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37章 :怕死

第037章 :怕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青河手中并无剑。

    众人看到他手上无剑,更是震惊。

    “天璇九剑你已经练到了第七重了!”段林舒眼睛一亮,“果然是天纵奇才。”

    就是如今古剑派剑道第一人洛樱也才把古剑派的天璇九剑练到第八重而已。她修炼到第八重出关的时候是五百岁,如今这青河三百岁也有了第七重,或许日后还能超过洛樱,想到这里,段林舒嘴角噙着抹笑意,他转头问云霄宗柳长老,“这剑意,可有血煞?”

    古剑派是养剑心的,剑意如其人,此剑意干净透彻,银龙出水,里头哪有什么怨煞气。难不成,那流霞剑是素月宗跟东浮上宗联合起来动的手脚,把那剑处理过让他上当?柳长老面色铁青,云霄宗是天下第一宗门,凌驾于四大派之上,但这些年宗门弟子修行平平,没有出个惊才绝绝的人物,至于最近几次的门派大比都没有占到上风,本来他那弟子也是资质绝佳,剑道不俗,结果古剑派又出了个青河,死死压了他一头。

    所以这东浮上宗的竟然设了这么个局来挑拨关系!难怪找上他来看剑,柳长老心头苦笑,他也自己知道自己脾气大一点就炸,若是其他师兄肯定会认真调查一番,不会中了这局。

    柳长老深吸口气,凝视青河,“青河好剑法,不愧是洛樱那丫头教出来的弟子,今日之事是我不对……”他从袖子里掏了掏,掏出个玉匣子,“正好老夫身上有一小块霜魄,你且收下,算是我赔礼道歉。”

    霜魄?对洛樱的寒霜剑意很有用,虽然只有一小块,但也是价值不菲的,最重要的是适用,很合适师父养潜龙剑。

    青河也没跟他客气,接过玉匣子道了声多谢。

    柳长老掏了东西就说了声告辞,领着云霄宗的几个修士走了,只是他临走之时狠狠瞪了东浮上宗的修士一眼,他脾气大是个藏不住事的,这也就表明他把东浮上宗给记恨上了,那东浮上宗的修士脸色难看,视线落在曲凝素身上,随后一扫而过。

    而就在这时,青河忽然道:“小师妹,送客。”

    没头没脑地一句话,让正乐呵呵笑着的掌门都嘴角一僵,苏竹漪反应快,立刻道:“我师父在修养,你们这么多人闹哄哄地跑过来干什么,再不走我要撵人了。”

    她现在么,年纪小,可以任性不懂事,大家都是名门正派德高望重的,不能跟她小姑娘一般见识,这会儿没办法,只能被她撵着走。

    等把人都赶走了,苏竹漪就发现青河身子立刻垮了,他整个人弯腰缩在那里,形容十分狼狈。

    小骷髅刚刚用大量灵气包裹了他。在小骷髅的帮助下,他自身元神占了上风,将龙泉剑几乎完全压制,本来是件喜事,但青河忽然发现,他跟龙泉剑不是简单的主仆关系。

    那龙泉剑已经融入了他的骨血当中,他是铸剑师的后人,当年铸剑师全族都投入了炼炉,那把剑里有他祖上亲族的血肉,现在,它还融合了他。龙泉剑被压制,他的身体也随之虚弱崩溃,刚刚那一剑耗尽了他体内的所有力气,若是再支撑一会儿,他就该倒下了。

    也就是说,一直在不停消耗师父生气的不只是龙泉剑。

    还有他自己。他会渐渐被邪剑控制,最终成为那柄剑的一部分。

    人即是剑,剑即是人。

    “师兄,你怎么了?”苏竹漪凑过去问。

    “我是人,我不是剑。”

    青河一把推开苏竹漪,跌跌撞撞地冲入房内,他沉默静坐,呼吸全无宛如一具死物。

    苏竹漪咂咂嘴唇,她在房门口站了一会儿,又唤了悟儿出来,看小骷髅没什么不妥后问,“刚刚你帮他的时候,他怎么了?”

    “他身上的气息跟封印里头的黑妖怪是一样的。”

    悟儿是半个山河之灵,对这些都有感应,听到他这么说,苏竹漪就表示自己明白了点儿什么。

    上辈子,看来青河是在洛樱死后才大开杀戒的。他身上有龙泉剑,杀戮的*会无限扩大,干出那么多灭门惨案不稀奇。但最后他又莫名其妙自己死了,要么是他跟龙泉剑同归于尽了,要么就是他的意识被龙泉剑彻底吞噬,他成了剑的一部分。所以他死了,只传出了他魂灯熄灭的消息,却不知他是如何死的,死在哪里。

    苏竹漪倾向于前一个猜测,因为如果是后者,那把邪剑应该还在,但此后近千年,都没听说过龙泉剑的消息。就证明那剑至少消停了千年,要么是被重新封印起来,要么就是毁掉了。不管是封印还是毁灭,都跟青河有关。这么一看,青河这个魔头当得也并非他所愿。

    刚刚青河说他不是剑,他是人。

    也就是说那龙泉剑不是简单的认主,他是铸剑师的后人,那铸剑师大概是要将他变成剑的一部分,然后一家人祖宗十八代团聚一起相亲相爱了。

    这种也不是没办法解啊,苏竹漪敲了敲门,她在外头喊:“师兄,既然剑跟你合二为一了,我倒有个好方法驱除那剑的邪气了。”

    龙泉剑那种杀戮极强的凶剑,要么要找山河之灵来镇压,这个找不到,悟儿只能算半个,以正压邪。就跟封印里那大能用自己镇剑身一个道理。

    要么就只能找个污秽之地,以秽压邪。当时那个大能找了七个魔头以恶制恶,但现在青河已经跟那剑合二为一了就完全没那么麻烦。不需要弄那么复杂的封印把剑封锁起来,因为青河现在就是那把剑。他有意志,目前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

    “师兄,你去凡间,找个年代久远的粪坑,在里头泡上个三五十载,就可以了。”

    这是书上说的,到底真的有没有效果,苏竹漪还真不知道,不过有法子,总比没有好吧。

    屋内双目紧闭的青河睁了眼。

    苏竹漪是感觉不到他动静的,却也适时说了一句,“要不试试?”

    青河:“……”

    苏竹漪说完之后就回了自己屋子,她写了个材料单子送到了藏峰,随后就开始修炼了。

    光阴如水,岁月如梭。

    对于修真者来说,十年光阴也只在弹指一挥间。

    苏竹漪如今已有十六,偌大的落雪峰只有她一个人,日子过得很是逍遥。她一年前就已经筑基期大圆满了,一直还没冲击金丹。实在是准备不够充分,她不敢冒险。

    自上次古剑派一个弟子渡金丹劫,天雷劈歪落到了落雪峰之后,苏竹漪就去找掌门要了个清单,上面详细列了门中弟子大约什么时间会渡劫,她才好提前做准备。

    别人的雷劫那贼老天都卯着劲来劈她,她自己的雷劫肯定要慎之又慎,于是这一年来她都没怎么闭关修炼,而是在准备渡劫用的东西。

    这日清早,她先是去给洛樱师父房里的梅花换了新鲜的,接着又点了凝神香,出门过后又在秦江澜的石碑前点了三柱清香还顺手放了个树上摘的红果子,等做完这些过后,她跟小骷髅在落雪峰上转了一圈,采了一些灵草回去炼丹。

    小骷髅穿了衣服鞋袜,苏竹漪教他穿了线,给了他布,他自个儿缝的。他没长高,也没长肉,但每天在山里蹿,上午跟着苏竹漪,下午跟着同样穿了他做的衣服的笑笑撒丫子跑,晚上在葫芦里把狗味儿清理得干干净净,第二天又去找苏竹漪,每天也过得乐呵呵的。

    炼丹还需几味草药,苏竹漪采药后便去了藏峰领药材,她去过后就报了一串的草药名,那藏锋的弟子连忙给她装好,态度客气得不行。

    等人走了,还在那排队的新入门弟子就问,“刚刚这位师姐是谁啊,长得好美。”

    “是落雪峰上的人。”

    这么一说,大家顿时明白了。

    落雪峰算是古剑派圣地所在,古剑派剑道修为第一人洛樱就住在落雪峰上。

    洛樱一共收了两个徒弟。这两个徒弟都极为有名。

    他们一个怕生,一个怕死。大徒弟青河怕见生人,以前就不喜与人接触,这十年间更是没露过面,每次去问,她师妹都说师兄闭关不见客。怕生的青河剑术高超,天璇九剑已经练到了第七重,整个古剑派比他高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师父洛樱。就连掌门也就刚刚七重,几位长老里头还有六重的。

    小徒弟怕死,每月到藏峰都会领取大量炼制替身草人的材料,十年从不间断,月月如此。据说她乾坤袋里都是替身草人,曾有人见过她扎的草人,模样惟妙惟肖,比那些专门炼制法宝的大师扎得还好。这么一个怕死的美人还是个剑修,只怕她那剑都是软的,遇见敌人人和剑都开始抖了。

    古剑派新入门弟子会百年养剑心,但是一般几年之后剑心就会有点眉目了,但那怕死的美人十年了一点儿剑心的苗头都没,到底是有多怕死,才会连剑心都养不出来。

    “原来是她啊。”新人弟子喃喃道,“美则美矣,可是没有一颗坚韧的心,如何能踏上长生大道。”

    按理说,他是该鄙夷这种贪生怕死之人的。

    可是一想到那张脸,就好似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他遥遥看向女子走远的方向,好似一片白月光洒落在林间小道上,让他半晌都没移开眼。