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40章 :剑冢

第040章 :剑冢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骷髅走了,苏竹漪看了那黄狗一眼,道:“落雪峰找口吃的不难,你最近自己找地方藏起来,别让我看见你。”

    她抬手做了个下劈的动作,“否则,死。”

    黄狗笑笑呜了一声,夹着尾巴跑了,它的脚印在雪地上踩出了一串梅花印子,渐渐延伸向远方。

    ……

    要参加剑道比试,首先得有剑。

    平时练剑的普通铁剑不行,被别人的飞剑一剑能削成几断,还怎么切磋?这世上锻造出来的飞剑千千万,但好剑却是不多,仙剑更是屈指可数。

    苏竹漪知道的仙剑只有两把,一把是秦江澜的松风剑,一把就是洛樱的潜龙剑。至于目前青河身上的龙泉剑,是一把凶剑,也可以称为魔剑,威力倒是胜过了洛樱的仙剑。

    这三把剑都不是现世人锻造的。秦江澜的松风剑是他少年时在剑冢里得到的。

    洛樱的潜龙剑是前人仿造传说中的龙泉剑打造的,她师父传给她的。至于青河的潜龙剑,那就是传说中的飞剑了。

    要想得到一把好剑,甚至说仙剑,只能去剑冢里面找。

    在剑修眼中,剑都是有生命的,飞剑有灵。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有剑修自觉寿元将近,却又没有遇到合适的传人,就会把相伴一生的飞剑埋葬起来,这就是剑冢初成。后来,那些有灵的飞剑不知何时开始聚集在了一起,剑修陨落之后,无主的飞剑就会重新回到剑冢,等待有缘人。

    天下剑修三十年比试一次,是因为那剑冢三十年开启一回。

    且有资格进去挑选飞剑的剑修骨龄不能超过一百岁,若是过了一百岁还想硬闯进去,要么就是他强大到逆天可以毁灭剑冢,但那剑冢里的剑可是有仙剑的,哪怕就是上一世的秦江澜也对付不了那么多飞剑,而真正爱剑之人,对剑冢都会心存敬畏,剑道大成者也不会去破坏剑冢,因为那里也是他飞剑的最后归宿,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实力不强硬闯的,直接进去就被万千飞剑给削成肉渣,所以久而久之,就没有超过一百岁的修士还不要命的想闯剑冢了。

    青河原来的剑也是在剑冢里找到的,那是一把高阶灵剑,仅次于仙剑的存在,若是青河能长长久久地养着那飞剑,与它人剑合一,没准飞剑都能渡劫成为仙剑,所以他那剑也不差,只不过现在青河成了龙泉剑,他那飞剑也算是毁了,空有剑身,再无剑灵。

    苏竹漪上辈子是魔头,她喜欢的是快速进阶,威力强大能很快看出成果的功法,对剑道敬而远之。因为大多数剑修相比其他修士来说前期很弱,需要门中长辈关照,否则的话,那点儿实力真不够看的,同样,优秀的剑修后期非常强大,一剑破万法,比如说洛樱,比如说秦江澜。但对于很多人来说,前期太弱就意味着死,所以很少有散修学剑,剑修都是在宗门的庇护下成长起来的,像是古剑派弟子,修行没有一百年都不许下山。

    现在的话,她学剑也只是做做样子。所以对飞剑并没有很特别的要求。

    桌上摆了三柄飞剑,都是青河给她找来的,让她自己慢慢挑。

    师父洛樱脸上没什么表情,她静静坐在旁边,注视着苏竹漪,随后视线一扫,看了青河一眼。

    就见青河指着那排飞剑数过去:“清风、落雪、紫电,你要哪个?”

    修真界的宝物分为法宝、灵宝和仙宝,其中又有低、中、高上品之分,而现在面前这三柄剑两柄是中阶法宝,一柄是高阶法宝,都不是灵剑,自然更不用说仙剑了。

    苏竹漪随手拿了清风,她还没说话,就见一直没吭声的洛樱忽然开了口,“竹漪。”

    “师父。”

    “此前多次见你使用一件法宝,那法宝我从未见过,但你年幼时她曾护你左右,可是你的本命法宝?”在封印底下洛樱就见过苏竹漪的法宝,昨日又见她唤出法宝飞行,洛樱也就放在了心上,故而问道。

    苏竹漪:“……”

    她都不好意思说那是锄头。

    洛樱自幼在仙山上长大,所以她根本不认识锄头!

    “是本命法宝,低阶。”苏竹漪在洛樱的注视下把锄头给叫了出来,那锄头一出来就点头哈腰的,样子看起来十分诡异。她这几年把锄头的木头柄给换了,锄头也用炼器材料加固了一层,但底子就在那,根基不能动,所以现在色泽材质看着要好了一些,奇特的造型却是没办法更改。

    她笑呵呵地看着洛樱,“师父,你看什么时候能帮我把本命法宝换了?”

    “确实有些弱了。”看着那本命法宝,洛樱点头,“待我修为恢复一些,就想办法替你更换。”

    能够替人更换本命法宝的大能至少也得是元婴期,而且要足够信任才行,这世上勉强能让她信任的,也只有洛樱了,当时在封印底下,洛樱以身祭剑的样子触动了她,她依然记得,洛樱浑身是血,自断一臂,也要将他们送出去的模样。

    苏竹漪笑着正要回答,就感觉背心凉飕飕的,头皮都有点儿发麻,她立刻道:“师父你好好养伤,我这个不着急。”她讪笑两声,一字一顿地道:“一点儿也不急。”

    “嗯。这几天我亲自教你剑法。”洛樱又道。

    “不用了,师父,你好好养伤,师兄教得就很好,他今天早上可有耐心了。”苏竹漪连忙道。

    洛樱又看向了青河。

    青河直视洛樱,声音略有些低沉:“师父,我已经知道错了。”

    两人对视许久,久得苏竹漪都感觉有点儿凉飕飕的。洛樱这人啊,不爱说话,喜欢用眼睛看人,而且她不知道是不是没心的缘故,还能从眼睛里看到别人的内心一般,所以她就喜欢盯着人看,用那双干净透彻犹如冰凉湖水的眼睛打量人,洞彻人心。

    苏竹漪就不爱跟洛樱对视,总觉得跟她对视的时候会心虚。

    然青河显然摸清楚了洛樱的脾气,她看他的时候,他就从来不挪开眼。

    啧啧,眉目可以传情,青河总不可能是被师父看着看着,看出深情来了吧?

    片刻后,洛樱终于点点头,而苏竹漪拿了清风剑出了房间,她跟青河并肩走了没多久,就见青河停了下来,道:“今天我教你天璇九剑第二重。”

    他演练完一遍后,问:“会了吗?”

    苏竹漪摇头。

    就见青河又比划了一便,随后收剑,转身走人。

    一遍不行来两遍,两遍不行直接走人!

    这就是你说的耐心啊?你到底有什么底气跟师父对视了那么久还不心虚的?你别教我剑法了,你教我这个怎么样?苏竹漪心头腹诽,不过她也没多说什么,转身回了房间。

    嘁,懒得跟打不过的三百岁小屁孩一般见识。

    三个月转瞬即逝。

    这三个月,苏竹漪依然没有突破金丹期,不过她觉得自己估计压制不了多久了,总觉得头顶上都有一层阴云,好似雷劫随时都快劈下来了。

    她心中不安,想去问师父,结果被青河拦了路,不让她打搅师父清修,于是她转而问青河:“我记得以前修士自己不冲击境界的话,不会有雷劫对吧。为何总觉得最近头顶上阴云密布的。”

    青河:“最近是阴天。谁头上都是阴云密布的。”

    苏竹漪还欲再说什么,就听青河道:“明日大家一起下山,前往云霄宗。”

    苏竹漪立刻闭了嘴。

    这三个月,她其实是无心修炼的,因为她迫切的想知道,那个秦江澜到底是谁,他到底是不是她心头的那个人,如果是,他有没有前世的记忆。

    她想知道答案,也算了却心头一个执念。本没有那么执着,却因为不知道答案,反而恋恋不忘。

    次日,苏竹漪出了房门,她没有穿一身白,也没穿古剑派弟子服,而是穿了那条她托人从外面买的红裙,一袭红裙曳地,惊心动魄,如天上云霞,误落了人间。

    她头发也不似从前那般用一根木簪简单束着,而是挽了发髻,配了珠钗。十六岁的苏竹漪面容还略显青涩,但她眼波之中已经有了惑人的媚,那是介于清纯也妖娆之间的媚,随着她一颦一笑而楚楚动人。

    苏竹漪对自己的相貌极有自信,出门见了师兄青河,还下意识地冲他嫣然一笑。

    然后……

    就听他说,“这次去云霄宗,你是代表古剑派,去换弟子服。”

    “师父虽然是落雪峰传人,不受古剑派门规束缚,但她严于律己从不违规。”青河神情清冷,声音里透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我若是不换呢?”

    “那你就别想看见秦江澜。”说这话时,青河将秦江澜那三个字都咬重了几分。

    苏竹漪:“……”

    妈的,晦气!不得已,她只能回去换了弟子服,从天边的火烧云,变成了田里的小白菜。穿了弟子服,头上繁复的发髻就显得累赘了,她只能拆了头发挽了个道髻,以前别在头上的石榴石花都给了小骷髅,苏竹漪头上就一点儿装饰都没了,她这些年也没下过山,就找藏峰的人带了件衣服和几件首饰,现在都戴不了,只能清汤寡水的去见秦江澜了。

    她从来没在他面前打扮得这么素雅过。哪怕在云霄宗的望天树上,她说要穿什么颜色什么样式的衣服,他都会满足她。

    所以那时候的她,爱穿的是那种薄纱,时不时露点儿香肩臂膀,在他眼皮子底下晃。

    晃得那个清心寡欲的人哦,也最终化身为狼。

    此生再见,不知又是何种光景了呢。而这次下山,苏竹漪心头还藏着一个目的。

    她想知道,因为流光镜,因为她,这天下究竟改变了多少。

    血罗门有没有崛起,西北长宁村有没有毁灭,这天下轨迹,是否还与前世一样,又或者说,已经完全不同了。

    这一切,都要她亲自去确认,方可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