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52章 :天外飞仙

第052章 :天外飞仙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竹漪挥剑去挡,那剑影哐的一声撞在了她的清风剑上,巨大的冲击力让她足下一滑,险些从狭窄的剑道上飞了出去,同一时间,苏竹漪觉得脚下好似鞋子磨破了,又好似她鞋子本身就不存在了,此刻光脚踩在那剑道上,滑动时好似剐了她脚底一片血肉,疼得她眉心紧蹙,咬牙忍着没哼出声。

    低头一看,脚下的剑道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飞剑,寒光闪烁,雪亮的光芒欺霜晒雪,尤其刺目,她脚底在流血,就那么流到了剑刃上,一阶一阶的低落下去。

    好似一树红梅被寒风吹打,在雪地上落了一地残花。

    ……

    “苏竹漪她……?”掌门和三位长老都看出不对劲,心头也是着急得很。

    百名百岁以下的修士,修为最高的就是筑基期大圆满的苏竹漪了。

    本来云霄宗也有个跟她修为相当的花宜宁,但花宜宁渡金丹劫失败,修为不进反退,好在她爹是高阶丹药师,调养三个月使得她修为境界稳定下来,却也跌回了筑基八层。

    修为最高的,洛樱的徒弟,剑道天赋必然也高,这次古剑派能不能多出一柄灵剑,甚至是一柄仙剑呢?他们把希望都系在苏竹漪身上了。一路看着她上去,倒是没让人失望,然而现在,很明显出了意外……

    那一袭红衣女子,赤足站在剑刃上,足下鲜血滴落,顺着剑阶一路滴下去,在剑道上蜿蜒成了一条血河,又像是一条红色绸带,从那红衣女子脚下延伸而出,氤氲开,透出一股妖艳的美。

    “不管修剑的人有没有风骨,这剑道却是有风骨的。”易涟逗弄肩膀上一只金丝雀,“剑道上比的是剑,哪怕天赋不高,只要一心向前,也能一步一步缓缓向上,以朝圣的心态向前,即使最后没有登上剑山,坚持三日依然能够进入剑冢。”

    “会出现现在的情形,说明苏竹漪在剑道上失了风骨吧。”他常年在外,看灵兽比看人顺眼,平时看着和煦阳光,像个俊俏少年郎,实际上遇到问题的时候最严格的也是他。本来对苏竹漪挺有好感的,如今看到她在剑道上受磋磨,易涟神色都不悦了几分,这说明,这弟子亵渎了剑道。

    掌门神色凝重没有吭声。

    胡玉长老瞪了易涟,“胡说八道,要相信门中弟子。那可是洛樱的徒弟!”

    “你就是太护短。”易涟看着他道。

    “你就是太较真。”胡玉也道,“事情没弄清楚,还乱下结论。”

    “我看得清楚。”易涟停下了逗弄金丝雀的手,抬头再看了一眼剑道,坚定地道。

    “就你,你也就只能看得清楚灵兽在想什么。”

    两人还要斗嘴,被一旁的秋霞长老制止,他们几人说话是用的传音,然下一刻,旁边的瀚海剑派的一位剑修突然出声,跟身侧的一个同门道:“本以为这次古剑派的那个女弟子会是最强的对手,没想到啊,实在是没想到……”

    他抬手一指,笑道:“珠珠已经距离剑山山顶只有十步,仅仅落在了云霄宗那两位之后,我们也能保三争二了。”至于三阳聚顶资质绝佳的秦川,他们倒是有自知之明,没想过能胜过他。

    “是啊,珠珠儿第一场比试落败后剑心反而坚定起来,她的心性最适合练剑。”旁边那中年女修也道。

    “恭喜你,收到了这么个好徒弟。”

    两人的对话传到古剑派弟子的耳朵里,怎么听都不对味儿。但现在大家的心系在苏竹漪身上,也没心思跟他们扯皮,其中一个弟子挤到前面,双手拢在嘴边,喊:“小师妹脚疼就别走啦!”流了那么多血,看着心疼。

    他刚喊完,就被旁边的长老重重呵斥了一声,脑袋瓜还吃了个爆栗子,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又缩头回去了。

    苏竹漪站在剑上,脚下好似踩着火苗,又好似站在钉板上。

    剑影形成狂风,吹拂在她脸上身上,狂风如剑,刮得她脸疼,她那条裙子不是什么高阶法宝,只是好看而已,现在红裙上都被剑影刮出了一些细细的口子,口子很小,却很密集。剑影成风,风折红花,苏竹漪发丝飞扬,她不得不侧了脸颊,衣袂翻飞,若非脚下趟着的血,她好似要乘风飞去一般。

    “说不能上去就在剑道上暴晒三天当咸鱼呢?”

    “现在这剑影明显是想把她掀翻,让她滚下剑道!”

    她偏偏要站稳。

    苏竹漪握紧了左手手中的剑,她右手五指成爪扣在石壁上,此时手指上也满是鲜血,有血拘在手心里,好似手中握着一块血丝玉一样。

    她突然送了扣着石壁的手,将剑握到右手上,脑子里回忆看了两遍的天璇九剑第二重,手随心动,将天璇九剑第二重的剑招施展出去,这是她第一次用这一招,但她没有失误,手中清风剑化作一道寒光,斩断烈风,好似将风都撕裂了一个口子,与此同时,她盯着那些剑影的压力,重重地跨了一步阶梯。

    两个血脚印就落在了新的剑道上,好似在上面画了两朵红花。

    我志不在剑道。

    但我必须踏上剑道。

    我不能被推下去。

    苏竹漪凝视前方,目光里闪耀着耀眼的光,好似有两簇火苗在眸中点燃一样。

    我不爱剑。

    她再次往前踏上一步,但我爱过一个爱剑的男人。

    直到他死了,我才明白自己心意,也才放心在心里给死人留一个位置。

    他没了,被人取代,所以,我必须拿到他最爱的剑。

    这样,他最爱的女人和最爱的剑,就在一起了呢。

    苏竹漪咧嘴一笑,她艰难地抬脚,脚抬起的时候,鲜血滴下,犹如血线,然而她却咬紧了牙,继续踏上了一步剑道阶梯,就在落脚的那一刻,剑山都好似微微一震,紧接着一声长啸犹如龙吟,一道寒光从剑山山尖落下,刺向了苏竹漪。

    一直没说话的掌门这会儿终于没忍住,喝骂了一声,“这死丫头站在剑道上到底想些什么,都触怒了剑山!”

    “难不成她觉得练剑没用,修剑比不上其他的修真之道?”就连胡长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算是古剑派里头护短的长老了,但这苏竹漪,好似太离经叛道了点。

    那可是天下剑修心中的圣地啊,她在剑道上不一心求剑,反而激怒了剑山?

    掌门骂了过后又叹息一声,传音过去道:“竹漪,下来吧。”

    看来她比试的时候不用剑并非敌人不值得她出剑,而是她自己不喜欢也不擅长用剑。想来也是,入门短短十年时间,那么多功法都修炼得极高,哪有时间练剑啊。如今踏上剑山剑道,她对剑道的不在意就暴露出来,惹怒了剑山万千剑灵吧。虽然可惜,但还是弟子的身体要紧,段林舒不想苏竹漪有什么闪失,故而想把她唤下来。

    虽然古剑派是剑修门派,但实在不喜欢,也不能强求不是。

    ……

    “竹漪,下来吧。”

    苏竹漪听到了掌门的声音。

    那剑影如风,呼呼风声里好像也夹杂了无数个声音,“你不属于这里,你下去吧。”

    雪亮的剑尖刺向她心窝,剑意犹如惊涛骇浪,要将她彻底淹没,将她打入海底,将她推到山下,她手都抬不起来,没办法用清风剑去抵抗,也根本没办法去抵抗,她的天璇九剑只有第二重,她还没有自己的剑意,根本无法跟这一剑对抗。然而她只要挪步,只要挪开,就真的只能,下去了……

    可她真的很想拿到松风剑。

    很想很想。

    在那一刻,拿到松风剑成为了她最大的执念,比前世最后时刻的念想,成为魔道至尊,称霸天下都要强烈,所以,她脚下好似生了根,竟然没有挪动步子。

    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何没有挪动,也很惊诧自己为何没有挪动,身体和心灵都好似跟理智不再同步,从来都只用大脑思考,素来理智的苏竹漪,也有了一次,因心而动的时候。

    她万分艰难地抬起手,出剑,打算做最后的挣扎。

    也就在这时,胸口逐心咒微微一烫,一道碧绿剑光从她身前飞出,迎向了那雪亮的剑光。

    松风剑意。

    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

    此时剑山上那雪亮的剑光就犹如皑皑白雪,而松风剑意,就是那棵傲雪而立的青松,松风剑意让她手中刺出的清风剑都微微一颤,松风剑意在前方开路,而她的清风剑紧随其后,好似一剑将面前的剑影左右劈开,又仿佛有一股清风拂过她的脚底,让她顺着松风剑意劈出来的道路往前。

    剑影如瀚海,松风剑意就是那柄劈海的剑,她前方本来还有一百步剑道阶梯,但现在,那些阶梯好似变成了平坦的路面,剑影被挤压在了两边,中间是松风剑意开辟出来的路。

    苏竹漪下意识地运起灵气,直接足尖一点,轻跃而出。她不似一步一步上去的,而是直接飞上去的。

    很快,苏竹漪就超过了花宜宁。

    她没有骂花宜宁废物。

    她只是在超过花宜宁的那一瞬间,眸然回首,嫣然一笑。

    对花宜宁来说,刺激她心神的不是骂她,而是剑道跑得比她快,更重要的是,长得比她美……

    她回首微笑,眉宇间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让那艳丽的脸又多了英气,真是美得张扬,美得夺目。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