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66章 :棋子

第066章 :棋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恩宁忍着恶心,也不继续挣扎了。

    他沉默地低下头,心中思索着应该如何脱身。虽然有一股恶臭味折磨着他,但张恩宁觉得他的意识从来没有如此清醒过。

    苏竹漪很强,强到姬无心的那些功法都能破解,要知道,他当初就仗着这一身本事端掉了几个修真小门派,里头也不乏有金丹期修士,但是他们都拿那些诡异的阵法秘术没办法,可偏偏这些手段,她全都能看穿。

    苏竹漪是永安镇苏家的人,苏家修为最高的也就是炼气期,虽然幼时永安镇苏家在长宁村村民眼里就是宛若神明一样的存在,但实际上等踏上修炼一途,张恩宁就明白他们也根本没有什么根基底蕴。

    这样的苏家,怎么可能养出一个那么厉害的苏竹漪?

    苏竹漪是死掉的原配的女儿,被赶出了苏家,她在镇上活不下去,就一路往人少的地方躲,还误打误撞地让她去到了长宁村,明明路途挺远,她居然没死在路上。

    而那时候村民觉得她是得罪了苏家的人,根本没人帮她一把,任其自生自灭,或者说巴不得她早点儿死,结果某一天,她出了村子,就再也不见了,村民都以为她被野兽给吃了也不觉得奇怪,没准心里头还松了口气,等到小和尚出现,也没人把那个俊秀灵气的小和尚跟那个蜷缩在地上,只知道挖虫子抠泥巴扯树皮吃,全身肮脏无比根本看不出样子的女童联系起来。

    苏家的女儿怎么可能会那么多秘术?

    常年被欺负瘦得只剩下皮包骨的苏竹漪为何会突然变了个人一样?

    张恩宁看着不远处站着的苏竹漪,眼眸一转,道:“不知道是哪位魔道前辈夺舍,占了小女孩的躯壳?如今还拜入了名门正派,你说若是古剑派的修士知道了你真正的身份,会把你怎么样?”

    “虽说你现在困住了我,但我有办法,将你的秘密昭告天下,到时候,不知道你通不通得过鉴魂石的考验呢?”

    苏竹漪没理他。这小子十年前就威胁过她,现在居然又来这么一遭。十年前她还有点儿忌讳,如今拿夺舍来说事,她压根不会放在心上。

    修真界的确是可以夺舍的,不过这种夺舍重生风险限制都很大,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会想到这一步。鉴魂石就是能照出修士元神的一个法宝,若是夺舍的,被石头一照就原形毕露了。

    见苏竹漪不为所动,张恩宁沉了沉心,又道:“我的目标是找到血罗门的老巢,为我娘报仇,你既然会被迫夺舍在一个小女童身上,肯定亦有仇敌,不若我们联手如何?”

    他眼神暗了暗,“我可以做你杀人的刀。”

    苏竹漪这时候才偏过头看了他一眼。

    也真是难为他了,这么短的时间,在那种恶臭的环境下,他能够想到那么多。

    “血罗门行踪诡秘,根本无人知道他们老巢在何处,就凭你能查到?”狡兔尚有三窟,上一辈子血罗门藏得特别深,就算是云霄宗,当年都没把血罗门真正的老巢给挖出来。

    “我在他们一个弟子身上下了咒。”张恩宁抬头,道:“那人你也认识,是苏晴熏,永安镇苏家灭门不是我做的,但尸体是我带走的,因为他们死得挺惨,怨气很重,远远超过了一般的尸体,我正好有大用。”

    “好似当年村长苏翔早就发现了一些异常,跑到永安镇上找苏家求助,结果苏家的人置之不理,后来,长宁村就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不过他却没说,当时苏翔发现不对头,倒不是魔道有出现的迹象,而是村口的老树一夜之间不见了,这弄得他们人心惶惶地,苏翔便去请镇上的修士来看看,他一个人风尘仆仆地赶过去,又一个人垂头丧气地返回了村子。

    或许这就是苏卿熏灭了苏家满门的根源。

    当年苏家被灭门,在永安镇算是个大事,但也就仅仅限于在附近几个镇子上流传了,张恩宁知道人横死怨气很足,特别是一家人一个活口不留的,故而他过去看了两眼,看杀人的手段他揣测那凶手也就炼气后期修为,因此就存了把这狠人捉到炼制成活尸的心思。

    他顺着蛛丝马迹跟踪到了凶手,结果就发现那女子有几分面熟,竟然是幼时一起长大的苏晴熏。

    苏晴熏没死,还成了一名魔修。于是他怀疑苏晴熏现在就是血罗门的弟子,故而偷偷在她身上下了个咒,那是姬无心秘籍上传授的咒法,极难被发现,这些年,那咒法依旧安然无恙的,他也能通过咒法,感觉到苏晴熏大概的位置。

    所以,血罗门的位置他也能估个大概。

    听到了张恩宁的话,苏竹漪久久没有言语。虽说早就有了这样的猜测,可是现在证实了,依旧让人觉得心情微妙。没想到,苏晴熏也能从血罗门弟子的试炼当中脱颖而出,她那时候可是个心慈手软的小姑娘,后来,也是降妖伏魔的名门侠女。

    更没想到的是,灭掉了苏家的,居然是苏晴熏。

    难不成,命运的轨迹最终会跟上一世一样,她最后还会因为对付苏晴熏而死在苏晴熏的手中?

    秦江澜在她身上下了个逐心咒,她不能杀苏晴熏的,想到这里,苏竹漪心跳都骤然加快了许多,她都能听到自己突突的心跳声了。

    那颗心好似要从胸腔里蹦出来,哐哐哐的声音犹如重锤击鼓,将她呼吸也随之急促起来,偏偏此时的她手足冰凉,背心还起了一层冷汗。

    苏竹漪仰头看天,此时已是黄昏,那天上光线并不灼目,却让她眼睛刺痛,神思恍惚。

    好似有人在地上画了个圈,任凭你地上的人如何蹦跶,身份互换,也跳不出这个圈。

    流光镜是道器,若是仍旧跳不出这宿命,那时间回溯又有何用?

    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错了。

    她得了流光镜,本来就是与天道相争,结果重回千年前后,反而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就怕触怒了天道规则,引来天道惩罚。这样的她,不过是换了个身份,却依旧是逃不出既定的结局。

    不管是黑子白子,她依旧是棋盘上那颗任人拿捏的棋。

    她不要做棋子。

    她要打破这宿命!

    心中有了这样的念头,苏竹漪觉得她心口都好似热了许多,滚烫得有些吓人,与此同时,天色渐暗,乌云滚滚,好似下一刻便有闪电劈下来。

    流光镜!

    在那一瞬间,苏竹漪感觉到了流光镜的存在,只不过它只出现了一瞬间,眨眼又消失不见,而头顶上闷雷轰隆隆炸响,不多时,暴雨就从天上砸了下来。

    豆大的雨点打在她身上,她都没有用灵气去遮挡,而是任由那雨水淋在身上。

    她不知道自己在雨中站了多久。

    她只是忽然感觉到雨水消失了,抬头看,头顶上空出现了一把扇子,挡住了暴雨倾盆。

    “怎么站在这里淋雨?”青河站在扇上,冷冷问道。

    苏竹漪怔怔站着没说话,许久之后,她笑道,“去一下味儿。师兄,那祭品在那里!”说完伸手一指,指向了粪坑里的张恩宁。既然她想与天道相争,那她可以试试,保住青河洛樱不死!

    此时的张恩宁满脸惊骇,看着青河的眼神格外惊惧。他好似控制不住自己了。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去吧,去他那里,为他死也心甘情愿……

    他嘶吼着,挣扎着,明明拼命想要抗拒,却仍旧疯狂地想要冲破缚灵索和灵气屏障,为他献祭!

    青河脸色也变了,他身后有了一团黑色虚影,那是龙泉剑现出了剑形。

    在龙泉剑现出来的那一刻,苏竹漪只觉得浑身一寒。却是断剑突然现身,青光涌出一片,将她整个人彻底笼罩其中。这剑祖宗平日都不知道藏哪儿去了,现在居然主动现身了?

    苏竹漪抬头,就看到青河面色古怪地退后一丈远站定,皱眉问:“松风剑?”

    苏竹漪得了仙剑松风剑他也是知道的,却没见过,如今看这片青光,威力确实不俗。但这剑,怎么说呢,跟他有些势如水火的感觉。他眉心微蹙,看向粪坑里的张恩宁,随后往前迈了一步。然就是这一个小小动静,苏竹漪的断剑青芒闪现,那断剑飞入空中,斩出了一道华光,与此同时,还发出了一声长啸。

    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断剑的缘故,啸声短促,好似喊了一半,嗓子就哑了一般。

    青河没有硬接那道剑芒,他闪身极速退开,饶是如此,也被那剑芒削去了一片衣角。

    “那是我师兄。”苏竹漪足尖一点,轻跃起来将飞在空中的断剑双手握住,“剑祖宗,那是我师兄。”

    “邪……剑……”

    “吞噬……剑灵……斩……”

    断断续续的话传入苏竹漪脑海,这是她第一次听到断剑说话,以前断剑都只会哼来着。

    龙泉剑不仅杀人,它还吞噬剑灵,所以此刻断剑见到了龙泉剑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我对敌的时候你不出来,现在我师兄过来你反而蹦出来了?”

    “是他暂时压制住了那柄邪剑,若你伤了他,让邪剑掌控了他的身体怎么办?”

    苏竹漪抓住剑柄,手都被剑柄磨破了皮,她喝道:“要是你有本事斩了龙泉剑你就去,我不拦你!”

    断剑微微一顿,终于不再发出慑人青光,它剑身颤了颤,道:“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