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61章 :正经事

第061章 :正经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竹漪不太关心别人能拿到什么剑。她不想去山脚下等着看,有这时间,不如干点儿正经事。

    何为正经事?

    既然命运轨迹最终会向前世靠近,那她想知道,现在苏家的人死了没,若是没死,她好去补上几刀,同样,她也想知道张恩宁是不是真的收服了老树,掌握了姬无心的控尸法术,暂时取代了青河。

    她还想知道,苏晴熏是死是活,有没有在血罗门活下来。

    本来古剑派弟子入门百年内是不能下山的,既然现在有机会下山了,她怎么着也得出去打探打探,不能把这次机会白白浪费掉了。至于那个敢偷袭她的花宜宁,本来剑冢里是最好的报仇时机,但被断剑给破坏了,如今花宜宁从剑冢出来也是被她爹守着,苏竹漪就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她不会自己去冒险,等回去了,给青河提一提好了。

    他不是说有对付不了的人,直接告诉他么。

    想到青河,苏竹漪倒是眼前一亮,接着她内心翻腾,情绪也激动起来,她问断剑,“你既然活得那么长,你知道龙泉剑吗?”

    “还有还有,你听说过流光镜吗?”

    断剑没回应她,哼都懒得哼一声。

    松风剑也没吭声,倒是小骷髅用小手指捏着苏竹漪掌心,“小姐姐,它连自己名字都忘了。”

    苏竹漪:“……”

    她知道它忘了,只是心里头总还抱有一丝不切实际的期待,万一,万一还记得一些,或者这么多年这么多弟子进入剑山,它们能听到一点点关于龙泉剑流光镜的事呢?

    譬如某个人在剑道上想,我要拿到一柄仙剑,诛灭邪剑龙泉等等……

    好吧,确实是胡思乱想。

    苏竹漪觉得自己这两天受到的冲击太大,得念段静心咒,静下心来好好缓缓了。不过她转念一想,又问松风剑,“是不是你们都挺怕它的?本来剑冢每个人只能带一柄剑,但是我却能把你也带出来,是因为它的关系吧?”

    因为它是剑冢里最早的剑,这坟墓是为它而建,所以它也能做出决定和更改,那它岂不是比其他所有飞剑都厉害,能不能号令其他飞剑呢?

    “如果……”

    苏竹漪皱着眉问,“如果里头的人选出来的剑有剑灵,那它能不能叫那剑灵不听主人的话。”

    老祖宗说话,总有人得听吧?据说剑灵大都还是很单纯天真的。

    苏竹漪又补充道:“之前我渡金丹劫,有个女修趁机想要偷袭我,我又没有证据,现在没办法报仇了,可是我差点儿就被她害死了,我不甘心。”说着说着,苏竹漪眸子里都快有眼泪流出来了。

    小骷髅愣住,呆呆地问,“有人要害小姐姐吗?”他神情挣扎的时候脸上的骨头都能移位,这会儿颧骨动了又动,好半晌才道:“那,那,那我也要打她。”

    杀字,他始终还说不出口。

    松风剑不说话了。断剑都不哼声了。

    苏竹漪决定静下心来不胡思乱想了。

    反正想也是白想。她把松风剑递给小骷髅,“我最近要去外头转转,你拿着剑回落雪峰,笑笑想你了。”

    “它每天茶饭不思的,都饿瘦了。”

    笑笑想他了?

    他也好想笑笑呢。

    不过小骷髅还是愣愣地问,“那小姐姐不回去吗?”

    “恩,我有点儿事,过几天就回去。”

    “那我拿剑做什么呢?”

    “拿着练剑啊。落雪峰的弟子都要会用剑呀,大姐姐会,青河会,我也会,就你不会呀?”苏竹漪觉得头疼,哄孩子什么的太麻烦了,见小骷髅还欲问问题,她脸色就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冷声道:“叫你先回去你回去就是了,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这半年他去秦江澜那学了些什么?

    以前她在小骷髅面前都是说一不二了,除了那黄狗的事情上小骷髅坚持了一下,其他事情,往往她一说,他立刻就会乖乖地执行,如今还知道反问了。

    就见小骷髅默默地把背在背后的一只爪子拿出来,“可是,可是我也有剑了。”

    那是一柄通体漆黑的短剑,说是剑,看着更像是匕首,它有些怯怯地看着苏竹漪,“我有剑了,它说它叫逐影。”

    苏竹漪一直都没注意,小骷髅还从剑冢里拿了把剑出来。

    而且这剑还有剑灵,已经跟小骷髅沟通过了?

    “那你帮我拿回去,就跟秦江澜那石碑放在一起。”

    “小叔叔的剑,就要跟小叔叔呆在一起吗?”小骷髅又问。

    “恩。”说完,苏竹漪摸了两下小骷髅的头,“回去的路上小心点儿,把自己捂严实一些。”

    “哦。”

    等送走了小骷髅,苏竹漪才松了口气。

    把小骷髅和松风剑送走也是逼不得已,小骷髅纯真善良,松风剑感觉脾气温和,但它本身一身正气,如果她去杀人,没准会被小骷髅阻止,同时让松风剑对她产生坏印象。

    松风剑可没认主,她只是把剑带出来了而已。

    这样的仙剑哪怕没有主人,都是可以诛邪除恶的,她带着小骷髅揣着仙剑去杀人,没准刚动手,就被小骷髅给拦腰抱住不许她去,要不就是被松风剑直接给剁了。

    所以她绝对不能把这两个家伙带在身边。至于断剑,一开始还坑她来着,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也就不避着它了,再说想避也避不了,她现在都不能把断剑拿出来,只知道那断剑变成了一片青光,她去哪儿抓那片光?

    杀点儿人都不能随心所欲,还得避着自己的灵宠和法宝,她如今这一世,活得真是表面风光无限,实际憋屈不已啊。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心口位置,那金灿灿的金箔片闪得她眼睛都花了,她轻声问,“你呢?”

    你那里又是怎样一个世界?

    你在那里,是如何生活的?

    流光镜是道器,也就是可以跟天道媲美的,里面有一方小世界,还生活着其他人也不奇怪,那个世界就好似一个小小的世外桃源,他们知道自己是活在镜子里的吗?

    又或者,其实还有别的她想不到的可能性?

    等把正经事干完,回去了落雪峰,她再好好地跟小骷髅打听吧,让他把这半年生活的细节一点一点掰碎了讲给她听,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苏竹漪一边走一边想,刚刚走出船舱,她自己也稍稍一愣,明明告诫自己把秦老狗抛到脑后,怎么不知不觉又想到他了!

    意识到这一点,她身上戾气都重了几分,这世上有那么多因为耽溺于情爱而放弃大道长生的例子,大魔头姬无心本可以称霸天下,可他去把自己活祭了,上辈子秦江澜本也能飞升,但他为了她也没得好下场,所以,她怎么能入情太深。

    要不这次出去,找个容貌出尘的美男子转移一下注意力?身边有个鲜嫩可口的活人陪着,总不会一直想那家伙了吧?

    苏竹漪又想到了秦江澜头上的绿丝带,忽地咯咯笑出了声。她笑吟吟地走到了山脚下,来到掌门面前,说出了自己要离开几天,晚几天回门派的想法。

    “古剑派弟子百年内不得私自下山,这是从开山建派以来,我们所有人都要遵守的规矩。”在这一点儿上,素来好说话的掌门十分坚持,因为古剑派弟子前期都是养剑的,实力很差,若是一不小心出了什么差池,那就太可惜了。

    “可落雪峰不是可以不遵守任何规矩?”

    “这一条却是落雪峰也要遵守的。你师父落樱五百年才下落雪峰,师兄前面三百年也基本没出过山,你现在,骨龄才十几岁呢,若是把你弄丢了,回去你师兄不得把我们这些老骨头都拆了。”胡长老笑呵呵地道。

    “我知道长辈们也是担心弟子安危。”苏竹漪道:“可是我已经金丹期了,有自保之力不会有危险的。”她低着头,眼眶微微泛红,“我,我只是想去看看,还能不能找到亲人。”

    金丹期!

    之前苏竹漪从剑冢里出来的时候全身笼罩在一层青光里,人都看不真切,更不用说修为了。现在大家虽是在跟她说话,但神识却是牢牢锁定剑冢出口,都过去一天了,除了苏竹漪没有一个弟子出来,这种情况以前从未有过,实在有点儿叫人担心,以至于他们压根儿没注意,她居然已经突破筑基凝结金丹了?

    “没瞧着雷劫啊。”胡长老纳闷道,旁边的易涟瞪大眼睛,他肩膀上依然立着那只金丝雀,这会儿,小鸟嘴巴都大张着,一幅惊呆了的模样,就听易涟道:“难不成你在剑冢里渡劫了?”

    “恩。”苏竹漪点头。

    “在剑冢里渡劫!”他一边问一边抬手罩了个结界,接着才道:“真是在剑冢里渡劫的,你没遇到剑崩?”

    剑冢那种地方,闹出天雷,那么大的动静,那些飞剑岂不是跟雪崩一样,那里头的各派弟子就危险了啊……

    秋长老忧心忡忡,“这下遭了,不知道里头情况怎么样了。”

    “没有剑崩啊。”她渡劫之后并没有任何异常,她还在松树底下休息了那么久呢。

    就在这时,两个人影相继出现在了剑山脚下。见他出现,许多人都凑了上去询问了。古剑派掌门和长老们都稍稍松了口气,看来是他们担心太多了。

    而在苏竹漪脑海之中,断剑久违的哼声终于再次出现了。

    断剑:“哼。”

    有它在,谁敢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