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39章 :想她

第039章 :想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次剑道比试是在三个月后,正好在云霄宗举行,是他们的主场。

    苏竹漪要参加的话,就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养剑心了。不过她是洛樱的弟子,仅凭这个身份,想要个名额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只是到时候连剑都不会用,丢的不仅是古剑派的脸,还有洛樱天下第一剑修的名声。

    掌门段林舒看着苏竹漪,看着看着,心想,算了,好歹有张脸好看,没准大家光顾着看脸,也就不计较她剑法好坏了呢。

    洛樱本身就生得好看,收了个女弟子更是美貌,明明这天下女修都长得不差,各有各的特色,然把她们放一块儿,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她来,轮廓、五官每一分都恰到好处,只能说是上天厚爱了。

    段林舒进门看望了洛樱,瞧见她气色不错也就放了心,叮嘱她好好休养后掌门下了山,他走之前还跟苏竹漪打了声招呼,结果苏竹漪坐在石碑前压根儿没搭理他,他没说什么摇摇头走了,心里头还在想,那秦江澜跟苏竹漪什么关系,难不成是青梅竹马,然后她误以为对方已经死了?真是让人浮想联翩啊。

    苏竹漪对着石碑发了会儿呆。

    说真的,在询问青河,结果没有秦江澜这个人的时候,她真的以为秦江澜以身祭了流光镜,所以人没了。

    她上辈子对秦江澜就有那么一点动心,等意识到这一点后就把他放在了心上,属于时不时翻出来想一想,把回忆拎出来晒一晒,这个人就和他那逐心咒一样刻在了她心上。而把一份感情放在死人身上,对她这样的人来说也挺不错的,死人不会变心,死人不会跟她有利益冲突,死人不会出来阻她的道,死人不会突然倒戈背后给她一刀,所以,她这些年就算意识到自己对上辈子那秦老狗有些恋恋不忘,却也没太当回事,毕竟她那么忙,能用来追忆他的时间不多。

    感情一切是她自己想太多,自己把自己太当回事了?

    这么一想,真是满脸的尴尬。就在这时,她旁边有个果子凭空出现,递到了她眼前。

    苏竹漪接过啃了一口,直接砸在了石碑上,那石碑上染了红红的果汁,像是有血从碑上落下来,又顺着流到了石碑的名字上。

    “小姐姐,你不喜欢吃吗?”面前先出现了一只手,接着又冒出了身子和头,小骷髅现在随时随地都把身子藏一半,若离开落雪峰去了其他峰,能把人给活活吓死。好在他听话规矩得很,从来不乱跑,也不会在外人面前现身。

    “挺好吃的,我就是给他也尝尝。”苏竹漪指着石碑上的名字道。她说这话的时候本来心情已经平复了,然而指着名字说话的时候心头莫名一酸,其实就算是秦江澜的确是秦江澜,但只要他没有前世的记忆,那他就不再是他了,也能算做是死了吧。

    “秦江澜是什么人呢?”小骷髅又问。

    “一个很好看的人。”苏竹漪沉吟一下,只回了这么一句话。长得好看,身材还好,肌肉紧实有力,等等少儿不宜的话,还是不适合告诉小骷髅了。

    “我以后可以长成很好看的人吗?”小骷髅满怀期待地看着苏竹漪,苏竹漪点了点头,“你会比他长得还好看,但是会很久,你不要着急。”小骷髅要肉身,除了用他人的皮肉骨喂养这种炼尸的邪法以外,苏竹漪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夺舍。

    然而小骷髅是被当做山河之灵养的,元神无比强大,能找到一个容纳他元神的肉身夺舍不容易,所以他当时只能回自己的身体里,也就是那个骨头架子当中。而夺舍是要灭掉原身元神的,以小骷髅的品性也完全不可能完成,恰好遇到一个刚刚断气的大能?这可能性又更低了。

    所以说实在的,苏竹漪还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那骨头架子长出肉来,但朝夕相处了十年,她倒也不忍让他彻底失望,万一失望变成绝望,绝望产生负能量怨气爆发,那她就控制不住了。于是苏竹漪便含糊地说了个答案。

    “嗯,我不急,有小姐姐陪着我呢。”悟儿说完又隐了身形,“既然秦江澜也喜欢吃这个果子,那我再去采一些过来,每天也给他带几个,还要去采梅花给大姐姐呢……”

    他说着说着就跑了,苏竹漪站起来微微耸了下肩,她去房间里取了把普通的铁剑抱怀里,随后就抱着剑坐在了古剑派那柄大剑的剑尖儿处了。

    剑修修炼到后头有个境界,叫手中无剑,心中有剑。

    古剑派就反其道而行之,要让修士先养剑心,心中有剑,手中拿到任何兵器都能是剑。他们这个修炼方式旁人学不来,因为古剑派老祖传了个剑心石下来,这剑心石,能帮助门下弟子先养出剑心。

    至于为何能成功,反正祖传的,谁也不知道原因,苏竹漪也算是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她也看不透这剑心石。不得不说,修真界有些老祖宗实力真是强悍,当然,他们那个时代灵气更浓郁,修炼资源更充沛也是一个原因。

    对于剑心,众多修士说法不一。有的说自己的剑心是红的,有的说是黄的,反正各种各样的都有,洛樱的剑心是银的,青河的她不知道,苏竹漪觉得自己要去养,没准能养个黑的出来。

    苏竹漪抱着剑坐了一宿,她好似做了个梦。梦里有人朝她斩了一剑,她立刻挥动手中铁剑去挡,手中铁剑还没碰到那飞剑呢,一道碧绿剑气已经从她身上发出,将那飞剑直接击溃成点点星光,那细碎光点犹如萤火虫一样布满整个空间,她下意识伸手一抓,随后浑身打了个哆嗦,下巴都搁在了剑柄上。

    醒了!她抱着剑在剑尖儿上睡着了,双脚伸在剑尖儿外垂着,被风吹得冻醒了。

    不过大功告成,她养出了剑心,是绿的。不过那剑心怎么看都跟松风剑气有关,然苏竹漪没想太多,目前来说有了就行,反正她也不打算当真做剑修,意思一下就可以了。

    回去的路上,苏竹漪看到青河的房门开着,看来他回来了。路过房门口的时候,苏竹漪还吸了吸鼻子,不过没嗅到什么味儿。

    想来也是,洛樱昨天就醒了,以他对师父牵肠挂肚的程度,在洛樱醒的时候他就该回来了,结果青河愣是拖到了次日清晨才回来,这说明他回来之前肯定沐浴熏香了的,也不知道在哪条河里洗的澡,是不是污了一河的水。

    “师妹。”

    苏竹漪本来没打算跟青河打招呼来着,毕竟他们之前并没有怎么交流过,同门情谊并不深,哪晓得青河会从房内走出,他一袭白衣似雪,踩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出了房门,眉梢眼角都镀了层淡淡的金。那抹暖色,将他眉峰的锐利都柔化了许多。

    以前苏竹漪不明白为何洛樱长年累月穿白衣,青河在外面穿黑的,回来就穿白的,自从来了落雪峰她就明白了。

    她上辈子喜欢耀眼的红,明亮的紫,觉得那些颜色才衬得上她。此前也去藏峰托人去外头买了条红裙,她拿到裙子第二天就穿一身大红的衣裙上山去采药,结果被一群高阶灵兽追得嗷嗷叫,若不是小骷髅帮忙,她指不定被自家后山的灵兽给咬死了。

    白雪皑皑的落雪峰,一坨红多扎眼,那山上高阶灵兽还藏了不少,她那么上去简直就是上山去挑衅的。

    结果就是,苏竹漪在落雪峰,再也没穿过白色以外的衣裙了。每日打扮得格外寡淡,头上最多缀一朵小花,一点儿没有她前世的妖女之风。想想也是有点儿心塞。

    苏竹漪瞄了一眼现在的青河,长得倒是不错,若是从前的她肯定要费点儿心思为自己谋利,不过这辈子她不用这么干了,一来不用撩,二来也撩不动。

    “有事?”一般来说,青河会开口,绝对是问关于洛樱的事,苏竹漪心知肚明。

    “你要去参加剑道比试?”

    咦,难道她还能想错了?

    “嗯。”苏竹漪点头。

    “天璇九剑练到第三重。”说到这里,青河眉头一皱,“元婴期大圆满了,直接冲击金丹境界。不去则罢,去了,就不能丢师父的脸。”师父是天下剑术第一人,她教出来的徒弟,也只能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他做到了,而现在苏竹漪要去参加,那她也必须第一。若天下第一剑修教出来的徒弟,连剑都不会用,青河可以想象,到时候那些人会如何说。

    他容不得别人说半分师父不是。

    三个月,把天璇九剑练到第三重?

    苏竹漪虽然自己不练剑,但对古剑派的天璇九剑也是十分了解的,就是青河,练到三重也花了三年的时间,现在要她三个月就练到第三重?还要她冲击金丹之境?

    苏竹漪斜睨他一眼,懒得搭理他,径直往前走,打算回房间。

    没想到身后飞来数道剑气,苏竹漪施展无影无踪步法避开,随后道:“青河,我手里抓着你的把柄,我劝你悠着点儿。”

    你身上还有龙泉剑,一传出去,不只是你,还有洛樱,甚至整个古剑派都会受到牵连,少他妈管闲事。

    “你身上有鬼物,大家彼此彼此。”青河再次催发数道剑气,这一次剑气比之前的速度更快。

    苏竹漪连忙运转灵气,脚下步伐更快。然那剑气铺天盖地,苏竹漪现在实力比青河弱,一时无法躲避,身上立时被割出了数道口子,而青河则在她面前练剑,“这是第一重,学会了,就能从剑阵里出来了。”

    他演练了一遍后就打算离开了,离开的时候还抬手再罩了个结界,“师父刚刚醒,神识还很虚弱,发现不了你,别想着等她来救。”话音刚落,青河面无表情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愕然之色,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个小师妹能这么快就出来了。

    天璇九剑第一重,她已经会了。

    出去的第一时间,苏竹漪喊道:“师父,师兄欺负我。”她满脸是泪,衣衫上有血,这等样子,实在是叫人百口莫辩,青河一惊,转头去看,结果就发觉身后一僵,竟是被贴了张高阶定身咒。

    身后哪有师父,分明是苏竹漪使得诈。她也算摸到了他命脉,只要提及师父,他就会分神。

    “虽然我修为比你差,但我也不是软柿子,由得你拿捏的。”苏竹漪乐呵呵地笑了两声,“怎么着?你刚刚刺了我多少剑,我现在就一剑一剑补回来,来而不往非礼也。”哪怕他现在是她名义上的师兄,她也不会有半分手软。

    一个是前世凶神恶煞的灭门狂魔。

    一个是前世臭名昭著的噬心妖女。

    这两个,现在都是洛樱的徒弟。

    她醒了,刚刚打坐调息了一个周天,还没缓口气,就看到外头两个徒弟剑拔弩张地对峙,洛樱看着两人,轻叱:“跪下。”

    她依旧很美。但她只有一只胳膊,半边袖子空荡荡的,里头什么都没有。

    青河眸色一黯,“师父,弟子知错。”

    “我当初是这么教你剑法的吗?”

    青河明明中了定身咒,这会儿身子却缓缓地跪倒在地,他声音都在颤抖,“不是。”

    那时候师父一遍又一遍地耐心教他,只要他说没看明白,她就会继续演练,从来没有过不耐烦。他觉得师父舞剑的时候,漫天飞雪,她就好似在雪花中跳舞一样。

    “弟子知错,甘愿受罚。”说罢,青河身上突然多了几道剑伤,那是他自己割的,苏竹漪数了一下,他身上一共十道剑伤,跟她身上的伤口一样多,位置都一模一样,一个不差。

    见他如此,苏竹漪也跪了下来,直接道:“弟子也有错。”青河对自己都挺狠的,她气也出了,在师父面前,还是给他点儿面子。他最在乎的,也就是洛樱对他的态度了吧。

    洛樱不语,随后轻声念了一段清心咒。

    那熟悉的调子响起来,苏竹漪又想到了秦江澜,她心里头的火气也渐渐熄了,还微微有一丝怅然。然而就在这时,她听到了小骷髅惊慌失措的喊叫声。

    苏竹漪也顾不得许多,直接朝小骷髅的方向飞了过去,她现在能够御器飞行了,只不过很少飞,因为她那本命法宝是锄头,哪怕这十年来被她重新炼制过,也改动不大依旧是个锄头,飞起来实在是太难看,但现在,苏竹漪管不得那么多了。

    她飞到了落雪峰半山腰,看到了那只嗷嗷狂吠的黄狗。虽然十年来大家一直都呆在这落雪峰上,但苏竹漪一次都没看到过它,小骷髅把它裹得很好,因为她不喜欢,所以苏竹漪就真的没看到过它一眼。

    “悟儿!”

    “小姐姐!”悟儿的脚已经消失了,它的身子飘在半空中,显得十分惊惧。他足下有个阵法,看到那阵法,苏竹漪想起了他上一次失踪,于是她连忙安抚他道:“别慌,是不是你那小叔叔又找你了。”

    都过去了十多年,小骷髅天天漫山遍野地跑,都快把那小叔叔给忘了,如今听到苏竹漪提起来,才恍然大悟,“啊,是小叔叔找我了吗?”

    “啊小姐姐我没给小叔叔准备礼物!”小骷髅急得快哭了。当时他回来的时候,小叔叔还给他送了个绿丝带呢,他现在都还缠在肋骨上,每天都会打一个很漂亮的蝴蝶结。

    苏竹漪一想,将发髻上别的一朵石榴石花取下来扔给了他,“就这个了。”

    你小叔叔不是送你绿叶了吗,你还他一朵红花。上一次,小骷髅是迅速消失的,为何这次,会这么缓慢的消失呢?苏竹漪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她也没想太多,只是道:“好好玩儿啊。

    ”

    一回生二回熟嘛,她都习惯了。

    小骷髅笑了,不过转头看到黄狗,又道:“小姐姐,不要打笑笑。”

    笑笑就是那条狗。

    别说,苏竹漪是打算等小骷髅走了就把狗宰了的。她扭头看了一眼那大黄狗,正好看到黄狗那双黑黝黝的小眼睛正安静地看着她,眸子湿湿的,蓄着很多泪,刚刚以为小骷髅出事,这狗一边嚎一边哭……

    这与她记忆里的狗有很大的差别,那一双在黑暗里发光的可怖双眼,曾布满了她儿时的噩梦。

    小骷髅只剩下一个头了,他还在喊,“小姐姐,不要打笑笑。”

    黄狗缩在地上,明明已经长得高大威猛了,也努力把自己缩成一个球。

    “嗯。”她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

    真灵界。

    秦江澜花了十年的时间,才将召唤阵法的材料再次凑齐。没想到,这一次用的时间更长,这说明,那鬼物变得比从前更强了。因为更强大,所以召唤的时间也越久,它是苏竹漪养的鬼物,它越强,苏竹漪也就越安全吧,这几年,他都没感应到逐心咒有异动了。

    渐渐的,小骷髅出现在了阵法之中。

    它看到秦江澜,立刻高高兴兴地扑了过去,还将手里的小红花递给了秦江澜,“小叔叔,这是回礼。”

    小红花上有苏竹漪的气息,秦江澜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浅笑。他得加快修炼速度,尽快离开这里了。

    “她有没有带什么话给我?”费尽心力把小骷髅再叫过来,也只是为了这几句话。

    然小骷髅没回答,而是自顾解开了自己的衣服,把肋骨上的绿丝带露出来给他看,“小叔叔,你送我的绿丝带我一直戴着呢,小姐姐让我绑在这里,是青河哥哥教我打的蝴蝶结。”

    秦江澜:“……”

    青河?那个曾经跟他齐名过的古剑派青河?苏竹漪怎么会跟青河走在一块儿了,苏竹漪回去的时候也只有五岁,难不成,这一世,青河救了她,还教他们打蝴蝶结?秦江澜眉头皱起,心中略有不安。

    “小叔叔,小姐姐说这个不能戴头上,戴头上是戴绿帽。”

    秦江澜再次无言,抽了抽嘴角。他头上还有一根嫩绿犹如竹叶的束发,是给了小骷髅之后他自己重新炼制的,这会儿更衬得他脸有点儿绿。

    绿丝带一直在小骷髅身上,该不会,苏竹漪根本不知道他还在。

    他眸色暗沉,低声问,“她有提过我吗?”

    他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显得很平静,然睫毛轻颤,声音里有一丝细微的慌乱,“她可曾有提到过,秦江澜?”

    “小叔叔你叫秦江澜啊。有啊,我们家门前还立了个碑,上面刻的就是秦江澜。”说起秦江澜,小骷髅就有说不完的话,“小姐姐每天早晚点三柱香,还给石碑红果子吃,青河大哥哥说秦江澜是不是小姐姐的爹,小姐姐说是……”

    秦江澜:“……”

    他一颗心好似被她那双手狠狠攥紧,一时间都有些呼吸不畅了。

    “是,是再生父母。”

    心境起伏不定,犹如潮起潮落,汹涌翻腾,秦江澜抬头看远方,眸子里明明灭灭,许久,他牵了悟儿的手,“不急,你慢慢说给我听。”

    “小姐姐她还说了……”

    “说秦江澜是一个很好看的人。”小骷髅甜甜道:“我以后也要长成小叔叔你这样好看的人呢。”

    凉风习习,月影浮波。

    一阵清风吹过,抚平了心中皱褶。他逆光行走,淡淡的笑意藏在暗影之中,如夜间幽昙,只现一瞬间,却已足够惊艳,令皎洁月华也黯然失色。

    “悟儿。”

    “嗯?”

    “我很想她。”

    “想谁呀?”

    “小姐姐。”

    “啊,正好,我也是啊。”小骷髅天真地回答。

    秦江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