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41章 :更改

第041章 :更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古剑派跟云霄宗隔得远,他们一行人大清早出发,黄昏时候才到了云霄宗。

    灵舟上苏竹漪有心跟其他师兄弟们打个招呼,毕竟她这人擅长利用一切人脉,奈何她身边跟着的是青河,明明都是同门,愣是没人敢靠近青河三尺之内。

    青河这人完全两张面孔,在落雪峰着一身白衣看着还阳光俊朗,一出来整个人都显得挺阴沉,没有年轻人的朝气,坐在那犹如一截朽木,看着就死气沉沉的。不过他跟龙泉剑成为一体,现在身上没什么煞气已经极为难得了。

    快靠近云霄宗的时候,苏竹漪老远就看到了那棵望天树。

    她在树上生活了六百年,对那望天树再熟悉不过,如此看见,她起身站到了灵舟船舷边,手撑在船舷上抬头望,眸子里微微闪光,她睫毛又长又翘,像是两把小扇子,黄昏的碎金洒在长睫上,就好似小扇子上绣了星星点点的花,扇子一摇,还能摇出金粉来。

    迎着那柔和的晚霞,众人眼中落雪峰那个怕死的小师妹美得让人恍神,美得叫人移不开眼,就好似被下了失魂咒,一时都呆呆看着,把口中正在说的话都忘了。

    这样的美人,谁舍得她死。好似怕死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了。

    而这时,终有人鼓起勇气走上前去,结结巴巴地道:“小师妹,你在看望天树吗?”小师妹跟青河离得近,他走过去都觉得战战兢兢地,好似靠近青河那边的天气都凉一下,灵舟甲板上都结了成冰,然而眼前美人实在太让他心悦,硬着头皮鼓起勇气也得上去说几句话,否则的话,晚上肯定会彻夜不眠。

    苏竹漪转头,就看到了一张有些熟悉的脸,好似在哪儿见过。

    “我乃藏峰古飞跃,小师妹十年苦修未曾下山,想来未曾听过我的名号。”

    原来是古飞跃,这辈子提前见了,现在的古飞跃极为年轻,面容也青涩多了,苏竹漪本身也没将这些男人放在心上,是以刚看到只觉得脸熟也不知是谁,但一说名字,她就想起来了。

    苏竹漪笑了一下,“原来是古师兄,久仰大名。”她回头看了一眼望天树,“那树叫望天树吗?一眼看上去,都看不到头。”

    此时哪怕用神识去看,都看不到望天树的顶端。

    “是啊,听说望天树能直达仙界,是云霄宗根基所在。”古飞跃道。

    苏竹漪咯咯笑了两声,“那住在望天树上的,可不就是仙人了?”她声音娇滴滴的,又不是那种矫揉造作的娇嫩,就好似加了蜜糖一样软糯,甜丝丝的,听得人心里头都透着甜味儿,偏偏还甜而不腻,只听那声音,都叫人舒服。

    “云霄宗的望天树上可不能住人,那是云霄宗禁地呢。就跟我们的落雪峰一样,寻常弟子是不能进落雪峰的。”古飞跃说道,“师妹能被洛前辈收入门下,当真是大造化,日后定能剑道大乘。”

    跟古飞跃说了会儿话,成功让古飞跃对自己好感倍增,苏竹漪瞧着灵舟到了,也就老老实实地回到了青河身边,跟青河一块儿下了灵舟,只不过临走之前还不忘回眸一笑,恰恰好跟古飞跃对视一眼,随后才有些含羞带怯的移开眼。

    哪怕苏竹漪心里头惦记着秦江澜,她也不介意其他男子对自己产生好感,没准哪天,就能用上了呢?更何况,这个还是前世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的男人,资质也还不差。

    等转过脸去,苏竹漪眸子里的笑意又完全消失了,身旁青河瞥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继续往前走。

    云霄宗这样的大宗门底蕴深厚,培养出来的弟子自然不差,接引他们的弟子彬彬有礼,将他们带到了早已安排好的客房。客房依山傍水,房间极为雅致,灵气也十分浓郁。

    苏竹漪坐不住,在古剑派拂柳峰长老柳如眉跟云霄宗修士交谈的时候,她就在房间外打转,等他们说完了,苏竹漪直接就走了过去,她此时摇身一变,成了个倨傲任性的小丫头,扬着下巴问那人:“听说你们云霄宗出了个惊才绝绝的剑修,自称胜过了我青河师兄,我倒要见识见识,他到底有多厉害,还想跟我师兄齐名。”

    柳如眉瞪她一眼,低声喝道:“苏竹漪,还不退下,像什么话?”

    她不服气地哼了一声,提着剑就往前冲,一边冲一边问,“秦江澜在哪儿,我要见识见识他的剑到底有多厉害!”路上又遇到个云霄宗的弟子,她气呼呼地上去拦人,“哎,你去告诉秦江澜,就说我苏竹漪要提前会会他,让他跟我比一比。”

    她皮肤雪白,脸蛋嫣红,头上发髻有些散了,垂下一丝秀发贴在脸颊上,被风又吹得飞到了唇边,少女的娇蛮因那动人的脸而变得充满了攻击性,将被拦路男子的火气都压了下去,他看得眼睛都直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有些尴尬地别过头,连连道:“这位道友是要找秦师弟,我,我去帮你问问。”

    苏竹漪找上这个人是有原因的。云霄宗弟子穿的弟子服彼此都差不多,但腰间的玉佩却是不同,且衣襟上绣的望天树颜色绿意也有差别,只有细微观察才发现得了,面前这人玉佩上是仙鹤图纹,应该是云霄宗松鹤谷那一脉,望天树颜色又是深绿,属于松鹤谷那鹤老亲传弟子,那他跟秦江澜应该是同一个师父,自然能跟秦江澜说上话,也能把人给叫出来。

    苏竹漪做这些事的时候身后青河眼神锐利如刀,不过她浑然不顾,丝毫不会有任何压力。便是那柳如眉在青河身上无形的压力下都觉得有些冷飕飕的,看着苏竹漪欲言又止。偏偏苏竹漪就跟没事人一样,她知道青河在看她,要她注意言行举止,不能丢师父的颜面,她偏偏不在乎,她扛得住!

    不多时,被她叫到的云霄宗就扯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剑修过来了。

    远远看到那青衣第一眼,苏竹漪脑子就轰的一声炸开了,她足尖一点儿,几个起落身子犹如燕子一般跃到了他面前,一直冷冰冰面无表情的秦江澜猛抬头,看到那抹嫩如春日柳条的浅碧色撞了过来,在靠近他的那一瞬间,柳条化作利剑杀机毕现。

    他脸色微变,直觉对方有杀意,飞剑已然出鞘,周遭实力强大的那几个感觉到了她身上的杀意也是脸色大变,而实力差些的都是一头雾水,旁边那个拽着秦江澜的师兄还笑呵呵地看着苏竹漪,压根没察觉她的杀意,“我把人给你带来了……。”

    苏竹漪在最后关头卸去了一身戾气,控制住了自己心中杀意,眉头颦起,问:“你叫秦江澜?”

    “在下秦川,字江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