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71章 :甘愿受罚

第071章 :甘愿受罚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十年前洛樱青河带着苏竹漪回来的时候,掌门段林舒就感觉到有些不妥当的。他的飞剑还有了一丝异动,因此心头起了疑心。

    后来看了洛樱身上的伤,魔煞气入体,他都无能为力,当时就在心里头确定那一剑是洛樱斩的,后来还到处找疗伤的丹药,叮嘱洛樱好好休养,也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古剑派两位长老,但其他的并没多说。

    此时苏竹漪看着他说话,也是因为他是知晓这当中细节的,因此掌门段林舒明白了苏竹漪的意思,不是青河杀的,就是洛樱杀的。他道:“当时洛樱回来受伤很重,为了镇压凶物煞气入体,直到现在也没有恢复,这些年我四处寻药,易峰主和胡峰主也是知情的。”

    说到这里,掌门段林舒又道:“前段时间我还从云霄宗那位丹药长老那重金求了一粒粹神丹,也是为了替洛樱治伤。”之前苏竹漪得罪了云霄宗丹药长老的女儿花宜宁,他那颗丹药求得可是十分闹心,费尽了心思不说,还花费不菲,原来是用在了洛樱身上。

    说到这份儿上,大家心里头都清楚,那苏竹漪没说完的是啥话了。

    飞鸿门的弟子经过七连山时因为贪恋破除了七连山的凶物封印,结果死在了洛樱剑下。

    众人都看向了洛樱,苏竹漪也看着洛樱。

    她紧张得浑身都在冒冷汗,双手揪着洛樱的裙子,手上的汗把她裙子都揉湿了。

    洛樱思绪飘远,她想起了小时候的事。

    “洛樱,你喜欢剑吗?”

    “喜欢。”喜欢是一种什么感情呢,就是每天都期待着练剑,那时候手里拿着根木棍儿比比划划,她都觉得高兴。对,是高兴,开开心心地咧着嘴角笑。

    那时候她会笑,也会哭。就像现在的小徒弟一样,哭得满脸是泪。

    “我们古剑派落雪峰的弟子,都是爱剑成痴的人。”师父牵着她的手走到了古剑的剑心石旁,“你愿意将心交给它吗?”

    没有人知道为何古剑派会有一个剑心石。大家也不知道为何剑心石会帮助古剑派弟子提前养出剑心,即便是落雪峰的弟子也不知道,他们只知道,每一代落雪峰的弟子都会常伴剑心石,他们用一颗赤诚之心,守护剑心石,守护整个古剑派。

    她答应了。

    并没有什么剜心,她也没觉得自己身体里少了什么,只是渐渐觉得,好似除了手中的剑,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让她心动。喜怒哀乐渐渐从身体里抽离,五百年后,她就成了面无表情不悲不喜的洛樱了。

    什么时候心中又微有波澜了呢?

    在青河偷走剑心石之后,那剑心石是被他捂在怀里的么,所以,她那颗心才会微动么?所以,看到此刻哭得泪流满面的小徒弟,洛樱会有一丝不忍心?

    那种情绪,叫心疼?

    不忍心那个陪伴了她三百年的青河死掉,不忍心看着竹漪哭。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剑心石的缘故,洛樱多多少少会感受到一些他人的心思。所以一开始,她就会说苏竹漪心术不正,然而现在,这个小徒弟是真心不想青河死,不想她出事。

    青河会杀人,是她没教好他。

    洛樱长睫微颤,她垂下视线,道:“是我杀的。”

    “既然残害了正道同门……”洛樱看了一眼东浮上宗的东方耀阳,又看向掌门道,“我自己不好处置自己,还请各位前辈定夺。”

    她用独臂一撩衣摆,白衣翻飞,好似她掀起了一片云,干净得微微有些刺目。

    她唰地一下跪倒在地:“洛樱甘愿受罚!”

    苏竹漪连忙也跪在一旁跟着认罪,“弟子也愿意受罚,掌门,弟子这次提前离开剑冢本是想回出生地看看的,结果去到那边发现有魔道出没的痕迹,有个镇上的百姓请弟子前去除僵尸,弟子便径直去了,结果遇到了女飞尸和一个擅长控尸术的魔道,弟子当时制住女飞尸了,那魔修想要逃跑,弟子立刻去追,哪晓得中了计,叫他给跑了。”

    “弟子初次下山没什么经验,中了尸毒又追不到那魔修,所以就连夜赶回落雪峰祛毒疗伤,是弟子不好,没考虑周到鲁莽行事,让那周边的百姓遭殃了!”

    “那周围城镇临着素月宗,关你何事?”胡长老听到这里已经气得抖胡子了,“你素月宗不是自诩正道,自己管辖内让魔修混进去屠戮凡人逞凶作恶,飞尸都养出来了还不知情,还有脸怪我们弟子!”

    “还想把养尸栽在青河身上!”

    “这短短十年就养出了飞尸,你们那一带百姓过得可真够苦的!”

    “就是!就是!若不是我们小师妹过去,指不定还得死更多的人呢。”古剑派这会儿也围了一些弟子过来,七嘴八舌地道。

    “难不成素月宗跟控尸门关系匪浅?”

    曲凝素被众人说得面色一滞,看着跪倒在前面不远处的两个女修心头简直窝火得很。

    一个娇艳犹如海棠,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又让那娇艳多了柔多了媚,跪在那里让人心疼。

    一个清冷犹如白梅,在冰天雪地里绽开,透出来的风骨让人忍不住钦佩,好似能闻到她灵魂深处透出来的清香。

    她自认为自己也是绝色,但跟这两个一比,就好似田野里的大白菜一样了。就连东方耀阳都一直忍不住打量这师徒二人,他那眼神,曲凝素岂会不懂。

    直到这时,东方耀阳才出来打圆场,“洛樱为了天下大义,出手杀了不知天高地厚放出邪物的飞鸿门弟子,还因此受了重伤,怎么还能受罚呢?”

    他上前两步要去搀扶洛樱,苏竹漪出手就要去拦,却见洛樱抬头,直视东方耀阳的双眼,直叫他动作一僵,伸出的手都顿了一下。

    洛樱别过头,淡淡道:“东方前辈代表不了天下人。”

    “起来吧,你没有做错,不应该受罚。”掌门道。“哪怕让天下人评说,你也没错。”

    洛樱依旧跪地不起,她说谎了。

    她不在意外人眼中自己的名声,但她在意自己的心,在意自己是否能做到问心无愧。

    “你这丫头还倔上了!”掌门去拉洛樱,却发现洛樱脸色苍白,嘴唇毫无血色,她身子一歪,直接昏倒,苏竹漪跪在她旁边的,连忙将洛樱抱住。

    “师父伤得太重了!”她一边抹眼泪一边道。

    “先送回去休息。”

    苏竹漪一直绷紧的神经直到此时才松懈下来。她撑着身子坐起来,并没有施展什么力道,因为旁边小骷髅一直陪着她。

    她跪着,小骷髅也跪着,只不过别人都看不到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