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56章 :金丹劫

第056章 :金丹劫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没有剑意说服松风剑,所以才剑走偏锋想了另外的方法。

    松风剑在剑冢里呆了那么多年,因青松的样子呆了那么多年,不可能有别人知道它的剑身是什么样子,然而她知道。她为它而来,她解释自己为什么在剑道上会有杂七杂八的想法,而同样,她也想证明自己剑道天赋不差,她如今才十六岁,天璇九剑前两重看一遍就会了,她还会一点点松风剑法,哪怕里头,并没有那么刚直的剑意。

    苏竹漪迫切地想证明自己,想把松风剑带走,哪怕并不认主,只要把它带在身边就好。

    她说那个梦境的时候,自己的思绪都引入其中,以至于后来没有多想,手里没兵器,便从地上捡了断剑,小心擦拭干净,展示自己的剑诀。

    她只是想告诉它,其实我没那么差,我真的很想把你带走。

    然而现在……

    苏竹漪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在剑冢之中的不能回头倒不是一走过就没法回头了,就好像她去到了四面山,就无法返回溶洞,她离开了四面山,彻底蹦出那口井后,回头就看不到四面山,而现在,她若是离开了这片悬崖,也没办法再回来。但刚刚她只是拽着秦川往前走了几步路,还在悬崖边,因此还是能看到青松的。

    只是手里握着断剑,还用断剑使了剑招,所以,这柄剑就成了在剑冢里挑的剑了?

    可是她连神识都没注入进去啊,不能随便拿起来一下就能认主吧。

    但也有个说法,剑冢是飞剑的坟墓,被拿起来就证明愿意带走,其实很多飞剑并不愿意在坟墓里就那么埋葬腐朽,它们想遇到新的主人,想再次出现在天地间,就像是重活一回一样。

    所以,在剑冢里,只要那飞剑被拿起来了,就代表已经挑选好了剑。

    这剑破得不知道在这里头埋了多少年头,只剩下了一尺长,上半截都不见了,缺口处锈迹斑斑,扔在地上都没人要。可既然它被拿起来了,大约就证明它不想一直呆在坟墓之中,苏竹漪想了想,既然拿都拿了,那就带回去给小骷髅玩吧。只是松风剑……

    苏竹漪有些心神不宁。剑到手好似要被传出剑冢的,但她现在还没被送出去,既然如此,她还想再挣扎一下。如果她再次引出松风剑意呢?那剑意跟松风剑密不可分,那剑意一直在守护她保护她,难道松风剑就真的不会因此而意动?

    她一直想一直想,好似嗅到了一股异香,人也仿佛入了魔障,周身的灵气都异动起来。

    苏竹漪站在原地思考,她的样子落在秦川眼里就好似看着青松在思索一样,而她身上有灵气光晕,像是在与谁共鸣一般。莫非那断剑也是另有玄机,也是,小师父眼光独到,岂能选个断剑?

    秦川对剑冢里的每一个地方都了解得很清楚,他们眼前那悬崖就是剑水河,残剑破剑最终都会落入剑水河中融化成水,从此以后天地间再也没了那柄剑,而那断剑就在剑水河边,破成了那副模样却没有熔入河中,想来也有其不凡之处,只是,他剑道修炼还不够深,现在看不出来。

    而小师父站在那里不动,难不成是因为残剑而顿悟了?秦川没有继续打搅苏竹漪,既然这里是她的机缘她的剑道,那他就不能停留在此,得去寻找自己的机缘了。

    秦川继续往前,每走一步,都好似有个声音在轻唤着他,叫他有些恋恋不舍。

    是因为小师父还在那么?

    可是正因为小师父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机缘,他才更应该往前走啊。秦川稳住心神,坚定的走到了悬崖尽头,而悬崖边已没了路。正踌躇间,他发现面前出现了一座吊桥。

    而这时,等他回头,身后悬崖已不知去向了。

    ……

    第三个过来的人不是瀚海剑派的女弟子。

    而是花宜宁。

    她在剑道上攀爬,在剑刃行攀爬,身子被割得浑身是血,手上鲜血横流也没放弃,她咬牙坚持,明明血肉模糊,眼神却越来越坚定了。

    结果爬了几步剑道阶梯过后,那剑道好似平坦了不少,剑影也变得稀薄,阻力渐小。这使得她前进的速度加快,最后她还站了起来,比其他几个弟子更快的上了山顶。在溶洞稍作休息,花宜宁就过了溶洞,又直接过了四面山。

    她来过这里一次,所以对剑冢还算熟悉。

    过了四面山后是剑涯,剑涯过后是吊桥,吊桥过了是洗剑池,她的冬雪剑就是洗剑池里的。而洗剑池过后是剑山,相传曾有人爬上剑山,一路心境考验后攀上山顶,看到漫山桃花争艳,手里也多了一柄桃花剑。

    她所征服的剑山就是一柄剑。一柄仙剑。

    这一次,花宜宁想过剑山。

    因此她前面过得很快,结果过了四面山后,就发现苏竹漪正站在悬崖边,她站在那里,神情有些不对头,身上灵气都有些不稳,周身气息节节攀升,这样子,好像是要渡金丹劫了!

    渡劫要先稳住心神,坚定信心,而苏竹漪很可能道心不坚定,所以现在周身气息有些紊乱了。想到这里,花宜宁眸子一亮,脸上露出一抹冷笑,天道轮回报应不爽,这么快,报应就来了!

    你毁了我的金丹劫,今日,我要将我所承受的全部还回来。

    手中冬雪剑出,花宜宁毫不犹豫地一剑斩向了苏竹漪。

    苏竹漪呼吸有些急促,她神识有些恍惚,好似被什么东西给梦魇住了。那梦魇在她思考问题的时候悄然而至,一点一点的沁入她心扉,好似蒙住了她的眼,遮住了她的心。

    使得她无法睁开眼,神识都模糊成了一团,她拼命运转灵气想要与之对抗,没想到,体内的灵气却变成了一道道丝线紧紧束缚住了自己,勒紧了她的喉咙,捆住了她的身体,让她快喘不过气来。

    她只能继续运行心法,下意识地运行心法冲击,结果灵气越来越狂暴,让她体内经脉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也就在这时,一道剑光从外界刺来,将缠住她的梦魇好似戳破了一道口子,而苏竹漪猛地清醒过来,她看到花宜宁,直接神魂威压碾压过去,随后直接抬手打算烈焰掌拍出,等手抬起,她才发现手中还握着那断剑剑柄。

    断剑跟冬雪剑撞在一处,冬雪剑哐的一声响,竟然缺了一个口子,而她手中断剑却是纹丝不动。这一下,倒是把苏竹漪给惊呆了。

    花宜宁也是一愣,她见苏竹漪眼神已经恢复清明,立刻知道她心神已经稳固,此时想要偷袭已经失去了时机。

    而她手中那剑有古怪,让她心生忌惮。

    花宜宁偷袭不成也不愿过多牵扯,既然她要在剑冢里渡劫,那就有万千飞剑来收拾她,现在,万万不能跟她呆在一处,因此,她一剑未中后直接退开,飞速朝吊桥的方向跑,而花宜宁要跑苏竹漪却没办法去追,因为她发现,自己好似摊上大事了。

    她一直压制修为,没有去冲击金丹劫。

    这两年连心法都没练,最多只修炼一下润脉诀,利用体内本身的灵气滋养经脉,都没从天地间吸收过灵气,然而刚刚被梦魇住了,她下意识的运转心法,想着突破那梦魇,冲破那束缚和桎梏,哪晓得,灵气吸收入体内,又要冲破束缚,梦魇是破了,瓶颈也快破了……

    头顶天空阴云密布,厚厚的云层好似干棉花吸满了墨水,就连下的雨都是墨黑色的。

    她本是打算离开剑冢回去后就渡劫,现在,金丹劫竟然出现在了剑冢之中,且不说金丹劫她渡不渡得过,就算渡过了,在这神圣之地闹出这等动静,这里头的万千飞剑,也得把她给活埋了。

    她为什么会被梦魇住,难道是,难道是手中那断剑……

    想到这里,苏竹漪心都抖了两下,然而,现在她已经没时间想别的了。

    头顶乌云聚集,狂风呼啸,电闪雷鸣。

    轰隆一声巨响,闪电落下,苏竹漪运转天罡五雷诀,本以为能勉强吸收点儿雷电分担压力,却没想到,只是这一道雷劫,直接把她的灵气屏障击碎,身上佩戴的高阶防御法宝损毁,手里捏着的替身草人也粉身碎骨,而她无影无踪根本没有任何帮助,那雷劫落在她身上,直接把她轰趴下了。

    只是一个瞬间,她便已经皮开肉绽。没死,幸好她有随身携带替身草人的习惯。想到这里,苏竹漪松了口气。

    然下一刻,她的心口都好似再次绷紧。

    金丹期的雷劫明明只有一道,现在居然会出现第二次!眼看头顶金光再现,苏竹漪脸色大变。她身子趴在地上,后背都快焦了,替身草人不能连续使用,灵气屏障都施展不出来,她拼命挣扎想要爬起来,效果却是微乎其微。

    身上湿透了,然心口出现了一阵灼热,逐心咒有动静了吗?松风剑意会再次出现吗?感觉到了这样的动静,苏竹漪忽然觉得头顶的雷劫好似也没那么可怕了。

    那一瞬间,温暖心安。

    倾盆大雨落了下来,苏竹漪浑身湿透,她抬头看天,又看了看青松,雨水模糊了视线。

    而真灵界里,同样在下雨。

    “你小姐姐出事了。”秦江澜神色凝重。

    “嗯,我去救她。”小骷髅的身影渐渐变淡,先是他的脚,接着是身子,头和留着,脖子山挂着个漂亮的小蝴蝶,而最后,头和小蝴蝶也消失不见。

    它回到了苏竹漪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