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59章 :什么剑

第059章 :什么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上辈子你困了我六百年。

    现在算是风水轮流转了?

    其实,苏竹漪现在是感觉不到流光镜在哪儿的。她前世是藏在心上的,便认为现在大概也在心口处吧。

    不过流光镜作为道器,刚刚突破金丹期修为的她肯定不可能驱使得动,放得出秦江澜,所以她现在要做的,还是先提升实力。

    索性不去想那么多,还是关注一下现在的处境。

    秦老狗,你慢慢等着去,我一点儿也不着急。

    “对了,小姐姐。小叔叔还说……”

    说什么?苏竹漪有些迫不及待地问。

    “说你不能胡乱杀人,特别是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人,不然,不然天道伯伯会惩罚你的,天道不容。”

    苏竹漪撇了下嘴。她早就知道了。

    还以为,他能说几句好听的呢,叫人传个话,都是叫她不要乱杀人。就跟上辈子一样,念了六百年的静心咒,细数她那些罪状,真是想着就心烦。

    ……

    苏竹漪不耐烦地看了一下四周,将秦老狗抛在了脑后。

    她现在要考虑的是她的剑,她如何才能体面的离开剑冢。

    储物袋毁了,衣服破破烂烂,脚丫还光着,身上还幸存的法宝就是小骷髅的无定葫芦,然而那葫芦她又用不了,所以并没有往里头装过自己需要的东西。掌门明明说的是选好剑了就会自动传送出剑冢,但是她现在还呆在剑冢里头,到底是为什么呢?

    既然没离开,那还有一件重要的事也是得做的。离开之前,她想把仇给报了。

    苏竹漪属于看谁不顺眼都能眼睛都不眨一下把人杀了的,那花宜宁敢偷袭她,她必定要其死无全尸。

    苏竹漪想了一会儿事情。

    再抬头时,她发现小骷髅还眼泪汪汪的,苏竹漪便道:“看到没,那有个断剑,长满绿锈的那个,去给我捡过来。”

    苏竹漪指着那被她扔开的断剑道,“就在那。”

    “哦好的。”有事做了,小骷髅也顾不得伤心了,它哒哒哒地跑到断剑旁边,把断剑捡起来拿到了苏竹漪面前,“小姐姐,给你。这剑怎么断了?能修好吗?”

    “不知道。”苏竹漪把断剑抓到手里,道:“之前好似拿它跟天雷对劈,这剑居然没有毁掉,想来曾经也是一柄好剑。剑身这么宽,还是个阔剑,原来的主人是个男的吧。”

    “以前的铸剑师都比现在的厉害,估计补不好了。”她也没多想,在险些被扯入剑河的时候,苏竹漪脑子里感受到了万千怨气,在快要全身连头也没入其中的时候,她一时大发慈悲把断剑给扔了出去,但即便如此,她的善心也有限的,她既然捡到这把,就把这把带走,剑冢里还有万万千千的残剑,她才懒得管。

    “为啥拿到这剑了还没被传走呢?是不是意味着她还能拿一把剑的?”苏竹漪想到这里,手又贴在了青松上,她神识注入一缕,问:“我真的认识那个会松风剑意的男人,他才是最适合你的,你跟我走,我带你找他。”

    “我不需要你认主,我只是带你离开坟墓,去外面找你的主人。”

    松风剑还是没什么反应,并不曾回应她。

    不过她也不着急了。刚刚说那话的时候,其实苏竹漪都已经不够诚心了。

    现在她对松风剑已经没那么迫切地需要,本来么,因为秦江澜死了,她不想秦江澜被取代,不想他的剑落入秦川手中,想把松风剑留在身边常伴左右,如今秦江澜都还活着,她还要个什么劳什子剑啊?

    而且现在冷静过后,苏竹漪的心态也有了些许变化。

    秦江澜是个死的,她就觉得那个人千好万好,床前的白月光,心头的朱砂痣,回忆里只剩下了他的美好。

    现在他活了,激动和欣喜过后,冷静下来的她还挺想把人再弄死一回呢。

    秦江澜因为看不穿红尘情爱,上辈子到死都没有飞升。

    而她,是想追寻大道长生的人。在苏竹漪的心里,爱一个死人,可比爱一个活人轻松多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回忆终将褪色,而他也终究会被她遗忘,然而现在,他居然还活着。

    费尽心思折腾了那么久,结果全是瞎忙活。

    苏竹漪甩甩头,打定注意暂时不再去想秦江澜。

    这剑冢里头已知的最好的剑就是松风剑了,若是能带走也挺不错的,现在秦川不能回头了他拿不到松风剑,总不能白白便宜别人。苏竹漪本身也是个黑心的,过河拆桥的事情没少干,她看了一下小骷髅,眼珠一转,道:“这棵树快要掉到悬崖底下去了。”

    “啊,真的吗?”小骷髅仔细看,发现大半个树身都在悬崖外,顿时有些担心地点点头,“啊,会掉下去摔死吗?”

    “你把它拔起来,我们把它种到落雪峰好不好?”小骷髅刚刚把她从剑河里都拔了出来,他那么强,虽然不能指望他干坏事,但是拔棵快要掉下悬崖的树总没问题吧。不管拔不拔得出来,总得试试再说。

    小骷髅一愣,随后点点头,“好的呀。”他现在心里头难过,就得找点儿事情做分分心,小姐姐不生气吩咐他做事,他就特别高兴。松树很大,但是树干却并不是很粗,小骷髅双手伸出,刚好箍了个满怀,它用力往上一抬,就见簌簌松针抖落,像是钢针一样扎了下来,苏竹漪早就躲得远远的了,没有被松针扎成马蜂窝,而小骷髅如今骨头还硬,一时也没被扎伤。

    他扎了个马步,还吆喝了一声之后,再次用力往上一拔。

    青松抖了几下,悬崖边不少的碎石滚落,都往外塌了一块。

    小骷髅继续用劲儿,忽然觉得怀里抱着的大松树变细了,它整个人倒飞出去,骨头架子都摔得咔咔咔地响。

    刚刚明明抱着大树啊,怎么变成了一把剑?

    小骷髅看着怀里的剑,愣了片刻又道:“小叔叔的剑,这是小叔叔的剑呀。”

    它一咕噜爬起来,把松风剑举着给苏竹漪看,“小姐姐,小叔叔也有这样一把剑,这里的花纹都一样的咧,这样的剑是一对吗?”

    苏竹漪稍稍一愣,“你是说秦江澜手里有这样一把剑?”

    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但一时又想不出原因。苏竹漪把松风剑接过握在手里,就听到松风剑道:“我跟你出去。”

    这就对了嘛……

    看来一开始她就走错了路。来软的不行,得来硬的。

    当然,若是没有小骷髅的话,她压根来不了硬的。

    “我把飞剑放无定葫芦里,到时候要的时候你拿给我。”苏竹漪道。她虽然拿不了无定葫芦里的东西,但小骷髅是可以的,只要不是无定葫芦内的石莲台就可以。

    “嗯。”小骷髅点头。

    苏竹漪把松风剑放到了无定葫芦当中,结果她就听到了松风剑一声轻鸣,显然是无定葫芦里灵气太浓郁,让仙剑都兴奋得轻啼了一声,那里头可是养山河之灵的灵脉灵泉,它在死气沉沉的坟墓里呆了这么多年,如今这反应倒也说得过去。

    苏竹漪放了松风剑,又打算把手里的断剑扔进去,然后再等一会儿,若是一直没人过来,她就只能衣不蔽体地去找花宜宁麻烦了。

    结果不知为何,断剑根本没有办法放入无定葫芦里,这叫她微微惊异,而这时候,苏竹漪才逐渐想起断剑的不寻常了。

    她此前手中握着断剑,好似着了梦魇,这才疯狂施展灵气想要突破,结果引来了雷劫。

    所以她会遇到那么多麻烦,实际上是断剑害的?

    这断剑是把邪剑?

    之后因为渡劫,小骷髅回来,秦江澜的消息,她都把罪魁祸首给忘了,如今想起来,想起自己此前的一瞬心善,苏竹漪都觉得好似脸上被打了一耳光。

    苏竹漪冷笑一声,“葫芦不想进去?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好地方。”

    最适合你的地方。

    她大步走到悬崖边,将手中的断剑举起,高高抛掷出去。

    那一道青光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高高飞起,又落入了悬崖底下。苏竹漪转身往小骷髅身边走,就见小骷髅眼眶子里都燃起了两簇小火苗,“小姐姐,当心!”

    当心什么?

    顺着小骷髅的视线,苏竹漪抬头看。

    天上断剑坠落下来,来势汹汹,竟然有一股无法抗拒的威压,就好似此前的雷劫!苏竹漪连忙运转步伐无影无踪,她速度那么快,却仍旧没有躲过断剑。

    就这么一下,苏竹漪额头上被砸了个包,鲜血直流。

    也就在这时,她听到了一声冷哼。好似一声闷雷在她脑海之中炸开,把她的识海都震得波涛汹涌起来。

    “哼!”

    是断剑的剑灵!

    这断剑居然还有剑灵!

    然而它哼完了就再无声息,而苏竹漪还发现,她眼前的景色扭曲起来。居然要传出去了,断剑染了她的血,侵入她识海后就要传出去了?

    就在她要传出去的时候,苏竹漪看到一个女修来到了悬崖边……

    她明明可以体体面面地借了衣服美美的传出去!哪怕暂时报不了仇也没关系,怎么能让她这么落魄浑身破烂的出去呢?

    抬手想要抓住什么都是徒劳,苏竹漪只来得及叫小骷髅回葫芦里,接着她眼前一黑,耳边好似听到无数剑啸声,待再睁眼之时,她已经出现在了剑冢外。

    众人的眼神跟她想象的似乎有些差距。苏竹漪定睛一看,发现自己周身笼着一层淡青色的雾。

    ……

    美人一身青光,好似笼在一层水幕里,藏在氤氲青烟中,隐隐约约看不真切,却是更叫人挠心抓肺,恨不得离得更近一点儿。

    “竹漪竹漪,你得了什么剑?”掌门见苏竹漪出来,极其紧张的问。

    我他妈哪儿知道是什么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