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50章 :传书

第050章 :传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天后,剑道比试的最终结果也出来了。

    古剑派拿了两个第一和一个第四,等到剑冢开启时,他们一共能有二十四个弟子可以进入剑冢。当然进入剑冢不一定就能挑到好剑,毕竟剑冢是剑的坟墓,里头破剑凶剑都有不少,进去之后还是要小心行事,每一次进去,都有弟子给里头的飞剑所伤,更有甚者,剑道都会中断。

    苏竹漪他们比试完了就回了古剑派落雪峰。

    她跟青河一起去给师父请安,随后苏竹漪就特别懂事的离开了,剩下青河在那请教师父剑道上的问题,她退出房间,想到青河刚刚那张阳光俊俏的脸,心道师兄在师父面前带着张面具也是累。

    她在秦江澜面前就不需要任何伪装。

    她就是个蛇蝎心肠的妖女,可他依旧,中了她的毒。

    回去之后,苏竹漪又炼制了两个替身草人,依旧没什么草心,都是中阶草人,她叹息一声,把草人随手扔在了储物法宝里。

    她不可能为了躲避天劫一直把修为压制下去,连那个花宜宁都有仗剑而立,傲然迎接雷劫的勇气,她一个前世修为到了元婴后期的魔道大能,居然会因为金丹期的天劫而裹足不前。

    怕死不可耻,苏竹漪一直觉得保护好自己惜命正常不过,她本想着炼制出具有高阶替身草人能力的中阶供自己渡劫的时候驱使,尽量保证渡劫不出意外,但因为几年来都没成功,她斗志都被磋磨了不少。

    一个魔头要从成长要活得长,不仅要心狠手辣,还要多学多看,更要时刻深思反省自身,她在落雪峰安逸的过了与世无争的十年,从回战场虽然风采依旧,但也再次意识到,恶人无处不在,一刻也不能懈怠。同样,在名门正派里做个暗地里阴险的恶人,好似比在魔门里正大光明的恶更爽,她以后得更阴险一些才行。

    等到这次剑冢拿了松风剑回来,她就冲击金丹劫。想到渡劫,苏竹漪又想到了小骷髅,这家伙怎么去了那么久?该不会觉得跟亲戚住一块儿更舒服乐不思蜀,连它那只形影不离的狗都不要了吧?

    不知道那只狗死没死。一只普通的低阶灵犬,在有很多高阶灵兽的落雪峰乱窜的话,一不小心就会送命。她起身打算出去看一眼,转念又觉得死活都跟她没关系,也就此作罢,盘膝坐下,开始修炼起天罡五雷诀来。

    这个功法残篇修炼起来特别难,心法口诀晦涩难懂,念起来也十分拗口,她如今第一层都还没完全学会,是她遇见过的最难的动法了,既然决定了剑冢出来就去冲击金丹境,她最近得好好努力,争取把第一重给学会了。

    每日闭关修炼,三个月转瞬即逝,转眼就到了剑冢要开启的日子。

    “你自己去,我有要事要做。”青河看着苏竹漪,扔了个传讯玉简给她,“师父最近伤势反复,必须静养,若是有收拾不了的敌人,叫我。”

    说得真含蓄。

    师父伤势反复,肯定是龙泉剑煞气又起,所以师兄你的要紧事,就是去泡粪坑么?苏竹漪想了想,决定比试回来突破金丹期了就去藏峰找点儿材料,看能不能做个蜃景幻境,到时候让他觉得自己在抱着师父泡温泉,似乎也挺不错?就是那阵法布置起来很难,金丹期修为都可能完成不了,她也只有试试不能保证成功。

    剑冢所在的剑山很偏远,从古剑派乘灵舟过去也要三天,每次的剑冢开启掌门段林舒都会一同前往,此次同行的还有三位长老,足以说明他们对此有多重视。苏竹漪上了灵舟,她师父师兄都没来,掌门段林舒就把她叫了过去,让她一道坐在灵舟的船舱内,还给她倒了灵茶。

    “胡玉和秋霞两位长老你都见过,这位是灵峰峰主易涟,他为了捉一只毕方鸟在一片林子里蹲了二十年,前些日子才回来。”

    古剑派其他长老苏竹漪都有点儿印象,上辈子还跟其中几个交过手,而那灵峰的易涟,她却是未曾接触过,如今看到,只觉这灵峰峰主生了张娃娃脸,眼睛灵动,睫毛纤长,看起来像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郎。

    “可别被他那张脸骗了。”旁边的胡长老一捋胡子哈哈笑,“这家伙都一千五百岁了,年纪比我还大。”

    “竹漪喜欢什么样的灵兽,若是想养个灵兽做帮手,可以去灵峰看看。”掌门又道:“灵峰的灵兽都是他捉回去的,虽然我们修剑的最好不要过于依赖外物,但有个帮手总比没有的好,万一哪天在外头受伤调息,也有个能帮忙把关的。”

    一般来说,修士同时只能契约一只灵兽,御兽宗的修士除外,因为灵兽认主要跟主人建立神魂联系,若是同时契约几只灵兽,修士丹田识海会承受不住。苏竹漪有小骷髅了,虽然那小骷髅是最简单没有任何约束的认主,但在小骷髅离开之前,苏竹漪也没办法再神魂契约另外一只灵兽。当然,寻宝鼠那样的灵兽除外,那种不需要神魂契约都可以,好吃好喝的喂着,寻宝鼠也不会跑掉。

    “恩,多谢掌门。”苏竹漪笑着答应,随后看着灵峰峰主,笑得更甜了,“要是以后我想养灵兽了,就能去您那里挑选吗?”

    这灵峰峰主倒是不错,长得好面嫩,实力又强,若是能把他迷住,她也能获益不少。

    “掌门都答应你了,我能不答应么?”易涟笑着应了,他笑得时候脸颊上还有两个甜甜的酒窝,看着更年轻了。

    之后他又唤出了几只灵兽,都是幼兽,围着苏竹漪转了几圈,没想到这一转,易涟露出一幅疑惑的表情,“你有灵兽了?”

    “咦,这也能看出来?”苏竹漪愣了一下,随后道:“上次机缘巧合契约了一只不知名的小兽,但是是最普通的契约,它随时都能离开,我没办法约束它,然后它已经消失半年了,我以为它不见了呢。”

    “丹田识海内没反应?”易涟有些好奇。

    “没有。都感觉不到它存在。从契约之初,都很难察觉。”听得这话,易涟眼睛都在发光,显得充满了兴趣。苏竹漪顿时明白,这易涟怕是很难得手,因为他最爱的恐怕是灵兽!美人对他笑他都很平静,眼睛里没起什么波澜,但一说起灵兽,一双眼睛都好似在发光!

    “那你的灵兽肯定非常高阶,它在你身上还留下了淡淡的气息,所以我这几只都能感觉得到。”易涟十分欣喜,“不知道你灵兽是什么样子,可以给我画出来吗?我这几只是高阶灵兽啊,对你身上的气息既敬畏又忍不住亲近,你那只怕是仙兽了。”

    苏竹漪:“……”

    她被易涟灼热的视线盯着,被逼无奈,终于潦草的画了几笔,一个圆头,再加一个圆身子,再画了四个圆圆的手和脚,圆脸上画了三个圈代表眼睛鼻子,然后就这么递给了易涟。

    掌门凑个头过来一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另外两个长老也没忍住笑出了声,而易涟拿着画手都在抖,“这,这这……”

    这画技实在是惨不忍睹。

    苏竹漪呵呵一笑,“别人是画皮画骨,我画的是灵魂。”

    易涟无奈,只能道:“若是下次它出现了,记得叫我,让我欣赏欣赏。”

    “好。”苏竹漪点头答应,只是她也不知道,小骷髅到底什么时候会回来。

    还是它跟叔叔伯伯的生活在一起,再也不回来了?

    ……

    真灵界。

    小骷髅盘腿坐在地上,跟对面盘膝坐下的秦江澜大眼对小眼。

    “小叔叔,我想小姐姐了。”

    “恩,我也想。”

    这样的对话,每天都会重复一遍。

    “记住要给小姐姐说什么话吗?”秦江澜又问。

    小骷髅眼眶子里都出现了两簇绿油油的小火苗,像极了坟头上飘的磷火,它眼眶里火苗转了几下,“小叔叔你说了几百次了,我怎么会忘。”

    说罢,他背书一样摇头晃脑地念了起来,“小叔叔叫秦江澜。秦江澜在真灵界,流光镜岁月回溯天道不容,小姐姐不能随心所欲的胡乱杀人,特别是那些会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人物,否则的话可能会被天道不容。”

    秦江澜曾给苏竹漪下了道逐心咒。

    那逐心咒本身的目的是留下松风剑意保护她,同样有个条件,就是不能杀了苏晴熏。不杀苏晴熏并非只是因为苏晴熏是他的徒弟,实际上,主要原因是他担心苏竹漪一回到小时候就对苏晴熏下毒手,从而引来天罚。

    献祭之时,秦江澜的想法是回到她小时候。这个具体时间是他不能掌控的,但他希望是在她还没有进入血罗门之前,更早都可以,而她对苏晴熏的怨念很深,一旦回去,肯定是第一个拿最近的苏晴熏下手,偏偏苏卿熏不算无名之人,他是秦江澜唯一的徒弟,天赋也高,修为不俗,死后还有很多人记得她,因为她阻止了女魔头复原逆天法宝,为了天下人除魔卫道牺牲了自己,就连云霄宗宗门之内,都有很多人挂着她的画像祭拜。

    所以一旦她设计害死了幼年的苏晴熏,历史改动太大,只怕后果不堪设想。而等到她回去呆的时间久了,她肯定也会知道天道规则不会让她胡乱更改人的命运轨迹了。不过即便此时的苏竹漪可能已经明白了,但秦江澜还是让小骷髅传话,提醒她小心一些。

    “还有呢?”秦江澜又问。

    就见小骷髅将挂在脖子上的蝴蝶坠子取下来,“蝴蝶坠子是小叔叔送给我的,里头的灵石一半是我的,一半是小姐姐的,丹药是小姐姐的,发簪、玉镯、玉璧,大红的裙子都是小姐姐的,……”说完之后,他得意地看着秦江澜,“看,小叔叔,我没忘吧。”

    秦江澜微微一笑,嘴角勾起,酒窝浅淡。犹如清风拂过柳梢,垂吊在湖面的柳梢一晃,在湖面上留下浅浅涟漪。他双目清澈,好似两泓清泉,“还有呢?”

    “哦哦,还有个玉简,有小叔叔想跟小姐姐说的话。”他伸出双手蒙住眼睛,“我不偷看。”

    秦江澜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小骷髅的头,“嗯。”

    “那我什么时候能回去呢?”

    “快了吧。”

    “那小叔叔记得以后也接我过来玩,能不能把小姐姐和笑笑一起带过来呢?”

    “暂时不能,不过我会尽快过去看你们的。”秦江澜想了想,又说:“这山上有种灵兽的肉很香。”

    小骷髅立刻说:“我不吃肉,只吃糖。”

    “也得给你的笑笑准备礼物。”他起身,低声喃喃,“没想到,噬心妖女狗见愁身边也会养一只狗。”

    其实,她已经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