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65章 :选择

第065章 :选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救你,等你再反咬我一口?”苏竹漪斜睨那柳树一眼,嗤笑一声道。

    你要杀我没成功,现在落到我手里了,就要我救命了?

    嘿嘿,还真是她这种魔头的行事风格,当年苏竹漪要是一不小心栽了一回,也会装可怜骗同情的,她长得美嘛,又会那么一点点魅惑之术,还有几次当真把人给迷惑化险为夷保住了小命。

    当初,她好像还就是用这个原因,从秦江澜手里顺利脱身过一次?

    这张恩宁和他这老柳树,真是有她上辈子的风范啊,只是现在火候还不够,又或者说运气不好遇到了她这个铁石心肠的噬心妖女。

    柳树被她噎得没说话了,它本身也不怎么会说话,这会儿只是默默垂头站在那里,许久之后才道:“这里泡着好像有一点点效果。”

    张恩宁体内凶煞气太重了,它虽然修炼了这么多年,但本身只是个普通的老树,机缘巧合才有了灵气开了微弱的灵智,哪怕原本心善如山河之灵,在十年的凶煞气影响下,它的变化也是不小,再者,它跟张恩宁是神魂认主的,它不能违背主人的命令,所以之前张恩宁要它攻击苏竹漪,它没有任何办法。

    然而现在,那些凶煞气息好似收敛不少,它都觉得好受了一些。蹲在粪坑旁边,柳树悄悄把树根都扎了进去,它是树么,对这些不怎么排斥,往前还有村民往它脚上浇粪水,有很多野狗撒尿来着,它都习惯了。

    此时脚丫子深入进去,它还觉得好似身体都轻松多了。

    苏竹漪:“……”

    她跟柳树说话的时候,茅坑里的张恩宁拼命挣扎,那屎海翻腾的画面实在不忍直视,偏偏她还不能不看,这般除煞短时间难有效果,毕竟青河是主动浸泡,他沉在里头了就一直闷着,而这家伙则是拼命反抗,弄得到处都怪恶心的,而且虽然有点儿效果,但太微弱,她那灵气屏障都快被顶开了,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只是这小子到底应该怎么处理才合适呢?

    直接杀了,她担心天道做妖,而且青河那个靠山还是很靠得住的,她跟他相处了这么久,倒是不怎么希望青河又走回老路。青河和洛樱都因为她有所改变了,她该被雷劈的都劈过几次了,如果他们当真又回到原点,她会觉得自己被白劈了。

    放任不管?这小子都要杀她,恨她恨得咬牙切齿的,放虎归山必留后患。这不是她的行事风格。

    她转头问柳树,指着张恩宁问,“他怎么这么恨我?好歹也有师徒之缘,当初要不是我教他引气入体,他现在不早死了?”

    柳树有些犹豫地答,“他娘死了。”

    “又不是我杀的。”苏竹漪撇嘴。谁杀你娘你杀谁去,血罗门动的手,你把血罗门全屠杀了,连门派养的猫啊狗的都不放过一锅端都没问题,找我麻烦做什么。

    苏竹漪以前也是杀人如麻,不过她都会找个由头,哪怕看你不顺眼嫌你长得丑也能算是原因,后来为了修复流光镜她也杀了不少生灵。她可以随心所欲的杀人,但这种没来由的恨之入骨倒是有些不可思议,若是因为恨来杀人,那就找仇恨的源头去啊,干嘛恨她。

    就好像她恨她爹,就能灭了永安镇苏家满门,但是当时永安镇的其他百姓,她可是一个没碰的。

    “你当时告诉我一年半后会有恶人……”柳树说到这里,声音更低了。

    “哦,原来是你把我卖了。”苏竹漪呵呵一笑,“你知不知道泄露天机是会天打雷劈的?”

    “恩,用凡人的话来说,泄露天机逆天改命是要折寿的。”

    “如果不是我,你不会活下来。”她转头看张恩宁,“你连替你娘报仇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你没办法修炼,就不可能收服老树,不可能避开灾祸,你会跟你娘一起死在那里。”

    “现在反而恨上我来了?”苏竹漪蹲下身,看着粪坑里挣扎不停地张恩宁一字一顿地道:“我要是你呀,早带着娘离开长宁村了,毕竟天天都有村民对自己娘亲动手动脚,明明有了一点儿实力了,还收服了老树,当时的老树可还是个纯真善良还憨傻的,你有它帮忙,走出长宁村去个小宗门拜师完全没问题,干嘛不带着娘远走高飞呢?”

    苏竹漪呵呵笑了两声,自顾说道:“因为长宁村偏僻啊,修炼邪魔歪道的功法不容易被发现,还发现了好多具修士的尸体可以用来修炼,捡了灵石魂珠,能够试验那秘籍上所教的功法咯,等成功过后,还能把以前侮辱过娘的村民都杀了……”

    她斜睨了柳树一眼,“你说是不是啊?”

    柳树呆呆站着没动弹了,就连粪坑里的张恩宁挣扎都减弱了几分。

    苏竹漪呸的一声,往粪坑上吐了口唾沫,然而她自己设了个灵气屏障,那唾沫就没掉到粪坑里去。

    张恩宁其实有过选择的机会,只是他走错了路。或许天道也并非完全不可逆转,如果张恩宁当时放弃了姬无心的传承,放弃炼制那些活尸,而是带着娘离开长宁村去其他宗门拜师学艺,结果会不一样的吧。毕竟老树认了他为主,他已经有了别的机缘。

    张恩宁曾经有过选择的机会,他沉浸在姬无心的修炼功法里无法自拔。

    而上一辈子,她其实也有过一次选择的机会,仅有那一次而已,之后,她在成长的过程中就再无选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她选择了让秦江澜带走苏晴熏。

    她以为她还有机会,等他再回来救她。

    他说过的,“别怕,你等我。”

    但是苏竹漪没等到他来救人,她什么都没等到,就此走上了一条沾满血腥的路。不过她也没有多后悔就是了,她爹就是个穷凶极恶之徒,死了都能进阶成飞尸,她这个做女儿的,恐怕本质也是个黑心的,否则也不会短短时间内,就变成血罗门里最利的刀了。

    想到这里,苏竹漪下意识地抬手抚了一下发上玉簪。

    秦江澜,上一辈子你叫我等你,结果你没来。

    现在你让小骷髅传话,让我等你越界过来,这一次,你又打算让我等多久呢?

    你到底是在流光镜里,还是在其他什么别的地方啊?

    ……

    稍微走了下神,回过神来的时候苏竹漪看着浑身黄黄白白的张恩宁又觉得头疼。

    她想了想,掏出青河给的传讯符,问:“师兄你现在是龙泉剑了,你知道魂石吧?”

    “嗯。”青河回应得还很快。

    “我抓到了龙泉剑的祭品,他吃了很多魂石,现在气息都跟龙泉剑相似了。”苏竹漪道,她话还没说完,就听青河语气急促了些,“他在哪儿?”

    “我扔粪坑里了。”苏竹漪道:“要怎么处理啊,要直接杀了吗?”

    “不要动手,若是他死了,魂石里那些冤魂怨气会回到龙泉剑内,我会尽快跟你汇合。”

    听到青河这么说,苏竹漪懂了,还好问了一下青河。

    魂石就是龙泉剑弄出来给自己找补品的。它剑身被封印住了,所以把怨气弄出去弄成魂石,吸引那些修士靠近,送上门给它吃,还出去杀人给它吃。现在有很多怨气停留在张恩宁体内,那青河的压力就小了许多,若是张恩宁死了,怨气就会回到青河身体里,那样一来,青河跟龙泉剑的微妙平衡就会被打破,青河就很有可能会失控。

    这么说来,这小子还不能随随便便死了。

    那在青河来之前,她就只能在粪坑边上守着了。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张恩宁的挣扎减弱,他脸上表情恢复了正常,神智也渐渐恢复过来。他看到自己处境,红着眼道:“苏竹漪我杀了你!”

    “闭嘴!”苏竹漪剜他一眼,骂道:“口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