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53章 :找爹

第053章 :找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松风剑意开路,苏竹漪乘着松风剑意越过了一个又一个对手,第一个踏上了终点。山巅就是剑山的剑尖儿,那剑尖上很冷,山尖儿堆着积雪,这才使得剑山遥遥看着剑尖雪亮有光。

    剑冢其实是在整座山中,苏竹漪现在到了山尖,就得进入山的内部选剑。她到了雪地里,看到了一扇古朴石门,伸手一推,径直入了门中。

    苏竹漪最后这一百步上得太快了,比云霄宗的秦川都快了好几步,以致于她进了剑冢之后,其余人还站在剑道上,就连秦川都还差了最后一步。更有许多弟子,连山腰都还没到。这差距,让有些人咬紧牙关奋起直追,也让某些人觉得差距太大,一时有些气馁。

    她对剑道上弟子的影响很大,对围观修士的冲击也更大。

    苏竹漪犹如一团火红的云闯进了剑冢的大门之中,而等她的身影消失了,底下围观的修士才缓过神来。

    “刚刚,她,她是飞上去了?”

    一名修士有些夸张地揉了下眼,“真的飞上去了?云霄宗秦川都还差了一步呢!”秦川站在倒数第二步剑道石阶上,他神情严肃,额头上起了一层薄汗,手中的剑颤抖不停,而他的脚缓缓抬起,却还未彻底放下。

    他距离登上剑道终点都还有一步,那个苏竹漪,却是已经入了门内,一下子,谁强谁弱,高下立判。

    古剑派内,胡玉长老蒲扇一样的大掌拍在易涟肩膀上,惊得他肩头那只金丝雀簌簌拍动翅膀,随后身子一僵,直接装死翘着脚硬邦邦地倒了下去。易涟伸手将金丝雀接住,放回了灵兽袋中。

    他做这一切的时候动作也是僵硬麻木的,脸上还有点儿燥。

    他此前说苏竹漪失了风骨,所以会被剑道排斥,引得剑山剑灵不满,然而刚刚那剑意,那剑意……

    那剑意充满生机,犹如红梅报春,青松傲雪,迎难而上,披荆斩棘一往无前。好似春风拂过,轻柔又坚韧地把冬日阴寒驱散,那红影从底下飞上去,好似在春风抚慰下,在冰冷孤寂的剑道上开出了满山坡的迎春花。

    哪怕她人已经进了剑冢,那抹红依旧镌刻在人眼中,久久不曾消散。

    那剑意,就好似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啪的一声,响亮无比,好叫他把自己说的话都给吞回去。

    掌门哈哈笑了两声,“不愧是洛樱挑的徒弟,我们眼光都不如她啊。”

    古剑派这边其乐融融,其他门派剑修倒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毕竟这也太超乎意料了,这么强的剑意,总是让人钦佩的便是句酸溜溜的话,此刻都说不出口。

    倒是好些修为低下的弟子看不出那剑意到底有精妙,只是一个劲儿地在说,“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真好看。”

    剑意什么的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长得太好看了,特别是那回眸一笑……

    其中一个弟子喃喃,“可惜不是对着我笑的,若是能冲我一笑……”

    她是冲谁笑的?众人视线此时才转到了那人身上,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是吓了一跳,只见那人身子弯曲,一手捂着心口,一手撑着石壁,身子摇摇晃晃,好似站不稳了一样。

    “那是,是云霄宗的人。”身上穿的是云霄宗弟子服,但脸却没人认得出来,不过也有眼尖的认出了她手里的剑,道:“是花宜宁。”

    “花宜宁以前上过剑山啊,还得了冬雪剑,这是第二次了吧,怎么好似上得那么艰难?”

    “因为她心乱了。”一人故作高深的回答。

    也就在话音落下之时,那花宜宁脚下一滑,竟是直接往下跌落了几步,好在她死死地用手抓着剑道石阶,倒也没有真的掉下去。

    花宜宁仰头看着前方剑道阶梯,其实她还差不到十五步就能登上去了,她从没觉得自己爬不上去,如果不是苏竹漪,她哪怕不是第一,也会是第二。她对自己的剑道天赋有信心,哪怕修为跌了,冬雪剑散灵了,花宜宁也没有被击倒,她只是,只是因为面容毁了不愿出门,不愿面对旁人的目光,宁愿整日跟剑呆在一起,从早到晚练剑。

    她骂苏竹漪废物。

    但那废物却轻轻松松地超越了她,还第一个登顶。

    苏竹漪回头的时候没有骂她,但那个讥诮又艳丽的笑容比骂她还难受,她那双眼睛明明在说,“你说我是废物,那你岂不是废物都不如!”

    那笑容如此刺目,让她心神一晃,被剑道剑影所伤,更让她在心神不宁的情况下,对自己的坚持,自己的剑道都产生了怀疑。苦修几十年,她居然比不过一个十六岁的女修!

    此前看到苏竹漪走得那么艰难,看她足下全是血,花宜宁觉得苏竹漪不出剑根本就是她不会剑,所以信心倍增,然而之后发生的一切就好似当头一棒,打得她晕头转向,以至于在剑道上胡思乱想,最终险些掉落剑山。

    她都站不起来了。死死地抓着剑道阶梯,哪怕手被割破也不愿意放弃,她看着前方那个已经踏上了终点,即将跨入剑冢的清俊背影,深吸了口气,“剑道是你的道。”

    “也是我的道。我要和你一起,执剑并肩于高山之巅,因此……”

    她喉咙里发出低吼声,良久才道:“剑道不能中断。”

    若是就这么跌下去,那她这一辈子,可能都没办法再用剑了。她手用力抓住,身子缓缓往上爬,咬紧牙关,哪怕是爬也要爬上去。

    这般大毅力,倒叫有些看笑话的外门弟子也噤了声,唏嘘不已。

    ……

    苏竹漪可不知道她进来之后剑道上发生了什么。

    她入了剑冢,并没有径直往里头冲,第一件事就是检查了一下自己血肉模糊的脚,她脚上的鞋子已经完全破了,袜子跟血肉都黏在了一起,本来她还以为那剑道上的考验其实是幻象,毕竟她明明穿了鞋的,哪能走着走着就光脚丫了,没想到居然还是真的。

    低头看的时候她还一阵眩晕,这到底是流了多少血?

    灵气要疗伤也得把鞋袜和血肉分开,她小心翼翼地处理伤口,疼得倒吸了几口凉气,左右无人进来,又或是因为那松风剑意刚刚就在身前,好似那人出现过的缘故,苏竹漪便没忍得那么辛苦,还哼哼了两声。

    等把伤口处理了,苏竹漪又服用了丹药,接着才开始打量四周。

    这剑冢看起来有点儿想个溶洞,洞顶上挂着一个接一个的钟乳石,地上到处都是石笋石花,而她神识一扫,就知道那些钟乳石里头都藏着柄剑。不过被石灰覆盖,还真看不出来飞剑好坏的。

    剑冢外面的剑通常情况下是很差的,越深入其中,飞剑就会越好,而传说中的灵剑和飞剑,则藏得更深,静待有缘人。

    修士挑剑。

    剑也会挑人,哪怕看对眼了,说不准还得有剑道考验,所以说当剑修还是挺烦的,其他法宝要认主也要接受考验,但通常情况下是实力强威压厉害能征服制住法宝就好,而不是特定的需要某个条件。

    苏竹漪要找的是松风剑,她是知道松风剑长什么样子的,剑长剑宽,剑柄上的暗纹,她都一清二楚,现在剑冢内那些飞剑藏在石钟乳里头,都感觉不到有没有灵气,飞剑品质如何,但还是能用神识看到样子的,所以苏竹漪首先想到的是通过外观来判断。

    她没在溶洞逗留多久,而是继续往前,掌门说过溶洞内最多能出现高阶宝剑,灵剑都从未出现过,更不用说仙剑了,虽说他们若是往前走了就不能回头,但苏竹漪的目的本来就不是来选一柄合适自己用的剑,她是来找松风剑的,因此根本没什么可顾虑的,直接迈开腿大步往前走。

    走出溶洞,又到了一个很封闭狭窄,让人头皮发麻的地方。

    这里是四面山。

    说是四面山,倒像是一口井。进去之后就进到了井底,抬头望天,头顶上是碗口大的天空,周围是四面山壁,山壁上密密麻麻插满了剑,这些剑没有被石灰冻住,就那么暴露在人眼前,也能感觉到飞剑是否有灵气,品阶如何。

    高阶的,低阶的,断的,破的,生锈的,完整的,密密麻麻的飞剑随处可见,或插在石壁上,或随意地躺在地里,被黄沙掩埋半截,也有的好似被丝线吊着,垂在半空,好似风铃一样,风一吹,那些倒垂的飞剑还互相撞来撞去,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脚下是剑,四周是剑,头顶上还悬着剑,苏竹漪觉得头皮发麻,手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四面山是出过灵剑的,据说还曾出过仙剑,所以等其他人上来了,停留在这里选剑的人会很多。苏竹漪揉着心口,问心口的逐心咒,“松风剑意好歹是松风剑施展出来的。”

    她一边揉心口一边问:“哎,松风剑意,你知道你爹在哪儿吗?”

    “有没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