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47章 :劈歪了

第047章 :劈歪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花宜宁这霸道的一刺却是落了空。

    苏竹漪已经脚下一个挪移,闪身躲到了金莲莲瓣之后。

    只是那些密密麻麻的飞剑到处乱窜,她动作再快也会有闪躲不开的时候,此时身上被割了数个口子,也见了血,苏竹漪心头的戾气自然就起来不少。她知道这比武台上不能下死手,一直还挺压制自己的力量,然而现在,她足下用力一踹,竟是将那金莲花瓣生生踹了起来,与此同时,识海震荡,元神威压直接碾压过去。

    他们都是筑基期,年轻弟子比试的时候修为相差不了多少,元神强度自然也是如此,因此大家都不会施展威压,因为根本没效果,但苏竹漪不一样,她的元神封印还未彻底破开,却也远远比一般人要强。此时威压一出,使得花宜宁动作一滞,本来她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出一剑的,哪晓得身子半空停住,被那踢飞的金莲一撞,直接断线的风筝一样落了地。

    她翻滚两下才起身,姿势摔得十分狼狈。然刚起来还未站稳,身子又被一股大力拖拽过去。她心一紧,再次喝道:“起!”

    冬雪剑早已经被她炼制成了本命飞剑,此时一剑劈下,将苏竹漪大擒拿手的灵气绳索直接劈断,还震得苏竹漪往后退了三步。对方有个厉害的飞剑还真是有些难处理。

    可惜她没什么称手的兵器。现在那飞剑绕在花宜宁身侧转得密不透风的,她想要近身已经不容易了,但她天璇九剑只练了第一重,剑气肯定破不开那飞剑屏障的,思及此,苏竹漪索性施展大擒拿术把那瓣金莲抓到手中,以金莲当了盾牌。

    “别以为比武台上的金莲花瓣就能挡住我的剑!”花宜宁虽然稍显狼狈,但此时求胜心更盛,她灵气疯狂运转,催入冬雪剑中,那冰雪直接覆盖剑身,使得飞剑都成了一柄冻剑,被这寒气侵入,她的经脉必受重创。

    比武台上冰雪一片,整个金莲好似被冰雪覆盖,底下观战的修士俱都十分震惊,也有些显得忧心忡忡起来。

    “那冬雪剑占了大便宜,小师妹不会出事吧?”古剑派一个修士道。这会儿是青河不在,否则的话他肯定脸都青了。若小师妹出事,青河怕是会发飙。

    “云霄宗的比武台都有结界限制的,受伤肯定会的,但不会伤及根本,看到没,那里还站着个金丹后期的剑修,若真出了事,他也会出手阻止。”说话的人伸手一指,指着半空中飘着的一叶轻舟道。此时有数个比武台一起进行比试,那轻舟飞在高空,更方便掌控全场。

    台上,冰雪之中,苏竹漪烈焰掌融在了金莲上。她灵气缓缓注入,将金莲彻底熔炼,却又用薄薄的灵气将它冻住,使得它乍眼看上去看不出任何不同。

    这比武台金莲炼制的材料是金陨石,色泽光亮,金色十分透亮,看着非常美,因此会被人用来做装饰。花宜宁在云霄宗地位不低,特意选了这漂亮的莲台,那足下金色,衬得她更加娇艳高贵。

    然用特殊手法熔炼后,那液体有腐蚀作用。这一点儿,却是只有炼器师才知道了。偏偏苏竹漪是个什么都会,而且很多都还挺精通的,因此这会儿,她冷笑一声,不闪不避,将那金莲做盾,迎上了花宜宁的剑。

    金莲外那层薄薄的保护被一剑刺破,大量金色液体飞溅,花宜宁长期有高阶防御法宝傍身,又有灵剑剑影飞旋身侧护体,刚刚把所有的灵气注于剑中,催发冬雪剑的阴寒之气,等着一击而中,连个灵气屏障都没给她自己罩,瞬间,金色液体飞溅到了她的脸上身上,疼得她发出一声惨嚎,直接伸手捂脸。

    而苏竹漪早就给自己罩了灵气屏障,自然那金色液体一滴都没溅到她身上。

    不过那阴寒气倒有些棘手,哪怕电光石火间她已经施展无影无踪飞出很远,依旧被寒气所伤,感觉到寒气开始往经脉侵入,苏竹漪眼神都变得阴沉至极。

    若非她从小就修炼润脉诀,此番寒气侵入,经脉只怕会受损严重,这女的,倒是心黑,想要废了她修为。既然如此,就别怪她下手狠辣无情。

    她灵气注入手指,五指依然成爪。随后识海翻腾,语速飞快地念了几句咒语。

    离心咒。失魂离心,中此咒者,看修为深浅,会有短时间的意识模糊,魂不守舍,下意识听命于下咒之人。这咒法算是苏竹漪能想出来的对不血腥诡异的了,没有明显的正邪之分,她在花宜宁受创捧着脸情绪激动的时候下的咒,一次便成功了,随后苏竹漪欺身上前,在她耳边道:“脱衣服!”

    主人意识模糊,本命法宝会自动护主,但苏竹漪只是凑上去说了句悄悄话又跑了,它要护在主人身边又不能去追,只能叫她退到了比武台的另外一端。

    而此时,花宜宁已经动作迅速地解了束腰,看得底下的人目瞪口呆。

    “宜宁!”半空中的金丹后期修士一声喝道,花宜宁顿时回神。

    毕竟离心咒也不算什么很阴邪的咒法,只能短时间起作用,现在被修为远高出她们的人一声呵斥,直接就解了咒法,那花宜宁瞬间反应过来,一张原本如花娇艳,现在却有些泛红伤疤的脸霎时变得更加扭曲起来。

    她还不知道,自己的脸是什么样子,根本没有心思去管。

    她以为自己在百岁以下的弟子比试中绝对是第一。

    她觉得自己要战胜苏竹漪是轻而易举。

    她素来自负,觉得自己最多一两年就能结出金丹,一个不足七十的金丹期,在云霄宗也是极为少见的,年轻一辈中,她已经鲜有敌手,就连古剑派那个所谓的青河,也不过是百岁结丹,如今已过了三百岁还是金丹期。

    然而现在,她被一个十六岁的女修戏耍捉弄,都没有逼得她出剑,这对她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同样,也让她深受教训,脸上火辣辣的疼,好似被人打了一个耳光。

    这天底下,还有比她资质更好,修炼更刻苦的人。她不能再那么骄傲自大了。

    如果说一开始想要教训苏竹漪是因为她跟秦川关系匪浅,而此时,却是为了她自己而战。为了她的剑道,为了她的尊严而战。

    她要赢,要赢得漂漂亮亮。

    花宜宁抬手,将冬雪剑再次握在手中,然而这一次,她身上的气息已经完全变了。

    周围的灵气纷纷涌到她身边,在她身边形成了一个灵气漩涡。而她手中的冬雪剑一声欢快的长鸣,好似清风穿过竹林,泉水叮咚作响。

    “这是,这是心境突破,花师姐要在战斗中结丹了吗?”

    “快看,快看比武台上的天上有了金丹劫云!”

    苏竹漪这会儿整个人都想骂娘了。

    有没有这么巧!

    花宜宁居然会在这时候渡劫!说起来金丹劫的威力不大,毕竟这是修士修为进阶后遇到的第一个小雷劫,轻轻松松就能挨过去,也不会祸害到别人,所以这时候那些人看到花宜宁战斗中突破都只是惊叹她的实力却不怎么担心她的安危,然苏竹漪却是担心她的小命!

    如今这贼老天是长了眼睛的,专门逮着她劈!

    “不能让她突破!”苏竹漪灵气运转到极致,脚下施展无影无踪,同时手上催发烈焰掌,在无影无踪快速的移动下,烈焰掌残影连成一线,犹如一道火龙,朝着花宜宁呼啸而去。

    “烈焰掌最后一重的焚天怒焰居然被一个筑基期的修士领悟了?”看到那火龙,许多人都傻了眼。其实在这个年龄段观战的修士不多,且今天有青河的比试,基本上九成的人,特别是那些实力强的,包括长老们都去那边观战了,剩下的人却是连连惊叹,今天真是没白来。

    花宜宁本是闭目运转心法,此时猛地睁眼,心中冷笑,“区区火焰,也妄图与我冬雪争锋。”她不怕金丹劫,她怕的是心境不稳,金丹劫迟迟不来,然而现在,就让她比武台上凝结金丹,大放光彩!

    像是为了附和她,冬雪剑寒意凝结成霜,与火龙撞在了一处。

    与此同时,天上劫云凝聚而成,隐隐有电闪雷鸣,众人就看到苏竹漪做了个抬手抓取,好似从储物袋拿东西的动作。

    终于,终于有人逼得古剑派的苏竹漪出剑了啊。

    “她到现在才拔剑,或许剑法真的出神入化,现在胜负还说不准呢!”

    然下一刻,众人哗然。

    只见台上那苏竹漪手中抓的不是剑,而是一个扎得十分精致惟妙惟肖的替身草人……

    围观修士看到这一幕呆了,台下一片死寂,久久无语。

    而更让他们无语的是,头上劫云一道金色闪电劈下,却是落在了距离她很近的苏竹漪身上。

    这?

    这天雷也能有劈歪的时候?

    就连花宜宁自己都愣了,她如今斗志满满,跟冬雪剑也是人剑合一,本来体内灵气不多,但因为突破已经在疯狂吸收灵气,根本不惧头顶天雷,做好了被天雷淬炼的准备,哪晓得,那天雷居然劈歪了?

    劈!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