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68章 :祭品

第068章 :祭品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用手指轻轻摩擦光滑的玉璧,许久之后,秦江澜才恋恋不舍地将玉璧轻轻放下。

    接下来他服下丹药打坐调息,恢复了整整一日后气色才缓过来,这样的伤,在从前的话没个三五月不能恢复,但真灵界灵气浓郁,他修为进阶快不说,连伤势也很容易复原。

    换了一身衣服,秦江澜收拾好东西走出了自己暂时居住的修真客栈。

    刚刚出了房间,客栈的小二就很热情地跟他打招呼了。

    他微微颔首,继续往下走,客栈很清静,里头修士也不多,大厅里坐了三位修士,一男一女皆是金丹后期,两人坐在窗边,见到秦江澜也冲他点头微笑。

    角落里坐了一个黑衣剑修,他实力看不出深浅,这足以说明他实力比自己要高,秦江澜只是淡淡一扫并没有将注意力停留在黑衣剑修身上以免引起对方不悦,却没想到,那看着十分冷酷的剑修也抬起头来,淡淡瞥了他一眼,随后点点头,露出了一个算是和煦的笑容。

    秦江澜没有回应,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很热情的人,更何况,现在他对这个世界有了疑虑。

    他走出客栈,发现是个难得的好天气,碧空如洗,凉风习习。

    沿着青石街道一直往前,沿街叫卖的摊贩很多,显得极为热闹,再次走到珍宝阁门口,那屋子里坐着的掌柜见到他直接起身相迎,问:“秦道友,最近我们店里收了一条镶嵌了一百零八颗火鹤石凤尾裙,您要不要进来看看?”

    他见秦江澜停住脚步,补充道:“还有相配的簪花步摇,且都是灵宝,乃是炼器宗师元大师炼制,相传本是要赠予佳人的,只可惜……”他摇摇头没接着说,而是把秦江澜请进了屋子,命店中小厮把宝物取来,摆放在了秦江澜面前。

    “凤尾裙是高阶灵宝,距离仙宝一步之遥,不仅样式好看,防御力也特别强,哪怕是渡劫期修士的全力一击,这法宝也能抵挡。若是拿去拍卖,保管会叫无数女修抢破头。”掌柜指着裙子问:“秦道友觉得如何?”

    秦江澜心头一跳。

    他每次进这些地方,都会看一眼外面标注的价格,也会注意沿街小贩叫卖的价格,加上平日里经常看书,了解这一界的讯息,因此秦江澜估算这些法宝的价值*不离十,通常情况下,双方都显得十分满意的样子。而现在,他淡淡道:“一块上品灵石。”

    一块上品灵石,买一颗火鹤石都不够。

    掌柜听到这个价格,好似愣了一瞬。秦江澜微微皱眉,正欲解释一下随后离开,就听那掌柜说,“一块上品灵石肯定是不行的,秦道友若是缺灵石,可在我这店里帮工,只需半月时间,这些东西都归你如何?”

    掌柜笑容和善,一幅十分好说话的模样,然而正是这样的一些细节,让秦江澜觉得格外古怪。

    他说考虑看看,然后离开了商铺,继续往前走了没多久,秦江澜就出了城。等到到了城外,再仔细去看那座他生活了近半个月的城池,忽然发现,那座城反复笼罩在云雾之中,根本看不真切。

    他忽然想起了此前跟小骷髅在山里的一段经历。

    小骷髅在山上飞奔,没多久捡回来了一只兔子,他抱着兔子喊,“小叔叔,为什么这兔子一动不动的?”

    然而就在靠拢他的时候,那兔子两腿一蹬,跑了。

    虽然好似没什么联系,秦江澜脑子里却一直浮现出这一段画面,他看着脚下的草叶,看着头顶的天,看着那些叽叽喳喳在天空上飞过的小鸟,眸子里的光明明灭灭,眼前的山山水水,都好似变得虚无缥缈起来。

    他踩着松风剑继续往前飞行,瞬息间已至千里之外,而他现在已经是元婴期了,神识能够看得很远,如果说此前那个镇上有阵法防御使得他的神识无法看透城池,那其他地方呢?

    秦江澜御剑飞行,他不眠不休地飞了整整两天。而两天之后,他又沿路返回。

    一路看过来,秦江澜发现了一个让他万分震惊的现象。

    过去的时候,那些人和物是什么样子,回来的时候,似乎没有太大变化。这就是他一直觉得古怪的地方,但从前醉心于看书修炼的他并不曾跟其他人过多接触,唯一见过的那几个人也只打过一两次交道,因为珍宝楼买东西的缘故,他才去了那里三次。而跟他接触得多的人,变化也会大一些……

    秦江澜脑子里有了一个念头,这个真灵界真的是真灵界吗?

    为何好似只有他在的地方,那些人才能正常的与人交谈,才能称之为活着?而他离开了,那些人和物又会缓缓静止下来?秦江澜抬头看天,他一直觉得自己回到了一千多年前的另一个界面,所以希望能早日离开这里,然他似乎忘了,他是祭了流光镜的。

    他本以为一千多年后的秦江澜祭了流光镜,但时光既然回溯到从前,那时候的他也应该还在才对,现在,秦江澜却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想到这里,他眉头深锁,只觉冷风萧瑟,寒意逼人。

    这里或许的确是真灵界。

    却是流光镜里的真灵界了。

    小骷髅是鬼物,死物,它本身没有生气,所以它过来没有任何影响,它单独跑开,离远了碰到的兔子都不动弹。而他现在还是活的,有生气,所以他不管去哪儿,就能在那里提供生气,供养那些所谓的人和物?

    他祭了流光镜,所以才没有和苏竹漪一样活到一千多年以前同一片天地当中,他来到了这里。

    他就像是这真灵界的中心,为其他生灵提供养料,直到他彻底失去记忆,直到他什么也不记得,成为这真灵界里的一部分,成为这流光镜里的一部分,然后,和他们一起,等待新的养分?

    这整个真灵界,都是曾经流光镜吞噬的祭品吗?

    想到这里,秦江澜觉得不寒而栗。

    他得想办法布阵把小骷髅召唤过来证实这个猜测是否属实,他需要小骷髅去看,是不是没有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这里的整个世界,都是静止的。

    不过不管怎样,他都得尽快出去,他得离开这里。

    ……

    长宁村,苏竹漪发现玉璧没声音了,还把玉璧往心口的位置贴了贴,她此前猜想秦江澜可能在流光镜里,流光镜又好似在她身体里,这样贴近点儿,不知道会不会有动静。她把玉璧贴身放着,把冰凉的冷玉都捂热了,也没等到一丝儿声音,苏竹漪扯了扯嘴角,把玉璧拿出来放回了储物荷包。

    秦江澜刚刚说的话她就听见了两个,元婴,飞升。

    小骷髅也说秦江澜有元婴期修为了,显然秦江澜大概说的是他已经元婴期了,会尽快渡劫飞升过来找她。他怎么能修炼得那么快呢?这渡劫飞升还能说渡就渡?

    苏竹漪心头旖旎没生出多少,倒是觉得有了很大的压力,等秦江飞升过来,她还是个金丹期修士,岂不是会被吃得死死的。

    上辈子他们俩实力差距还没那么大呢,她勉强在秦江澜面前能撑上几招,若是他真的飞升过来,那她可真是一点儿还手之力都没了。所以现在想那么多没用,还是努力提升实力要紧。横竖这百来年间也没什么有吸引力的法宝秘境,记忆中这百年时间天下也没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至于那些无关紧要的人,是死是活也没有多大关系。如果拘泥于前世,今生又如何能打破束缚?

    她倒不如回去闭关修炼,早早把实力提升上去。

    上辈子她元婴后期的时候拿到的流光镜残品,那时候她都能感知流光镜存在,如今感知不到,肯定是因为她实力太低的原因,所以归根结底,还是得好好修炼。

    苏竹漪本来还打算去修真界走走看看的,免得一回去之后百年内又不能下山,如今却是打算回落雪峰闭关了,也顺便能把她认为的关键人物洛樱看着,免得她一个人呆在雪山上,突然出事都没人知道。

    她打定主意后就随手捡了金丝软甲往荷包里一丢开始往古剑派的方向走,没走多远,忽觉身后一片青光乍现,寒意逼人。

    刚刚断剑也平躺在草坡上,跟她隔得还挺远,她起身离开捡了当垫子用的金丝软甲,却把断剑给忘得一干二净,结果现在,剑祖宗发怒了……

    她被那青光削了一缕头发,只觉得剑气擦着耳边飞过,让她身子都僵在了原地,迈出的半步又直接缩了回来。

    她刚刚确实把断剑给忘了,等好不容易缓过神来,正要回去把剑祖宗捡起来,就见断剑一跃而起,砸到她头上后又消失不见了。

    而这时,她听到断剑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剑心稳固之时,断剑重生之日。”

    它并非不能制服龙泉剑。

    只是现在的它做不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