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38章 :秦老狗

第038章 :秦老狗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竹漪回了落雪峰。

    她先是炼了炉丹,接着又扎了两个草人,依然没有做出她想要的效果,苏竹漪把草人随手扔在了墙角。

    替身草人这东西对很多人来说是个鸡肋。首先,什么样的修为,就只能用什么样的草人,必须要人的修为跟草人的气息相符,才能做替身。

    也就是说,炼气期的修士只能用最低阶的草人,虽然那高阶草人用着更保险,但带在身上也没用,完全起不到转嫁危险的效果。然通常情况下,炼气期的修士遇到生死攸关的境地,一般来说哪怕有两条命也不够死的,往往就是草人碎了,人自己也挂了。加上低阶中阶的替身草人炼制的时候要把自己的毛发融在里头,如果没有信得过的炼器师,一般人也不敢放心把自己的毛发交出去,免得一不小心被下了个咒。高阶的替身草人倒是不需要毛发了,却也不是一般人买得起和用得上的了。

    苏竹漪现在的修为是筑基期大圆满,她身上有两个高阶替身草人,是当年青河让藏峰的弟子送过来的,然而送来了苏竹漪才想起来,修为没到元婴期,她压根用不了。

    她只能用中阶的替身草人。但她总觉得不保险,老想把中阶的草人弄出高阶的效果来。当年书上看到说有的替身草人炼制出来会有草心,宛如活物,这样的草人连天道都能瞒得住,雷劫都能躲开,苏竹漪便一直在扎草人,扎了整整十年,这门手艺都能出去赚灵石了,她储物袋里都堆满了草人,也没炼出个有草心的草人来。好在材料不用自己找,她花起来也不心疼。

    草人没成功,苏竹漪又开始修炼,她最近都只是练外功,不敢修炼心法免得一不小心就突破了。她也没学剑,而是把烈焰掌练到了满重,步法无影无踪也完全掌握了,大擒拿术、冰雪连天、移花接木等等功法她都掌握得很好,虽说她没学剑,但在古剑派年轻一辈弟子中,绝对没有哪一个是她的对手。

    她修炼完后就到了傍晚,苏竹漪踩着天边最后一道阳光出了房门,她给洛樱房间里换了红梅,又重新点了一盘香,点香的时候看了一眼床上的洛樱,她气色尚可身上的剑伤也已经痊愈,看来青河这些年除煞除得不错,洛樱快醒了,他估计也快回来了。

    出了房间,苏竹漪就看到一道剑影从底下飞了上来,她见是掌门,也就行了个礼,“落雪峰苏竹漪参加掌门。”

    落雪峰是古剑派禁地,古剑派也只有掌门才能没限制的直接到他们的小茅屋附近来,而目前也只有掌门知道,洛樱受了重伤,青河为了替师父找疗伤圣药,远走天涯。

    那伤他也瞧过,当时看到的时候就震惊了。洛樱身体内有煞气,好似邪气入体,那煞气在不断吞噬她的生气,使得她一直好不了。想到当时东浮上宗和素月宗的找上门,说是青河斩的那一剑,他已入魔。结果青河剑意干净纯粹使得谎言被戳穿,当时他还挺气愤来着,后来见了洛樱身上的伤,段林舒就沉默了。

    他觉得,那一剑应该是洛樱斩的。青河跟着洛樱学剑,连剑法剑意都跟她师父如出一辙,而洛樱又是出了名的侠义心肠,所以他们都只想到了青河,压根没往洛樱身上想。

    不过他也看出来了,洛樱不是入了魔道,而是被凶煞的兵器所侵染,她应该是在镇压邪物的时候被侵蚀了。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过后,段林舒心情万分沉重。他对洛樱的伤无能为力,只能希望她在落雪峰上好好养着,这里灵气浓郁又有先祖剑意滋养,总能让她缓缓好转。

    至于青河出去找驱除煞气的仙丹,段林舒是没有抱多大信心的,但不管怎样,落雪峰剑心石是古剑派根基所在,段林舒肯定是要时刻关注着洛樱的情况,而这秘密,他也得小心隐藏下去,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洛樱伤重难愈,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洛樱煞气缠身。

    “小竹啊,你师父最近如何?”

    “还行吧。”苏竹漪答。

    “你师兄何时回归可曾有说?”

    苏竹漪摇头,“未曾。”

    段林舒就有点儿头疼了,“小竹你的剑心领悟得怎么样了?”明明师父师兄都那么厉害,天生就是御剑的人,怎么到了小师妹这里就变成了这样,对剑道一窍不通呢?天天呆在落雪峰,都没能感悟到一丝剑心。

    苏竹漪低下头,满脸愁苦地道:“还没领悟……”

    段林舒就叹了口气,只觉脑仁疼。古剑派的天璇九剑剑诀就是以剑心为基础的,所以古剑派的弟子要先养剑,有了一点儿剑心,就能学剑法。但一点儿没有的话,天璇剑法第一重她都施展不出来。

    天下剑修宗门,每三十年会进行一次剑道比试,其中尤以古剑派和云霄宗参与人数最多。三十年前青河以一人之力,力压了云霄宗年轻一辈所有剑修,让古剑派扬眉吐气了一回,然三十年后,古剑派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新人,云霄宗却出了个惊才绝绝的人物,传言比青河更优秀。

    弟子比试剑法是按年龄分段的,分别为一百岁以下,一百岁到三百岁,三百岁以上三个阶段。青河要是不回来,他们这次怕是要全军覆没。到时候新人弟子们去剑冢选剑,他们也就落了下风。

    “云霄宗这回出了个秦江澜,年纪只比你稍微大一些,修为已经到了筑基中期,沧澜剑诀也练到了第四重,听说马上就会领悟出属于自己的剑意了,这次比剑,我们恐怕会输得很惨。”段林舒感叹道。

    其实么,云霄宗是凌驾于四大派之上的天下第一宗,门下收罗更多资质优秀的弟子也在情理之中,但自从古剑派出了洛樱和青河之后,他们的名声也是水涨船高,这一下子若是输得太惨,面子上颇有些不好看。

    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能过于强求。

    段林舒幽幽叹口气,又道:“不知为何,总觉得那小子名字有些耳熟。”他说完之后才看了一眼苏竹漪,结果看到她瞪大眼睛呆呆站在那里,有些好奇地问,“怎么,你认识那小子?”视线越过苏竹漪,看到她身后那石碑,段林舒眼睛也睁大了,难怪觉得熟悉,那石碑上刻得方方正正的三个字,可不正是秦江澜!

    苏竹漪以前一直都规规矩矩的,跟掌门说话也低着头,一幅被掌门威严所震慑乖巧听话的模样,她此时猛地抬起头来,身上无端出现了一股让段林舒都有些惊讶的气势,好似能感觉到淡淡威压,好似面前那乖巧的小女娃,陡然换了一张面孔一般。

    “你说那秦江澜现在多大?”

    “十七八岁的样子吧。他才筑基期,跟云霄宗金丹期的那个许凌风比剑都没落到下风,不过你师兄这次若是不回来的话,那许凌风就该拿三百岁年龄段的第一了。”段林舒正视她一眼,仔细地回答道。

    十七八岁,这怎么可能呢?苏竹漪低下头,周身的气势一下子就散了开去,她低头喃喃,“这怎么可能呢。”

    云霄宗的秦江澜年长她三百余岁。所以她给他取了个名字叫秦老狗,比她大三百岁,所以老,她最讨厌狗,所以就叫他秦老狗。她喊得高兴,天天在他耳边喊,以至于后来一叫秦老狗,他还能回个头或者侧个脸,算是自己都默认了这个称呼。

    秦江澜跟许凌风还有青河明明是同龄人,然而现在,却变成跟她一般大了?

    她以为他成了祭品牺牲了,天天给他早晚三柱香,结果是他晚出生了三百年?但这又怎么可能呢,流光镜不就是岁月回溯吗,难不成它还能改写人生天命?苏竹漪脑子有点儿懵。

    她突然抬头,道:“掌门,我要参加这次的比剑。”

    古剑派弟子入门百年内不得私自下山,有阵法有结界,守门的看得也紧,苏竹漪原来还想偷偷溜出去看看,结果发现做不到,也就放弃了。但如果是参加这种比试的话不算在其中。

    “你没有剑心。”段林舒叹了口气道,他也知道苏竹漪修为不差,如今也筑基了,但他也下意识觉得苏竹漪这修为是丹药灵石堆上去的,毕竟每月落雪峰的资源消耗不少,有几个峰主还表示过不满。用了那么多修炼资源,还不能筑基也说不过去,而她怕死也是出了名的,连他都略有耳闻,可以想象,若她去参加剑道比试,只怕一登台腿就软了。

    “一会儿就有了。”苏竹漪回答,她比掌门矮,此番微微仰头,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注视着他,那眼神看得段林舒都有些不忍心拒绝了。

    段林舒:“……”

    他皱了下眉头,“这个,得等你师父醒了再做定夺,古剑派历来门规如此,虽然我是掌门,却也管不到落雪峰的事。”直接拒绝不太好,段林舒给自己找了个好理由,委婉地表示不能让她去参加比试。笑话,输了不丢人,一上台就吓晕了才丢人!

    没想到苏竹漪又道:“一会儿就醒了。”

    恰在此时,屋内一个声音平缓地道:“你想去?”

    “嗯。”

    “想去就去吧。”

    洛樱醒了。她这十年来也断断续续的醒过几次,而最近这段时间虽没睁眼,对外界已经有了感觉,意识回笼,丹田识海渐渐恢复。秦江澜是她的心结,洛樱知道,知道她每天给她点了凝神香后,还会在秦江澜的石碑前上香,偶尔碎碎念一段时间。只有在那个时候,她的神色有一种很奇异的生动,这些,是洛樱未曾体会过的。或怒或笑,喜形于色。

    所以在这个事情上,洛樱不会拘着她。她想去,那就去吧。

    苏竹漪一早就发现洛樱身上的变化,她知道她差不多该醒了,倒也没想到,会醒得这么恰到好处。

    既然洛樱醒了,青河,也该回来了。

    回来的青河,应该是一个很有味道的青河吧……

    到时候她跟青河一块儿去比剑,若那秦江澜是真的,不如让师兄打晕了带回来,若不是真的,苏竹漪眼神一黯,她会叫他死得很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