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42章 :拨乱反正

第042章 :拨乱反正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长宁村那个小三阳,他居然进了云霄宗,成了秦江澜。

    苏竹漪的手直接揪住了他的衣襟,将他的衣服都抓起了团,她动作太快了,出手迅速犹如闪电,快到秦川都没躲过,而身边他那师兄都傻了眼,连连道:“有话好好说。”

    这时,青河上前一步,冷冷道:“师妹。”

    古剑派柳长老这才反应过来,训斥道:“苏竹漪,你这是做什么?”

    就见苏竹漪松了手,轻轻抚平了他衣衫上的褶子,笑着道:“没什么,认错了人。”

    不料,秦川忽然问道:“你是青河的师妹?那你就是洛樱洛前辈的徒弟?”

    秦川知道洛樱,当年在封印之下,洛樱以身祭剑,小师父用锄头抓住了他,将他带走封印,然而最后,只有他出来了。小师父掉进了封印裂缝之中,洛前辈也没有出来。

    当时他大脑一片空拍,被一个师兄揪着往前跑,没想到的是跑了没多远,他就感觉到一道热血喷溅在了他脸上身上,转头一看,身边的师兄头颅直接飞了出去,他的身子还在往前飞,头却没了。

    秦川受了一连串的刺激,早已神经紧绷,此时那师兄头颅飞出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秦川直接晕了过去,醒来之后是半夜,他在山里乱转,误打误撞还走出了七连山。之后就大病了一场,在街上熬了大半个月,闭目等死的时候,被像闲云野鹤一般在外云游的师父给捡了回去,他加入了云霄宗,成为了一名剑修。

    他因为受了刺激起初遗忘了很多事,等想起来已经是三年后。他问师父洛樱是否安好,结果师父说洛樱一直好好的,根本没听说过有什么不妥,再追问七连山,师父也说没听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于是秦川就总觉得那时候的经历好似一场梦。他又问长宁村和飞鸿门,师父自然答不上来,却也答应他去问问看,结果一个月后传回来的消息叫秦川如遭雷击。

    长宁村化作一片废墟,飞鸿门也被灭了满门。

    秦川央着师父带他返回长宁村,他看到曾经生活过的村子再也没了一丝生气,那里被夷为平地,几乎什么都没剩下。房子没了,水井没了,村头的神树也没了,家也没了……

    他失去了父母亲人,也失去了最好的朋友,还失去了街坊领居,他才刚刚想起他们没多久,结果就再次永远的失去了。

    他把自己遭遇的事情告诉了师父。

    然而他们去七连山仔仔细细地查探过,根本没发现有封印,有什么凶剑,也没找到任何一具飞鸿门弟子尸骨,反倒是发现了魔修出没过的痕迹,好似跟控尸门有关。而鹤老还去打听过洛樱的情况,得知洛樱逮回孽徒青河后就闭关了,她好得很,压根没受过伤,好似他所经历的,只是一场梦魇,什么凶剑,什么洛樱,都不是真的。

    但长宁村的毁灭是真的,自那以后,曾经开朗热情的秦川就消失了,他变得沉闷,只知道埋头练剑,短短几年的时间,修为突飞猛进到了筑基期,云霄宗的沧澜剑诀练到了第四重,还隐隐有领悟出自己剑意的迹象。且他在门中剑法比试胜过了云霄宗年轻一辈风头最近的大师兄许凌风,虽然当时许凌风是压制了修为的,但单单比剑术,是他赢了。

    待他修为精进,剑道有成,必定下山历练,除魔卫道,将那些残害无辜地魔道邪修绞杀干净,为长宁村报仇。

    而此时,听到面前女子是洛樱弟子,秦川终于忍不住再次问道,“你就是洛前辈十年前新收的弟子?”

    洛樱收的徒弟!

    秦川还记得小师父的脸,唇红齿白,冰雪可爱。他记得小师父掉下裂缝时候的样子,这几年来,他有好多次梦到过,每一次梦醒,都是一身的冷汗。

    那道银龙载着他飞出裂缝,而那个抓着他的小师父没能出来。就算是洛前辈还活着,跌下去的小师父呢?

    年少时他很崇拜小师父,觉得他特别厉害,等进入了云霄宗,踏上了修真路之后他才明白,小师父一点儿也不厉害,他掉下去了,活下去的希望微乎其微,他死了。

    秦川素来心善,小师父的死让他一直心存愧疚,直到前些日子,他听说这次比剑的有个洛樱的徒弟,一直没传出什么消息,本来找人打听了一下,结果也没打听出什么确切的消息,倒是说那弟子怕死得出了名,他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然此时见到真人,又听到她说认错人,再加上十年前洛樱收的徒弟,她那有几分熟悉的脸,这几个条件联系在一起,让秦川心跳都加速了。

    本来苏竹漪松开了他,他反而伸手去抓住了苏竹漪的胳膊,神情激动地道:“是你吗?是你吗?你是长宁村的小师父吗?你……你是女孩子?”

    旁边的男子是秦川的师兄方越然,此刻看到自己素来冷淡的师弟露出了这样激动的神情,惊得目瞪口呆,“这两个人,居然是旧识?”

    本来准备把苏竹漪叫回房间的柳如眉也皱了下眉头,既然两个认识,看起来关系还匪浅,你拽我我抓你的,看来没什么大问题,刚刚可能是一场误会。

    苏竹漪笑了一下,她眼珠一转,眸子里水光潋滟,顺着秦川的话说了下去,“我还以为我认错了呢。原来真的是你啊,好久不见,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单独叙叙旧?”她微微侧头,将散落的发丝轻轻别在耳后,举手投足间都显得十分优雅,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秦川自然点头答应,前方带路。

    苏竹漪跟在后头,心思千回百转。

    上一辈子的秦江澜果然没了。他以身祭了流光镜,而他是这几千年来最惊才绝绝的人物,修为最后还成了天下第一,这样的人消失,变化是巨大的,所以,就出现了一个小三阳,他无声无息地取代了秦江澜的位置。

    若天道那般容易就改得面目全非,那它也就不能称之为天道了。

    流光镜是道器,让岁月回溯,使得她重回千年前,她的举动,会让很多事情偏移原来的位置,然而会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拨乱反正,查漏补缺,至少不能让历史轨迹偏离太远,一些微不足道的人自然无所谓,然历史长河中那些惊艳了岁月或是遗臭万年的人,不能缺失就只能想法替代。

    然她不能忍!

    不能忍秦川变成秦江澜!

    哪怕秦川对她心存愧疚,哪怕他们早已结了善缘,哪怕他看她的眼神里,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也有被她征服的可能,她依然忍不了。

    苏竹漪走在他身后,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现在的秦川只有筑基期,他对自己完全没有任何防备,她在之前压下心头杀意是因为身边有那么多修士,还有青河和柳如眉两个强者,她动手肯定不能成功,然而现在……

    苏竹漪体内灵气运转,掌心都有了淡淡火焰,然就在这时,一只手搭在了她肩膀上,凉意瞬间涌向了她全身,将她掌心烈焰掌那微弱的火焰都浇灭了。

    而这么一盆水泼下,苏竹漪立刻反应过来。其实她不是冲动的人,只是刚刚一下子被心中的怒火迷了眼,被刚刚得到的消息乱了心。这时候她在云霄宗里,杀了秦川,她自己也跑不掉。她倒是不在意古剑派跟云霄宗会不会撕起来,会不会因此连累古剑派,她只在乎,自己杀了人能不能脱身。

    她重活这一回,要是因为这个而死就搞笑了。

    秦老狗只怕死了都能气活。想到这里她还嘴角还翘了一下,要是气活了还挺好,若非这一次希望落空,苏竹漪自己都想不到,原来秦老狗在她心里还占据了一个挺重要的位置。

    重要到刚刚那一瞬间,她险些失去了理智。瞟了身侧面色阴沉如水的青河一眼,苏竹漪呶呶嘴,示意他一边去。

    青河凝视她一眼,她也回望,目光平静了许多。见状,青河才渐渐隐匿了身形,而秦川都不知道刚刚身后多了个人,自己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他推开一扇门,道:“这里是我们松鹤谷的鹤园,我平时在这练剑,没有外人会过来。”

    门后,就有一只仙鹤单脚站在正中央,见了人,看到秦川了,那仙鹤换了只脚站,又低头啄草地上的虫。

    园子里灵气充盈,绿草成荫,远处还有一片碧湖。垂杨柳围着湖种了一圈,风一吹,柳絮就犹如雪花一样翩翩飞舞,落入湖心,偶尔也能掀起涟漪清荡。

    秦川把苏竹漪带到凉亭中,他法宝里没有携带灵果美酒的习惯,此时还有些尴尬,但因着有许多话想说,也就没想那么多,直接问:“小师父,你当初是被洛前辈救了吗,这些年你过得好不好?”

    “你没死,我真是太高兴了。”平素只知道埋头练剑,神情清冷看着极难亲近的秦川,此刻恨不得拉着苏竹漪的手问,他那双眼睛里都有泪光闪烁,若不是一直憋着,这会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他哽咽道:“小师父,长宁村被屠了,我爹我娘他们都死了。”

    听到这话,苏竹漪倒没有什么惊诧的,既然老天都硬塞了个秦江澜过来,长宁村被灭倒也在意料之中,不过转念一想,长宁村的村民有那么重要?属于天道要拨乱反正的?这怎么可能,那不过是一群普通凡人。

    她面露伤心之色,眸子里也有了盈盈水光,惊呼道:“怎么会这样?你知道是谁干的吗?”

    秦川便把当时他跟师父查到的情况细细说给了苏竹漪听,她一边听一边想。

    长宁村被灭了,血罗门依然会选一些童年童女训练,这次没了她,也没有秦老狗去救人,那活下来的就只能是张恩宁了吧。也就是说,苏晴熏就这么死了?

    等听到当年飞鸿门死掉的修士尸骨也一个没看见,有些痕迹显示好似跟控尸门有关的时候,她心里头又起了疑心,上辈子屠杀长宁村的可没有什么控尸门,控尸门控尸门,她猛地想到了一个人。

    张恩宁!

    得到了姬无心的修炼功法,又被她传授了修炼心法,能够引灵气入体的张恩宁!会不会张恩宁没有被血罗门抓走,所谓的控尸门是跟他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