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58章 :知道

第058章 :知道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竹漪很累,她背靠着青松,明明后背皮开肉绽的,背挨着那粗糙的树干却也不觉得有多疼,反而好似有丝丝凉气进入她的身体,让她好受了一些。

    她一边打坐调息,吸收灵气温养伤口,一边分出一缕心神听小骷髅讲话。

    听他絮絮叨叨说那么多话,苏竹漪也大概了解发生了什么。

    这次他从他亲戚那边回来,给大家都带了礼物,只不过礼物碎了,所以他很难过。也不是多大点儿事,想到这里,苏竹漪随口安慰了一句,收敛心神专心致志地疗伤了。

    等到稍稍恢复了一些精神,身上的伤口也不再流血,疼痛减轻之后,苏竹漪睁开眼,看到小骷髅还垂着脑袋坐在那里吧嗒吧嗒掉眼泪,这才抬了下手,摸了下骷髅头。

    “可能传送阵有风暴有压力,把东西都压坏了,又不关你什么事。你小叔叔不会怪你的。”小骷髅抬起头,把手里捏着的玉簪举起来给苏竹漪看,又把自己衣服扒拉开,指着打着蝴蝶结的绿丝带道:“可是为什么绿丝带和玉簪子没破,其他的都破得那么厉害呢?”

    它想不出原因。

    “小姐姐送的小红花我也给了小叔叔呀,也没破。”它一手托着下巴,把之前掉了的下颌骨接回去了不说,还很认真地托着下巴思考问题,“红裙子是去那里什么珍宝坊买的,花了好多好多灵石,小叔叔说你喜欢穿漂亮的红裙子。”

    苏竹漪心尖儿一颤,莫名觉得有些奇怪,他小叔叔难道认识她么?他怎么知道自己喜欢穿漂亮的,红裙?

    她的确最喜欢的就是正红色,红的越艳越张扬越好,就好似幼时长宁村那场大火,烧红了整片天空,红得灼眼,红得刺目。当年被困在云霄宗望天树上,秦江澜给她准备的裙子里头,也属红色最多。其中有一件上面还绣了凤羽嵌了宝石,她当时十分中意,把曳地长裙斜着绞短,短的那边撕过头只到大腿根,凤凰的羽毛却还留着,在大腿上扫来扫去,而长的那边还在脚踝处,有一种十分不对称的奇异感。

    那裙子领口也被她撕开露了半边酥胸,本来华贵的凤羽金丝长裙,看着高贵典雅,愣是被她弄得魅惑妖娆。

    然后她就整天穿着那被她改过的裙子,在秦江澜眼皮底下晃,也是那条裙子,让秦江澜最终没有把持住,遭了她妖女的道。

    那羽毛,挠得他心痒。

    想到这里,苏竹漪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地上那破旧的红裙,随后视线落在了那红裙裙摆处的一截凤羽之上,眼珠都好似转不动了。那凤羽依旧是火红的,算是红裙上最亮眼的颜色了,只是那羽毛都好似布满了裂纹,根根细羽被折断了一般,她颤颤巍巍地伸手过去,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结果,碰到了满手的灰烬。

    好似有一簇火苗燃起,那根羽毛被她手指轻轻一碰,彻底焚烧成灰了。

    心尖儿募地一疼,又有一个大胆的念头在脑中浮现。

    那不是什么好念头,至少,让苏竹漪震惊欣喜之余,又有些恼。

    对她这样的人来说,有些人,只有活在回忆里,才是最好的。

    小骷髅没注意到苏竹漪的异样,自顾说了下去,“玉镯跟红裙子一起买的,发簪是我们在灵山里挖到的一块玉,我发现的玉石,小叔叔打磨过后自己雕了花纹还炼制成了法宝,里头有阵法的。”他做了个抹眼泪的动作,手指骨都擦不掉眼泪,那俩眼眶子里不停地冒水,就跟灵气泉眼儿似的。

    小骷髅说完接着又抬头看天,“我们还一起捉了好多萤火虫呢。”

    跟小叔叔在一起的日子特别好玩。因为小叔叔会整天陪着他玩,但是小姐姐不会。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更喜欢小姐姐一些,回来哭得这么厉害,其实不仅仅是东西都坏了,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不在的时候,小姐姐在被欺负,欺负得遍体鳞伤的。

    这么一想,眼泪更止不住了。

    “别哭了。”苏竹漪道。

    “忍不住。”小骷髅答。

    不过他不能只顾着哭,不能把正事忘了。

    “玉简里有小叔叔要给你说的话。”小骷髅一边抽噎,一边将那半块玉简连同玉簪一起递给了苏竹漪,他紧张兮兮地问:“小姐姐,你听听看,玉简里还有声音吗?”

    既然是留声的玉简,里面刻的就是留声阵法,玉简都毁成了这个样子了,里面的声音自然留不住了。不过苏竹漪接过玉简,仍旧下意识地注入了神识和灵气,果然,玉简里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她把玉簪拿到手里,轻轻摸了一下玉簪上雕刻的花纹,接着将神识注入其中,很轻易的让玉簪认主,接着,她将玉簪插于发髻。玉簪没入乌发的那一瞬间,有星星点点的光出现在了玉簪上,好似她发间有萤火虫在飞舞一样,数量不多,光点两三只,绕着玉簪子环绕。

    “小叔叔说晚上更好看。”小骷髅盯着苏竹漪头上的发簪,“他还说小姐姐爱美。”

    爱美……

    臭美还差不多。

    苏竹漪神情有点儿木楞,她咧了一下嘴角,想要冷笑,然心头情绪犹如潮汐一般起起落落,让她冷不下去,潜意识里又觉得热不起来。视线落在小骷髅的绑着的发带上,她又伸手将发带轻轻拽了下来,手指掐着发呆送到鼻尖,轻嗅一下,随后看似平静地问,“你小叔叔有告诉过你,他叫什么名字吗?”

    “有啊,他叫秦江澜。”小骷髅连忙道,“我和小叔叔都很想你,他说会尽快修炼飞升,飞升了就能越什么界,然后来找我们了。”

    “每次我说想小姐姐,他都要陪我一起想。”

    “小叔叔真是好人。”

    “他还送了好多礼物,笑笑都有肉骨头,可是都坏了。”本来说得很兴奋好似忘记了难过,但一说到这里,小骷髅又沮丧了。

    捏着发带的手微微一顿,苏竹漪手捏紧,握成拳,将那发带攥紧在手心里,此刻她的心情,简直可以用心乱如麻来形容。

    她刚刚脑子里冒出来的念头,居然这么快就应验了。

    秦江澜还活着?

    不对,苏竹漪转头问小骷髅,“你小叔叔是不是跟你一样……”苏竹漪比划了两下,“也没长肉?”

    “没有啊,小叔叔很高大很多肉,我以后就要长成他那样的。”小骷髅盯着苏竹漪,“小姐姐你不是说过,小叔叔是很好看的人吗?”

    “嗯。”苏竹漪点了下头,她理了理思绪,明明此时心里头惊涛骇浪的,脑子却很清醒,清醒得好似头顶灰蒙蒙的天都明朗了起来,她逐字逐句地斟酌小骷髅的话,最后问:“绿色发带是秦江澜自己做的,他带在头上的,发簪也是他自己做的,但是小蝴蝶、裙子、玉镯、玉简都是买的,对不对?”

    “对呀。”小骷髅知道小姐姐在找原因了,很配合地回答道。

    “自己做的东西带过来毁坏不大,但买的东西却破损成了这样,不仅是风暴挤压,又好像在地里埋藏了太久所以破损了一样,就跟这里头的很多飞剑一般,被岁月侵蚀了。”

    这是为什么呢?

    “他到底在哪儿呢?”

    苏竹漪觉得好似有点儿眉目了,就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她皱眉思索,忽地伸手按在了自己心口上。

    她想到了。

    她想到秦江澜上一辈子最后时刻是祭了流光镜的,如果他还存在,跟她一起回来了,这天地间,不应该有秦川出现。曾经的秦川,只怕早就死在了长宁村或者死在飞鸿门,但因为天道变数,他活了,还成了云霄宗弟子,所以有些差池,年龄上也不对,但他以后要走的路,就是秦江澜曾经走过的路。他不仅是取代那个人,他取代的也是那一段命运。

    天地之间没有秦江澜,反而出现了个秦川,这不就说明,真正的秦江澜并没有在天道之中。

    不在天道当中,那就只能是在道器里面了。

    也就是说,秦江澜祭了流光镜,他现在在流光镜里。也不知道肉身和元神都在,还只是一个单纯的元神,不过苏竹漪相信是前者,他跟小骷髅是有接触的都没发现问题,那应该是肉身都存在。

    秦江澜在镜子里头,然而他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在流光镜里,反而还说什么越界飞升?这天底下还有别的修真界吗?修为到了一定境界之后,就会遇到更广阔的天地?

    还有,秦江澜一开始,是不是想把她唤过去,结果机缘巧合地唤走了小骷髅?

    小骷髅是骨头架子,它本身是没有生气的,也就是说小骷髅相当于一个死物,一件物品,所以它才可以被秦江澜唤进流光镜的世界里,能够在镜子的世界里穿梭,而它是半个山河之灵意识强大,也不会因为因此而意识湮灭,换做其他人其他生灵,肯定会直接被碾压成灰。

    苏竹漪对这些一无所知,这都是她的推测。

    她低头,默默看着手中玉简。

    她喜欢看书,喜欢吸收各种各样的知识,喜欢挖掘了解历史,也对一切未知的东西都感兴趣。以秦江澜对她的了解程度,那个玉简里肯定有提其他界面的一系列问题给她答疑解惑,然而现在,那玉简坏了。

    玉简里头压根没有一丝声音。

    苏竹漪捏着玉简,皱着眉头仔细看,心道回去之后好好琢磨一下,看能不能把阵法修补一下,能听到几句话,甚至一两个字也好。

    秦老狗啊秦老狗……

    上辈子,你把我困在望天树里头六百年。

    这辈子,你困在我心上还不自知。

    “你求我,我就放你出来……”嘴角微微勾起,下一刻又直接紧紧抿住,“你求我我也帮不了你。”

    因为它在我身体里,我却感知不到。

    就好像你一直在,我直到现在才知道。

    白给你立碑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