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75章 :控制

第075章 :控制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洛樱允了。

    她觉得自己活不长了,两个徒弟能够有这么深厚的同门情谊,她也稍稍放心一些,青河那性子对同门情谊看得十分淡薄,她原本是有些担心的。

    她持鞭抬手,正欲继续,就听苏竹漪又道:“师父你累了,不若让……”瞧见胡长老也在且是一脸担忧,苏竹漪立刻道:“不如让胡长老代劳。”

    胡长老长得高大魁梧却是个护短的热心肠,也对资质优秀修为高的弟子格外看重,他下手肯定会轻一些。

    刑堂处于戒峰,峰主是个元婴期女修,大家都称其为云峰主,也是她,对落雪峰凌驾于门规之上一直颇有不满。

    她听到苏竹漪的话后,不动声色地上前一步,“落雪峰的事情我们刑堂本是不好干预,但洛樱身体不适,这鞭型就由刑堂来执行吧。”

    胡长老不满上前,正要说话,就见易涟也沉声道:“我来吧。”

    云峰主稍稍迟疑,瞥了易涟一眼,随后道:“那就劳烦易长老了。”

    易涟常年不在古剑派,经常躲在深山老林里蹲点灵兽,一蹲蹲个几十年,他常年不在,但还是一峰之主,他的实力和手段都是让人颇有些忌惮的。

    易涟接过鞭子,啪的一下抽在了青河身上。苏竹漪发现他抽得中规中矩,每一鞭都好似尽了全力,但看青河的反应,却又好似没有此前痛苦。当然青河的痛苦也不会显在脸上,他最多就闷哼一声而已,基本上看不出来疼不疼。

    炼神鞭的威力跟持鞭者的修为境界和元神本身的强度有关。

    洛樱现在虽然重伤,但她修为本身是在场最高的,元神同样虚弱,就好像识海之中完全干涸,但那识海本身却是十分辽阔,只是里头没神识了而已,境界还在。所以她抽青河,既伤青河,又伤自己。

    而现在,明明易涟是尽了全力的,为何小骷髅偷偷告诉她,青河要轻松多了?

    苏竹漪觉得有古怪,她思索的时候就瞧见易涟肩上那只金丝雀忽然转过头来瞅她,小眼睛闪光,眼神显得十分狡黠,跟此前那只傻鸟到底有些不同。

    下一刻,苏竹漪想到了一个上辈子听说过的秘术。

    乾坤挪移,移形换位。这个比替身草人就要厉害多了,就是出生之时就有个灵物一起成长,朝夕相伴气息也越来越相近后,施展某种秘法使得人与那灵物能够共通,随时替换,等于一个人两条命,两个身份了。

    上辈子苏竹漪只是从书上看过未曾得见有人用,所以一开始没想到,如今想到了也感叹易涟果然有些本事,当然,更多的感叹在于,他移形换位居然找了只鸟。

    还是只金丝雀……

    金丝雀有什么用?

    这么说来这金丝雀也得有个一千五百多岁了,果然是只老鸟啊。

    既然换了位置,那现在抽青河的就是那只金丝雀了,金丝雀能有什么力量,难怪打在青河身上就跟捞痒痒一样,想通这些关节,苏竹漪顿时松了口气,这下,他们算是欠了易涟一个人情,也不知道他有何目的,所求为何。

    反正是他主动帮忙的,小事的话她心情好还能搭理一下,若是太麻烦就算了,反正她脸皮厚,也不在乎。

    等抽完了青河,就轮到她了。

    易涟笑呵呵地走到苏竹漪面前,亮了亮鞭子。

    他说:“你那只灵兽回来了吧?”

    苏竹漪:“……”

    不待苏竹漪狡辩,易涟又道:“我闻到你身上有他的气息了,比上次更浓。”

    小骷髅就在她旁边站着,能不浓么?

    “什么时候带出来给我看看?”易涟又道。

    他甩了下鞭子,抽得啪的一声响。这是打算吓唬她了,若是不答应把小骷髅带出来给他看,他就要动真格的了?

    小骷髅是绝对不能放出来见人的,它是个鬼物。洛樱当初会要求她拜入古剑派,他们本身的目的也是在于把小骷髅带在身边,哪怕小骷髅现在看起来气息干净,但这样的鬼物在外人看来是很容易被外界影响的。苏竹漪知道小骷髅其实有自己的注意,他在不杀生啊不干坏事这方面还挺坚持,但是别人愿不愿信,敢不敢信就是个问题了。

    鬼物,本就不被世人所容,在他们看来,鬼物就不应该存在于天地间,哪怕从不曾害人。

    圈养鬼物者,就是邪魔歪道。

    同理,青河不是被邪剑控制,他现在本身就是邪剑,骨连着骨,肉连着肉,他既是人也是剑,一把随时都会疯狂煞气冲天的剑。如果告诉洛樱,告诉同门他现在就是那曾让天下大乱生灵涂炭的龙泉剑,不管他们如何纠结内心如何挣扎,青河的下场只有一个。由洛樱出面,想尽一切办法,哪怕同归于尽,也要将龙泉剑毁灭,毁灭不了,就再次封印。

    “快叫出来给我看看。”易涟眼睛都像是在发光一样,他对奇珍异兽特别痴迷,这些日子一直记挂着苏竹漪上次说的那只灵兽,但苏竹漪画得那张画很明显就是忽悠他的,她一幅油盐不进的样子让他着急,却也不能逼着小辈,现在却是个机会。

    “它神识比我强大,我叫不出来。”苏竹漪道。

    易涟脸上仍有笑容,他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耸了下肩,“那真是可惜了。”说罢,抬手,欲挥鞭时手腕一抖,随后转身把鞭子递给旁边的云峰主,“我手抽筋了,就麻烦云峰主了。”

    那只金丝雀又瞅了苏竹漪一眼,眼珠子都转了一圈儿,爪子左右挪动两下转了个身,背对了苏竹漪,还突然张开翅膀,好似做了捂眼的动作。

    云峰主接了鞭子,直接扬手就是一鞭。

    她素来严厉,对落雪峰颇有不满,因为青河盗走剑心石更是耿耿于怀,但对入门仅十年得了仙剑的苏竹漪倒还算得上和颜悦色,她没有刻意使坏下毒手,但也不会心软就是了。

    云峰主是管刑堂的,她心里头有数,分寸掌握得恰到好处,这炼神鞭打不死苏竹漪,却也会让她疼,五十鞭下去估摸着得躺上个一年半载,教训有了,规矩也立了。就是那青河素来目中无人,此番便宜他了。

    苏竹漪如今是金丹期修为,她元神比修为强,一鞭子挨了元神还好,肉身却是疼得厉害。

    以往受多重的伤她都能忍着,浑身上下没一块好肉都露出白骨了也能淡定自若地与人说话虚张声势,没想到重活一回,忍痛的能力都弱了。好似最近这些年过得太顺遂,养了一身细皮嫩肉,以至于这会儿挨了鞭子,居然眼睛里都有了泪。

    她假哭的时候多,随时都能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像是这般当真滚泪珠的时候几乎没有过,疼得哭了自己记忆里都没遇到过,因此苏竹漪自己都怔了一下,强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又给死死憋回去了。

    她没哭,小骷髅倒是哭了。好在有神魂联系,她一边挨着鞭子还得一边跟小骷髅说话,免得小骷髅真的忍不住露面。

    “小姐姐,为什么要挨鞭子呢?”

    “因为青河犯错了。”

    “青河犯错了,小姐姐也帮他受罚,那我也可以帮忙啊。”他贴身站在苏竹漪背后,不敢看她的鞭痕,伸出手臂挡着,想替她挡鞭子。但这炼神鞭本身是捕捉元神落在人身上的,所以挡也压根挡不住,完全不会落在他身上。

    “我说了要保护小姐姐的。”他眼眶子冒眼泪,憋着口气提着拳头要打人,苏竹漪把他喝住了,倒是没想到,小骷髅真的有了揍人的勇气,只是现在不是时候,她自己揽的破事,这会儿要是小骷髅冒出来把云峰主打了就不好收场了。

    又挨了二十来鞭,苏竹漪就有点儿忍不住了。本来跪得笔直的,这会儿那一鞭一鞭落在身上,她都有些撑不住往前面倒,小骷髅见状立刻跑到前面去给她抵着,众人压根看不见小骷髅,却总觉得苏竹漪的样子有点儿怪怪的。

    青河一直闭着眼睛。

    炼神鞭对他元神有损,所以他刚刚一直在压制龙泉剑,他此前还高估自己了,若不是此后易长老帮忙,他恐怕五十鞭都熬不住,这会儿压制住龙泉邪性,他睁眼,就看到苏竹漪跪在那里,后背上全是血。

    师父静静站在一侧,眸子里好似没有神采。

    他知道师父没有错,师妹是待他受过,可是心中仍有些不甘。

    师父你能为全天下人牺牲自己,为了陌生人祭祀自己的身躯,为什么就不能护着自己的徒弟。

    青河跟洛樱不是一样的人。他不在乎其他人,不在乎什么规矩,不在于什么正和邪,不在乎是非对错,他只在乎自己在乎的人。

    他觉得自己天生就适合魔道。善恶不明,是非不分。

    若不是当初被洛樱挑了去,他肯定已经入了魔道。

    可偏偏,洛樱选了他。

    而他,又爱了她。

    “啪”的一声响,随后又是小师妹的一声闷哼,好似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痛苦,一点一点的传入青河的耳朵里,侵入他识海之中。

    从前,苏竹漪在他眼里就是师父收的徒弟。

    师父要他照顾的人。

    一切以师父为重。他护着她,因为师父所托。

    而现在,小师妹,是他的师妹。

    眼看又那鞭子高高抬起,青河望向持鞭者的眼神阴寒至极,云峰主被那眼神激的心尖儿一抖,随后她眼神一黯,本来还算公正的她手上直接加了几分力道。

    苏竹漪感觉到那鞭子劲风袭来,比之前几次好似更强,她猛抬头,心头倏地一跳。

    她好像忘了点儿什么。

    好不容易才说服小骷髅不要打人呢。

    她体内飞出了一道惊鸿剑光……

    逐心咒啊!

    松风剑气……

    这个,她控制不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