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62章 :辟邪剑

第062章 :辟邪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竹漪有金丹期修为了,她要离开几天,回去出生的地方走走看看。

    本来古剑派弟子到了金丹期后就可以下山历练,掌门段林舒见她很坚持,跟几位长老商量了一阵,也同意了,只是叮嘱她要小心行事,一定要注意安全。

    掌门还拿了个一指来长的古朴小剑递给她,“这是我们古剑派弟子随身携带的高阶传讯符。若是遇到危险,将灵气注入一丝在其中,或者直接捏碎它,附近的古剑派弟子都会察觉赶来相助,我们也会尽快派人过去。”

    苏竹漪是知道那玩意儿的,很多正派都有,她前世还针对这个研究了许久,最后利用玲珑金丝网和阵法阵盘成功将这样的传讯符给拦截了,也就是说,那些名门正派的落单弟子若是被她盯上了,很有可能来不及传讯,又或者根本发不出传讯符求救。

    没想到,她也能得到这么一个别具一格的传讯符呢。

    “你储物法宝在剑冢里丢了吧?”掌门一边说一边扫过去,被他看到的易涟猛摇头,“我只有灵兽袋。”

    秋长老倒是摸出了个荷包递给她,“这是我年轻时候用的,后来换了更高阶的法宝也一直小心保存着,就送给你了。”

    那荷包绣功精致,上面绣的是一棵连理枝,连理枝底下是对戏水鸳鸯,秋长老看着那荷包时神情有些落寞,想来也成有过一段故事,不过她既然拿出来,苏竹漪也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接下来几个长老各自贡献了点儿东西,就连易涟都很大方的表示要把肩头上的金丝雀送给苏竹漪,苏竹漪其他的都收了,金丝雀却是不要,那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她现在只想一个人好好静静,一点儿也不想跟任何灵物再打交道。

    收刮了一些灵石丹药后,苏竹漪独自离开了剑山。

    几位长老没给她飞行法宝,她自个儿也没提,如今想叫断剑出来,御剑飞行前往永安镇,没想到剑大爷压根没搭理她,于是她就只能运转心法踩着树梢一路飞行,等飞了整整三天才渐渐有了人烟,又过了半日,她入了个修真小镇,花灵石买了个中阶的飞行法宝和一身鹅黄色鲜嫩衣服,换掉金丝软甲后才继续赶路。

    等她快要到永安镇的时候,这次剑冢的结果也就出来了,并且消息好似长了翅膀一样,迅速传遍了天下,短短几天时间,世人皆知。

    此次剑冢寻剑,共出了两柄仙剑,分别被古剑派苏竹漪和云霄宗秦川所得。

    其中苏竹漪的仙剑名为松风,秦川的仙剑名为辟邪,两柄绝世好剑出世,那天底下那些妖修魔修以后肯定不敢再出来害人!

    苏竹漪一路飞得有些累,她渐渐越过了那些灵气浓郁的修真地界,靠近了凡间城镇。

    凡间城镇里天地间灵气就少太多了,她身上灵石丹药也不多,并且苏竹漪不急着赶时间,索性没飞得那么拼命了,而是走走停停,顺便沿路打听些消息。

    这日,她在距离永安镇还有千里路的福全镇稍作歇息,在路边凉棚里坐着喝茶的时候就看到有一群小童在玩耍,他们每人手中都握着一根长木棍,当做飞剑舞来舞去,口中还念念有词。

    “妖怪,吃我一剑!”一个还流着鼻涕的小童将手中木棍刺了出去,“辟邪剑出,妖邪退散!”

    哟,消息传得倒快,连这么偏僻的小镇子上,凡间小童都知道辟邪剑了。

    那个扮妖怪的孩子脸上用泥巴抹了个大花脸,这会儿正冲他们呲牙,他动作灵活左躲右闪,倒是还没被刺中。这时,又一个女童娇叱一声,“秦川你不行,看我的松风剑法!”

    苏竹漪抬了抬眼皮,看了一下那女童,登时有些无语地扯了下嘴角。要扮她苏竹漪,能不能找个模样稍稍好看点的?

    女童皮肤黑黑的,脸蛋上两坨红,这会儿手中木棍横着刺出,啪的一下打着了那扮妖怪的小童的手,就见那小妖怪喝道:“你们等着,我叫尸王爷爷来收拾你们。”

    “我们手里有仙剑,尸王来了也不怕!”话音落下,就见旁边有个穿了黑衣服,脚底下踩着个麻袋,脑门上贴了张黄纸的小孩一蹦一跳地蹦了过来,他张大嘴怒吼了一声,“我要吃了你们……”

    结果拿着仙剑的两个孩子还没来得及出手,就听不远处大人一声怒喝,“别扮了,别扮了,惹怒了那家伙可怎么办哦。”

    也就小孩子不懂事,也不知道害怕,最近世道不太平,听说好几个地方都有死人诈尸呢。喝止几个小童的是个中年男子,他瞧见茶棚里坐着的苏竹漪后,犹豫片刻就朝着苏竹漪过去了。

    “阁下可是修仙人?”这女子身着黄衫子,脸上罩了层面纱,静静坐在茶棚里,明明看不见脸,但那一双眼睛极为灵动,看着怪叫人心动的。

    当然,他也不敢多看,只是偷偷瞄了一眼。

    此时天气已经有些热了,大家都是满头满身的汗,但那女子周围却好似有阵清风似的,越靠近越清凉,他心头就肯定她应该也是修仙之人,只是手里头没个法宝武器的,不知道实力到底如何?

    等走到苏竹漪跟前时,他直接跪下了,还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这才道:“仙子娘娘,您是为了最近附近那几起僵尸伤人来的吗?”

    福全镇周遭的两个小镇都已经出了几起僵尸杀人了。

    福全镇暂时还没有,但大家心里头都担心,昨日已经派人去请了清风观的道长,现在道长还没来,倒来了个仙子,这可把他高兴坏了。

    僵尸杀人?

    苏竹漪淡淡瞥了他一眼,“说说。”

    现在都快靠近永安镇长宁村了,如果说僵尸杀人,不知道会不会跟张恩宁有关。

    若是张恩宁收服了老树,那他现在实力应该不会太弱,没道理还在这里杀什么普通凡人啊,难不成,那张恩宁还收徒弟打算开宗立派了?

    那一眼看得中年男子骨头都冷了,看着娇滴滴的仙子,眼神怎么那么冷,好似被她看一眼,浑身都浸在了冬天的冰河里,骨头缝里都生了寒意。这,这该不会是魔修吧?

    他一摸脑门,摸到了一手的冷汗,好似身上汗毛都根根竖立起来了。他战战兢兢结结巴巴地道:“也就四年前吧,永安镇出了个很可怕的灭门惨案,最惊悚的是隔了一夜,那些尸体都不见了,所以闹得很大。那次灭门惨案过后每年陆续都会出些怪事,一年在路上横死两三个人,本来大家虽然害怕,但事情过去几年了,也就慢慢淡忘了,然最近出了几起僵尸杀人事件,其中有个人当时没死,回来后说见到了四年前死掉的苏家人,于是就闹得人心惶惶的。”

    “我们虽然距离永安镇还有一千里路,但对于那些僵尸来说可不算远,大家都挺担心的,就怕僵尸跑到这边来,所以就想去请道长下山驱邪,没想到会遇到仙子云游至此,还请仙子救救我们吧。”虽然害怕,心头疑惑,却还是叫了几声仙子。

    毕竟若是魔修,想来也不会听他说这么多话。这里这么偏僻,也没啥灵气宝物,魔修都不屑来!

    一口一个仙子,叫得苏竹漪倒足了胃口。

    不过刚刚这人说的这些消息,倒是让苏竹漪惊喜,她本就打算打听永安镇苏家,现在都不用她打听,消息自动送上门了。

    永安镇苏家果然灭门了。她没有动手,苏家依然在那时候灭掉了,会是谁做的呢?

    是张恩宁,还是苏晴熏,或者说跟他们两人并无关系?

    不过不管怎样,苏家的人依然还是死了。她上辈子很恶心那家人,如今倒是不用她亲自动手,就解决了这一群祸患。只是听到这消息的苏竹漪心头高兴不起来。

    头顶上那天道,真是有些手段,叫人不寒而栗。

    天底下这芸芸众生,都是它手中棋啊,而她如何才能摆脱这既定命运,跳出天道之外?

    ……

    长宁村。

    距离长宁村的覆灭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当年那片废墟上长了很深的荒草,有一些野兽隐藏在长草之中,伺机而动。

    张恩宁手里拿着个古旧的破铃铛,一边走,一边摇铃。他身后跟着两个人,这两个是他目前来说炼制得最好的活尸,从表面上看,已经看不出是尸体了。

    他们看着很正常,走路也挺灵活,面色除了惨白一点,嘴唇稍稍红了一些,就跟一般的活人没有多大区别。

    而这两人一男一女,其中那女僵尸,赫然就是当年飞鸿门破开了龙泉剑封印的女弟子刘真。

    张恩宁走到了以前老树所呆的位置,现在那里是个大坑,因为连着下了几天雨,坑里蓄了水,看着就像是个小池塘一般。

    他站在池塘边,一边摇铃铛一边笑,笑容看着有些阴森,只听他道:“苏竹漪拿了松风剑。”

    “秦川拿了辟邪剑。”

    当年一起捉跳尸的三个人,现在变化可不是一般大呢。

    “苏竹漪……”再次念到这个名字,张恩宁的眼中出现了一片火光,火光里头,有掩饰不住的恨意。

    你明知道不久之后长宁村会出事,为什么,为什么不提醒一下,反而只告诉了老树?偏偏那老树灵智太低,直到很久之后,直到事情已经发生了,无法逆转了,他才知道,才知道苏竹漪提前就预知了长宁村的毁灭。

    若是他提前知道,他的娘,就不会有事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