那个高贵冷淡的秦老狗,居然会变成这样……

    她眉心收拢,一句话把所有暧昧都给打破了,“哎,秦老狗,你是不是被什么脏东西附体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