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44章 :志不在此

第044章 :志不在此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逐心咒?

    苏竹漪疼得蜷缩起来,那一瞬间,恨不得将自己的心给挖掉。

    意识渐渐模糊,然她恍惚之中,看到自己丹田识海内有一个朦胧的东西出现了一瞬间,好似一面镜子,那镜子镜面支离破碎,她从镜子里看到了许多张自己的脸。

    本来存于识海的小锄头辉光渐淡,那微弱的神魂联系最终彻底消失了。

    轰隆一声惊雷炸响,苏竹漪猛地惊醒,她住的房间窗户被风吹开,左右两扇窗拍打窗棱打得啪啪啪地响,狂风卷着落叶进了屋子,把桌上的灯盏也打翻了,片刻之后,倾盆大雨从天而降,苏竹漪坐在桌边的凳子上,那斜飞的雨水都溅到了她脸上。

    她脸色惨白,嘴唇乌紫,浑身冰凉。

    一道闪电撕裂天幕,好似劈到了她头上,这让苏竹漪想到了上一辈子,望天树上出现的雷劫。她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就好像头上悬着一把利剑,距离头皮只有一步之遥。金色闪电形成的剑,被上天握在手中,切开夜幕,和着疾风骤雨,劈下了她头颈。

    是雷劫?她的金丹劫?

    也就在这时,识海之中,那模糊的镜子再次消失,本来就支离破碎的镜片化作万千流光沉入她识海,而下一刻,那悬在头上的危机感消失了。

    苏竹漪捂着心口难受的闷哼,忽然瞥见窗口出现了一抹黑影。

    青河站在那里,问:“让你在落雪峰冲击金丹境你不答应,现在在这里渡劫?”

    话音落下,天上劫云消散,风停,雨歇。他皱眉问道:“感觉怎样?”

    “还行。”苏竹漪勉强出声应道。

    “劫云已散,不要被小事乱了心神产生心魔。”他顿了一下,“我现在不能杀人。”

    虽然话只说了一半,苏竹漪倒是理解了青河的意思。

    青河以为她因为想杀秦川而乱了心神,他现在不能杀人,若是能,没准会出手把秦川给杀了……

    不过谁知道呢。

    等青河走了,苏竹漪起身关了窗户,随后她又检查了一下房中阵法禁制,发现这客房的禁制都被风雨雷电给破坏了,这得多大的威力,说出去都没人信。

    她把阵法重新弄好,又自己布了个结界,接着才坐回床上,把身上的衣服除去,只留了个肚兜。

    心口上逐心咒还在,刚刚的疼痛跟逐心咒没有关系。

    灵气在心口附近探测,也没有看到流光镜。可她刚刚意识迷糊的时候真的看到流光镜了,那流光镜在她身上,随她回到了一千一百年前。刚刚的雷劫也并非她的金丹劫,而是流光镜现身显出来的雷劫。

    她眼神一暗,随后发现锄头已经掉到了床面前的地上,苏竹漪心念一动,手一招,锄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飞到她跟前。他们之间的心神联系已经消失了。

    如果锄头还是她的本命法宝,哪怕她不用灵气,一个念头,就能让锄头移动,或者听命攻击敌人。然而现在,她必须要用灵气施展擒拿术才能把锄头抓过来供自己驱使,这就是本命法宝和非本命法宝的区别。

    锄头已经不是她的本命法宝了。

    她的本命法宝是流光镜?可她根本感觉不到流光镜的存在,也就是说,这面镜子目前不能给她任何帮助。

    锄头还能锄地挖坑甚至杀人,那流光镜有了跟没有一样,反而一出现还会引雷劈。

    不过想这些也没什么意义,她当初选锄头是迫不得已,身边只有锄头可用,现在倒也不可惜,将锄头放进储物法宝,苏竹漪在床上休息,她没睡着,睁着眼睛到了天亮。

    第二日,长老一早抽了签,苏竹漪第一场对的是一个叫瀚海剑派的弟子。

    他们比剑是按年龄分段的,在修真界一百岁以下就算是很年轻了,而对于剑修这种前期很弱的修士来说,一百岁以下的剑修还是需要呵护的幼苗,对苏竹漪来说,这些嫩苗对敌经验少得可怜。

    跟苏竹漪比试的那个剑修是个女修,骨龄二十七,筑基一层修为,在瀚海剑派那种三流门派能有这样高的修为足以说明她资质很好,算是宗门的希望。只可惜,第一场就碰到了她。

    云霄宗的比武台悬浮在空中。

    比武台的外型是翠绿的荷叶,苏竹漪过去的时候看那瀚海剑派的女弟子传一身粉色长裙,足下一双白靴,明目皓齿,模样看着清纯可人,乍眼一看,就像是荷叶上娉娉婷婷开着的一朵娇滴滴的粉莲。

    可惜苏竹漪不是惜花人。

    她一夜没睡,本来修士有灵气不睡觉也不会憔悴,然她因为那流光镜和险些被雷劈的事有些神伤,看着就有些没精神气,偏偏那种脸色苍白得几近透明,在阳光照射下看着好似玉人一般,实在是惹人怜爱,结果众多的视线就聚在了看起来虚弱,好似被一阵风都能刮走的苏竹漪身上,那朵粉莲瞬间就被忽略了。

    底下还有人喊,“师姐,点到为止,剑下留情啊。”

    很显然,大家都觉得瀚海剑派的女修能赢。毕竟苏竹漪的名头这一晚上也传了出去,古剑派刚刚养出剑心的剑修,若不是洛樱的徒弟,青河的师妹,压根儿轮不到她上台。

    玉钟敲响,剑道比试开始。

    对面的粉衣女子似模似样的挽了个剑花,还微微鞠躬,道了一声:“请。”孰料再抬头眼前人影都没了,就见一阵风吹到眼前,与此同时,一道掌印就着火光落到身上,瞬间击溃了她的护体灵气屏障,直接打到了她左肩上。

    速度太快,根本避无可避。

    她直接被一掌打到了莲叶下,爬起来的时候还满脸震惊,完全没反应过来。

    这不是比剑么?

    “这这这……”

    “刚刚那是高阶步法无影无踪,快若无影无形,怕是修炼到了最后一层。她不是才筑基期大圆满,竟然把无影无踪都完全学会了?”

    “以她筑基期的实力,烈焰掌能瞬间击溃瀚海剑派女弟子的灵气防御,并将她击倒飞出莲叶,她的烈焰掌怕也修炼到了极致。”

    她一个年纪轻轻地剑修,竟然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功法修炼到了极致。对于剑修来说,年轻的时候就该苦练剑法才对啊!十几岁的年纪,又练剑诀,又练其他高阶功法,岂不是耽误了剑道的提升。

    底下修士纷纷交流,而这时有修士出来宣布古剑派苏竹漪获胜,而这时,有人不服地问:“这不是比剑吗?”

    苏竹漪循声望去,恍是因为动了一下,她苍白的脸色有了一抹潮红,好似朝阳给白云染了胭脂,一下子又有了不一样的韵味。只可惜,她说话可是讨打得很。

    只听她冷冷道:“还不值得我出剑。”

    青河:“……”

    他就懒得揭穿她了。上台前剑都忘了带的剑修,这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只怕她连上次随便选的剑名字都忘了。

    这个人根本不爱剑,也志不再剑道,因此,剑道也难有成就。

    ……

    真灵界。

    雨下得很大。

    秦江澜周身有一层灵气屏障,那雨淋不到他身上,他行走在雨中,步伐不快,蒙蒙的雨雾在他周身都形成了迷蒙的光晕,将他的一袭冷色的青衫都润得柔和许多。

    小骷髅喜欢雨,这会儿没遮没挡,淋着雨跑来跑去,他那身衣服是修真界很普通的布,还是他自己缝的,像是在身上套了个麻袋。这会儿麻袋浸水,就贴在了骨头架子上。

    秦江澜稍稍加快步子,在他头顶撑了一把伞。

    他很单纯,在体验生活。雨中打伞,也是一种生活。

    “小叔叔,为什么这次我还没回去啊?”

    “因为你更强了,能停留的时间也越长。”秦江澜抬头看天,他觉得这次的雨下得有些奇怪,毫无征兆,明明刚刚还是艳阳天,突然就阴云密布,好像天空被直接震碎了一样。

    他在这里生活了很久了。

    越来越觉得有些奇怪。可他目前也说不出到底奇怪在哪儿。秦江澜每日都在修炼,要不就是在赚灵石,看书,感受真灵界的历史,他是个散修,跟其他修士接触得不多,因着从前的修行经验,实力进阶得很快,加上这里随便一个地方都灵气浓郁,十年的时间他已经恢复到了元婴期的实力,并且剑意比从前更强。

    他也只是在悟儿过来的时候才会稍稍松懈。

    秦江澜会陪着他到处走走看看,因为悟儿说小姐姐答应过他的,他想看天底下的风景,既然这里跟那边不是同一片天地,他理应带悟儿去看不一样的风景的。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看着头顶好似是碎裂了的天空,秦江澜如墨染的眉微微皱起,清冷的眸子里也多了一丝忧郁。

    悟儿说他们在落雪峰生活。

    苏竹漪没有进入血罗门。他想重回过去给她一个不一样的人生,然而如今,她的幼年不再有那么多的不幸,却没有他的参与了。

    元婴期还不够。

    还想修炼得更快一点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