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45章 :心怯

第045章 :心怯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距离剑冢开启还有两月,因此他们现在的剑道比拼并不赶时间。

    苏竹漪她今天只有一场比试,瞬息之间比完了,苏竹漪优哉游哉地下了场,朝着师兄青河走了过去。

    青河就跟个冷面罗刹鬼似的,周围三尺以内没有人敢站着,她过去往青河旁边一杵,一些想过去搭讪的年轻修士俱都不敢靠近了。

    搭讪的不敢靠近,找茬的也有些怂了。

    瀚海剑派有几个修士不服气,嚷嚷着要过来讨说法,明明是比剑法,怎么能剑都不出瞧不起人,没准是剑法太差拿不出手呢!这时候美人美则美矣,但还是门派利益为大,哪怕知道这结果已定,但心中仍是不服气的,总想讨个公道,毕竟,刚刚被比下去的是他们瀚海派最招人喜爱的师妹。

    结果青河往那一站,不怒自威,惊得那几个修士一惊一乍的,最终还是怏怏退开了。

    如今苏竹漪倒是觉得,当初青河说服她拜师的时候说的话并不是诳她的。

    不管从前你经历过什么不幸,以后,都不会了。

    青河对她不冷不热,教她练剑的时候也没好脸色,没有丝毫耐心,但是在外边的时候,只要不会牵连到师父,有损师父声誉,若是有人想欺负她,或者说她想欺负谁,青河肯定都会站在她这边的。

    既然如此,苏竹漪觉得,她也没必要跟青河这个大魔头死磕,好好相处还能得到不少帮助。

    回去的路上,青河冷冰冰地道:“明天是拭剑阁的楚飞羽。筑基中期,拭剑阁的青竹剑法已经练到了第五重,单纯比剑法的话,你不是他对手。”

    苏竹漪了然地点点头,“我知道了。”她笑得张狂,神情倨傲,“还不值得我出剑。”

    青河没点头也没摇头,沉默地继续往前走,苏竹漪走在他身侧,快要到房间的时候,听得身后一声轻唤。

    回头,就看到小三阳秦川步履匆匆地走了过来。

    他应该也是刚刚比过剑法,比她只稍微慢了一些,且看他灵气充裕,面色红润,显然是赢得十分轻松。

    “小师父恭喜你。”秦川道。他其实在云霄宗素来老成,但一到了苏竹漪面前,就跟个二愣子似的,平素严肃得很,如今走路都要轻快得多,差点就跟儿时一样一蹦一跳的了,就像是换了个人。

    苏竹漪却是不待见他的。

    “何喜之有?”她呵呵一笑,“理所应当的事。”不过苏竹漪也没走,她挑了下眉,“我们打个赌,若是比剑的时候我赢了,你就答应我一件事,我师兄做个见证。”

    不料秦川直接道:“不用赌啊,你现在告诉我,我立刻答应你。”

    苏竹漪也懒得墨迹客气,直接道:“那好,你别叫秦江澜了。”

    秦川一愣,这表字是入门后师父替他取的,若是改了岂不是辜负师父一番心意。他稍稍犹豫道:“那我先禀明师父……”

    话没说完,就见面前的女子掉头就走,她步履如飞,弟子服都掀起一角,好似仙子临风而去。想到苏竹漪救了自己的命,只提了这么一个要求自己都犹豫不决,他脱口而出,“我答应你。”

    他期待苏竹漪能回头,却不料她只是脚步一顿,随后将手抬起,在耳边摆了摆手,接着就入了竹林小道,返回了古剑派修士居住的房间。看着她的背影,秦川莫名觉得有些失落,连迎面走来的同门师姐齐月都没注意。

    齐月银牙一咬,回头剜了苏竹漪离开的方向一眼。

    秦江澜天资卓越,深受门中长辈看中,而他本身又长得极为清俊出尘,哪怕平时里高贵清冷得很,好似冬日里沁在凉水里的月影,一幅淡漠疏离的模样,仍有很多女修心系着他,齐月就是其中之一。

    秦川看那女子的眼神齐月怎么会看不懂,哪怕如今还不算是含情脉脉,却也是因为她的离开而怅然若失,这就说明,那古剑派的女修对他来说与旁人不一样,思及此,她心头就有些慌了。

    明天她跟谁比试来着?恩,拭剑阁的楚飞羽,若是她能胜出,后日便会对上宜宁师妹,以宜宁师妹的脾气,若是得知她跟秦江澜有什么牵扯,出手必定狠辣。想到这里,齐月微微一笑,看来,得去跟宜宁师妹谈谈心了。

    苏竹漪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惦记上了。

    不过哪怕知道了,她也半点儿不惧。她这会儿回了房间,将随手扔在桌上的飞剑拿了起来,相比起用剑,还是她以前的玲珑金丝网用起来顺手得多,只可惜玲珑金丝网是她两百余岁的时候在秘境里得到的,秘境开启的时间可不是她能掌控的,现在想用也用不了。

    她将飞剑拿起来随意挥了两下,觉得没什么意思又扔进了储物袋里,随后坐在床上想,这次小骷髅怎么三个多月了还没回来,难不成继见了小叔叔之后,又见了其他的三姑六婆?

    脑海里浮现出一排骷髅手拉手的模样,苏竹漪自个儿笑出了声。

    笑过了心中倒也有了一丝担忧,相伴十年,那小骷髅不用她怎么养,也不用她操心,没事儿还能逗一逗,让她想起了以前做魔头的时候养过了半年的那只鸟。

    闲着无事逗一逗还是有些乐趣的,如今没在身边,还有几分想念了。坐了一会儿苏竹漪又开始修理啊润脉诀,她都不敢从外界吸收灵气,而是只用体内的灵气温养经脉,免得一不小心就压制不住修为迎来了金丹劫。

    身上可能还藏着个流光镜,她都难以想象那雷劫会厉害成什么样,在没有准备充分,超过七成的把握之前,她还是暂时压着吧,一来她的确怕死,二来,那雷劫确实威力十足,昨天夜里的惊雷,如今想起来都有些心有余悸。

    因为惜命,此时的苏竹漪,都险些忘记了从前的自己在某些方面有惊人的毅力,至少在冲击修为境界之时,曾经的她有一种一往直前的孤勇,敢与天搏命。

    ……

    次日,跟拭剑阁的楚飞羽对决。

    这次他们比试的地方换了,不是荷叶上,而是竹林之中。

    他们的解释是剑诀的施展跟周围的环境也有一些联系,所以他们每次比试的比武台都会有变化。他们一百岁以下的还轻松一些,年长一些战斗经验丰富一些的弟子,很有可能在冰天雪地,狂风暴雨之中,甚至更加恶劣的环境下,三十年前,青河与人比了一场,就曾直接是在死海之中。

    所谓死海,就是没有丝毫灵气的深海,不仅如此,那海水里有一种独特的剑鱼,能够化身为剑攻击修士,若是被刺伤,修士灵气都会被剑鱼吸走一些。

    这一次,楚飞羽在一上台,古剑派修士还未敲钟宣布比试开始的时候就先跟苏竹漪打了招呼,并道:“不知今日是否能逼得仙子出剑。”

    苏竹漪斜睨他一眼,“等下你就知道了。”

    玉钟敲响,楚飞羽大概是想到了昨天瀚海剑派那女修失败的原因,没有礼让直接抢先出剑,他的剑法是青竹剑法,周遭又恰好是竹林,完全是老天都在帮他。

    随着他一剑刺出,飞剑犹如一根柔软的绿竹,微微弯曲,然绿竹被压迫后反弹的力量,比他直接刺出要强大数倍。不仅如此,周围的竹林好似受到了剑气指引,齐齐弯曲如弓,朝着苏竹漪的身上抽了过去。

    苏竹漪直接施展了大擒拿术。

    她的大擒拿术也是练到了顶层,这么出其不意的一出手,竟是徒手抓住了楚飞羽的剑尖。

    那是一柄软剑,意识到这一点,苏竹漪没有继续其他攻击,反而是运转灵气施展烈焰掌将剑往下重重一拍,她力量太强,使得楚飞羽飞剑都险些脱手,虎口都震得发麻,然而更让他吃惊的是,他犹如嫩竹的飞剑反弹回来,啪地一下抽到了他眉心正中。

    那飞剑中了烈焰掌,剑身上都有火苗,加上青竹剑法本身反弹的力量,这一下,直接击溃了他的灵气屏障,在他脸正中央留下一道剑痕,好似一张脸被从中间画了一道竖线,将他分做了左右两边。

    楚飞羽怔怔站在原地,片刻后,身子重重往后倒下了。

    因为知道不能下死手,苏竹漪只出了五分力量,不过也把楚飞羽打晕了过去,她再次轻松胜了一场,不过这次倒没说什么嚣张的话,面无表情地下了场。

    跟青河站一处,两个容貌极好却冷冰冰的人,愣是将一丈内的修士都给逼走了。

    洛前辈那般狭义心肠的人,怎么就收了这样两个徒弟?

    有被洛樱帮助过,见过洛樱真人的则心中感叹,可不就是洛前辈徒弟么,脸上表情都一模一样,冷冰冰的极难亲近,还是远远看着就好。

    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