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43章 :棋子

第043章 :棋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姬无心的控尸术可谓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他可以算是五千年前的魔道至尊了。他留下来的修炼功法秘籍必定十分厉害,但再厉害,在长宁村那个灵气贫瘠之地,只能靠吃树根增加微弱灵气,张恩宁的修行在一年内完全不能有多大进步。他的资质比秦川是差了不少的,能有炼气一层都算他走运。

    而炼气一层的张恩宁是逃不掉的,除非他刚好不在场。

    苏竹漪想了想,又问:“村头那棵老树呢,你看到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秦川仔细回忆,老老实实地回答道:“老树也没了,那一片地方成了个大坑,像是地陷了一样。”

    苏竹漪听得这话顿时眉头紧紧蹙起,眉心间都有了一点小褶子,叫人心痒又心疼,恨不得替她将焦虑抚平。秦川幼时对小师父极其崇拜,认为他虽然年纪小,却又盖世之功,比村长还厉害,拯救了长宁村。哪怕后来飞鸿门的弟子说他在暗中使唤,他也并不相信,因为他记得那时候小师父浑身是血,瘸着腿站不直,依旧跟活尸对抗,还为了救一个村子里的小孩奋不顾身。

    当时大人们都不敢上前,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管了,是小师父引开活尸,才让小孩得救的。

    等到在封印之中,再次被他所救,秦川的心里,他是个好人的形象就难以逆转了。那个好人救了他,自己死了。

    而现在,他变成了她。

    从小就长得好看的小师父,长大后居然会美得惊人,她穿得很稀疏平常,乌发如云,没有半点儿装饰,跟他云霄宗的同门师姐妹完全不一样,不是那种明媚耀眼的艳,而是那种烟笼寒水月笼沙,朦胧清雅,却又勾得人心没来由般的突突跳。

    苏竹漪以前是妖女么,挺享受男子用迷恋的眼神看着自己,如今那秦川只不过愣头青一般初显爱慕,她就觉得浑身不舒服,沉下脸,面若寒霜,很有威慑力地瞥了他一眼。

    那一眼看得秦川心惊肉跳,刚刚心头飘起来的一点儿涟漪直接被冻结成冰了。他清楚的感觉到她刚刚不悦,顿时也自觉唐突,默默垂下头。

    “老树是地陷了,不是被烧成了焦木?”

    “是不是那种,好似被人连根拔起了?”苏竹漪见他这般,这才继续问道。

    听得苏竹漪描述,秦川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于是他点头,慎重地问道:“的确如此,小师父如何得知的?莫非其中还有什么关键点我与师父都忽略了?”

    苏竹漪撇嘴,叹息,“没,我只是想它不是神树么,希望它能逃过一劫。”她眼神一黯,“要是能长脚自己跑掉就好了。”

    心头却是暗骂自己嘴贱手贱,她很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老老实实做个恶人就好了,走之前干嘛得意洋洋地去多说一句话,还在树上刻个名字,做得那般招摇。

    那神树八成是真的跑了!

    它长脚跑了!

    但是才那么短的时间,它怎么可能长脚跑了,草木修行比人更难,没个十万年难以见多大的成效……

    神木成精长脚跑掉,明明不可能,偏偏出现了。

    张恩宁实力那么低,明明不可能逃掉,偏偏他似乎也逃掉了。

    苏竹漪惊得猛抬头,难不成,神树察觉到了危险,为了长脚跑掉,认了长宁村唯一一个踏上修行之路且还天天啃树根的张恩宁做了主人。

    她突然好想骂娘。不行,得回去问问飞鸿门灭门是不是青河做的了。

    “小师父,小师父?”秦川看苏竹漪脸色不对,有些关切地问。

    苏竹漪摇摇头,“我没事,明天还要比剑,我先回去了,改日再续。”

    “好,我送你。”

    苏竹漪出了鹤园回了云霄宗给古剑派安排的房间,刚刚进屋就发现里头坐了个人。

    “哟,师兄你在我房里,这是要做什么?”若说苏竹漪在其他人面前还要装装样子,在青河面前就是尽显本色了,反正他们都差不多,没必要在同类面前还端着。

    “明天的比试,对上秦川的话,别想着失手杀人。”青河凝视苏竹漪一眼,冷冷道。他是知道秦江澜那块石碑的,还曾询问过那人是谁,也记得苏竹漪的回答,很明显,云霄宗这个同名的人,不是刻在她碑上,刻在她心上的人。

    苏竹漪嘴角一抽,这青河还真是看得清楚明白。

    她今天忍着没动手,就是因为考虑了一下自己能不能跑掉的问题,但比武台上不一样,刀剑无眼,她要是失手杀了人,最不济废了他一身修为,云霄宗哪怕气得跳脚,恨不得把她大卸八块,然作为一个正道名门,又能把她怎样?她是魔修,一辈子都在魔道里摸爬打滚,哪怕最后六百年呆在云霄宗,却是哪里也没去,只呆在了望天树上,觉得比武比武,出个岔子简直在轻易不过,血罗门弟子比武,从来都只能活一个,她想办法把修为不如她的秦川弄死,并非难事。

    “擂台上有结界,不可能让你失手杀人。”

    “秦川出生时三阳聚顶,千年难遇,资质绝佳,性格刚直,是天生的剑修。若无意外,数百年后,他的剑道修为就会超过我。”青河冷冷道:“我能看得出来,云霄宗的修士早就看出来了,自然把他当宝贝一样看着,希冀他日后能胜过师父,绝对不会让你失手。”

    这话说得苏竹漪眉头深锁,沉默不语。

    “退一万步,真让你得逞了,你也只能以死谢罪了。”

    “剑道比试上,失手杀人者,轻则废除全身修为,重则以命抵命。你的命重要,还是一个人名重要。”

    “那师兄你觉得我应该什么时候动手?”

    “若是单纯因为名字,你可以跟他约斗,比武台上,你赢了就让他把表字改了。”

    青河不愧是跟邪剑融合了的人,丝毫没觉得苏竹漪要杀人有什么不妥,还合理地给了建议,“若是看他不顺眼一定要杀,剑冢里可以一试,不过最好等到秘境之中,特别是那种可以隔绝外界的秘境。”秦川身份特殊,被云霄宗那般看中,没准已经点过魂灯,他死前的画面会通过魂灯告诉门中长老,因此杀他需小心谨慎。

    青河说完,起身欲走,苏竹漪连忙阻拦,“师兄师兄,别走啊,难得今天你跟我说这么多话,咱们好好聊聊。”

    “我杀秦川做什么,师兄你想多了。”她见青河不理她迈开长腿就要出门,又道:“我就问一句,飞鸿门是不是你灭的?”

    青河此前十年都不在落雪峰,如果他因为洛樱的事情迁怒了飞鸿门,倒也并非没可能。只是他要压制凶剑,如果灭了飞鸿门满门,他身上的煞气只怕也除不掉吧。

    “不是。”青河冷冷回答。

    他那么辛苦才勉强将邪剑压制下来,想到压制龙泉剑时的情形,青河神色有些微妙。

    目前他和龙泉剑维持了一个微妙的平衡,若他一个不小心,就会再次引动龙泉剑,届时师父又该难受了。她为何要把自己当做祭品祭剑,以至于现在,龙泉剑不灭,她身体难以复原。

    可是龙泉剑灭了,他,就再也看不到师父了。

    说到底,他其实也是自私的吧。想到这里,青河眼中阴寒乍现,他大步跨出房门,就听身后苏竹漪又问,“当时你赶往封印的时候,杀了飞鸿门的那些修士?”

    他身形一顿,“是!”

    他们出来后毫不犹豫地往外跑,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人回头看过一眼。师父,就是救了那群狼心狗肺的东西。

    “处理尸体没?”

    “没!”他当时牵挂师父又气愤难当,理智全失,哪里还记得杀人了要善后。

    说完之后,青河离开了。

    苏竹漪又开始动脑筋了,青河杀人根本没善后,他名气很大,剑意其实也挺好分辨的,一个懂行的高阶剑修肯定认得出来。若是杀人的时候没掩饰,杀了人过后又没处理尸体,那有心去查,肯定能看出是谁做的。

    飞鸿门那么多弟子失踪了,不可能不过去看。那一队人里头有个叫刘真的,大家都聚着她,看她穿戴都不似凡品,在飞鸿门地位还不低,所以飞鸿门肯定要去查,但是没传出青河杀人的事,就说明飞鸿门没查到。

    整理了一下时间线,这一世,飞鸿门灭门在长宁村惨案过后两三年……

    这是不是说明,青河杀了人之后,就有人动了那些尸体,将修士的尸体拿来练习控尸术呢?

    如此就可以解释,为何青河杀人没暴露出来,秦川他们回去也没看到任何尸骨,反而有魔修控尸术出现的痕迹了。

    如果假设成真的话……

    苏竹漪很快在脑子里整理了一条线。

    小三阳秦川,机缘巧合拜入了云霄宗,成了秦江澜。

    张恩宁收了老树做灵宠,实力大增,成了魔头,取代了不再杀人的青河。

    那血罗门掳走的那几个童男童女谁会胜出,难不成是苏晴熏?

    而她苏竹漪,反而成了古剑派洛樱的弟子。

    这是不是说明,洛樱和青河,要不了多久,其实也是会死的呢?

    包括小骷髅,也会消亡?

    这么想着,苏竹漪忽然有些不寒而栗。

    好似有一只无形的手,在下一盘玩弄人心的棋。

    它不会直接叫谁生谁死,而是安排种种机缘和巧合,引导他们走上了命定的轨迹。

    叫他们以为,主宰命运的是自己。

    因为流光镜出了细微的差错,可又有什么关系呢,总会有合适的棋子,走上合适的位置。

    苏竹漪的心突突地跳,她忽然感觉心口剧痛,让她差点儿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