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67章 :咫尺天涯

第067章 :咫尺天涯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打算怎么处置他?”苏竹漪问。

    “带回去,关起来,除煞。”青河简短地道。

    杀是杀不得的,放更不能放,免得他继续为祸,所以就只能关起来了。

    “你什么时候回去?”青河又问。

    “过些时候。”她才出来没几天,才把这一团乱麻理清楚,还有些事情没处理,不急着回落雪峰。

    “年前记得回去。”

    “年前?有什么重要的事?”苏竹漪有点儿奇怪了,难道今年门派有比武?

    “除夕。”说完,青河带着被灵气清理干净的张恩宁走了,苏竹漪摸了摸自己鼻尖儿,心道,一个修真的,还学什么凡人过除夕?凡人命短,多活一年是一年,而他们修士命长,有时候闭关几年几十年都过去了,还过什么除夕过什么新年!

    古剑派倒是有看到过弟子挂红灯笼,但落雪峰往年都不曾有过,都是她一个人,压根没在意过。不过转念想到此前十年青河都不在,落樱也在昏迷,所以今年大家都在了,才打算师徒三人一起聚聚?

    等青河走后,苏竹漪就开始追问断剑了。

    “你认识龙泉剑吗?”

    “知道如何破除龙泉剑的煞气?”

    如今青河跟龙泉剑绑在一起,剑毁人必亡,所以除了压制住龙泉剑的凶性和煞气,苏竹漪都想不到别的处理办法,问题是,靠污秽除煞治标不治本,收效甚微,他浸泡十年出来,在外头没潇洒几天就又得回去,跟师父也是聚少离多,若是长久下去,难免会出现意外。

    苏竹漪如今心态转变,她要与天争命,就从他俩身上开始好了。这两个都是修真界里很有名的人物,一个流芳百世,一个遗臭万年,若是他们不死,就证明天命是可以逆转的。

    她要跳出那个圈子。既然流光镜能够现世,能够存于天地之间,就证明,宿命也是可以打破的,而要救青河洛樱,最关键的问题就是龙泉剑了。

    见断剑不吭声,苏竹漪又追问了一次,“那邪剑本身也是有剑灵的,只不过是万千冤魂怨气凝聚而成,现在就是青河的元神和那剑灵在争夺身体的控制权,你是剑冢里万剑之祖,那些飞剑剑灵好似都听听你话的,你有没有办法对付邪剑剑灵呢?”

    在她喋喋不休地再三追问下,断剑终于再次开了金口:“斩!”

    “青河他跟龙泉剑已经融在一起了,直接斩剑他恐怕也活不了,更何况,谁斩得过龙泉剑啊!”苏竹漪有些无奈地道。

    断剑:“我!”

    青光乍亮,将黑夜都驱散了,苏竹漪看到青光之中有一柄完好无损的长剑,剑身靛青色,蓝得好似雨后天空没有一丝杂质,干净透彻,就好像于黑夜里劈出了一片蓝天。

    它曾经很强。

    现在它只是一把断剑而已。

    苏竹漪伸手去碰,手指触摸到剑柄时,断剑剑身一颤,随后又恢复成了半截,周身都是绿绣,看起来残破不堪。此前她说你斩得断你就去,但是断剑没去,现在它又说它可以,所以,说的是曾经的它吧。

    这剑是什么材料打造的,当今世上,能有人将此剑重铸吗?她仔细想了一圈儿,愣是没想到个可以尝试的人,这世上炼器师一柄仙剑都铸不出来,别说重铸剑祖宗了。

    苏竹漪在原地坐了一会儿,又慢腾腾地过去长宁村看了一眼。

    到长宁村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她坐在长宁村满是荒草的土坡上发呆,哪怕心中想法改变了,仍是觉得有几分迷茫。她想逆天改命,却不知道要如何着手,曾经是想避开一切,让该死的都死,如今想法却是有了不同,但一时又不知道如何去操作,还是顺应本心,管他天塌地裂?

    她重活一回不就为了活得恣意潇洒么,怎么还越来越束手束脚了?心上、眼前好似蒙了一层雾,而现在,这层雾渐渐变得浅淡多了,苏竹漪一抬手把金丝软甲拿出来,却是没穿,而是直接扑在了草地上,随后她仰面躺下,看着雨后天空的闪闪星辰,看着绕着自己飞舞的点点星光,她眯着眼,好似快要睡着了。

    然而就在这时,苏竹漪听到一个声音在喊她。

    “竹漪……”

    “苏竹漪……”

    她怎么听到秦江澜的声音了?苏竹漪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神识往周围一扫,并没有遇到任何问题,怎么会突然入了魔怔?连幻听都出来了。秦江澜以前可是叫她妖女的!难不成断剑又开始折腾了?

    她低头,看到断剑没藏起来,也在她旁边平躺着,身上也没发出青光,不确定是不是它在捣鬼。

    就在苏竹漪觉得有些古怪,打算离开长宁村的时候,她又听到了那个声音,这次是,“妖女……”

    “小妖女……”

    苏竹漪这次确定了声音来源,她把储物荷包拿出来,也没从里面掏东西,而是把里头装的东西一咕噜倒了出来。

    东西不多,她这次出门身上的灵石丹药都是掌门他们给的,小荷包里统共就几件东西,那发声的东西自然一下子就确定了。

    那块圆环型玉璧。

    当时从剑冢里出来,秦江澜的给的那些东西他们都拿出来了的,哪怕坏得不成样子了。玉簪是里头保存得最好的,其次就是玉璧,上面虽然有很多裂纹,但是没有坏没有碎,只是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干嘛用的。

    苏竹漪自觉见多识广了,却也不知道这么一块玉璧是干什么的,她还以为是个装饰品,就是摆在房间里的呢,没想到,这东西还能发声?

    “妖女……”玉璧上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但苏竹漪确定,那是秦江澜的声音,她立刻把灵气注入玉璧,没有任何反应,神识侵入其中,也没有感觉到什么,末了她想了想,还直接咬破指尖儿将血甩在了玉璧上,等到那滴血沁入玉色裂纹中时,苏竹漪听到对面的声音道:“……元婴……飞升……”

    他的声音好似从很悠远的地方传出来的,悠远空灵,断断续续的好似说一句话都费尽了力气,苏竹漪竖着耳朵仔细听,都没听清楚他到底说了什么,只捕捉到了元婴、飞升两个词。

    “秦江澜?”

    “秦老狗!”

    待她还要追问的时候,玉璧不再发光,又恢复了此前的古旧残破模样。

    而她继续滴血注灵气,什么方法都用过了,依旧不见玉璧有反应,登时让苏竹漪又急又烦,恨不得把玉璧直接给砸碎了。她沉下心,捧着玉璧仔细查看,这个莫非是个沟通两界的类似于传讯符的法宝,那它的阵法刻在哪里呢?

    苏竹漪抱着玉璧仔细专研的时候,秦江澜正端坐在一块同样的玉璧面前。

    只是这一块玉璧完好无缺,上面还能映出他的脸庞,这玉璧是一对,名为咫尺天涯,他这一块叫天涯,给苏竹漪的那一块叫咫尺。这是他上次在拍卖行里花并不高的钱买到的,买来的时候两块玉璧都是破损的,但他收集材料将其修复,使得咫尺天涯恢复了沟通彼此的可能。

    在真灵界十年,秦江澜此前少与人接触,所以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妥,然近半年带悟儿四处游历,购买法宝礼物,兑换灵石,让他发现了很多古怪之处。

    他去了三次同一家珍宝楼。

    买小蝴蝶,红裙,兑灵石……

    每一次,珍宝楼里的掌柜都是同样的姿势坐在那里,只有很细微的改变,他做任何事情都很顺利,隐隐给他一种感觉,他就是真灵界的中心一样,不管做什么,都能够心想事成。

    还有一个古怪之处在于,他有时候会忘掉一些事情,就好像记忆在一点一点的被吞噬,他一点儿也想不起小时候的事情了,而之后的记忆,也在渐渐缺失。

    一百岁、两百岁、三百岁……

    云霄宗练剑的日子他想不起来了,师兄弟们一起比剑是什么样的情形,他也丝毫不记得,就连手里的松风剑,他是如何取来的,他都忘记了。秦江澜担心,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他会遗忘更多的事。

    所以他必须尽快地修炼,不管这里有什么古怪,他都得出去,飞升之后就有越界的能力,既然他在书上看到的召唤阵都是真的,其他很多也都是真的,那越界出去也应该是真的。

    他现在已经元婴了,实力进阶很迅速,想来是因为前世经历加上此地灵气浓郁的缘故,再加上他虽然重回一千多年前,骨龄回到了三百岁,元神却没有变化,所以距离渡劫飞升,应该快了。

    此前逐心咒有异动,秦江澜担心苏竹漪受伤,没有立刻联系他。同样,他想,等她读了玉简上的内容,如果伤好了想跟他联系的话,她肯定会按照他所授的方法联系他的,若是她不联系他,就说明,她今生今世大约是不想再与他有任何纠缠了。

    她巴不得离他远远的。

    如今这距离,大概是她梦寐以求的距离了。

    可因为她给他立了碑,她给悟儿说他是个很好看的人,所以秦江澜还是存了一丝希望,忍了两天,他还是主动用了天涯。只可惜,苏竹漪手里的咫尺根本没有认主。

    咫尺天涯,咫尺天涯,一个人的天涯,永远也无法拉近彼此,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为了将声音传递出去,他才会变得脸色惨白,虚弱无比。

    不过,他好似听到她回应了。

    是幻听吗?

    秦老狗,也只有苏竹漪才会这么叫他了。

    明明是辱骂他的称呼,他听了六百年,都已经听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