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57章 :时间洪流

第057章 :时间洪流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松风剑意从逐心咒内飞出,迎向了空中劈下的闪电。

    在看到松风剑气从体内冲出的那一瞬间,苏竹漪觉得那一片绿意将雨水都冻结,她的浑身上下骨头咯吱咯吱响,双手撑地,慢慢地慢慢地爬了起来。

    她都有点儿站不稳。

    身子摇摇晃晃的,好似下一刻就要跌倒,可明明这样摇摇欲坠的一个身影,没有任何支撑,脚步凌乱,找不到重心。

    好似一阵风都能吹倒的她,愣是坚持着没有倒下。

    那雷电来势汹汹,犹如一柄金色巨剑斩断了松风剑气的绿意,朝着苏竹漪劈了下来,她手握断剑,天罡五雷诀徐徐运转,此刻的她没有力气施展任何剑招了,直接挥菜刀一样将断剑挥出,斩上了那天雷劫。

    “我心性不稳?”

    “我不够吃苦?”

    “我基础不够好?”

    区区一个金丹劫,我会渡不过?凭什么我渡不过!哪怕你劈两次,劈三次,我也不应该输,也不会输!

    “去你妈的天道规则,自己都不守规则,还敢叫我受你限制!”断剑相撞,苏竹漪只觉得浑身好似都麻木了,那雷电之力勉强顺着天罡五雷诀的引导有一丝一缕进入了血肉经脉,而更多的,则在重创她的同时,又犹如一股巨力,一座大山压在她身上。

    天上有只无形的手,借着这金丹雷劫,想要将她抹去。

    头顶上雷声滚滚,声威阵阵,明明已经没有闪电劈下,那雷声的力量犹如击鼓一般,一锤接一锤的重重击打在她身上,好似要将她的骨头血肉一寸一寸的压碎,将她的雄心壮志,都一点一点的碾碎成粉末。

    她咬牙撑着,手中的剑好似重于千钧,那力量却没有压在她身上,而是在跟雷劫对抗,也就在这时,头顶上松针簌簌落下,落了她发梢肩头,落了她眉梢眼角。

    淡淡绿意涌出,好似一阵清风,吹斜了雨幕。

    松风剑在帮她。

    这一下,苏竹漪更是不会放弃了,她的身子已经大半截都入了土,然此时双手合力,高举那断剑,对抗天道雷劫的力量。她的身子一点一点下沉,明明身子是埋在湿泥里,脚去好似踩到了滚烫的岩浆,又像是,飞剑融化后的滚烫溶液……

    脑子里都有些蒙蒙的了,她好似感觉到了万千飞剑的怨气。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没人选我?”

    “带我走吧……”

    “我不想呆在坟墓。”

    “我不想坠入剑河,我不想化成水,我不想剑身被熔炼,寸寸成灰……”

    “为什么不带我走,那你也下来,下来陪我。”好似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拽住了她的脚踝,拖着她往下拉扯,这力量苏竹漪很熟悉,就是之前坠落悬崖时,悬崖底下的拖拽力量。

    这里是剑的坟墓。

    有一些飞剑始终没有等到它的主人,它们的进入剑冢时就已经是断剑残剑了,根本比不过那些好剑,不会引起那些剑修的注意。

    三十年,又一个三十年,一个又一个三十年,每一次都在期待,每一次都会落空,而它们也会越来越破旧,剑身化成灰,或是落入剑河融化成水,哪怕曾经是把让天下人竞相追逐的名剑,也因为漫长的岁月流逝,消失在了剑河里,无声又无息。

    然飞剑有灵,终究意难平。

    “你不选我,就下来陪我。”剑灵其实已经消散了,但那些融入河里的剑灵生前都只有这么一个意识,所有剑灵的这个意识聚在一起,哪怕剑灵早已消散,怨气却已存在。

    头上的压力渐渐减小,乌云逐渐散开,透过那云层,透出了一线天光。

    然而,苏竹漪的身体被巨力拉扯,脚面、小腿、膝盖,一点一点,浸入了剑河中,哪怕松风剑气又飞出了一道斩入地下,依旧于事无补。她的双手高举在外,手指微动掐诀,想要再次施展大擒拿术。

    像此前坠崖一样,抓竹青松。青松微微抖动,苏竹漪便看到了希望。

    然而她没注意到,自己手中的断剑,也发出了一道很不明显的光,也就是这光线出现过后,青松都禁止不动了。

    苏竹漪不知道原因,她一手扒住土壤边缘,拼命地想要挣扎出去,她没有放弃求生的希望,然而底下那力量太强了,强得她的大腿,腰腹、心口、肩膀、脖颈都一点一点的没入土中,只剩下了一颗头。

    剑冢里也会有弟子遇险,苏竹漪没想到她真的会陨落在剑冢之中,她来这里只是为了一把剑。

    为了松风剑。

    为了秦江澜的剑。

    后悔吗?

    她不知道。只是在这时候,她忽然看到了自己手里握着的断剑,底下的怨气那么浓,如果没人带它出去,它迟早也会坠入剑河吧?所以她才能捡起它。

    她其实没打算丢下它的,拿回去给小骷髅玩也好。虽然很憋屈,可是捡起来了,也就是她的了。就好像那小锄头,她也没丢,还在储物袋里装着。

    可现在,她可能没办法把它带出去了。

    苏竹漪手腕用劲,将手中的断剑朝着远离悬崖边的方向扔了出去。或许你还能等个三十年,但如果被我握在手中,你就只能被拽下剑河了……

    她的下巴,她的嘴唇,都缓缓没入了土壤中,她仰头看向头顶的青松,喃喃道:“我真的,是为你来的。”

    话音落下,好似有一阵风吹过,又有丝丝绿意坠落,也在此时,苏竹漪发现那柄断剑好似闪了一下光。

    也就在这时,一个周身发光的身影出现在了空地上。

    紧接着,一个声音惊呼道:“小姐姐你怎么埋在土里了。”

    此时此刻,苏竹漪大半个身子都已经入土,只有头和高举的手在外头,小骷髅看见之后又急又慌,直接双手抱着苏竹漪的头,将她往外拖……

    小骷髅力气不小,实力又强,好歹是五千年的鬼物,当山河之灵来养的,哪怕最终未成功,却也是实力非凡的,它咬着牙使出了吃奶的劲儿,这么一拖一扯,拔萝卜一样的把苏竹漪扯了出来。

    接着小骷髅胡乱拍打她身上的泥土,眼眶子里已经有泪涌出,“怎么了怎么了,小姐姐你没事吧?”它抬头看天,天上乌云还没有完全散开呢。

    “是被雷劈的么?”意识到这一点,小骷髅哇的一下哭了出来,“我说我要替小姐姐挡雷的,你怎么能趁我不在偷偷劈呢。”小骷髅冲着头上的乌云大声喊。

    “我……”它捡起一块硬东西,直接砸向了天空,当然,那东西砸不到天上已经渐渐散开的乌云,又落回了小骷髅手中。

    那是一柄生锈的短剑,剑一共也就一尺多长,就跟个匕首差不多……

    苏竹漪出来之后躺在地上喘了几口气,她浑身都是伤,衣服破破烂烂都成了布条,根本遮挡不住身体。不过她那身子如今也是皮开肉绽的,还有焦黑的地方,丝毫没什么美感就是了。

    金丹劫是渡过了,本来渡劫成功会有灵气汹涌而来,神识也会恢复,修为更上一层,但因为剑河怨气那么一拽,她虽然感觉到自己经脉更加坚韧,能够容纳的灵气也越多,伤势却是完全没有恢复,体内经脉扩大了,消耗的灵气依旧没补回来。

    苏竹漪伸手要去摸储物袋,结果她发现系在腰间的储物袋都不见了,很有可能是坠入了剑河……

    丹药没了,灵石没了,阵盘、符咒、替身草人、小锄头都没了……

    苏竹漪微微发了下怔,接着打起精神缓缓坐起来,她让小骷髅扶着她到青松底下坐下,也算是把半边身子藏在了松树背后。

    在剑冢里头选了剑就可以离开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何没被送走,但这会儿衣不蔽体总不能躺大路上,一百名修士总有一些会突破四面山前往这里,这么落魄的样子被看到就可笑了。

    她得坐在树后打坐调息恢复一点儿实力。

    苏竹漪希望下一个过来的是个女修。

    若是女修,她还能管她借几颗丹药和一身衣服。这一刻苏竹漪还很庆幸她现在是正道,并且还是古剑派弟子,若是找人借九成九都能借到,若是魔道,别说借东西了,她只要一冒头被人发现,只怕就尸骨无存了。

    “小姐姐,你痛不痛……”小骷髅看到苏竹漪浑身是伤,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他哭着哭着才想起来,“啊,小姐姐我有药。”说罢,小骷髅低头去拿挂坠,待看到自己的小蝴蝶时,小骷髅表情错愕,他受了惊吓,下颌骨都掉了。

    “我,我,我……”

    “小叔叔送我的小蝴蝶,怎么变成了这样?”

    那明明是嵌玉镶珠,栩栩如生的一对小蝴蝶,好似随时都要扇动翅膀飞走一般,翅膀都是活动的,一摸还能微微颤动,他跑得快点儿蝴蝶就振翅欲飞的,现在怎么,怎么变成了这样?

    苏竹漪勉强抬头看向了小骷髅脖子上的挂坠。

    小蝴蝶?

    好似翅膀断了,看着也很破旧,玉色很古旧,且像是被巨力压过,要碎了一样,小骷髅从哪儿淘到这么一个破破烂烂的古董挂坠?

    正疑惑间,就见他握住蝴蝶一只翅膀,随后往下一抖,结果就抖出了一条红裙?

    看到裙子,小骷髅哭得更凶了。

    “小叔叔送给小姐姐的漂亮裙子,怎么也这样了?”

    那裙子颜色红一块污一块,破破烂烂的,同样像是被风暴摧残过,好似只要稍稍用力,裙子都能化成灰一口气吹走一样。

    小骷髅继续从里头掏东西,一边掏一边哭,“灵石也碎了,丹药瓶子也碎了……”

    倒出来的丹药都成了黑黢黢的药渣,他又摸了个半截玉简出来,“玉简都碎了。”

    下一刻,他好似脑袋都不见了,伸到了那个破旧的蝴蝶储物法宝里,“给笑笑的肉和骨头都没有了!”他接着又掏出了一个玉璧和一根玉质发簪,那两样东西,玉簪看着还算完好,环形玉壁上也满是裂痕,看着就像是被摔过一样。

    “只有玉簪稍稍好些。”他委屈得声音都哽咽了,“这是小叔叔自己打磨雕刻,亲手做的玉簪,小姐姐,是送给你的。”

    小骷髅颓然地坐下,“现在怎么办呢,我把东西都弄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