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49章 :聪明

第049章 :聪明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连续三场下来,苏竹漪的威名已经传出去了。

    她上台三两下就把人收拾了,那人没等她的烈焰掌拍出去,自己就倒飞出了比武台,能够在正道门派见到这么识相的人,苏竹漪还在心头暗暗称赞了一下他的不要脸。

    这一场比完就剩下了最后一场,最后一场是她跟秦川比,苏竹漪觉得一点儿压力都没,第一已是囊中之物。

    剑冢三十年开启一回,每回只有一百个骨龄百岁以下的弟子进去选剑,这名额分配就跟见到比试的结果有关。第一名的宗门能有十个名额,苏竹漪拿了第一的话就能给古剑派争取十个名额,青河的第一也不会有问题,也就是说这次古剑派至少能有二十个弟子进去选剑,算是很不错的了。

    苏竹漪也要去剑冢。

    她虽然对剑道没什么兴趣,但对里头的一柄剑却志在必得。

    现在的秦川还没有得到松风剑。

    她不想跟秦江澜形影不离的松风剑落到秦川手中。虽然那个人已经没了,天道还塞了个秦川过来补窟窿替代了他,但在苏竹漪心中,秦江澜还是无可替代的存在。

    所以,她想拿到他的剑。

    曾经还有人说秦江澜只爱他的剑,爱剑成痴呢,苏竹漪心中得意,她可是把那松风剑给比下去了,抱着把冷冰冰的剑,哪有抱着身姿妖娆的美人舒坦,就算是秦江澜那个人人称颂的临江仙,也逃不出红尘情爱。

    回去的路上,苏竹漪又遇到了秦川。

    “师父已经同意了,以后让他们还是直接叫我秦川。”秦川有些拘谨地站在苏竹漪面前,心头忐忑地问:“我就叫秦川可以吗?”

    他告诉师父见到了儿时故人,再次想起了长宁村惨死的父母,他想就叫秦川,让父母取的名字能够为人所知,被更多的人甚至天下人知道。秦川也不笨,他这么一说,倒是没费什么力气就让师父同意了。

    苏竹漪点点头,淡淡说:“明天比武台上见。”

    哪怕面子是个好苗子,比什么古剑派古飞跃等等男子都值得勾引得多,苏竹漪依旧不愿意搭理她。

    这种莫名其妙的坚持,大概是她心里头对秦老狗的感激和喜欢吧。

    女魔头本来是不能放任自己的内心有这样的感情的,不过既然喜欢的对象是个死人,还是在他死后才真正喜欢的,她微微皱眉,也就默默忍了。

    秦川本想带苏竹漪到处走走看看,领她参观一下云霄宗,但苏竹漪似乎有些不待见他,对他十分冷淡,他感觉得出来,心头有点儿不安。

    小师父讨厌他?为什么呢?

    他怔怔站在原地,看着苏竹漪远去的背影,心中微涩,好似明亮双眸里的光都被阴云笼罩,不复光亮。

    次日,苏竹漪跟秦川的最后一场,也没过几招,秦川就被苏竹漪打下了擂台。

    秦川并没有尽全力,苏竹漪感觉得到,不过她也不会把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放在心上,下了台,估摸着师兄那边的比试刚开始,就打算过去看一眼。

    她离开了比武台,跟几个同门一起过去了青河比剑的场地,青河看她见着其他人脸上都是笑吟吟的,心头更有些难过了。

    小师父是他年少时最崇敬的人。

    也是他的救命恩人,再见时,也是让他心跳加速的人。

    但她讨厌他。

    秦川默默地往鹤园方向走,打算回去练剑,只有练剑的时候他才会忘记世间烦忧,只是没走几步,就听到一个声音道:“秦师弟,事关宗门声誉的最后一场比试,你竟然不全力以赴,你……”

    他转头,看到一位同门激动不已地看着自己,一幅痛心疾首的模样,好似输了比赛的是她,委屈得都快掉眼泪了。

    “齐师姐,是我技不如人。”秦川不欲多说,转身欲走。

    孰料那齐月又道:“你真是太让我们失望了。”她说话的时候,云霄宗的弟子都看着秦川,心头揣摩他是不是真的没尽力,不过苏竹漪很厉害的想法已经深入人心,所以他们当时的确没那么想。毕竟秦川虽然天赋高资质好,但他现在修为是筑基中期,比那苏竹漪要差了几个境界,会输也很正常,只是听到齐月的说法,又有了一些怀疑,刚刚那场比试,打得实在是太不精彩了点。

    秦川脚步一顿,用凉凉的目光看着齐月,缓缓道:“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失望,关我屁事。

    那齐月被他一句话噎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而秦川回了这一句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

    此刻,苏竹漪已经跟同门们到了青河的比试场地上方。

    青河他们在一个幻境当中。

    三百岁以上的弟子比试场地充满了陷阱和变数,此时青河所在的山谷又像是个乱葬岗,谷内原本有很多房舍,现在都已经成了废墟。

    “这比武场地怎么看着这么渗人。”苏竹漪旁边一个弟子道。

    这时,已经早就在观战台的柳长老解释了一下,“云霄宗想赢,但是也知道自己门下弟子实力比不上青河,就只能在比武环境上耍点小手段了。这次的比剑台里头有幻境,能影响人的心神,心神一乱,剑法也会杂乱无章。就看谁能快速勘破幻境,谁胜算就大一些。不过这次的对手不是云霄宗的,他们应该是为最后那场比试做准备。”

    此前青河上场,只出一剑就能击败对手,根本看不透他深浅。如今弄出个幻境,再有个剑道高手试探,总能让青河露露底了。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看到幻境中的青河,苏竹漪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青河现在就是龙泉剑,若是那幻境是什么血腥煞气的环境,会不会让龙泉剑再次出现问题。想到这里,苏竹漪立刻打量起了比武台,神识一点的扫了过去。

    比武台内的幻境是通过阵法来布置的。这种阵法名为蜃景,里面出现的景色都是真实存在过的,身处幻境之中的话,就好似身临其境,云霄宗好大的手笔,不过一个弟子比剑,都用了蜃景阵法。苏竹漪绕着观战台转了一圈,趴在那看台边缘,冲着里头的青河大声喊,“师兄,师兄,师兄那人在你左前方三丈处,快劈了他!”

    她今日依旧粉黛未施,但头发没有简单束起来,而是绾了个凌虚髻,上面也没什么别的首饰,只是有一朵粉嫩的花朵镶嵌发中,她肌肤白嫩,发髻上的粉花跟脸颊上的绯红相映,加上此时撑着看台的石栏杆,身子前倾后脚微微翘起的动作,更显出了一派天真,明明五官是那种很耀眼夺目犹如牡丹一般的妍丽高贵,但那神情动作,又好似清水出芙蓉,是一种介于艳和纯之间的美,犹如天上那耀眼的光,却又被云遮了一半,轻轻柔柔的透出来,让人转不开眼的盯着看,只觉赏心悦目移不开眼。

    本来么,围观的修士是不能靠近看台,把手撑在石栏杆上的,但苏竹漪担心师兄站在那里轻喝,声音又悦耳动听,也就没人那么不长眼,呵斥她离开了。还有人笑着提醒,“你师兄在幻境里头,他听不到你说话的。”

    苏竹漪的手指悄悄在石栏杆上画符,她只能通过这样的方法,给里头的青河传一句话。

    传什么话才好呢,能让他反应过来呢?

    眼看青河神情似乎有些不对,眸子微微泛红,苏竹漪就紧张起来,她心念一转,在阵符画完的一瞬间,大喊,“师兄,快打完了出来,师父给我们来了传讯玉简,说她很想我们呢!”

    柳长老:“……”

    她绝对不信洛樱会说出这样的话。

    偏偏这话有用得很,青河脚步一动,一剑刺出,速度极快,那剑影都无法捕捉,在飞剑刺向对方心窝的时候,青河眸光清明,手往一侧移动,刺在了他肩膀上。

    随后,没等别人解除幻境,他自己足尖一点飞入空中,竟是从幻境之中一跃而出,破了那蜃景幻境。

    他落到苏竹漪旁边,问:“玉简呢。”

    气势惊人,好似她不拿出来就会被他直接一剑斩了一样。周围的人都被那威压波及,觉得难受,偏偏苏竹漪还能看着他笑,“幻境里头啊,玉简肯定也是假的。”

    “你觉得师父会给我们传讯?”

    他神色一黯,转身离开。走了两步又停下,转头,示意苏竹漪一块儿走。

    等回到了苏竹漪暂住的房间,他沉声道:“龙泉剑的煞气除不尽,消失后又会重新滋生,除了,除了……”

    说到这里,青河脸色就不对了,他顿了一下才继续道:“除了那个法子,还有没别的办法。”

    毕竟剑身里头有他祖先的血肉元神,有无数冤魂怨气,煞气一时被压制,也会重新生出。他本以为浸泡十年煞气消失了,没想到,他们又来了。刚刚在幻境中,他险些让龙泉剑得到机会,大开杀戒。

    “不知道。”苏竹漪摇头。

    “小师妹,你为何能懂那么多?”青河知道幻境里,是苏竹漪帮了自己,他一直都挺好奇,不过也懒得过问,但昨日天雷都劈歪到了她身上,而她准备的替身草人也派上了用场,这让青河越来越诧异,终于没忍住问了。

    “天雷为什么会劈你,我看这好似在你预料之中,早早做了准备。”

    苏竹漪斜睨了他一眼,呵呵笑了两声,“因为我美得天怒人怨,因为我不仅美还聪明。”她先是双手捧了下脸,接着又用手指了指头,一脸得意地道。

    青河淡淡瞥她一眼,轻哼一声,一脸不屑地走了。

    苏竹漪:“……”

    她说的都是实话啊,她难道不美不聪明,什么眼神儿,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