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46章 :冬雪剑

第046章 :冬雪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是说那苏竹漪是个绣花枕头么,入门仅仅十年,几天前才感悟出剑心,一个人用的资源可以供养其他峰上千弟子,才堪堪堆出了筑基期大圆满的修为,怕死怕得要命,每月都要领取很多炼制替身草人的材料……”一个鹅蛋脸樱桃唇,平日里模样娇憨的女子此时气得满脸通红,双眉紧锁,还用手用力地拍了桌子。

    她皮肤雪白,手生得格外漂亮,手指修长,指甲染了朱红色,就像是雪中傲然的红梅一般,亮眼又漂亮。手腕上只带了串银铃,这么重重一拍,铃铛摇动,使得她面前低着头被她训斥的弟子脸色发白,额角上都渗出了汗。

    “就在古剑派打听了一下,古剑派弟子说的能尽信?还信誓旦旦的说肯定没问题!”女子眉毛生得也好看,不是那种柳叶细眉,显得颇有英气,此时眉头竖起,气势就更凶了。

    “出去出去,看着就烦。”

    ……

    待人走后,一直立在她身侧不语的齐月终于开了口,“宜宁师妹,不要生气了,谁叫那苏竹漪那么有心机,先示敌以弱,让人掉以轻心,结果是扮猪吃老虎呢。”

    此女正是花宜宁,是云霄宗一位丹药长老的爱女。修真界修士结为道侣的不少,不过通常年纪会晚一些,至少在三百岁以后了。花宜宁今年骨龄六十六,也是极为年轻的,而她的修为是筑基期大圆满,距离金丹仅有一步之遥。她平日里眼高于顶,没想到会对入门仅十年,年纪更是不到二十的秦江澜动了心,还曾养着父亲给他们订下姻缘,只不过鹤老暂时没有同意,云霄宗那些长辈觉得不能让好苗子这么早就耽溺情爱,但没同意却也是没拒绝的。

    不过在花宜宁心里头,那秦江澜已经算是她夫君了,所以自然不能容忍他对别的女人有情。

    偏偏那女人长得貌美,身份地位还很高,古剑派洛樱的弟子,要教训她自然不能做得太刻意。那女人师兄青河的实力如今更是叫人看不透,两人还成天黏在一起,都找不到机会去警告一下她,只能在比武台上给她点教训了。

    她也不蠢,若是她自己亲自出手在比武台上教训苏竹漪,肯定会让秦江澜对她有意见,日后做夫妻心中也有隔阂,所以她也是不打算亲自出面的,查到苏竹漪的对手是楚飞羽,派人私底下跟楚飞羽联系还许诺了不少好处,让他不要怜香惜玉。

    而且她也没听信传言,知道楚飞羽是青竹剑法,特意做了点儿手脚给他挑了个青竹林的比武台,想做到万无一失,哪想到,还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听得齐月柔声相劝,花宜宁心头冷笑,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地道:“那齐师姐能有什么办法?”

    “修真道侣么,必定得资质差不多,修为相当才能长长久久,若是那苏竹漪修行止步于筑基,寿元便短了,哪能跟秦师弟有什么纠葛。”

    “秦师弟是绝对能突破元婴期的。”她叹道,“若是谁能在比武台上,废了她经脉就好了。”

    花宜宁皱眉,“那古剑派岂不是要大闹一场。”

    “她心高气傲,不愿出剑,若是对方易怒,拼尽全力逼她出剑,结果一不小心没收住剑势呢?古剑派肯定会闹,但我们若是好好赔礼道歉,古剑派总不能撕破脸,再者,云霄宗才是天下第一宗呢。古剑派近百年也实在是嚣张了一些。”

    一百岁以下剑修修为最高的也就是筑基期大圆满,能够废掉苏竹漪经脉的人自然是屈指可数,花宜宁虽然知道齐月那点儿心思,但她又觉得,自己明知是套,也得伸头去钻了,毕竟这样的机会可是不多。

    ……

    次日,苏竹漪跟青河同一时间比试。

    临走前,苏竹漪还道:“今天看你快还是我快。”

    “你的对手是云霄宗的花宜宁,她爹是云霄宗丹药长老,为她提供了很多修炼资源,根基牢固,她修为跟你一样也是筑基期大圆满,剑法算是同龄人中可以看的,你……”

    青河面无表情地说了这么多,末了提醒了一句,“记得带剑。”

    他是不指望她剑法能有多精妙,但有个武器格挡,总比用手去抓剑来得好。花宜宁的冬雪剑是高阶灵剑,听说已经养出了剑灵,日后还有渡劫成为仙剑的可能,是少有的宝剑。苏竹漪的秋风剑虽然最后可能会被斩断,但挡上几剑还是没问题的。

    “你的对手是谁?”苏竹漪看着青河背影,好奇地出声询问。

    “不知道。”青河头也不回地答了,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苏竹漪到的时候,那花宜宁已经站在台上了。

    她长得十分高挑,穿的浅碧色百褶长裙,腰镶桃红色暗花纱缘,纱上缠枝菊花层层叠叠,从腰间一直缠到了胸口处,衬得酥胸更加饱满,轮廓姣好。彩织裙摆上绣了云纹,间饰翔凤、牡丹、茶花、菊花、荷花、梅花、海水,江崖,花纹繁复,更显贵气逼人。

    这样的裙子,就是从前的妖女苏竹漪比较喜欢的。

    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的小白菜,她就有点儿头疼。这次的比武台看着是朵金莲,那花宜宁站在金莲上,真真是人比花娇。

    苏竹漪轻轻一跃,上了比武台,就见对面花宜宁斜睨她一眼,“来了?”

    她没理。

    “今日,我要好好努力,逼出道友真功夫才是。”

    苏竹漪点点头,依然没说什么话。她喜欢花宜宁那样的裙子,以她上辈子后来那脾气,看到别人有的自己没有想要的,肯定上去给人抢了。还会张狂地说一句,“这裙子穿在你身上浪费了。”然而现在,只能当没看见了。

    玉钟敲响,花宜宁手中飞剑霎时一分为三,从三个方向刺向了苏竹漪。

    实力确实不算差,苏竹漪心中有数,她身子压下避开其中之一,随后在离地紧三尺的低空扭转身子,仰面朝上,一脚踢出,将另外一柄幻出来的飞剑踢向了花宜宁的方向,接着反手撑地往空中一弹,直接跃到了花宜宁背后,一掌往前拍出。

    她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快得底下那些修为金丹期以下的弟子压根没看清她到底如何动作的,只知道花宜宁的飞剑都落空了,一眨眼,古剑派的苏竹漪已经飞到了花宜宁背后,而她的烈焰掌好似都不需要运转心法就能直接施展似的,白嫩的手掌上突现火焰,直接拍向了花宜宁后背。

    总不可能又一掌把人拍出比武台吧?

    底下围观的修士一颗心都提了起来,而古剑派的修士越看越呆滞,实际上,冲击最大的,反而是古剑派的弟子了,毕竟原先的名额里根本没她,她是顶掉了一个师兄的位置来的,所以虽然人美得很,但还是有几个弟子心头不是很待见她。一个贪生怕死,连剑心都刚刚感悟出来的人,为何要占去一个名额,比试的结果可是关系到日后进剑冢各门各派的弟子人数的,再者,她才十六岁,三十年一次比试,一百岁以下的都还能参加几次,为什么要夺走别人的名额!

    本以为她就是来拖后腿的,哪晓得连胜两场,连剑都不用出,就能把别人打下场。

    花宜宁是百岁以下剑修中实力算是最强的,秦江澜也强,但他年轻些,修为也要稍稍弱了一点,本来大家都以为最后的胜负会在花宜宁和秦剑澜身上决出,哪晓得,古剑派的苏竹漪竟然也这么厉害!

    “轰!”苏竹漪一掌拍出,火光撞上了一层无形的结界,她嗤笑一声,“身上还带着高阶防御法宝,家底丰厚嘛。”

    这一掌没把防御结界打破,苏竹漪借力往后一飘,倒是退到了两丈外,直接立在金莲的一朵花瓣尖儿。比剑禁止用剑以外的任何攻击法宝,但是防御法宝却是没啥限制,以他们的说法是,以后出去打斗的时候,别人身上有防御法宝,难不成还会摘下来再跟你打?如何用自己的剑攻破别人的防御法宝,也是他们需要考虑的。

    但谁他妈带个高阶的防御法宝啊,这要怎么打?筑基期的修为,打到灵气耗尽,都不可能破开高阶防御法宝的结界。

    苏竹漪斜睨一眼比武台外云霄宗的修士,冷笑一声,朗声道:“百岁以下年轻弟子的比武台上,云霄宗弟子身上携带高阶防御法宝,这我可打不了,既然云霄宗这么财大气粗,给所有弟子一人发一个啊,压根不用打了,我们都直接认输就好。”此前花宜宁的对手根本没挨到她的边儿,因此压根就不知道她身上有这样的防御法宝的。

    这话说得,云霄宗修士皆是面色一赤。高阶防御法宝,哪怕是金丹后期修为要攻破都极为艰难,更何况他们这些年轻弟子了。虽说没有规定不能带防御法宝,但真带了高阶的,还真是有些说不过去。

    这时,那花宜宁也笑了一下,“这是我爹送我的护身符,自小带在身上从未摘过,一时忘了还请道友见谅。”说罢,她直接将脖子上一颗平安扣给解了下来,扔到台下一个云霄宗弟子手中。

    “请!”话毕,花宜宁手中飞剑挽了个剑花,只见金莲上突然飘了雪,纷纷扬扬地雪花从天落下,眨眼间就在地上铺了一层薄薄的冰雪。

    这是冬雪剑作为灵剑本身的威力,若是花宜宁修为更高,冬雪剑威力也更强。

    寒意逼人。

    那些飘在风中的雪花都成了缩小的冬雪剑,朝着苏竹漪飞了过去。

    万剑齐动!

    “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天璇九剑吧,听说洛樱的徒弟都是寒霜剑意,不知是你们的寒霜厉害,还是我的雪境厉害!”花宜宁娇叱一声,身子犹如离弦之箭,朝被雪花围困的苏竹漪刺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