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55章 :心里苦

第055章 :心里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何才能收服一柄剑?

    掌门说过,要跟飞剑沟通,用自己的剑法,剑诀去得到它的认可,用自己的剑道剑心去跟飞剑剑灵共鸣。如果真碰上了飞剑,不要想着把神识注入飞剑与其沟通,而是展示自己,等它来找你,否则的话,你的神识一进去,就会受到仙剑剑灵剑气绞杀,它或许是无意的,但大家的意识相对于仙剑剑灵来说太微弱,差距太大,对方一个念头,你贸然侵入,意识就可能湮灭了。

    剑有灵,亦有它自己的想法和希望。

    随主人一起,或征战天下,或杀伐四方,或守护信仰,或追寻大道。

    对于剑修来说,飞剑就跟人一样。它们的性格不同,追求也并不相同。想要得到仙剑剑灵的认可,要么就用剑意彻底碾压它,要不就只能想办法得到其认可了。然进入剑冢的剑修都不能超过百岁,所以第一种情况在剑冢里是不可能出现的。

    也就是说,只能想办法得到它认可了。

    一般的飞剑对自己看不上的主人很凶,就好似苏竹漪志不在剑道上,那些飞剑就恨不得把她扎成筛子,若不是秦川出现,而它们又喜欢亲近秦川,想让秦川把自己带走,苏竹漪这会儿肯定受伤不轻。

    但松风剑不一样。

    这棵青松没有为难她,甚至还拉了她一把,它的剑灵性格应该是很沉稳包容的,想到这里,苏竹漪心头都微微一暖,只是再包容又怎样呢,它不愿意跟她走。

    会不会等一会儿秦川就过来了?

    秦川现在还没领悟自己的剑意,会不会他在悬崖边站着,看到了悬崖边的青松,所以有了一些体悟?

    剑冢是剑的坟墓。这里最多的还是残剑、断剑……

    这里的天也是灰蒙蒙的,这里的尘土都有锈色,可是在这一片沧桑沉寂之中,却又一棵苍翠的青松立在悬崖边,那绿意撞入人眼底,又暖入人心里。

    苏竹漪脑子里浮现了一个场面,秦江澜在涯边静静站着,许久之后,他开始挥动手中的剑。

    松风剑法,苍劲有力,宁折不弯,刚直不屈。

    他以为自己一个人在舞剑,实际上,那棵青松一直看着他,簌簌的松针如绵绵细雨落在他发上,落在他肩头,像是在给他喝彩一样。

    秦江澜的松风剑法在这里有了雏形,他在这里领悟了松风剑意。

    他在这里,得到了松风剑。

    如疾风,如劲草,如青松傲雪,如枯木逢春,不是龙泉剑那样毁灭一切的剑意,而是守护,是新生。

    “我不知道剑道上心里头想的那些你们都能感受到。”苏竹漪的手依旧轻轻放在松风剑上,她笑着道:“我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但是,我摸过你。”

    手指轻轻摸着树干,她又抬手,捏了捏一粒小小的松针,“就像是这样。”

    “松风剑,剑长三尺三寸三分,宽两寸三风,柄长六寸,通体碧绿,在阳光照射下剑身好似化为灵气与天地灵气融为一体,散在风里,无影无形,所以被称为松风剑。”说到这里,苏竹漪眼睛微微一眯,剑柄上有棵小松树,她伸出手,食指掐了一下拇指的指甲盖,比划道:“就我指甲盖儿这么大。”

    等说完这些,她才道:“剑修前期实力很弱。”

    “我做过一个梦,在梦里,若是一个不小心,就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拼命地修炼,什么功法短期提升更大,什么功法能让自己保住性命,我就修炼什么。”

    “剑修多好啊,风度翩翩气度不凡,可几乎每一个剑修,前期实力都很弱。”

    “他们要养剑,要苦练剑诀。”

    “他们每天想的是提升自己的剑心,走自己的剑道。”

    “他们有师门长辈指点,不用担心时刻有人偷袭,能不能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苏竹漪静静看着松风剑,“而在梦里,我不可以。”她幼时就到了血罗门,没几天就开始经历杀人和被杀,每天都担惊受怕,所以整个魔道修剑的都不多,剑道修剑的门派大大小小也有那么多,还有云霄宗和古剑派两个大派支撑,魔道之中,好似稍稍有些名气的剑派,就只有一个独孤剑了。

    以至于一说到剑修,大家的印象都是高高在上的谪仙,在凡人心中,剑修就代表着斩妖诛魔的仙人。

    稍稍停顿片刻,苏竹漪又道:“哪怕梦醒了,梦里面的紧张和危机感也不曾消失,就好像刻在了骨头里,刻在了心上。”

    “小树苗要长成参天大树才能遮蔽风雨,我怕我活不到那一天。”她将脸贴在树干上,“所以我并非真的不喜欢,而是,没有办法,不敢去喜欢。”

    “我不喜欢剑,不喜欢剑道,但我喜欢你,喜欢松风剑。”她凝视着面前的青松,“我是为你来的。”

    苏竹漪身上没有剑了,刚刚清风剑折断已经坠下了悬崖,她从地上抓了一把长满绿绣的半截残剑,那残剑只露了半截,后半截都埋在土里,她用灵气擦拭干净,随后开始在青松下舞剑。

    苏竹漪一开始施展的是天璇九剑第一和第二重,等她展示完毕,看到松风剑依旧没反应,苏竹漪想了想,回忆了一下秦江澜的剑法和剑意,开始模仿起来。

    她跟秦江澜虽然一起在望天树上生活了六百年,但那六百年里,秦江澜并不曾舞过剑,毕竟那就是个木头小屋子,他也不可能在里头挥剑。而六百年前,苏竹漪见到他出剑的机会也不多,为数不多的那几回,他通常是没几下就把人收拾了。

    她模仿得有些吃力,只能尽力将自己的姿态弄得优雅一点儿。等到舞了大概一刻钟,松风剑依旧没反应的时候,苏竹漪沉默了。

    看来走温情也走不通啊,难道就要这么放弃?

    苏竹漪眼神一凝,随后她想了想,分出一缕神识,轻轻落在了松树上。她有点儿紧张,毕竟掌门说过,若是侵入仙剑,一个不小心,神识就会湮灭,她想到松风剑刚刚好歹救了她,应该不至于那么凶残吧?

    即便有这样的想法,她此刻的行为依旧算得上大胆。意识落入松树上,苏竹漪感觉神识所见是一片绿莹莹的天地,其他什么都瞧不见,看不到,就在她有些诧异的时候,一个声音道:“你走吧,你不是我要等的人。”

    那声音很温和,让苏竹漪紧张的心安定下来,她沉声道:“可是我知道你要等的人在哪儿。”

    “你此前不是感受到我施展出的剑意了么,你觉得,那个人的剑意,是不是你想等的人。”苏竹漪诚恳地道:“我可以带你出去找他。”

    说完之后又有点儿莫名心虚,她是说惯了谎话的,骗人从来都不会脸红心虚,然此时此刻,忽悠的对象是一把剑,竟然会让她莫名有些没底气,一时眼睛都不敢直视树干,而是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松风剑又沉默了。

    苏竹漪忽道:“要不,你这次谁也别选,再等我三十年。”

    “三十年后,我再来找你。”她抬头,长睫颤动,眸子里光亮溢出,好似明珠映霞,熠熠生辉,“三十年后,我领悟了松风剑意再来找你。”

    “我现在不求你跟我走,只求你不跟别人走,好吗?”她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松风剑,就差明确说出,别跟身后那个秦川走了。

    松风剑还是没反应。

    苏竹漪:“……”

    她只能咧嘴一笑,“你不说话就当是默认了,你是仙剑说话要算话的,那我们就这么定了,三十年后再相见,不见不散。”说罢,她拍了拍松树,转身离开。

    走了没几步,又挪不动腿了。

    布个阵法守在这里,让别人都看不见它。苏竹漪这么一想,又开始在松风剑面前布阵,忙活半天,就看到秦川从前方走了过来。他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想来通过那四面山,除了从天上飞过去还有别的方法。

    “咦,秦川,你也过来了,你挑到合适的剑了吗?”苏竹漪看到秦川,心里头咯噔一下,然脸上表情镇定,还浅浅一笑,直接迎了上去。

    “小师父。”看到苏竹漪,看到这么热情的苏竹漪,秦川心头错愕,但面上也有了一丝欣喜。不过在快要接近的时候,他还后退了一步,喃喃道:“莫非又是剑心考验?”

    刚刚在四面山遇到了一柄灵剑,那灵剑剑灵直接弄了个幻境来考验他,他通过了,却不想要那柄剑。那柄剑很凶,煞气有些浓,不是他心中想要的剑。

    苏竹漪:“……”

    “我也没选到合适的剑,不如我们结伴前行吧,走这边怎么样。”苏竹漪打算引开秦川,哪晓得他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不动。

    “馒头,你愣什么愣!”苏竹漪见状,又喊了一声。

    秦川这才回神,有些尴尬地道:“没想到在这剑冢里还能看到如此绿意盎然苍翠欲滴的青松,我一时惊讶,就多看了几眼。”他笑了一下,“小师父,这青松,是长在悬崖外的呢。”大半个树身和树冠都在悬崖外,想来幼时成长极为艰难,若是一丝松懈,就会坠入悬崖当中,而它没有,它扎根在了峭壁之上,长成了参天大树。

    苏竹漪心都凉了一半。

    她刚刚布置的隐匿阵法居然没有丝毫作用,秦川一来,直接就注意到了松风剑。

    难道说,松风剑最终还是会落到他手中?就好似,重活一回,许多人的命运哪怕偏离少许,最终也会回归正轨。

    心中突然不忿,苏竹漪扭头看了一眼那松树,随后拽了秦川的胳膊,拖着他往前走。

    “小师父你手中怎么握着一柄残剑。”秦川被苏竹漪拖着,他有些不明所以,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故而找了个话茬,想多说几句话。

    “哦,地上随便捡的。”苏竹漪道。

    “可是入了剑冢,只能取一柄剑啊。”秦川有些惊讶道。

    一旦错过了,就不能回头。

    苏竹漪猛地顿住,她居然把这一茬事忘记了。

    她看了看秦川,又看了看手里长满绿锈的断剑,又看了一眼就在身后的青松,忽然……

    眼角都好似有了泪。

    心里有多苦,简直说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